第476章 局(续)

周建雄看了看桌子上的孩儿枕,知道他说的就是这件,忍不住摇了摇头,别说是当时的宋老板了,就算现在,吴迪已经说了是高仿,如果没有宋老板的警示,他也仍然会认为这是件一眼真的宝贝。

“你们知道,原来那件孩儿枕在店里很多年了,别的我还有可能看走眼,在这件东西上的眼光,我自认还真没几个人能比得过我。所以当时我就动了买下来的心思,可是钱实在是不凑手,就又催了老周一次。”

周建雄点了点头,那次他给吴迪打了电话,吴迪告诉他一周后过来提货,但是后来没来,而宋老板也很奇怪的没有再催他。当时他还有点奇怪,现在看来,应该是他在那段时间将东西出手了。

“这件事情过去没两天,一个日本人就找上门来了,说是要买我的孩儿枕,而且直接将价钱开到了三千八百万。我一想,这边卖了,回头把那件拿下来,岂不是……于是,我给那边的卖家打了个电话,确定东西还没出手,就将原来那件卖给了那个日本人。”

“也就是说,您这件是一千万买来的了?”

宋老板摇了摇头,

“哪有那么简单?我过去的时候,卖家告诉我,另外一个买家出价出到一千八百万,他们已经基本上谈好了。我以为这是他熬价格的手段,也就没在意,反正东西还在,大家慢慢磨嘛。没想到,没过多久,真的有人来提货了,而且真的是一千八百万!我看到他们在电脑上都准备划账了,顿时急了,直接就加了两百万上去。”

“后来,他们就把东西卖给你了?”

“没有,后来那个人显得很生气,和卖货那人大吵了一顿,将价格加到了两千三百万。”

宋老板边说边摇头,

“现在想来,多假的戏啊,怎么当时就没看出来呢?我那会儿也是财迷心窍,看那人红了眼,自己也就红了眼,直接又加了一百万上去,那人又加……最后,这件东西花了我两千八百万才买到手……”

周建雄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老宋说的这样,那毫无疑问就是个局!而且是一个对他们和吴迪的交易非常了解的人布的局。如果没有吴迪的这笔交易在后边等着,别说是两千八百万,就算是八百万,以老宋的性格,都不会这么坚决地出手。

他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到了一个可能。随即又连连安慰自己,不可能,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可是……他偷眼看了一眼紧皱着眉头的吴迪,心中乱成了一锅粥,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不停的回响,后边和吴迪的交易!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和吴迪的交易垫底!

他很不愿意去怀疑这个年轻的大师,可是,从目前的情况看,只有他的嫌疑最大。否则的话,他怎么会定下来那么久都不来提货呢?记得当时给他说过是老宋急等用钱才同意那个价格出手的啊!

吴迪没想到周建雄竟直接将怀疑的目标指向了他,这会儿他正在琢磨宋老板开始时说过的话,这件东西是从日本走私过来的。

“宋老板,能带我见见卖东西给你的人吗?我想问问这件东西的来历,因为它很可能牵扯到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宋老板倒是没有周建雄那么会联想,只是这一下损失了两千八百万的打击实在是让他没什么精神,闻言说道:

“那个人是个海员,再说见也没什么用,东西成交了又退不掉。唉,吴大师,要不您再仔细看看,这件东西我看着很真啊!”

吴迪苦笑道:

“东西看着是很真,但确实只是很真而已。你们还记得刘老板那件景泰蓝吗?我怀疑这两件东西出自同一人之手……”

吴迪迟疑着闭上了嘴巴,因为他好像抓住了事情的关键。这些人设这个局很显然是知道他和宋老板的这次交易,既然知道这次交易,就知道他一定会看到这件东西。既然知道他会看到这件东西,还设了这个局,这不明摆着是在向他挑衅吗?

忽然想通了整件事情,顿时,一股怒气不可遏制的从他心底升起,奶奶的,你们实在是太嚣张了!

“宋老板,带我去见见那个海员,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吴迪猛地自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是对巴塞罗那事件的报复吗?很好,既然你们沉不住气,离败露的时间也就不远了!日本?想将我的目光引到那边去吗?那就随你们的心意,看看去!

宋老板颤巍巍的掏出电话,

“您先等一会儿,我跟他联系一下再说,说不定他又出海去了……”

电话打了半天没有人接,吴迪烦躁的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拿出电话,直接给韩院长拨了过去。

听到吴迪讲了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判断,韩院长半天没有吱声。就在吴迪等的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他忽然问道:

“小五,你还记得上次你回老家时碰到的那个制假高手吗?”

“哪个?玉雕乡那个?”

“对,就是他,上次过去没有抓到人,不过通过他老婆和儿子的行踪,我们在杭城找到了他。他现在加入了一家瓷器研究所,在里边负责釉色部分的研究。根据我们的调查,那家研究所有很大的问题,很有可能就是那伙人的老窝……”

吴迪吃了一惊,

“找到他们了?”

“还不好说,这件事情很复杂,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

这个消息对于吴迪来说,实在是太意外了,没想到回了趟老家,居然能提供那么重要的一条线索,如果韩院长判断的没错,那还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嘿嘿,让你们挑衅老子!这一挑衅就败露了吧?还是古话说得好啊,上帝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很有道理嘛!

看到吴迪打完了电话,宋老板凑过来说道:

“大师,他打过来电话了,我给他说有人也想买点东西,结果他约我晚上八点到海员酒吧见面。”

吴迪看了看表,还有不到四个小时,不管韩院长那边怎么样,这边这条线他还是要查下去。

“宋老板,我们先出去转转,晚点再过来。您先放宽心,这件事情很可能最近就会水落石出,我不知道您的损失能不能全部找回来,但是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吴迪看着这边一副凄风冷雨的模样,也没什么再待下去的心思,就干脆的起身告辞了。

“五哥,你说,这件事情会不会是周老板设的局?你和宋老板的这个交易知道的人应该不多吧?”

“周老板?”

吴迪摇了摇头,苦笑道:

“不可能,他拿不出这件东西。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个可能,可能他们这会儿正怀疑是我设的局呢!说好了要,半天都不过来提货,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准备东西!奶奶的,这个赃栽的可是够狠的啊!”

机器猫挠了挠头皮,小心翼翼的问道:

“五哥,还有好几个小时呢,要不,咱们去酒店休息会儿?”

“不用,在街上转转吧,等到他们关门,咱们再随便吃点东西,时间就应该差不多了。”

机器猫看了军师一眼,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吴迪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那些人能够仿制出来那么多件不同的古瓷,背后一定有一个很强大的研究团体。但是为什么每件瓷器给他的感觉都是出自一人之手呢?又不是要推出什么大神,分散成各种风格岂不是更不容易暴露?

他摇了摇头,搞不懂,敢这么疯狂的搞出这么多的赝品,怕本来就不是太正常吧。

吴迪决定不再琢磨这个问题,韩院长既然敢那么说,多半已经掌握了证据,等他回去大概就能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了。

他抬头看了看左右,这条街似乎还没有来过,既然还有时间,倒不妨好好的看看,说不定还能找着点好东西。

看了两家小店,没什么收获,不过一转过街角,他就笑了起来,出现在他眼前的第一家店,居然是一家画廊!想想在大英帝国的收获,再想想这里曾经是日不落帝国的殖民地,吴迪的心中就充满了期望,他和他们有很大的缘分啊!

这家画廊的风格很中性,展出的作品也分为两部分,而且以华夏的水墨画为主。

一看到第六幅画作,吴迪就知道来对地方了。

这是一幅绢本的纵轴水墨画卷,无论装裱还是纸张都给人一种很新的感觉,但是吴迪知道,这绝对是一幅古画,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古画。因为画面上的落款是长洲沈周,并钤有一枚石田的红砂印。

沈周是华夏明代杰出书画家。字启南,号石田、白石翁、玉田生、有居竹居主人等,是明代中期文人画“吴派”的开创者,与文徵明、唐寅、仇英并称“明四家”。

沈周的传世作品比较多,不过大多收藏于大型博物馆中,其中以台北故宫的那幅《庐山高图》轴最为有名。

这幅画从画面作者自己起的名字来看,应该叫做《秋林话旧图》,不但不在目前已知的沈周作品名录之内,而且还和历史上的一幅名画撞车了,那就是师法沈周的蓝瑛的传世名作,《秋林话旧图》!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