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威廉四世的王冠

听到头顶这个声音,满脑子地震、火灾之类念头的吴迪猛地一愣,随即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敏捷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卧室的门口。老大,你要采取行动好歹也通知一声,这楼虽然只有两层,可真要是塌了,也是会死人的!

他扶着门框,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看床头的台灯,借助窗外透进来的微光,他看到台灯似乎还在那儿好好的立着,刚刚听到的声音也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用脑过度,产生了幻觉?

他摆好一副随时都能窜出去的架势,抬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吊顶没裂,也没有东西,房顶也安然无恙……嚓的,严驹你个大老爷们也好意思穿大象头的卡通内裤!

不对!刚刚好像忽略了什么!他的目光迅速的拉回到吊顶上边,那里,除了灰尘再没有别的东西,不过恰恰就是这些灰尘,给了他一个绝好的借口,因为在那上边,他居然发现了无数杂乱的小脚印!呵呵,有老鼠!有老鼠就好办了!

严驹侧躺在床上,四肢收拢,紧紧的缩成一团,仿佛是冷,也好像是抱着什么东西似的。黑暗中,一抹笑意从他的嘴角无意识的浮起,越来越明显……忽然,睡梦中的他嘿嘿笑了两声,猛地睁开了双眼!卡,老子刚刚抱着的宝贝呢?奶奶的,这是谁半夜不睡觉,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侧耳听了听,声音似乎来自隔壁,吴迪?这小子是在拆房子吗?不好,不会是有小偷,两人打起来了吧?

他匆匆套上睡衣,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吴迪的门前,

“小五,怎么了?开门!”

片刻之后,灰头土脸的吴迪打开了房门,严驹看着扔了一地的石膏板,抬头看了看被掏了一个大洞的吊顶,愕然道:

“你小子还真是在拆房子啊!”

吴迪抹了一把脸,手上的灰尘将脸上弄得灰一道白一道,咧嘴笑道:

“妈的,几只老鼠崽子,在吊顶上打架,弄得老子以为地震了呢!正好,你帮我扶着凳子,我看看是不是有老鼠窝。”

严驹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建在荒山野岭的千年古堡有老鼠实在是太正常了,你小子大半夜这么折腾,有点小题大做了吧?

吴迪微微一笑,爬上凳子,将手臂伸进吊顶,一阵划拉,待会儿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小题大做!

“我卡,这是什么?”

严驹正心不在焉的扶着摞起来的凳子,忽然听到吴迪的惊叫声,连忙抬头,正好看到他从吊顶上拿下来了一个小箱子。不会吧,一箱子老鼠?

接过吴迪递过来的箱子,轻轻的掂了掂,有点分量,里边有东西!

“我说老兄,你倒是扶着点儿啊!”

严驹一边打开箱子,一边扭头笑道:

“我没来的时候,你都已经把人家房子拆了,这会儿给我装良民?快点自己下来!嚓,王冠!这里边居然有一顶王冠!”

他哆嗦着将王冠举到了眼前,一阵朦胧的宝光腾起,将他的脸色映的一片红一片白,大英女王的帝国王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这个王冠上镶的是钻石,不是红宝石……

手上一轻,王冠被吴迪拿走了,

“啧啧,没听说女王的王冠丢了啊?难道是家丑不可外扬?哎,你说,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我们两个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灭你个头!快!快点把吊顶复原!我去找个东西,把这玩意藏起来再说……”

吴迪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爬到了凳子上的严驹,老兄,你就这觉悟?这玩意你就算是弄走了,也只能一个人躲到密室里偷偷的欣赏吧?除掉女王王冠的光辉,它也不过就是一堆钻石和宝石而已,至于吗?

“至于吗?你怎么不说那些瓷器不过就是一堆土坷垃?你怎么不说那些家具就是一堆烂木头?这东西,绝世的宝贝啊!你看这铁箱子上的灰尘,只怕有几百年没人动过了,咱们偷偷的藏起来怎么了?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这可是老祖宗的至理名言啊!”

“还用你说?要是换个地方,我早装兜了!可现在我们是在别人家里做客,然后在人家的房梁上发现了这件东西,你真的觉得拿走了没问题吗?”

严驹笨手笨脚的从凳子上爬下来,一屁股坐到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照你这么说,这辛辛苦苦找到的宝贝就这么白白的还给他们?”

“这怎么能叫辛辛苦苦呢?再说了,也不是白白的还给他们,交换的条件不是还没谈的吗?呵呵,你说,要是换成你是奥古斯都,我把这顶王冠还给你,你在接下来的谈判里还好意思冲我痛下杀手吗?”

严驹的眼睛一亮,

“清单拿来,让我再加上几件再说!”

奥古斯都在睡梦中被老管家帕里叫醒,听到是吴迪有急事找他,不禁迷惑的问道:

“半夜两点钟,知道是什么事吗?”

老帕里摇了摇头,

“不知道,不过他说是很大的事情,必须要老爷您亲自到场。”

奥古斯都匆匆的穿好衣服,跟在帕里的身后,来到了吴迪的客房。一进门,就被吊顶上的大洞吓了一大跳,难道,吊顶掉下来,砸到人了吗?

他上下打量了吴迪和站在他身后的严驹一眼,似乎没人受伤……

“奥古斯都先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把您喊过来。不过,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我觉得应该第一时间就让通知您,所以,不好意思了。”

吴迪轻轻的掩上房门,看了一眼站在奥古斯都身后的老帕里,说道:

“奥古斯都先生,在谈正事之前,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奥古斯都猜了半天,也没猜出他葫芦里卖的究竟什么药,听到他有问题要问,笑了笑,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了下来,

“吴先生,请问吧,如果我知道,一定会告诉您答案的。”

“好!那么,奥古斯都先生,请问您的家族和英国的王室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

“这个啊,1832年,英国国王威廉四室迎娶了奥古斯都家族有史以来最美丽的花朵,艾达•阿芙拉•奥古斯都,那是奥古斯都家族最最辉煌的时刻!只是……”

“只是后来因为帝国王冠的遗失,奥古斯都家族和大英王室的关系出现了极大的裂痕,是吗?”

奥古斯都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惊骇的看着吴迪,厉声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到这里有什么目的?”

吴迪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怎么知道的?如果换成是你,在这间房子的房梁上发现了一顶帝国王冠,而房间现在的主人又明显的不知情,你可能也会做出这个猜测。”

房梁上?奥古斯都看了一眼吊顶的大洞,欣喜的朝前跨了一步,用颤抖的嗓音低声道:

“你……你是说你们在房梁上发现了帝国王冠?这么说,当年……”

吴迪等了两秒钟,遗憾的发现似乎听不到什么八卦了,他起身从柜子里拿出那个装着王冠的小铁盒,递给了激动地浑身哆嗦的奥古斯都,笑道:

“奥古斯都先生,这件东西您可以拿回去慢慢的看,至于我们,您不用担心,我们什么都没做过,也什么都不知道。”

奥古斯都用颤抖的双手从箱子中拿出了那顶王冠,满脸痴迷的看着,一直到老帕里在身后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角,才猛然清醒过来。

“吴先生,谢谢您,实在是太谢谢您了!”

他微微顿了一下,接着问道:

“您刚才说,这顶王冠是在房梁上发现的?”

吴迪点了点头,将他怎么因为吊顶上的老鼠睡不着觉,又怎么一怒之下准备毁了可能的老鼠窝,然后怎么发现的小铁盒大概的讲了一遍,

“或许,这是您的祖先借我的手将这顶王冠交还给奥古斯都家族也说不定……”

一间新的客房里,吴迪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的时候,躺在他旁边,大睁着双眼的严驹轻轻的碰了碰他,

“小五,这个房间里似乎也有老鼠……”

吴迪哼哼了两声,翻了个身不理他。没过多久,耳边又传来了严驹的声音,

“小五,你说王冠会不会是那个什么艾达奥古斯都偷回来藏在那儿的?要是那样,那老家伙只怕也不敢将它公开啊……”

“小五,那粒钻石最少也有50克拉吧?真羡慕,我连一件超过5克拉的都没有……”

“小五,你说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们待会儿会不会被人直接杀人灭口啊?”

“奶奶的,老子这就把你杀了灭口,这都半夜三点多了,你成心是不是?”

二楼的一间密室内,奥古斯都轻轻的摩挲着王冠上那粒硕大的钻石,陷入了沉思。奥古斯都家族因为艾达的出嫁而达到了家族史上辉煌的顶峰,当年的家主老奥古斯都还一度被提名成为侵华的指挥官。但也正是因为艾达,数年后奥古斯都家族几乎就此灭绝,她竟然弄丢了威廉四室的宝贝王冠!

现在,这顶王冠在家族的古堡中被发现,也解开了当年的王冠失踪之谜。可是,当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传说中聪慧伶俐的艾达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