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给师父找的麻烦

吴迪听到埃斯肯纳茨居然又无缘无故的捐献了两件珍品陶器,填补了他收藏的一大空白领域,高兴的握着他的手连连摇晃。想说些感谢的话,又觉得他那点东西与两位大家相比实在是囊中羞涩,急切间忽然想起了严驹应付奥古斯都男爵的经典,连忙说道:

“实在是太感谢埃斯肯纳茨先生了,这幅作品待会儿您就能够拿走,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别的东西感谢您,只好在您下次去华夏的时候,带您好好的逛逛那边的名胜古迹了!”

说罢,对着冲他直翻白眼的严驹一挑眉,怎么了?老子在你的基础上创新了!

和奥古斯都约好等他要的东西到了之后再去古堡挑选,吴迪跟着埃斯肯纳茨出发了,他要先去看看那几十件精品瓷器以及赠送的古瓷都会是些什么水准。

“吴迪先生,我想,这次我应该带您去家族最大的华夏古玩收藏仓库看看,我有一个感觉,您和我的家族在未来还应该有更广阔的合作空间才对。只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或许您看了我们的仓库,会有一些新的想法也说不定。”

吴迪和严驹对视了一眼,埃斯肯纳茨这些话里似乎包含着一些别的含义,可惜他们听不懂。稍稍迟疑了一下,吴迪恍然大悟,这笔交易实在是太仓促了,仓促到他们竟然没有事先调查埃斯肯纳茨的资料,就做出了成交的决定!

奥古斯都提供的交易目录包括了那么多件珍品古玩,他还在看了他的库藏后做了大量的调整,怎么这次竟然直接按照埃斯肯纳茨的交易清单就成交了呢?现在去仓库,如果再看到其他的一些珍品,传说中是收藏家中最精明的商人的埃斯肯纳茨会有奥古斯都那么好说话吗?

明白了,一切都是传说惹得祸!吴迪忽然发现他对埃斯肯纳茨的了解仅限于他用天价拍下了一件元青花,以及传说中他拥有两万多件珍贵的华夏古瓷,除此之外,他对这个交易伙伴竟然是一无所知!

他将目光投向了严驹,他入行时间太短,这些情况不知道情有可原。但是严驹混了一辈子的收藏,应该知道埃斯肯纳茨的一些情况才对,既然他都没有对刚才的交易作出提醒,看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埃斯肯纳茨领吴迪去的地方也是一座古堡,不过这座古堡和奥古斯都的比起来,小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这是我们家族在英格兰的居住地,我们是一个家族经营式的公司,1925年创建于意大利米兰,1960年在伦敦开设第一家海外分店,1970年成为国际顶级艺术品收藏和经营机构。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说,我更愿意大家将我看成是一个收藏家。”

下车之后,埃斯肯纳茨一边在前边带路,一边笑着和吴迪说道。

听完这段话,吴迪明白了,他很可能做了一个错误的交易。当然,这个错误并不是指他这次吃亏了,事实上,就双方交易标的价值的对比来看,他不但没有吃亏,还占了很大的便宜。但是就文物的选择面上来说,这么选择肯定是不符合他的利益的。因为埃斯肯纳茨家族既然是一个国际顶级艺术品收藏和经营机构,怎么可能会只有中国古瓷?

不过,这件事情严驹肯定知道,怎么会没有提醒他呢?

埃斯肯纳茨家族的古堡不大,但这也只是相对于奥古斯都男爵的城堡来说的,这里实际的面积绝对超过4000平米,但是因为房屋较多,所以感觉比吴迪的四合院还要小上不少。

“这栋古堡现在是家族老人养老的地方,待会儿我们悄悄的进去,千万不要让他们看到。一个个都啰嗦的要命,我实在是怕他们缠着你们不能脱身啊。”

古堡里静悄悄的,但不时可以看到一两名身穿制服的佣人走过。精致的花草也显示这里随时都有人收拾。

“这个时间应该是下午茶的时间,他们一般都会在后边的草地上晒太阳,所以,我们过来的时间刚刚好。”

埃斯肯纳茨说的秘密仓库也在地下,占地约有五百平方米左右,吴迪只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发现自己果然是犯了个错误,奶奶的,谁说埃斯肯纳茨家里只有瓷器的?这老几的瓷器是不少,可是,他收藏的华夏古董玉器,青铜器,漆器,家具,加起来可是比瓷器的数量也没少多少啊!

商代铜鎏金器带钩、商代一首两蛇状龙身纹铜方鼎、秦代鎏金羚羊盘羊纹铜饰牌、汉代青铜装饰盒……这是青铜器。

唐代石灰岩观音菩萨立像、元代剔红西瓜香草纹圆盘、新石器时期红山文化的玉人、玉猪龙,大汶口文化的三足杯,这一件件,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啊!

严驹看到这些东西却没有丝毫的动容,这些藏品他大部分都从埃斯肯纳茨家族出版的《华夏文物艺术品展销图录》中看到过图片。那套图录全套共53本,包括各个艺术门类,陶瓷,瓷器,玉器,青铜器,漆器,雕塑,书画等等。图录印刷的非常精美,解说也详尽细致,每件物品来龙去脉交代的非常清楚。新版的图录还有华英文对照,以方便华夏读者使用,可以说是收藏爱好者、研究者的知识宝库,收藏家私人图书馆的必备参考资料。

既然这本书早已有之,流传的又这么广泛,吴迪事前也做过和埃斯肯纳茨交易的打算,他怎么会知道这小子对于埃斯肯纳茨的了解竟然还停留在那么肤浅的一个层次?

本来他还奇怪吴迪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但是看到埃斯肯纳茨的交易清单后,再想到他对于瓷器的偏好,也就认为他这么选择是理所当然的了。毕竟这些其他类的东西在奥古斯都那里已经选了不少,这次全部选择瓷器也是无可厚非。

吴迪越看越是震惊,这里的青铜器可是要比奥古斯都收藏的品类都齐全,而且精品也非常多!

东周晚期的三角雷纹地蟠龙凤鸟纹铜镜,品相这么完美的在国内似乎一件都没有看到。商代雷纹地兽面龙纹铜觚,绝对是当年商王宫中的精品,说不定纣王那老小子还用过。这件一首两蛇状龙身纹铜方鼎,如果再大上那么个一倍、两倍,只怕其价值比起司母戊大方鼎也会不差仿佛!

吴迪有点后悔那么轻易的就将塞尚的那幅《静物苹果篮子》许给奥古斯都了,现在他手上除了那幅《死亡之花》外,再没有什么……不对,怎么把那幅《马拉之死》给忘了?他兴奋地一拍巴掌,虽然那幅画不能确定真正的价值,但是拿到这边来试试水还是可以的啊,如果交换不到珍贵的东西,大不了自己再握在手里罢了。

对于这些油画,除了那两幅写实的《晚钟》和《夏天的傍晚》因为他确实喜欢,根本就没有打算拿来交换之外,甚至连《死亡之花》他都没怎么看的上眼。如果不是因为那段特殊的经历,以及它是梵高的绝笔,说不定这次就被他甩出来了。

至于乔托的《圣母图》,是因为他记得钟情似乎信仰耶稣,那是准备送给她的礼物,这挑来捡去,似乎也就只剩下这幅《马拉之死》可以拿来交易了。至于半年后的古董赌博大赛,不是还有半年时间的吗?

“什么?你居然还有一幅达维特和格罗共同创作的《马拉之死》?在哪里,能让我看看吗?”

埃斯肯纳茨惊讶、急切的表情让吴迪知道,他小看这幅油画了。不过,既然知道了这幅作品的价值,剩下的事情就不必着急了。只是还有一点,那幅画没有落款,希望这个家伙能够找到一个合格的鉴定师,别到时候死活鉴定不出来,可就麻烦了。

“那幅画现在在华夏,不过我可以让他们先将照片传过来,埃斯肯纳茨先生看了有兴趣之后,我们再谈。”

埃斯肯纳茨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道:

“我个人对于格罗的作品非常的欣赏,我的收藏当中就有两幅。如果那幅真的是达维特和他共同创作的,我想它的出现很可能会震惊整个世界画坛。吴迪先生,我真的非常羡慕您的眼光和运气!”

“呵呵,没错,是运气!在那家画廊看到这幅作品的时候,我也以为它是一幅古怪的仿作,可没想到仔细鉴定之后,发现竟是这样一幅惊世的作品,这实在不能不说是运气啊!”

“天啊,那幅画也是吴迪先生您捡的漏吗?听您的意思,还是您亲自鉴定的,那么你能告诉我,究竟是哪位大师,才能教出您这么年轻又才华横溢的弟子来呢?”

吴迪毫不脸红的回答道:

“那个人你也认识,常幼学,常大师!”

埃斯肯纳茨眼神中闪过一丝狐疑,常幼学他当然知道是谁,也非常佩服他在华夏古玩鉴定上取得的成就,那是和他曾经在华夏政坛上的位置相称的泰山北斗般的地位!但是在西洋艺术品的鉴定上,尤其是油画方面,他真的有那么高的功力吗?

他摇了摇头,下次去华夏,一定要登门拜访请教一番,说不定大师随便的一句话,就能让他的鉴定水平上一个台阶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