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抢

埃斯肯纳茨收藏了很多文物,但大多数都是华夏的古瓷,一来是因为他喜欢,二来就和这些古瓷众所周知的来源有关了。

不过作为一名欧洲人,他和吴迪一样,对于欧洲大陆文明的文物的珍视程度绝对在华夏古瓷之上。如果能够用手中的古瓷换到这幅油画,别说是鬼谷子下山青花大罐了,哪怕是再多上几件同样的珍品瓷器他也会心甘情愿。不过,既然一笔生意,那可就不能这么计算了。

“吴迪先生,我从未怀疑过您的眼光。这幅作品就目前来看,确实是梵高大师的真迹。不过,对于这幅油画能否公开的交易,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还存在着一些疑虑。您要知道,无论多么珍贵、稀有的藏品,如果不能公开拍卖,它的价值都会大打折扣。所以,我对它的报价很可能会和您心目中的期望值有着不小的差距……”

埃斯肯纳茨得到埃文斯卡特是真迹的示意之后,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字斟句酌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吗?这么说我来的还不算太晚,既然埃斯肯纳茨先生的报价很可能会和吴迪先生的期望有比较大的差距,那不妨再听听我的如何?”

酒店房间的门忽然打开,奥古斯都笑着大步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严驹得意的朝吴迪使了个眼色,怎么样?做生意就应该这样,这下你就等着坐山观虎斗吧!

埃斯肯纳茨看到奥古斯都,深感意外,他诧异的看了吴迪一眼,举步朝这个地位尊崇的前辈迎了上去,

“男爵大人,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边来了?”

“什么风?宝贝风!要不是我老头子耳朵灵,一件梵高大师的绝世精品就要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呵呵,你也不用朝他瞪眼睛,是我的司机陪着他们去买的这幅画,你说我能不知道吗?”

埃斯肯纳茨迷惑的皱了皱眉头,你的司机陪着他们去买的?现在你又要来和我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古斯都看到埃斯肯纳茨迷惑的表情,苦笑道:

“吴迪先生和严驹先生是应我的邀请,到我的古堡做客的。因为有些别的事情要忙,我就让奥维多先陪他们在伦敦转转,没想到他们一到老贝克那个胖子的店里,就买走了这幅画,你说,我这是不是自作自受啊?”

埃斯肯纳茨这才知道根由,不由得苦笑起来,你自作自受没关系,可是你跑过来和我抢,就实在是太不人道了!

奥古斯都的口风一转,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得意,

“埃斯肯纳茨先生,我刚刚得到一部完整的莎士比亚大师的手稿,正准备半个月后在城堡里开个沙龙,邀请朋友们聚一聚,顺便共赏莎翁的大作。今天正好在这里遇到你,就先通知你一声,具体的时间我会再安排人给你送请柬的。”

莎士比亚的手稿?还是完整的一部?埃斯肯纳茨被这个消息轰的外焦里嫩,那位老先生也有完整的手稿存世吗?他忽然想起了奥古斯都的另一句话,吃力的扭头朝吴迪看去,这是真的吗?

吴迪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就看到埃斯肯纳茨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心中不禁暗笑,看来这些知名的收藏家和他都是一个毛病,见不得好东西啊!

埃斯肯纳茨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又盯了吴迪一眼,心中充满了疑惑和羡慕。这个看着非常普通的小子,究竟是什么运气,不但能捡到众多的华夏珍玩,竟然还能搞来这么多应该也必须属于他们欧洲的绝世宝贝?

只是,那份手稿落入了奥古斯都这个莎士比亚迷的手里,绝对不会再和他有什么交集了,当务之急是要抓住眼前这个机会,拿到梵高的这幅命运多舛的名作。

“男爵大人,关于梵高大师的这幅油画,我想应该是吴先生先向我发出的邀请,按规矩是不是只有我们两个没有谈妥之后,您才能够插手啊?”

事关宝贝,他也顾不上奥古斯都的地位了,他下定决心,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幅画都要拿到手。要知道,他在国际收藏界虽然出名,但是却被别人打上了华夏古瓷收藏专家的标签,就是因为他在欧洲古董收藏方面的缺失。梵高的作品他一幅都没有,而且近十年以来,拍卖市场上也一幅都没有出现过,可以想象,未来即便会有,也绝对会争得相当惨烈!而这次他只需要面对奥古斯都一个对手,而且对方刚刚才和吴迪做过一次交易,手中的精品一定被换走了不少。如果这样的机会都抓不住的话,他实在是该去跳泰晤士河了。

“吴迪先生,接到严驹先生的电话后,我就准备了一个清单,这是我准备拿来交换这幅《罂粟花》的藏品,您可以先看一下。”

埃斯肯纳茨没有犹豫,递给了吴迪一份清单。这份清单本来是他为《死亡之花》准备的,而且是他的最底线。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原来准备的那几份已经不适合再出现在出现在这里。不过,就算是这份,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那么,应该再准备哪些古瓷留作后手呢?

吴迪接过清单,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件鬼谷子下山元青花大罐,心神不禁一阵恍惚。几天前,一件元青花人物故事纹大罐都没有的华夏,这么快就要迎来第二个宝贝的回归了吗?

北宋汝窑莲花式温碗,大明永乐青花人物扁壶,大清康熙宝石红观音尊,大清雍正青花双龙戏珠纹瓶,大清嘉庆描金万福连连红地罐……只是前边这几件瓷器就看的他目眩神迷,眼花缭乱!

“除了清单上这些珍瓷,我还可以一次性赠送吴迪先生五百件普通的民窑古瓷器,虽然大多都是些晚清时期的制品,但是我想,在华夏国内,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这么多数量的精品古瓷器的吧?”

奥古斯都闻言,呵呵笑道:

“据我所知,最少会有一个,而且他拥有的数量比你这次交易的还要多上数倍不止!”

埃斯肯纳茨貌似不信的挑了挑眉毛,

“哦?我怎么没听说过?”

吴迪咳嗽了两声,苦笑道:

“奥古斯都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待会儿再和您谈,我一定会想办法拿出让你们两位都满意的方案好不好?”

埃斯肯纳茨将目光转向了吴迪,奥古斯都说的这个人是这个小子吗?莫非他说的就是莎翁手稿的交易?

看到吴迪脸上的笑容,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奥古斯都那里华夏的珍宝极多,而且品种齐全,花样繁杂,吴迪一定不会放过其中的精品。可是除了这些精品之外,他居然又多得了数千件普通的瓷器,那这个笑眯眯,一脸不怀好意的老家伙得到的手稿到底该有多珍贵?

“这么说,是男爵大人您交易给了吴迪先生数千件的古瓷?”

奥古斯都就是要故意挤兑埃斯肯纳茨,好让他知难而退,闻言摇了摇头,笑道:

“不是交易,而是赠送,真真正正的赠送!我是在交易完成之后作出的这个决定,因为吴先生马上会开一家私人博物馆,所以,作为他的忘年交,我赠送了他三千件珍品古瓷!小朋友,这一次,我没有准备清单,不过我可以允许你在我上次从清单上划掉的那些东西里面,任意的挑选五十件!”

埃斯肯纳茨看到吴迪的眼睛亮了起来,心道要糟,稍稍盘算了一下,说道:

“吴迪先生,我会在这个清单里再加上一件北宋哥窑双耳香炉,一幅郑板桥的对联以及配套的竹图!另外,我再多赠送五百件古瓷,作为吴迪先生博物馆的开业贺礼!”

五十件精品古玩!元青花、汝窑、哥窑、还有郑板桥!这些偶都想要啊!

吴迪本来看到埃斯肯纳茨的清单就很满意,没想到接着奥古斯都竟会开出这样的条件,更没想到埃斯肯纳茨紧接着又砸上了一件哥窑,一幅罕见的郑板桥的字配画,还有五百件古瓷的重注!偶的神啊,你们这两虎相争,争的也实在是太诱人了吧?

严驹羡慕的看着吴迪,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的嫉妒。作为新生代鉴定师的领军人物,他本来对于吴迪的横空出世并迅速的危及到他的地位颇有不满,但是这次同行欧洲,让他彻底的放开了自己的心态。无论从哪个角度相比,他和吴迪都仿佛是处于不同世界的两个人,这小子天生就是一个为这些宝贝而生的人,和他同处一个时代,是自己这些鉴定师的不幸,但是是华夏收藏界的大幸!他们这些人唯一能做的、也应该去做的就是给他让路,并且尽量的帮助他,看看他到底能够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来!

只是,这家伙的博物馆还没影呢,就又多了一千件古瓷,这他妈的究竟还让不让人活了?

看到吴迪想要说话,他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这时候最佳的反应就是不说话,让他们两个去斗,说不定还能多榨出十件八件珍品古玩来。话说他们的老祖宗当年抢的也实在是太爽了点,这会儿让他们付出的这丁点代价,和当年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