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这是要抢我吗?

吴迪本想先看看那件大罐,结果看到严驹和岳歌快把脸都贴上去了,不禁笑着摇了摇头,找张椅子安安稳稳的坐下,拿起了那件斗彩葡萄杯。

斗彩瓷器他有一件,不过是空白期的,无论是从工艺还是价值上看,和成化年间的斗彩都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这件如果是真,价格又合适的话,他并不介意花点钱买回去丰富一下自己的收藏。

这件杯子他只看了半分钟,就确定是一件真品,而且是真品中的珍品!因为,几乎所有成化斗彩的特征都能从其上找到。

首先从纹饰色彩来看,通体彩绘的葡萄藤纹,叶着绿色、蔓为黄彩、果实为紫彩。其中黄色是一种成化斗彩特有的浓而不躁的姜黄,恰如其分的衬托出了犹如熟透了的葡萄紫,而紫色则用色浓厚,但又不失整体恬淡之韵,其色如赤铁,表面暗淡无光,后世皆无,这也正是成化斗彩瓷器上特有的颜色。

再看青料,外轮廓青花为国产青料,这种青料高锰低铁,烧后呈色清新淡雅,与永乐、宣德时期的“苏青”所呈现的浓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绘画技法上,为适应玲珑娇小的形体和优雅的瓷质,以青花料精细勾勒其所绘图案轮廓,釉上的色彩则是随手画来,带有一种强烈的稚拙感。

杯底为青花“大明成化年制”双行双方框楷书六字款。这也符合成化官窑斗彩瓷器皆以青花料署款,字体皆为楷书,不见篆书的体例。

吴迪微微叹了口气,有点不舍的将杯子放下,待会儿,这一件精品只怕是要让他好好的破点财了!

看着严驹两人还在交头接耳的议论那件元青花,吴迪起身将那件雍正年间的炉钧釉蒜头瓶拿了过来,仔细的打量起来。

炉均釉创于清雍正年间,盛行于雍正,乾隆二朝,因低温炉内烧成仿宋钧釉而得知其名。其釉面均开细小纹片,其结晶呈色多种,深浅不一,有红,兰,紫,绿,月白等色并熔于一体。在器物釉面上形成长短不一的垂流条纹,有的弯曲,有的垂直,还有的似山岚云气与斑点交混在一起,布满器身。如同五彩缤纷的孔雀尾羽一样,整齐美丽。

这件瓶子口作蒜头形,弧形长颈,溜肩,垂腹,高圈足外撇,通体光素无纹,只肩部及足端各饰一周凸棱,显得古朴而秀美。足端无釉处涂酱色料一周,足底刻“雍正年制”四字二行阳文篆书款。

整器通体施炉钧釉,釉层肥厚,釉面滋润匀净,松石绿及浅紫红在垂流中变化万千,交融一体。釉中诸色浑融交错,迷离迤逦,端的是妙不可言。

吴迪的心头微微有些吃惊,没想到不但是真,而且居然还是一件精品!和故宫那件青金蓝釉的蒜头瓶相比,因为松石绿色和浅紫红色的搭配看起来更协调,在色彩上还要更胜上一筹!

他缓缓的吐出一口长气,暗暗下了决心,不管这个老板是出于何种心理,没有将这些东西上拍,但只要是有可能,他一定要将它们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

吴迪再次起身,将那件仿古铜釉描金牺耳尊拿在了手中,只看了一眼,就被它那深沉质朴的古铜色所吸引,好家伙,看来今天的钱袋子是捂不住了!

古铜彩瓷烧制始于雍正朝,盛行于乾隆时期。因器型和纹饰均仿铜器,故称为“古铜彩”。乾隆朝仿古之风盛行,仿铜器而制作的瓷器工艺精湛,十分逼真,不仅造型与原品一致,而且青铜器物的色泽、锈斑、色釉与原物相差无异,反映出乾隆时期官窑瓷器釉料的配制和烧制技艺水平的高超。

这件器牺耳尊是仿战国时期铜牺耳尊器型而制,撇口,短颈,丰肩,圆腹,圈足外撇,肩两侧堆贴对称牺耳。通体施古铜彩为地,上绘金彩蕉叶纹、斜方格纹等。外底金彩书“敬畏堂制”四字两行楷书款。

“敬畏堂制”器物是雍、乾年间“亲贵诸王”所定烧,取名“敬畏”,为宋朝理学的核心术语。王阳明说:“洒落为吾心之体,敬畏为洒落之功。”因雍、乾二帝好讲理学,故内廷和亲王的堂名多用理学名词命名,乃一时之风气。

吴迪将这件瓷器刚刚放下,那边岳歌已经坐直了身体,但脸上的激动神色丝毫未减,一双眼睛看向吴迪时竟似带着一丝哀求。

哀求?这老爷子是希望我将那件元青花买回去?吴迪不禁苦笑起来,老爷子,你先看看另外三件再说吧,看完只怕你会要我一件不落的搬家去,可那,那花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吴迪从缅甸公盘回来的时候,身家最丰,但是后来他花的实在是太大手大脚了点,蓉城买古玩、买媳妇就花了两个多亿,虽然后来退回来了将近一个亿,但是香港拍回来的那件钧窑花盆,可是实打实的两个多亿!最花钱的,还是澳大利亚的钻石矿,整整一亿美元,再加上买毛料、从周乐生手里、奔驰车上花掉的一个亿,还有即将要去买的定窑孩儿枕,即便算上在马大炮那儿黄伯羽贡献的一个亿,现在他身上能动用的现金也不足6亿,这几件如果全要的话,只怕这些钞票立马就要缩水一大半!

蓝梦正处于高速的扩张期,从仓库里拉走的原材料都还欠着他钱呢,更别说给他供血了。博优的钱都一点点的变成了优良的资产,或者是未来的优良资产,再说那也不是他的钱。炎黄还没从上次的打击中回过味来,而危地马拉的金矿有了土著长老图斯维尔的保证,短期内应该能够到手,这倒是一个可以马上来钱的项目,可是,初期投资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啊!现在唯一有点收入的就剩下钻石矿了,但如果是他这种花法,什么公司能够供应的上?你说这点钱他敢乱动吗?

这不算账还真差点忘了,钟棋这小子还敲诈了罗阙东一亿美元的保命钱呢!哼哼,要是没有炎黄这场劫难,你会有这个机会?他准备这次回国就去找他,如果连一两个亿都不表示一下的话,那他就直接找干妈告状去!

一两个亿?再拖上半年,蓝梦、炎黄想必都能给他输血了,金矿再一旦开挖……这东西到底要不要呢?不知道也就罢了,这知道了看着它们活生生的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还很有可能是一去不复返,这种滋味……煎熬啊!

看到岳歌两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斗彩葡萄杯上,吴迪起身去看那件元青花,先看看吧,实在不行先让老板留一段时间,回家找老婆给好好的算算账再说……

这件元青花上的故事纹如果不是岳老爷子给一口喊了出来,他还真不能一眼看出讲的是什么。京剧一场完整的都没看过,元曲也就知道个名字,这知识面看来还是有点窄了。

不过这件元青花确实不错,青料用的是苏麻离青,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非常幽雅的紫罗兰色,勾勒线条以及填色青料之间的浓淡色阶明显,且线条边缘稍有晕化。胎骨用的应该是进口青花瓷,色白,稍含灰,手感沉重,致密坚硬,和元末那些青花小器土黄的胎色、粗松的胎质有着本质性的差别。圈足露胎部位有两片明显的“火石红”,那是因为胎土内含有铁质,经烧结呈氧化铁红色而成。

怪不得岳老爷子那么惊讶,这件真的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元青花精品,而且还很有可能是其中最好的“至正型”

至正是元朝的最后一个年号。元朝使用至正这个年号一共30年,差不多算是使用时间最长的一个年号了。而后世根据元青花的特点和烧制年代,将其大致分为延祐期、至正期和元末期三个阶段,其中又以“至正型”为最佳。

颜色、胎质、年代,样样都是最佳,奶奶的,这到底要多少钱?鬼谷子下山2.3亿,锦香厅1.6亿,最离谱的是宁城博物馆那件萧何月下追韩信元青花梅瓶号称10亿不卖!炒作归炒作,没事你们喊那么贵干嘛?不过换成我我也不卖……

吴迪又细细的盘算了一番,这老板如果客气点,四件加起来大概三个多亿能搞定,如果不客气,只怕他手上那点钱全扔到这儿也未必能全拿得回去,到底是买还是不买呢?

“老板,这件元青花多少钱?”

吴迪问出这句话,就看到岳老爷子的耳朵也立了起来。

“三千万欧元!”

三千万?你妈你怎么不去抢!吴迪的耳朵里传来了严驹牙疼的吸气声。

“那……那件斗彩瓷呢?”

“一千二百万!”

“剩下那两件呢?”

“那两件便宜,牺耳尊三百万,炉钧釉五百万,四件加起来一共五千万,还比不上一幅稍微好点的油画呢!”

吴迪听到这个价格,再看看那老板一副坚决的模样,满嘴的苦涩,这他娘的明摆着是要狠抢他一把啊!老子,老子不要了还不行吗?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