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局

听到这个声音,那个被他叫做韩胖子的家伙好像一只被踩着了尾巴的肥猫,嗷的一声就跳了起来,

“狗日的老驴,老子走到哪儿你跟到哪儿,货都没看呢你捣什么乱?”

“我捣乱?呵呵,根据你韩胖子的报价风格,我这四百万加的都算少的!拿来,东西又不是你的,抱那么紧干嘛?”

一名身着唐装,浓眉大眼,留着寸头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先是朝着吴迪抱了抱拳,然后瞪着韩胖子喝道。

“不给,我出三千三百万!”

韩胖子脖子一梗,又加了一百万。

那个中年人却没再理他,而是递了一张名片给吴迪,香江玉饰连锁总经理吕涛,怪不得韩胖子喊他老驴。

“老弟,您看这……”

吴迪抬起头,看了一眼胖子,胖子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只是恋恋不舍的将毛料递给了吕涛。

吕涛拿着料子反复看了几遍,笑道:

“玻璃种祖母绿,最少百分之七十的翠色,整料,重约1.2公斤!老弟,我也不占你便宜,三千六百万你看如何?”

吴迪暗暗点了点头,这个人眼力不错,而且价格也报的比较实在。现在市面上普通玻璃种的价格大概在两千七百多万一公斤,这块因为是祖母绿,稍稍高点是应该的。但是考虑到有价无市这个因素,这个价格仍然是有点偏低。

“三千六百五十万!”

韩胖子看到吴迪意动,咬着牙又加了五十万。

吕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摇头笑道:

“奇怪,今天胖子怎么会这么大方?不过,对不起了,这块料子我有急用,没法让啊,这样吧,我出三千八百万!”

一听到这个价格,韩胖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腮边的肥肉都耷拉了下去,

“老吕,我找这种料子都找了快一个月了……算了,你们先谈吧,我待会再找你。”

“老弟,您看,这个价格……”

吴迪看了看韩胖子,笑道:

“这个虽然还是有点偏低,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成交吧。”

“呵呵,老弟是个爽快人!以后在港岛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老吕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辞!”

吴迪让军师和吕涛去结账,自己则在小美面前蹲了下来,笑道:

“叔叔要考一考小美,一共卖了三千八百万,小美应该分多少啊?”

那名少妇闻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分多少?最少也应该分三百八十万,可是,你舍得吗?

“分多少啊?”

小美咬着手指想了一阵,伸出了两根指头,

“二十块?”

吴迪哈哈大笑,拿出支票薄,写了一个数字,撕下来递了过去,

“来,小美拿着,这是你应得的。”

“三百八十万,妈妈,妈妈,这是不是很多钱啊!”

少妇愣在了那里,有点猜不透吴迪的想法,三百多万随手就送人了,他是真傻还是假傻?不过吴迪既然将钱给了出来,证明她之前对他的看法应该是错的。这笔钱,足够他在港岛包个小明星了,她虽然自负姿色,但是还没有自恋到这个地步,认为值得别人花这么大的价钱在她身上,可是,那他是为了什么呢?

吴迪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自己今天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举动。只是在他看到这个小女孩的第一眼,就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遇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似的,让他很是惊奇,这,还是个孩子好吧?

少妇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吴迪,蹲下身子,亲了亲小美的脸蛋,柔声道:

“小美,这是很多很多钱,不过,它们都是叔叔的,小美是个乖孩子,不能乱拿别人的钱对不对?我们把他还给叔叔好不好?”

小美翻了个可爱的白眼,想了想,说道:

“那好吧!不过,叔叔是不是应该把那二十块钱也还给我啊?”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决定不再想那种奇怪的感觉从哪来的了,如果真的有缘,总是会知道的。

“乖,把钱还给叔叔,妈妈带你去游乐场玩去。”

小美高兴的跳了起来,将支票往吴迪的手里一塞,拉着妈妈的手就要朝外跑。

“等一下,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我想,我应该能帮上一些忙。”

吴迪知道让她们收下这笔钱这个举动有点太唐突了,就退而求其次,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希望,下次再见着的时候,能够搞明白那种感觉的来源吧。

“谢谢,如果有机会,我会让小美去找你玩的。”

那名少妇冲他笑了笑,拉着不停的挥着手的小美朝店外走去。

“五哥,已经到帐了。”

吴迪点了点头,有了这笔钱,足够买下那件孩儿枕了,这条街既然被高手光顾过,似乎也没有再逛下去的必要,不如现在就把交易完成了,动作快些的话,晚上还来得及赶回京城。

围观的人群在小女孩离开的时候已经散去,今天见到这一幕给了他们很大的震动,一块两百块钱买来的边角料卖了三千八百万已经够稀奇了,更稀奇的是这个年轻人居然还真的要给那个小女孩三百多万。虽然最后人家没收这笔钱,但是这个故事已经足够让他们回味,而且,因为那个美丽的少妇,还给他们留下了无限的遐想空间。

书香门第离这里并不远,吴迪登门的时候,正好碰到周建雄在门口送客。

“周老板,不好意思,这件事情居然拖了这么久,实在是……”

“哈哈哈哈,没关系,吴大师是个大忙人,能够过来就足显诚意,我们多等几天实在是没什么。您先请到店里坐会儿,我看看宋老在不在。”

吴迪点了点头,走进了店里,也没有落座,背着手看起了柜台上的古董,周建雄也没有多说,直接拿出电话开始联系宋老板。

片刻,他挂了电话,笑道:

“宋老马上就回店里,让我们先过去,吴大师您看……”

“行,那我们就过去吧,周老板,这次实在是太麻烦您了。”

“呵呵,吴大师客气了,能给您帮上忙,是我的荣幸才对。”

宋老板的店面大小和周建雄的差不太多,货品主要以瓷器为主,不过大多是现代的工艺瓷和高仿瓷。吴迪他们赶到的时候宋老还没有回来,不过店伙计显然已经得了交代,而且和周建雄很熟,直接领着他们上了二楼的贵宾室。

贵宾室的布置的很简单,不过墙上那幅《难得糊涂》的大字显然是出自名家手笔,吴迪看了一下落款,不认识,也就没有在意,回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伙计刚刚泡好茶水,宋老板就抱着一个纸盒走了进来,寒暄之后,他却没有急着打开盒子,只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吴大师,周老板,这个……实在是不好意思,原来你们看中的那件孩儿枕我已经出手了,真的是因为急等钱用。不过,后来我又收上来了一件,品相比那件还要好些,您看看,中意的话还是那个价格,实在是不好意思。”

“哦?”

吴迪小吃了一惊,那件被卖掉了他不稀奇,毕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而且价格确实不贵。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就又搞到了一件,这宋老板的门路可是有点不一般啊。

宋老板小心翼翼的打开纸盒,捧出孩儿枕,轻轻的放在了吴迪的面前。吴迪只是看了一眼,就变了颜色,这件,这件应该是那伙人的手笔!

他没有说话,双手抱着孩儿枕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问道:

“宋老,您能告诉我,这件东西有什么来历吗?”

宋老板在吴迪看货的时候就一直紧盯着他,看到他脸色不好,又在问东西的出处,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他没有回答吴迪的问话,反而小心翼翼的问道:

“吴大师,您的意思是……”

吴迪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把东西抱过去仔细打量的周建雄,说道:

“这件我看不太准。宋老板,您能告诉我这是从哪里收来的吗?”

宋老板身体一颤,一下瘫坐在了沙发上,半晌,才喃喃道:

“我就知道哪里会有这么巧,果然,果然是贪心不得啊!”

周建雄迷惑的抬起了头,说道:

“我看这件很好啊,品相好像比宋老原来那件还要好些。”

宋老板抱着杯子猛喝了两口,苦笑道:

“两位都不是外人,我就不瞒着了。这件东西我刚刚看到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它的真假。可是联想到前后发生的事情,就越来越心虚,此刻听吴大师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多半是掉到别人的套里了。”

“哦,怎么回事?”

“前一段时间我急等着用钱,就找了几个朋友往外放风说是要处理那件孩儿枕。后来吴大师定下来之后,我也就没有再和别人接触了。可是后来……”

他看了吴迪一眼,吴迪连忙将双手举了起来,苦笑道:

“是我的错,这一阵实在是太忙了点,没有及时的赶过来。”

“后来有一次,我听一个朋友说有一件从日本走私过来的孩儿枕要出手,就动了过去看看的心思。没想到一看到那件孩儿枕,我就呆住了,因为它是一眼真的东西,居然才要价一千万!”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