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到底想不想混了

看到岳歌和严驹一副火烧屁股的模样,飞快的跑去挑选瓷器,吴迪笑了。他知道他们这么夸张的动作,绝不是为了想占便宜,而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因为无论是谁,哪怕他再有钱,多花了接近一倍的价钱才拿下原来几乎已经到手的东西,都难免会郁闷,更何况这个基数还是一个天价,一个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天价!

又看了一遍桌上的四件瓷器,吴迪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钱花就花了,这东西到手,才是最关键的。像这样一眼真的精品,如果不是通过这种途径获得,就算是再让他捡上十年漏,恐怕也未必捡的到一件。而且,刚刚这四件是打包在一起竞价的,在价格方面,本身就占了一点便宜。如果是在拍卖会上,一件一件拍卖出来的总价,绝对不会比目前这个价格低多少,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会远远地超过它!

看了一眼严驹和老爷子选择的货架,吴迪笑着摇了摇头,这两位很显然打着和他一样的心思,选的都是摆满仿品的架子,这不明摆着要和他抢生意吗?

“老板,请问你给我的这十件半价的指标,不会是真品、仿品一起算吧?”

“哈哈哈哈,吴先生说笑了,您看到没有,凡是从1、3、5号架子上选的,十件,不,二十件半价!2、4、6号架子上的呢?不管你们选多少,一律奉送!”

奉送?你这会儿倒是大方!吴迪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从这些赝品的数量来看,它们的来路应该都很清晰,想从那里边捡漏只怕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在这边浪费时间还不如直接在所谓的真品货架上看看,瓷器的花样太多了,认错品种、年代的虽然不敢说比比皆是,但他碰到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这应该才是今天真正的机会所在。

犹豫了一下,吴迪还是走向了岳歌两人留给他的那个摆放赝品的货架,这凡事无绝对,或许、万一、如果……岂不是亏大发了?

留给他的这个货架上,摆放的都是些碗碟类的瓷器,和他刚才看过的摆放真品的货架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里最底下一层上边,那些碗碟都不是单件摆放,而是一摞一摞码的老高,只是这一层,大概就有数百件之多。而这也正是他刚才不认为能在这里捡到漏的主要原因。

看到吴迪过来,严驹笑呵呵的说道:

“小五,你说这老板看到我们一马当先,直奔赝品而来,会不会这会儿正在偷偷的骂我们两个是穷酸呢?”

吴迪绷着脸,点了点头,

“有可能,有很大的可能!你说,我们要是直接把这三个货架卷走一半,他会不会心疼的掉眼泪?”

“掉眼泪?奶奶的,别说是你把这些赝品卷走一半,你就是把这个库房都搬空了,他估计也不会掉眼泪!就这些货色能值多少?昧着良心多赚了几个亿,还小气巴拉的二十件半价,这要是在国内,老子的兄弟们一人一个白眼,就能瞪死他!”

吴迪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严驹,真看不出来居然还是个场面上混的人物,这要多少个兄弟,才能把人给活生生的瞪死!

“行,不错,你就在那儿慢慢的翻你的白眼吧!我和老爷子可是要好好的看看,这上千件的货,我就不信找不出一件漏来!”

严驹眨巴了眨巴眼睛,看了岳老爷子一眼,笑道:

“要说这东西是不少,漏也应该不少,要不,咱们今天练练?”

“练练就练练,以为老头子会怕你们不成?”

岳歌忽然直起腰,拿着一件梅瓶朝两个人晃了晃,

“我就不客气了,先得一件。”

严驹一愣,快步走到老爷子身旁,盯着瓶子看了两眼,笑道:

“还真是个真家伙,虽然最多看到晚清,不过这可是白送的啊。”

“这件是民国仿的,不过仿的不错。小五,今天这机会是你给的,别说我老头子不给你机会,待会呢,你要是捡的漏比我们俩的都多,我们就当是免费给你打了一回工,所有的东西都归你!要是你比不过我们,呵呵,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吴迪一愣,摇头笑道:

“老爷子,你这么说我怎么听着是在可怜我啊?放心吧,今天这钱虽然花的多了点,不过我还承受的起。不瞒您说,我已经从这儿捡了个大漏,回头东西出了手,不但这几件瓷器是免费奉送,还能倒找不少钱回来呢!”

岳歌和严驹惊诧的瞪着吴迪,这小子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怎么可能捡什么漏?就算是捡漏了,又有什么漏能那么值钱?

看着微笑不语的吴迪,严驹眼睛一亮,

“你是说你刚才上去打电话的时候?”

吴迪点了点头,

“白捡了一幅画,也没赚多少,要是扣掉这八千多万,最多也就是再挣个千儿八百万的样子。我还琢磨着要不要出手呢!”

“你,你不是钱花多了,心疼糊涂了吧?这上去溜一圈,就能捡那么大个漏?老板他眼睛瞎了吗?小五,忽悠你严哥的吧?”

吴迪笑了笑,

“晚上回去就让你们看,先选东西吧。真的,不用担心我,钱是王八蛋,没了咱再赚,更何况,咱已经赚到手了呢?”

“变——态!啊——哥受不了了,我也要捡漏!”

吴迪看着严驹夸张的举动,一脸的苦笑,说的是很轻巧,可是那幅油画他并不想卖,这窟窿还是要想其他办法去填才行啊!

面前的货架一共四层,最上边一层的高度大概和他的下巴齐平。放着的都是一些碟类仿品,大眼看去,件件都很精致。

但最左边头一件的位置上,摆的却不是瓷器,而是几张装在相框里的照片。

“五彩描金花蝶纹攒盘?”

吴迪微微一笑,拿起了照片旁边一件奇形怪状的盘子。

攒盘又称为拼盘,为盛放食物的器具。始制于明代万历时期,至清代康熙朝较为流行,并延续至晚清。一组拼盘的数量不等,少者五个,多者达二十多个,按件数的不同,又称为“五子”、“七巧”、“八仙”、“九子”、“十成”,可组成六方、八方形、葵花形、莲花形、扇形等式样。五彩、三彩在康熙时期多见,乾隆时期品种则多种多样。

这张正面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件攒盘应该是由内四外八共十二件大小盘子组成的一个葵花式样。拿在吴迪手上这一件约20厘米长的盘子,应该就是外八盘中的一个。

五彩是在已烧成的白瓷上以低温色料描绘图案纹样,然后经第二次入窑烧成,最主要特点就是有绚丽的色彩。而吴迪手上这件异形瓷盘不但胎质致密,纹饰工致精丽,釉面色彩鲜艳,而且还仿佛在隐隐的散发着一层明亮的光泽。这竟是一件康熙朝的真品!

真品?外层的盘子尺寸超过20厘米,整个攒盘的尺寸绝对会超过50!这件大家伙要是件真品,这个漏可真不算小!

吴迪飞快的拿起了第二件异形盘。折沿,浅腹,平底,圈足。盘内五彩绘花卉蝴蝶纹,盘沿面红彩“卍”字锦地描金团寿字,盘外壁红彩八吉祥纹,并描金篆书“寿”字……没错,是一家!

第三件,还是真品!第四件,是内层的小盘,长度在15厘米左右,不错,这绝对是一个直径超过50厘米的大攒盘!

第五件、第六件都是真品!难道老板眼睛真的是瞎了?这么珍贵的东西放在赝品堆里?

第七件一上手,吴迪就知道不对,釉面的光滑度至少上升了一个等级!不需要细看,只是一眼,他就认出这件是仿品。

第八件、第九件,一连三件都是仿品,让他的心中充满了遗憾,这么珍贵的东西,居然也残缺了!

攒盘因为是由多件异形盘组成,所以保管不易,流传下来的品相完整的很少,大多都缺失了一部分。这件看来应该是少一半了。

不过越是这个样子,就越不应该放在这里才对。别的东西认不出来有情可原,这可是一起烧出来的东西,就算再笨也应该能比对出真假来啊?难道,这真的也被老板当成是假的了?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被放在这个货架上,不笑纳实在是伤人品啊!

第十件又给了他一个意外之喜,居然是真的!不过……他拿起第一件盘子,比对了一下形状和釉色,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玩意真倒是真,可是它跟刚才那六件根本就不是一家人啊!

第十一件、第十二件倒是没有出乎他的预料,都是仿品。

将磁盘归位,吴迪看着照片,在心中模拟了一下这十二件盘子拼出来的模样,点了点头。别人送的,就别再挑三拣四了,那样不道德!

第一件就是一个惊喜,那么,这么多的东西,到底还有多少个惊喜在等着他?

吴迪兴致勃勃的朝后边看了下去,相比于正面的竞价搏杀,还是这种捡漏的感觉让人愉悦啊!可是,这愉悦的感觉似乎也太短暂了点,一层,两层……老板,你能不能讲点道德,这么多的仿品中居然一件真品都没有,你姥姥的,到底还想不想混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