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对手来了

吴迪无意识的轻轻敲着桌面,岳歌和严驹都没有说话。这个价格他们虽然早有预料,但结果没出来之前总是还能有着一丝幻想,可是现在,幻想在严酷的现实面前被砸了个粉碎!

元青花八大罐中,除了锦香亭图纹罐在台北外,其余七个都在国外。作为这种珍贵文物的故乡,居然一件也没有,对于整个华夏收藏界来说,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吴迪死死的盯着那件元青花,没有一件,没有一件……不对,应该有一件,师父那件八仙祝寿纹大罐也是元青花!一念及此,他的心瞬间平和了下来,既然没有必须要买的压力,这个价格上回旋的空间就大了去了。

他刚想说话,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无奈的摇了摇头,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啊!师父那件元青花确实是故事纹元青花,但是却被器底的款识连累了。那东西做的太真,不要说是国际的收藏界,在国内至今都还能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想让它成为公认的第九个大罐,这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没办法,想打破国内没有元青花故事纹大罐的尴尬,这个罐子还是要抢啊!

作为文物局的领导,岳歌非常希望吴迪能够拿下这件宝贝,但是,面对三亿人民币这个疯狂的价格,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价格基本上没有什么优惠了,因为我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也是个收藏家,只是最近有点事情,急需一笔钱,所以才迫不得已要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卖掉。几位先生都是行家,应该看得出来这些东西如果上拍的话,可能远不止这个价格,但是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只好先在朋友圈里看看,有没有人能够接手……”

那老板看到众人沉默,又在自己这边放下了一枚重重的筹码。

吴迪眼神闪烁,心念电转。排除了师父那件,要想拥有一件没有争议的元青花,似乎就只有这个机会了。八大罐中除了锦香亭和鬼谷子下山在私人的手里,其他的都在博物馆。这个机会如果错失掉的话,以后再想要,估计就只能打埃斯肯纳茨那件鬼谷子下山的主意了。可那是一个精明的商人,曾经的2.3亿也已经是几年前的价格了,他如果想依靠财力获得,所付出的恐怕要远远的超出眼前这件!那么,究竟要还是不要,到底还价到什么位置才能到手呢?

吴迪此刻才终于真正的明白了师父的话,收藏,只靠捡漏是不行的。因为你一旦喜欢上这个行业,这世界上总是会有些让你割舍不下的东西无法去靠捡漏获得!资金紧张,资金……一个念头电闪而过,以藏易藏?

仅有的几件欧洲古董在他的脑海过了一遍,他随即苦笑摇头,他舍不舍得是一回事,这老板愿不愿意还是另一回事呢!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人家现在需要的是大洋!

“老板,这个价格到底能优惠多少?我是说如果全部都要的话。”

老板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之所以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拿出这些东西,并不是奢望他能将它们都买走。他将东西拿出来的目的是因为他知道,在华夏的收藏界,有着一帮并不很懂收藏,却愿意一掷千金购买珍稀古玩的人。而这个年轻人在这个年纪,几十万欧元眼都不眨一下的就扔了出去,那他也很有可能会认识几个那种人,他需要他帮他将消息散播出去。

他刚才并没有说谎,之所以卖出这些古董,是因为他确实需要钱。两个月后,在伦敦会有一场油画的专场拍卖,在那个拍卖会上,来自他故乡的知名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的代表作《内战的预兆》将被公开拍卖,而一生痴迷达利的他却从没有收藏一幅他的作品,这个拍卖会被他看成了获得心中偶像作品的唯一的机会!

萨尔瓦多•达利是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版画家,雕塑家,舞台美术设计师和作家。他是一位具有非凡才能和想像力的艺术家,以探索潜意识的意象著称。他不但是近代西班牙最杰出的画家,而且还与毕加索、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名画家之一。

而《内战的预兆》作为他的代表作,如果想抢下来的话,最少也要准备一亿欧元的资金,所以,此刻他真的很需要钱。

“全部一起的话,优惠二百万,这是我的底线。”

老板并不认为吴迪能够真的有财力购买这些东西,他实在是太年轻了。而岳歌和严驹,因为在店里的表现,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如果只要那件元青花呢?”

“那件没有优惠!”

老板的语气很坚决。吴迪揉了揉眉心,那就还是四件一起来吧!

“四件一起的话,我出四千万!”

老板微笑着摇摇头,

“要不你们三位看看其他的吧,这里还是有一些精品的,而且都很便宜。至于这个价格嘛……”

他满脸遗憾的摇了摇头,

“我是真的没办法再优惠了。”

岳歌站了起来,

“小五,这东西实在是太贵了,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在国内还认识几个有实力的朋友,回头就给他们打电话,别的不敢说,这青花大罐应该是能弄回去的!”

岳歌不知道吴迪究竟有多少身家,看到他脸色变幻不定,连忙出言劝慰。

吴迪满脸的苦笑,老爷子,你这是在逼我出手啊!算了,不都说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吗?今天老子豁出去了!

他正待发话,老板的电话忽然响了,一阵西班牙语的寒暄之后,老板笑着说道:

“有位朋友带人过来看货了,我出去接一下,三位请慢慢看。”

“等一下,你可以告诉他们,不用来了,这些东西我都要了!”

吴迪本来还准备熬熬价格,可一听到他这样说,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当下也顾不上他是不是在耍什么手脚了,不就是几个亿吗?惹恼了我,豁出去花个个把月的时间,扫遍欧洲古玩市场,老子也在伦敦给你们开个专场!

“全要?你是说你要把这四件东西都买了?”

老板满脸的不可置信,声音都有些哆嗦了。

“没错,我全要!而且马上划款!”

老板再次确认了吴迪的诚意,兴奋的一挥拳头,

“请您稍等,我去给您拿电脑。”

那名和老板一起拿古董过来的中年妇女自进来后就一个人默默的坐在一边,此刻看到老板要去拿电脑,连忙站了起来。老板摆摆手,他还要去和朋友交代一声,所以还是他上去的好。

看到老板出去,岳歌踱到吴迪的面前,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番,笑道:

“小五,我知道你有家公司做珠宝,怎么,利润这么大,五个亿的现金随手就拿出来了?”

吴迪苦笑道:

“珠宝公司?那个现在还指望着我往里投钱呢!我身上的钱都是在缅甸赌来的,不过也就剩这五个亿了,这次买了这些东西,回家还要想办法去找钱。”

赌来的?他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念头就从心中升起,赌?不是要找师父学梭哈的吗?干脆回头就去各大赌场转转,万一碰到几个豪客,不说五个亿,赢他们一两个亿还是可以的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高兴起来,有这一两个亿,到时候再勒索钟棋一两个亿,足够金矿开工了。那时候,想必钻石矿和蓝梦也差不多该起来了,就再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又等了两分钟,老板一边和一名白人男子说笑着,一边走了下来。在他们身后,跟着三名黄种人,那个年纪大的枯瘦老头吴迪还认识,是曾经在故宫国宝展上见过的日本雕刻家松下竹石。难道,他们就是来看货的人?吴迪看着松下竹石身边那个脸色严肃的中年人,一丝危机感悄悄的自心底升起。

松下竹石很显然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吴迪,不过他也只是微微一愣,就大笑着走了上来,

“岳局长,两位特级鉴定大师,能在这里遇到三位,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岳歌自然也认识这位经常往来与两国之间的知名雕刻家,冲吴迪二人点了点头,含笑迎了上去,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老朋友,怎么,你们也是为这几件东西而来?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们刚刚和老板谈妥了价格,全包了。”

松下竹石露出一副诧异的模样,

“你们?不对吧,我们刚刚和老板谈好,五千万我们全包了。”

岳歌听到他如此说法,猛地转头朝老板看去,却看到他满脸的尴尬,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不由的怒从心起。

“老板先生,请你告诉我,这位先生说的是真的吗?”

那老板在众人的目光中期期艾艾的一会儿,赔笑解释道:

“事情是这样的,早在一个星期前,我的这位朋友就带他们来看过,但是当时他们的资金不够,就让我为他们留一个星期,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我以为他们不要了,所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