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讨厌的贵妇

雪利酒其实并不出产于英国,而是西班牙赫雷斯的特产,但苏格兰威士忌却是真正的英国名酒,是世界上最好的威士忌酒之一,据说已经有一千五百年的历史了。曾经在《福布斯》世界顶级奢侈品100品牌排行榜上位居第十二名的尊尼获加,就是苏格兰威士忌中的典范,也是所有威士忌中排名最高的。

奥维多的车刚刚在庄园门口停好,大门里就走出了一位身体健硕的银发老者,

“亲爱的奥维多,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可怜的老朗姆这里来了?哦,天哪,你还不知道吧?从城里来的那帮小兔崽子昨天刚刚洗劫了我的酒窖,整整三十大桶苏格兰威士忌啊,都让他们搬空了!”

奥维多无奈的朝吴迪耸了耸肩膀,笑道:

“这就是酒庄的主人老朗姆,他总是像一只公孔雀一样,在他的朋友面前肆无忌惮的打开他那丑陋的尾羽!”

一行人下了车,奥维多先是给了老朗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指着吴迪介绍道:

“这是男爵大人的好朋友,来自华夏的吴迪先生和他的朋友们。老朗姆,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不对?”

老朗姆哈哈大笑道:

“不要说是男爵大人的好朋友,只是你奥维多亲自带来,我就一定会拿最好的酒招待他们!”

老朗姆一边领着他们向里走,一边介绍。这个酒庄一共有十个酒窖,分别储存着年份不同的雪利酒和威士忌,因为这些酒都很娇贵,年份不同,对温度和湿度的要求也都不一样。

吴迪听说过高档葡萄酒的储存好像是很麻烦,从没想过威士忌也会是这样。不过他对于老朗姆说的这些很是有些不以为然,因为你在酒窖里保管的再好,也只是在酒窖里而已。如果碰到一些不太讲究的人,他们将酒买回去后没有马上喝掉,也没有那么完善的保管条件,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岂不都是白费了?

老朗姆领他们去的酒窖据说存放的都是超过二十年的苏格兰威士忌。这个酒窖不大,里边有一个小小的吧台,除了整齐的堆放在角落里的十几个大木桶外,没有看到一瓶瓶装酒。

“来,你们尝尝,这是正宗的苏格兰谷物威士忌,口感醇厚、圆润、绵柔,非常适合东方人饮用。”

老朗姆从吧台下边搬出来一个很小的木桶,打开倒了几杯,示意吴迪他们先尝尝。

“苏格兰威士忌品种繁多,按照原料和酿造方法的不同,一共分为三大类,纯麦芽威士忌、谷物威士忌和兑合威士忌。纯麦芽威士忌的味道过于浓烈,只有真正的苏格兰人才会喜欢,它通常都被当做勾兑混合威士忌酒的原酒使用。谷物威士忌酒的味道要柔和细致了许多,但是因为主要用于勾兑其他威士忌酒和金酒,市场上很少零售。老朗姆这里的谷物威士忌,是最纯正的那种。”

奥维多端起酒杯,深深的嗅了一下,满脸的迷醉,却没有喝。

吴迪和军师等人都浅浅的尝了一口,觉得和普通的洋酒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还是狠狠的赞扬了一番,并订购了二十桶两斤装的小桶和一个十斤装的大桶,让老朗姆很是骄傲。

老朗姆带吴迪他们参观的第二个酒窖放的都是雪利酒,有二十年,也有三十年的陈酿,也都是装在木桶里的。

“这些酒只有装在木桶里才能保持原有的风味,虽然我这里也有专门的灌装线,不过我还是建议您成桶的买回去……”

吴迪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那种小桶的包装,笑着摇了摇头,

“我主要是想送一些朋友,所以可能还是要麻烦您帮我灌装了才好。不过我自己倒是可以带几桶回去。奥维多先生,我看这里木桶的颜色好像都不太一样,应该怎么选择,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哈哈哈哈,吴迪先生您可算是问对人了,男爵大人平常喝的酒就是我在这里给他选的!您看到那边那桶黑色的了吗?别的都可以不要,这一桶一定要带上!”

吴迪顺着他的手指朝酒窖的一角看去,刚刚在一堆木桶中找到那桶黑色的,就听到了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

“啧啧,让我们看看,是谁这么自不量力,居然敢抢尊贵的黛西夫人订好的酒?老朗姆,这些东方来的小家伙是你的朋友?你居然带他们来到这个酒窖?哦,天哪,看来以后我们要换一家买酒了。”

这种地方也会碰到这种人?吴迪皱了皱眉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说话的是一名英俊的白人男子,此刻正站在酒窖的入口处,脸上满是不屑的笑意。他的身后,站着一名穿着灯笼裙的年轻妇人,想必就是他说的那个什么黛西夫人了。

老朗姆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华生先生,您实在是太会开玩笑了。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吴迪先生,是奥古斯都男爵的好朋友。黛西夫人,您可是很久都没有来过了……”

“如果你这里都是用来招待这些下等人的,我想我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那名年轻的妇人优雅的朝前走了几步,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说出来的话却让满屋子的人都勃然变色。老朗姆看到奥维多眉头一挑,连忙一把拉住了他,小声说道:

“老朋友,对不住了,你们先到我的办公室里喝酒,回头我再和你们细说。”

奥维多转头看向吴迪,吴迪无奈的苦笑摇头,既然老朗姆有难言之隐,他们总不能在这儿干挨打不还手吧?赶紧撤,这话都没说一句就成下等人了,要是再多说两句,说不定还会被骂成什么呢!

奥维多冷哼了一声,当先朝酒窖入口走去。吴迪朝满脸歉意的老朗姆摆了摆手,微笑着转身跟了上去。

看到吴迪走过来,黛西夫人连忙向旁边让了一步。她戴着白手套的纤手轻轻的掩住了自己的鼻子,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嫌恶,就好像吴迪是一名浑身散发着让人闻之欲呕的恶臭的乞丐一样。

以吴迪的涵养,也忍不住生气了,他站住了脚步,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请问,您就是尊贵的黛西夫人吗?”

没等黛西回答,他又用手指凌空点了点她高耸的胸脯,扭头朝身后的军师笑道:

“你看,英国的贵妇人也就带着这种水平的项链,这样看来,你嫂子她们似乎是有点太奢侈了……”

黛西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随后意识到吴迪并不是想轻薄她,而是在议论她戴着的那条钻石项链。

这条项链很漂亮,是一个曾经和她共度了一个疯狂之夜的陌生的美国小伙子送给她的礼物。那名小伙子告诉她项链的吊坠是一粒真正的钻石,她却从来没有相信过。因为那粒淡蓝色的吊坠实在是太大了,足足有七、八十个克拉,如果是真正的钻石该有多么珍贵?他会因为这一夜情就送给一个之前还一无所知,之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女人?虽然她一向认为自己很迷人,但也不至于自恋的那种程度。

吴迪倒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一粒真正的钻石。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起了戏耍一下这个傲慢女子的心思。

因为像这种贵重的珠宝,即便是一些真正的贵妇,也绝对不会随便的戴着它们出现在这种场合。而他能在这里看到它,不外乎有两种情况,一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一粒真正的钻石,另一种情况就是,她是一个真正的疯子。

黛西看到吴迪和军师一路谈笑着朝酒窖的入口处走去,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很明显和她胸前的吊坠有关。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从她的心中升起,可是,她能怎么办?能跑过去告诉那两个可恶的东方猴子,说她真正名贵的首饰都放在家里,这个只是随便戴着玩玩的吗?

她看到吴迪走到酒窖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发出了一阵哈哈大笑,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扯下了胸前的项链,奋力的朝门口掷去!

吴迪吓了一跳,脾气这么大,稍稍刺激一下就直接拿几个亿砸人!他接住项链仔细看了一眼,没错,这是一粒顶级的钻石,没有丝毫的瑕疵,纯净的就像是一块玻璃一样。

他笑着走回黛西的身边,伸手将项链递了过去,

“尊贵的黛西夫人,这条项链非常的名贵,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把它当做垃圾一样的随便乱丢。”

黛西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东方人,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无谓的戏谑,那是一种轻视,没错,是对她,尊贵的黛西夫人的轻视!她伸手拉住身边怒气冲冲的青年男子,挑高了下巴,傲慢的对吴迪说道:

“是吗?如果你觉得它很名贵,就送给你好了,反正我是不会再戴这种被猴子玷污了的东西的。”

吴迪愣了一下,他刚刚是起了心思,想要将这条项链从这个很可能是不识货又傲慢的狗屁夫人手中弄走,但是随即又放弃了。因为这条项链实在是太贵重了,如果是用了什么不道德的方法拿到手,只怕会有很大的麻烦,可是……他觉得有必要再郑重的提醒她一次。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