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震惊

不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各个都是老面孔。大师兄杨林学,质疑过他师父那件人物故事纹元青花大罐的孙鲁长,京城鉴定大师马立学,刚刚分手不久的岳歌,再加上年青一代的严驹、王豫皖、曾成杰、宋世明,看到他急匆匆的赶来都是满脸真诚的笑容。

一看到吴迪进来,韩院长就哈哈大笑道:

“小五,你小子顶着一个组委会成员的帽子,可是一点活儿都没干啊!听说,这次你把英国那两个老家伙给抢了?只是元青花就弄了好几件回来?”

吴迪看了一眼大家诧异的眼神,点了点头,笑道:

“呵呵,运气好,弄了他们几幅油画,没想到这些人就跟疯了似的,哭着抢着要和我交换,唉,没办法,谁让我心软呢?”

“你!”

韩院长指着吴迪的手指一阵哆嗦,

“几幅破油画换了四千多件珍贵的古玩,你这也叫心软?你小子的脸皮还能不能给我再厚点?”

会议室里的气氛猛地一窒,随即响起了一阵蜂群飞过般的嗡嗡声。在座的无论老幼,一个个都淡定不下来了。四千多件珍贵的古玩,他们没有听错吧?

吴迪这一次去欧洲,不少人都知道是为了什么。他上次在欧洲占了大便宜,大家也都有所耳闻,有几个还亲眼看到过那些东西。既然知道他入了宝山多半不会空手而回,所以在韩院长讲到几件元青花的时候,大家也还只是偷偷的羡慕了一下这小子的好运,可没想到接下来老爷子就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四千多件珍贵的古玩!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顿时把大家雷的外焦里嫩,一片哗然,一个个看向吴迪的眼神都变了。你小子到底捡了几幅什么样的油画,只怕件件都是《蒙娜丽莎》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吧?

看了一眼议论纷纷的众人,吴迪强忍得意,严肃的点了点头,

“谢谢韩院长的提醒,下次我的脸皮一定要再厚点才行!你看他们换了这次还想着下次,就知道其实我也没占什么便宜。我已经总结过了,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准备回头就组织一个专家团队,专门研究怎么跟他们谈条件,不达到敲骨吸髓的程度绝不罢手!”

岳歌听着这小子满嘴的胡言乱语,忍不住用力的一拍桌子,震得茶杯都跳了两跳。

“你小子,老老实实的给我交代清楚!我走之前不是一共准备了十份清单吗?最多那份也不超过五百件啊?这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四千多件了呢?”

吴迪看了一眼在一边偷笑的严驹,心中恨恨。你小子,收了奥古斯都一件嘉靖年间的五彩鱼藻纹盖罐,收了我一件元青花双龙戏珠纹梅瓶,还有几十瓶好酒,居然还敢在这里看笑话?

“这个……老爷子,要不让严驹给大家讲讲吧,我这要是自己说,恐怕大家又要说我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万一要是一个忍不住把我打上一顿......”

顿时,会议室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吴迪,那眼神中蕴含的意思,就像这小子刚刚说的那样,恨不得扑上来狠狠的揍他一顿,这不叫王婆卖瓜,这他奶奶的纯粹就是红果果的炫耀!也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就是最找打的那种!

吴迪看到形势不妙,连忙咳嗽了两声,

“好吧,好吧,坦白从宽,我自己交代……”

“算了,让你小子说估计干巴巴的几句话就说完了,还是我来吧!”

严驹看到吴迪一脸装出来的可怜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至于他想不想揍吴迪,这件事情早在飞机上已经干过了……

“我就从我们第一天开始逛画廊说起吧。奶奶的,吴迪,过来让我咬一口!你小子在那儿捡了足够交换几千件古董的大漏,老子却一无所获,偏偏现在还是老子在替你讲……”

他牢骚还没发完,后脑勺就挨了岳歌一下,

“满屋子都是前辈,你满口老子老子的,老子看你小子才是欠揍!”

大家哄堂大笑中,听着严驹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开始讲述吴迪神奇的捡漏故事。几句话之后,会议室里就变的落针可闻,只剩下了严驹一个人干巴巴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连韩院长的呼吸都粗重起来。听听,莎士比亚的手稿、达维特和爱徒格罗共同执笔的《马拉之死》、徐悲鸿的《狮戏图》、乔托的《圣母图》、北宋蜀刻本《太平御览》、蓝瑛、张瑞图、陈继儒、乾隆的信天主人玉玺、从未现世的元青花故事纹大罐、成化斗彩、定窑刻划云龙纹花口碗、乾隆万寿连延粉彩葫芦瓶、科罗、列维坦……这一件件珍品,一幅幅名画都成了这个长着一双贼眼的小子的战利品,他奶奶的,不爆粗口不足以平我等心中的愤懑之气啊!

会议变成了讲述吴迪同学英雄事迹的专场报告会,整整一个上午,准备好的会议内容一句话都没人提过。好不容易等到严驹讲完,满屋子的人还都处于呆滞的状态,刚才这小子讲的真的是刚刚发生在吴迪身上的事情?你真的确定不是这两个小子串通好了拿来忽悠我们的?

“吴迪!你小子听好了,这次不把元青花大罐分我一个,我就跟你没完!”

忽然,一声大喝猛然炸响,众人纷纷惊醒,连忙朝会议室的一头看去,却见韩院长须发皆张,浑身都在不停的哆嗦着。正沉浸在美梦中畅想未来的吴迪吓了一大跳,一溜烟的跑过去扶着老爷子坐下,满脸谄媚的小声说道:

“老爷子,老爷子,有话咱们好好说,别激动,千万别激动!”

“我激动个屁!算了,跟你小子我也没话说,今天的会就先开到这儿,我找你师父去!你们爷俩要是敢不答应分我一个罐子,我就豁出去跟你们拼了!”

老爷子刚站起来,忽然发现已经走不了了,原来一圈的人团团把吴迪围到了中间,他被殃及池鱼了!

好说歹说,被迫答应整理好后向大家开放藏宝室,并和每个人交换一件重复的藏品后,吴迪和韩院长才得以脱身,一起朝常宽家奔去。

吴迪一进院子就嚷嚷起来,

“师父,有好吃的没有,早饭都没吃,开会开到这会儿还不管饭,快饿死了!”

刚刚吃完午饭正准备休息的常老听到声音,连忙迎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跟在吴迪身后一脸愤懑之色的韩院长,顾不上搭理这小子,笑着问道:

“怎么了,老韩?谁把你气成了这个样子?”

韩院长理都没理他,腾腾腾几步就进了屋,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也不管桌上是谁的杯子,拿起来咕嘟咕嘟先灌了一大气,然后才喘着粗气说道:

“还不是你这个宝贝徒弟,你问问他,这趟去欧洲他都干了些什么?”

吴迪这次并没有事无巨细都向师父汇报,开始是想打个埋伏,给他一个惊喜。后来则是收获太丰,怕把老头子吓个三长两短出来,没敢报告了。这会儿看到师父探询的目光,皱了皱眉头,无奈的嘟哝道:

“也没干什么,就是捡了几幅油画,然后和奥古斯都还有埃斯肯纳茨换了点老祖宗的东西回来……”

韩院长激动的指了指吴迪,忽然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倒在椅子上,

“算了,你小子慢慢说吧,常老哥病刚好没多久,受不得刺激……”

常老眼睛一瞪,喝道:

“什么受不得刺激,不就捡了几件漏吗?这小子上回弄回来的东西还少吗?你看我这还不是好好的?”

韩院长一口气没上来,猛地咳嗽起来,慌的吴迪又是顺气又是拍背好一阵忙碌,一直等到老爷子喘息平稳了,还是没有想到避重就轻的法子,只好低眉搭眼的说道:

“师父,这回有点不太一样,一下子没收住,弄了四千多件回来……”

“哦,不就是弄了四千多件……什么?你说是四千多件?四千多件什么?都是古董?”

吴迪紧盯着师父,准备一发现不对就出手抢救,看到他呼吸还算平稳,才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跟奥古斯都换了三千多件,又跟埃斯肯纳茨换了一千多件,不过大多数都不是精品……四哥知道这事,他昨天回来没告诉你吗?”

常老目瞪口呆的站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苦笑道:

“琳琳快生了,他这几天都忙着招呼她呢。小五啊,你这动静也实在是太大了,怪不得老韩这么激动。唉,对了,他就算是弄了四千多件回来,比你那故宫也差的远啊,你着急个什么劲?”

韩院长还是不说话,拿手一指吴迪,问你那宝贝徒弟去!

吴迪无奈道:

“师父,这回一不小心,弄了两个元青花人物故事纹大罐回来,韩院长说故宫里还一个都没有,所以……”

“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老韩你先回去吧,等我审完了这小子,肯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不行,谁知道你们爷俩背后会怎么算计我这个老头子呢?反正刚才听严驹说的也没听过瘾,我就在这儿再听一遍,你说吧,当我不存在就行!”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