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磨刀霍霍

狠狠的擦了把脸,换上睡衣,吴迪决定将老爷子的忽悠暂时先扔到一边。因为天书的存在,他比国内很多鉴定师在辨认欧洲艺术品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能在这片土地上横行。

一是因为欧洲有价值的艺术品大多都是文艺复兴之后创作的,距现在年代较近,相对比较好辨认。二是能被他看到眼里的就只有一些名家的油画,这一类东西价值较高,关注的人也非常的多,在民间流传的数量本来就很少。而且,最最重要的是,欧洲也有自己的鉴定大师,他们也会不断的到市场上收集这些艺术品。和这些地头蛇比起来,偶尔才过来一趟的他实在是不占什么优势,如果没有天书还不确定存不存在的聚宝功能,别说是每次捡这么多件,能捡个一两件他就该烧高香了!

无聊的在房间里转悠了一阵,吴迪打开衣柜,看了一眼仅剩的几件藏品,心中一动,将那件印度的象头神拿了出来。

这件象头神彩木雕是一件很普通的近代艺术品,但是,底座里的纸团给它披上了一件神秘的外衣,现在,是该扒掉这件外衣的时候了。

军师送完大牛回到酒店的时候,吴迪正拿着把水果刀费力的撬着象头神的底座。不过刀片太厚,底座上的塞子也不薄,所以他已经折腾了半天,还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你回来的正好,快过来帮我看看,这印度阿三的东西还真结实,撬了半天也撬不下来。”

撬下来?军师疑惑的接过木雕,一下就明白了吴迪刚才的举动,不禁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玩意原来不是涂了很厚的一层漆吗?五哥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我估计木塞很厚,实在不行明天买把小锯去。”

军师摇了摇头,

“应该用不着,先让我试试再说。”

军师将木雕放倒在书桌上,右手一合一张,一把薄薄的手术刀般的无柄小刀悄然出现在他两指之间,他又仔细的看了看,举起小刀沿着底座上木塞四周的痕迹划了下去。

五分钟之后,木塞被拔了出来,军师刀尖一探,挑出一个白色的纸团递到了吴迪的面前。

纸团上一共有六个英文字母,有大写有小写,被一个小数点分成了两部分。字母后边还有四个数字,也被一个小短横分成前一后三两段。

“这应该是个地址吧?”

吴迪将纸条递给军师,上边的字母和老外地名的简写一模一样,但是似乎没有城市名。如果真的只是某个国家某个城市的某条街道的话,那可就扯了,拿着这玩意的人该有多强大,才能知道它到底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军师接过去看了几眼,点了点头,

“确实没有城市名,不过不一定难找。我们不知道没关系,网上有人知道就行。我待会先查一下,如果它很出名,说不定直接就能搜着,搜不着也没关系,在论坛里发帖子,估计也能找到答案。”

军师在网上折腾了三分钟,忽然一拍大腿,

“差点忘了,德文好像也能这么写的……”

德文?吴迪想起了劳力士金表里的那张藏宝图,难道,这个地址也会是一个藏宝地?

看着军师在电脑上折腾,吴迪拿起一本介绍欧洲艺术家的大奔头看了起来。虽然他认为岳歌描绘的那些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但是努努力,做一些小范围的交换应该还是可以的。不过在这之前,一定要先熟悉他们有哪些艺术家才行,别到时候天书认出来了,他却因为没听说过错过了,或者是还错了价钱,那可就亏大发了。

“五哥,有消息了!有人说这是德国慕尼黑郊区的一条老街,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哦?能这么快找到,应该是很出名了。哪天找个时间过去看看,到底那个地方有些什么玄虚!”

第二天一早,吴迪刚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岳歌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买卖来了,准备磨刀子吧。”

“什么买卖来了?”

严驹听到响动,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呵呵,奥古斯都男爵,大英皇家学院名誉教授,大英博物馆终生名誉馆长,莎士比亚研究学会首席专家,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吴迪看着脸都笑开花了的老爷子,迟疑道:

“你是说让我把手稿卖给这个人?”

“不是卖,是交换!交换他手里的珍贵华夏文物!昨天半夜皮埃尔给我打了电话,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真迹,鉴定的人就是这个奥古斯都!小五,这次我们可要把刀子磨利点才行。”

吴迪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爷子,我还没想好,走不走那条路呢!”

“呵呵,小五,这个只怕是由不得我们。你要知道,欧洲这边是没有有关一级文物不准出境的明文规定,但是像这种级别的宝贝,想出境也绝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手稿现在还在西班牙,很可能就不是换不换的问题了。”

严驹眼睛一瞪,

“怎么?难道他们还敢明抢不成?”

“明抢不明抢,你想想我们的政策就知道了。先将手稿扣留,然后找交易的漏洞还不容易?只要宣布交易无效,接下来就没我们什么事了。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主动权在我们手里。”

吴迪点了点头,

“那也就是说,现在换不换还是由我说了算?”

岳歌苦笑道:

“是,按道理是应该由你说了算。不过牵扯到手稿这么珍贵的东西,如果不换的话,你会承受很大的压力。”

吴迪笑了笑,说道:

“我好怕压力啊!算了,既然他们一心要换,那就换吧,反正一堆的鬼画符,看又看不明白,留着也是在家里压箱底!不过,老爷子,他们要是开不出能让我满意的条件,那可就不怪我了。”

“呵呵,你放心,你要是看了奥古斯都这个老家伙的收藏,保管你流口水。现在就看我们的刀子能下多狠了!你们知不知道,奥古斯都非常痴迷莎士比亚,十几年前,为了一张莎士比亚的便签,他心甘情愿的被人狠狠的宰了二百多万英镑!十几年前这二百多万是什么概念?那可只是一张便签啊!”

吴迪心中一动,正好,现在不是正缺钱的吗?要不,干脆把手稿卖给这老爷子算了。

“卖?我看你小子是脑子进水了!你知道他的祖爷爷是谁吗?你知道当年鸦片战争的时候,英军的副总指挥是谁吗?你知道,最先攻入圆明园的那支军队是谁带领的吗?”

吴迪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会吧?”

岳歌恨恨的一点头,正待说话,已经被吴迪一把抱住,

“走,老爷子,咱们到房间里好好的研究研究,看看能从这个老家伙那儿敲到些什么好东西……”

岳歌让军师从他的房间里将笔记本拿了过来,打开了一个文件夹,

“小五,你过来,这是我们多年来搜集到的一些资料,黑色字体的是确认在他手上的,黄色字体的是怀疑在他手上的,你自己先慢慢看看吧。”

“商代嵌绿松石象牙杯!唐朝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式银壶!战国白玉嵌玛瑙错金银双活耳尊!九龙九凤冠……天哪,不把这老小子抢了实在是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啊!”

岳歌气呼呼的说道:

“哼,就这样还有人说想把手稿拿来卖钱呢!你有钱,有钱能买来这些东西吗?这些随便挑一件拿回去,都是一级文物!”

严驹看了看目不转睛的吴迪,又看了看吹胡子瞪眼睛的岳歌,轻轻的老爷子拉到了一边,一边扶着他往沙发上坐,一边悄声道:

“老爷子,你上当了!小五要是不打着交换的主意,直接把手稿全部送回国不就得了?干嘛还留一张?一听说警方要鉴定,装的跟个良民似的……”

岳歌的眼睛猛地瞪大了,忽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吴迪走了两步,忽然回手给力严驹一个窝脖,笑道:

“老子算是看明白了,你们两个就没一个好东西!”

“谁说没好东西?老爷子,这好东西多的扎堆啊!我卡,这是西周的虢季子白盘?没天理啦,这种东西他都能有啊!”

岳歌看着屁颠屁颠跑过去的严驹,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那件是刚刚确定的,不过是不是和历史博物馆那件是一对,还需要进一步确认,小五,这次全看你的了!”

吴迪擦了一把口水,用力的点了点头,

“奶奶的,这次不占点便宜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老爷子,咱爷仨好好合计合计,看看到底能从那个老家伙手里弄些什么东西回来……唉,你的消息到底准确不准确啊?要是他不上杆子追着咱们换,等到咱们找上门,那破手稿可就不值钱了!”

岳歌嘿嘿一笑,表情和动作忽然变的特别猥琐,

“知道这些资料是怎么弄出来的吗?咱们有内线!嘿嘿,昨天晚上知道是这个老家伙后,我一晚上就没怎么睡,全惦记着磨刀子了!你们看,这件,还有这件,加上这件……这个搭配你们觉得怎么样?”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