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白捡

一股怒意从吴迪的心中升起,骗鬼呢!如果他们真的是在一个星期前就决定要买下这些东西,你会不收他们的定金?如果你收了他们的定金,又岂能这么干脆的答应将东西卖给我?

他死死的盯着这个一脸谄笑的小个子老板,语带寒冰,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只知道你答应卖给我了!”

那老板尴尬的挠了挠头,朝着众人说了一圈的抱歉,拉着和他一起下来的那个白人男子跑到了一边。只见两个人在角落里叽里咕噜的一阵商量,片刻之后,他满脸苦笑的走到众人中间,说道:

“各位,抱歉了,这件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不过幸好东西还没有卖出,也没有对你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可是目前的局面也让我很为难,我是这样想的,东西既然有四件,两边又都看上了,要不,我给你们优惠点,你们一人买两件?”

“不行!”

六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吓了那家伙一跳,不过他随即就露出了一副无奈的表情,

“既然都不同意分,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要不,咱们按行规来,竞价?!”

老板的无耻让双方都愣了一下,随即,松下竹石猛地跨前一步,揪住了那个带他们来的中年人的衣领,那狰狞的表情,仿佛要把这个家伙给活活撕了似的!,

“八嘎!”

那名中年人比松下的个子高出起码一头,此刻被这个瘦小的老头揪住衣领,却丝毫不敢反抗,反而弯着腰,带着满脸的谄笑,一个劲的用日语解释着。

站在松下竹石身边的中年人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低声和另一个年轻人商量了一句,转身的对松下说道:

“大师,算了吧,我们同意竞价。”

松下竹石骂骂咧咧的松开了那个中年人的领口,朝吴迪他们看了过来,那眼神中分明带着一丝挑衅和藐视。

吴迪在他们下来之初就猜到了可能会是这种局面,这几件东西,除了国人来了会和他争一争之外,真的会和他们争的老外也就只有那个卑劣民族的子民了。此刻看到松下竹石那得意的眼神,早已难以压抑的怒火却出人意料的平息了下去,他看都没看那个老板,冷冷一笑,说道:

“竞价没问题,不过我需要一个公证,难道你们认为他还能够信任吗?”

松下竹石听了吴迪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转身对着刚才被他抓住衣领的中年人大声咆哮了几句,才转身对他说道:

“律师会马上过来,你们如果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去找一个。”

吴迪摇了摇头,拖延这一点时间,他是要给钟棋打电话,确定他短时间内到底能筹到多少的资金。不过应该要不了太多,这些日本人也不是傻子,如果他们和他死扛,就证明这是个局,他会果断的放弃。如果不死扛,这几件东西顶天了也不会超过8个亿,这个价格他还是能够承受的,不就是再当几天亿万负翁吗?

地下的信号不太好,吴迪朝岳歌、严驹点了点头,独自朝地面走去。

大牛和军师已经等了半天,此刻看到他上来,连忙迎了上来,

“五哥,怎么样了?是不是有麻烦?”

吴迪沉着脸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网络上一段很装逼的话,

“能用钱解决的麻烦,在我眼里都不是麻烦!”

你妹的,老子现在就是没钱啊!

他拿出电话,缓缓踱到墙边,一边等待电话接通,一边打量着墙上那幅熟悉的油画。这幅油画他刚刚不久之前还见到过,就是欧阳简花了三千万英镑买来的那件赝品,萨尔瓦多•达利的《面部幻影和水果盘》。

他微微笑了笑,不管怎么说,这趟欧洲之行还是有收获,欧阳简的老窝被端了!他可不想在未来的某一天,看到他的那帮朋友谁不小心买了一件那种高仿瓷……

电话通了,钟棋听到居然还有这种事情,顿时大怒,

“奶奶的,跟他们干!缺多少我从公司账上给你划!不过,小五,那个西班牙老板你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了吗?”

“不放过还能怎么样?难道还指望从他家再捡个大漏气死他不成?咦?你等等,先别挂,我看看……”

吴迪的眼睛亮了起来,墙上这幅油画怎么越看越像是真的?不可能吧,这老板这么烧包,价值几个亿的东西就这么挂墙上,先不说保管的如何了,他就不怕给人偷了吗?难道……不可能,达利老先生才去世几年啊?

画挂的并不高,伸伸手就能够到,不过他决定还是站在原地动用天书算了,万一,万一他真的没看错,万一这里有监控把他的动作拍下来,引起了老板的怀疑,岂不是会坏了好事?

“先给我准备5个亿吧,不够的话和胡自力说一声,他那边估计现金多些,至于那个老板嘛,我会让他哭都哭不出来的!”

刚刚挂掉电话,那个日本中年也上来了,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走到了大厅的另一端打电话去了。

吴迪嘿嘿一笑,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开始琢磨应该怎么才能不动声色的探探老板的口风。

又过了两分钟,那个老板急匆匆的走了上来,看到中年人还在打电话,松了一口气,随即满脸堆笑的朝吴迪走来。

“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是一名商人,基本的商业道德我还是懂的,但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因为我一生痴迷萨尔瓦多•达利大师,可是至今没能拥有他的任何一幅作品。两个月后在伦敦有一个拍卖会,会有他的一幅油画拍卖,我不想错过这个可能是我今生唯一的机会,所以,抱歉了。作为补偿,您待会儿可以在我的储藏室里随便的挑选十件瓷器,我给您五折。”

吴迪听到他的解释,心中一阵欢喜,果然没有猜错!等听到他要补偿他十件瓷器,心中又稍稍有些不忍,都是收藏者,知道那种苦求不得的难过,他如果真这么做了,会不会太残酷了点?可是一个五折让他彻底打消了最后的一丝怜悯,你妹,你丫就是个赤裸裸的商人啊!

“原来老板是为了这个啊,这下我理解了。达利我也很喜欢,不过真迹可买不起。我看您这幅《面部幻影和水果盘》仿的还不错,反正你也是马上就要拥有他真迹的人了,这一幅不如就让给我吧?”

吴迪一边说,一边在心中暗叫恶心,话说那些卧底平常都是怎么过日子的?

老板听到吴迪说也喜欢达利,顿时如同找到了知音一般,脸上泛起了一阵荣光,听到他想要那幅油画,也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兴奋地说道:

“你知道吗,小时候我也学过油画,从那时起大师就是我的偶像,在我13岁那年,还有幸听了大师的一堂讲座,并留下了和他的合影,那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从那一天起,我没有一天不在想,怎样才能拥有大师的一幅油画。可惜,大师到晚年以后,很少作画,而他的那些作品,要么被巨商收购,要么进了博物馆。所以,这次机会我必须抓住!”

吴迪在心底嘿嘿冷笑着,你抓住机会我理解,不过你的东西既然开价5个亿,就证明你再加上这点钱就有把握实现你的梦想。可是,你为了获得更多的钱财,违背自己的承诺,同时还破坏了我的梦想,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至于这副油画嘛,是我五年前在一家小画廊看到的,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它,仿的实在是太好了,几乎和真的一样。这五年来,每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心中的梦想就更加的清晰,我一定要拥有一幅大师的作品,不计代价!”

听到他这么说,吴迪微微有点动容,换成他处于这种境地,说不定也会这么干。可是,老子是说不定,你却已经开始干了,而且那么不幸,还被我赶上了。算了,东西是不能放过,大不了不把你气吐血了。

“这幅油画我当时花了3万欧元,你如果想要的话,我就原价转让给你,也算是我的一种歉意,真的很对不起。”

那老板起身对吴迪深深的鞠了一躬。

吴迪微微一笑,如果一句对不起就值3个亿甚至有可能更多的话,他不介意天天都说对不起。不过,不管他是演戏还是真心,他的态度都挽救了他,至少吴迪已经决定不会让他当场吐血了。

结过账,这幅珍贵的油画成了吴迪的藏品,如果他有意将这幅油画出手的话,待会儿不管他出什么价格,那些瓷器都相当于是老板送给他的,这笔生意还是可以做的。而且,还有五折购买十件瓷器的机会,那么多,再怎么着也能捡上一两个漏吧?

又等了几分钟,一名老人带着一名年轻人匆匆赶了过来,军师仔细的检查过他们的证件后,朝吴迪点了点头。吴迪冲着老板微微一笑,开始吧,这应该是他第二次和日本人掰腕子,不过,这种当面的感觉,应该会比那次在包厢里竞价更刺激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