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倒血霉?还早着呢!

吴迪轻轻的晃了晃手中的项链,

“黛西夫人,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条钻石项链真的非常珍贵,你以后还是不要随便戴着它跑来跑去,更不要把它像丢垃圾一样随便的乱丢为好。否则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我怕你会后悔。”

黛西看着面前这个表情严肃的东方男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仿佛要赶走眼前的一只苍蝇似的。那满脸鄙夷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把一个玻璃坠子当成真正的宝贝?哦,差点忘了,那条链子倒是真正的十八K白金,这么说还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一直死盯着吴迪的那名年轻男子嘿嘿冷笑了两声,

“你不就是想要这条项链吗?夫人既然已经扔给你了,那它就是你的了。现在请你马上离开,别再打搅我们选酒。”

吴迪皱了皱眉头,说道:

“黛西夫人……”

“约克的话就是我的意思!朗姆,再给我选两桶二十年的,过几天,我要邀请整个伦敦所有的名媛,在帝国饭店开一个盛大的帕特!”

黛西用眼角的余光斜了一眼吴迪,轻哼了一声,直接朝酒窖的深处走去。此刻,她的心中充满了践踏他人尊严的快感,你不是笑我吗?呵呵,你不是有自尊吗?卑贱的东方猴子,一条十八K金的项链就把你打回了原形,你的自尊还真是不值钱啊!

吴迪满脸苦笑的摇了摇头,见过大方的,还真没见过这么大方的,一条很可能价值上亿英镑的项链就这么随手的送人了!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至于你的态度嘛,虽然有点差,不过看在你这么大方的份上,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他随意的将项链在手里掂了掂,这份量不轻啊!等着吧,有你哭着喊着来求我的时候!不过,真等到那个时候,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这上边的录音证明,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本来买酒碰到了这种倒霉事,吴迪是准备直接离开的。但现在项链到手,他倒是不急着走了。他要等老朗姆出来,好好的打听一下这个女人的来历,万一真的有什么麻烦也好早早的筹谋应对之策。

半个小时之后,老朗姆一阵小跑着回到了办公室,看到吴迪就一连声的说着对不起,

“谢谢,谢谢吴先生的理解和支持!这个女人我是真的惹不起,也不敢惹啊!奥维多,你也别朝我瞪眼睛,你知道她是谁吗?”

“是谁?难道还是王妃不成?一看她和那个小白脸勾勾搭搭的样子,老子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朗姆苦笑道:

“你还别说,她就算不是王妃也差不多了。苏格兰的奥斯顿伯爵你听说过吗?要是得罪了她,我的威士忌可就要断货了!”

奥维多的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两个鸡蛋,

“奥斯顿伯爵?你是说那个号称苏格兰威士忌教父的老头子?天哪,听说上个月他刚刚举行了第八次婚礼,不会就是这位吧?哦买糕的,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他也不怕被榨干了?”

老朗姆双手一摊,苦笑道:

“我又不是伯爵大人,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这个女人就是新一任的伯爵夫人。不过,我听说她以前是一个乡下的女子,所以今天这个表现真的很正常。吴迪先生,请您千万不要在意,我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再次向你诚挚的道歉。这样吧,您要的那些酒,我一律给你按成本价结算。”

吴迪摇了摇头,奥斯顿伯爵,苏格兰威士忌教父?没听说过。反正现在东西在我手里,管你是伯爵还是公爵,想要就拿东西来换吧!

“朗姆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个便宜我已经占的够大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让您给我打折了。这样,我还需要一百瓶二十年的雪利酒,您帮我灌装好后我们一起结算,你看怎么样?”

老朗姆和奥维多互视了一眼,便宜占的够大了?没见你占什么便宜啊?倒是被那个女人呛了几句还被人砸了东西,这面子丢的可不小……等等,砸东西?奥维多忽然想起吴迪的身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难道?难道那条项链上的钻石是真的不成?

吴迪在酒窖里和黛西的对话一句一句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他知道自己猜对了。本来,他还在怀疑,以吴迪的身份和财力,怎么会看上一条别人砸向他的项链?现在谜底揭开了,一粒几十克拉的淡蓝色钻石!哦,天哪,为什么那个女人不把它砸向我?真要是扔给了我,别说是呛我两句了,你就是把我拖回去轮了我都没意见啊!

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一把扯住老朗姆,

“走,我亲自监督你灌酒去!老家伙,你要是敢以次充好,我把你的卵蛋捏出来!”

吴迪看着匆匆离去的两人,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他就是要让奥维多把消息放出去,然后等着伯爵派人来跟他谈判。这粒钻石这么大,一定非常的有名,虽然他很想把它出手换钱,但是这个来历实在是不太好让人相信,还不如留在手里等着敲那个好色的老头子一把。嗯,伯爵,还是什么威士忌教父,这个名头听起来可是要比奥古斯都男爵威风多了,珍藏的好东西一定不会太少吧?

“五哥,这粒钻石应该是真的,只是我很奇怪,如果那个女的真是什么伯爵夫人的话,怎么会不知道?就算她以前是乡下的,不认识,可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她的人总该告诉她吧?”

军师不愧是在钻石矿上待过几天的人,联系到吴迪的反应,也将真相猜了出来,随即就想到了这个最大的疑点,直接问了出来。

“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条链子被那个蠢女人当众送给了我!这几天你们注意搜集一下那个什么伯爵大人的资料,重点看一下他都有些什么珍藏,我可是等着他派人过来和我交涉呢!”

奥维多出门后就躲到一边,悄悄的给男爵大人打了个电话,详细的汇报了今天在酒庄里发生的事情,并将自己的猜测讲了出来。

电话那端的男爵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奥维多,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件事情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呵呵,我真的很想看看尊贵的伯爵大人知道他的新夫人将价值上亿的项链随手送人后是一幅什么表情,不过……”

他摇了摇头,直接挂掉了电话,不过……吴迪的身份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啊!

第二天中午,麻雀带着几幅油画赶到了伦敦,接下来就是谈判、再谈判,打包、再打包,直至两天之后,吴迪已经登上了返回京城的包机,也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奥斯顿伯爵家族的消息。

带着满腔的疑惑飞上了天空,吴迪看着整整占据了半个机舱的大大小小的箱子,一阵目眩神迷。这些东西,真的从此就归他拥有了吗?

机场,看着六七名工人小心翼翼的忙了半个小时还没有搬玩一半箱子的钟棋,忍不住抓住吴迪又问了一遍:

“小五,你确定这些东西都是真正的古董?没有赝品?”

吴迪点了点头,不要说是钟棋,他现在还晕着呢!四千件普通古玩,接近五百件精品,几十件珍品,而且渐渐货真价实,都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宝贝,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妈的,老子算是服了!上次从缅甸整了七大车的毛料回来,这次更是直接上飞机运!你小子,出去一次就抢一次,我看哪个国家要是被你看上了,他们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呵呵,八辈子的血霉?如果这都算是八辈子的血霉的话,我估计他们十六辈子、二十四辈子的血霉也不远了!”

想起了手中拿着的那幅金表里发现的藏宝图,还有那个不明所以的地址,吴迪的心里充满了野望,上帝保佑,那些东西还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

在机场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又看着东西一件一件的本搬进到四合院的藏宝室,吴迪终于安下心来,这次欧洲之行算是圆满结束了!

晚上和久别的摇篮二女的旖旎风光自不必细说,天生劳苦命的吴迪第二天还在被窝里的时候,就被韩院长的一个电话给抓了起来。

“小子,赶紧给我到故宫来开会,再有一个星期,民间珍瓷大赛就要开始了,这一大堆的瓷器还都等着你来辨认呢!”

吴迪算了一下日期,可不是?这不知不觉间,五一就要到了,半年前就商量好的民间珍瓷大赛就要开始了,他好像还顶着一个评委和筹备小组成员的帽子呢!可是,这么折腾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去香港把那件定窑的孩儿枕拿回来?因为交换的事,已经又和周老板延了一次期了,这要是再拖下去,只怕他就要没脸见人了!

五分钟穿戴洗漱完毕,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吴迪就跳上车直奔故宫。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