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信天主人玉玺

看了看店里再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东西,吴迪洒脱的将侃价的任务交给军师,目标两万!六万打八折后是四万八,离这个目标很近嘛!

这家店铺的隔壁是一家大店,主营西洋古董家具。吴迪想起上次的买的首饰盒不错,就信步走了进去。

这家店铺的首饰盒种类不少,精品更多,他精心的挑选了六个,正准备付账,看到军师提着沉重的漏壶走了进来。

“五哥,花了三万三。”

吴迪点了点头,车饰这东西不在于价钱,关键是民间实在是太少见了。

“正好,这边还有六万,你一块把钱付了,然后先把东西送回去,顺便把大牛换过来,那两家赌石店还有几块毛料要你跑一趟。”

老板领着军师去柜台结账,吴迪站在那里用透视眼确认需要他买的毛料编号、价格。这时,一名女导购打开了一个柜子的大门,从中拿出了两件一模一样的粉彩葫芦瓶,轻轻的放在了一边的一架古董钢琴上边。

吴迪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追着她的动作转了过去,乾隆万寿连延粉彩葫芦瓶?还是一对?

乾隆万寿连延粉彩葫芦瓶,整个瓶身均为缠枝花卉纹饰,一个连延不断的红色寿字遍布瓶身,是乾隆官窑的一种标准造型。

但就是这件看着很普通的瓶子,却轻易的刷新了“元青花鬼谷下山大罐”2.3亿人民币的华夏瓷器及艺术品拍卖纪录!因为就在半年前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它以2.566亿元的天价成交,轰动了整个收藏界!

这类粉彩瓷器,过去并不被人看好。一是因为没有主题图案,花卉题材实在是太过普通;二是底署为矾红款。以款识而论,蓝料方章款第一,青花款第二,矾红款仅为第三;三是瓶型一般,很是流俗。所以在上拍之初的估价也仅为三千万港币,但世事就是这样,谁也不会料到这样一个程式化的乾隆官窑竟创下了如此奇迹。

拍卖的那件葫芦瓶很有来历,是位于英格兰西南部的威尔特郡的“放山居”旧藏。“放山居”原本是19世纪英国首富詹姆斯•莫里森的一座乡村私邸,莫里森家族一直将其作为艺术收藏品的陈列地。

在“放山居”的收藏中,有相当一部分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部分是华夏艺术品,包括各种瓷器、珐琅器、雕塑等,这也是“放山居”之所以能够拥有一个如此饱含华夏意境和诗情的华文名字的重要原因。

这两件瓶子造型古拙,画面粉润柔和,颜色过渡均匀,几近以假乱真。吴迪随手拿起一件,打量了几眼,就决定都买下来,拿回去放在堂屋的博古架上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这件多少钱?”

“先生,这件是瓷都出品的高仿乾隆万寿连延粉彩葫芦瓶,只要两千欧元,您就可以拥有一件。”

吴迪笑了笑,两千欧元,这个价格似乎比国内还要更加的便宜些。

“三千欧元,两件我都拿走了。”

刚刚交割完毕走过来的店老板听到后,含笑点了点头,

“先生是我们的大主顾,这点优惠是应该的,安妮,给这位先生包上吧。”

出了这家西洋古董家具店,吴迪又走进了隔壁的一家金石古玩店铺。

这家店面不大,东西种类却很齐全,寿山石、鸡血石、翡翠、和田玉等材料的各种印章、小雕件应有尽有,其中只是独山玉的印章材料就整整摆满了一个柜台,让他觉得格外的亲切。

吴迪绕着柜台转了半圈,就找到了卖古玉的地方,随便浏览了一眼,就被一枚交龙钮白玉玺吸引住了目光。

这枚印章由一整块硕大的白色软玉雕成,质地温润,印钮雕刻十分精细,印面达到13厘米见方,是枚少见的大印。

轻轻将印翻转过来,看着篆刻的“信天主人”四个字,吴迪愣在了当地。

“信天主人”是大清乾隆皇帝其中的一个名号,取其“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之意。这个名号与乾隆前期平定准噶尔和回部叛乱,巩固西北边疆的重大历史事件有很密切的关系,如果真是这方玉玺,那么,将它的制作过程放在整个清朝历史进程中加以考察,其价值之珍贵,不言而喻。

他记的很清楚,在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代帝后玺印谱》中有这枚玉玺的记录,在乾隆时期编纂的《乾隆宝薮》中也有明确的著录,而且,在宁城博物院收藏的清代宫廷画家艾启蒙的《八骏马之曦驭黄》图轴右上角,也有这枚玉玺印迹。

吴迪一边仔细回想记忆中“信天主人”玉玺的造型,一面让老板拿过印泥,他要试试看这枚印章到底仿的如何。

看着白纸上清晰的红色方块,他微微有些失神,简直不可理喻,这枚被光明正大当成仿品来卖的玉玺竟然是真品!

“老板,这枚大印多少钱?”

店主是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西班牙男子,听到吴迪问价,笑着用生硬的华语答道:

“八十八万八千八百欧元!”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行啊,不但学会了汉语,还学会了我们的吉利数字,看在这份上,就要多往下侃点!

“这枚印章真假我就不说了,只看这材料和雕工,我出十万欧元如何?”

“不,不,不,先生。这件乾隆玉玺在史料上有明确的记载,而且目前下落不明,谁又能说的准这一枚就不是真的呢?你看这材料,这雕工,这里,似乎还有你们说的那个叫做包浆的东西,你这个价格绝对不行。”

大牛悄悄的走进店里,和军师一起站在吴迪的身后,看着他侃价,随即就被军师身边放的大包小包所吸引,望向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询问的意思。

军师笑着点了点头,以五哥的眼光,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他运气怎么会这么好,难道严驹前两天都没有逛这些店铺吗?不过随即想起让他们大获丰收的那辆奔驰车,眼中不由的闪过了一道厉芒。不知道青龙会的事情就罢了,知道了你们还敢这么嚣张的凑上来,简直是在找死!

吴迪和老板整个侃价的过程持续了五分钟,一个有意买,一个有意卖,最后,以四十八万欧元的价格成交,双方都认为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

军师没有将奔驰车的事情告诉大牛,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松下四郎的情报应该是准确的。从拉斯维加斯的大岛爱,到今天的奔驰车,以及曾经出现在四合院周围的两名杀手,或者中间还有些什么他们没有注意到的人……这一系列的行动都表明青龙会似乎并不急着动手,而是在不停的试图通过各种途径接近吴迪,难道,他们的目的并不仅仅是报仇?他们还想要什么?

“五哥,大丰收了?你说我们要不要藏起来两件,这要是被岳老爷子和严哥看到,还不得伤心的眼泪哗哗的?”

“一边呆着去,都是一个圈里混的,这玩意早晚曝光,你说那时候让五哥怎么解释?”

军师给了大牛一个白眼,提着大包小包朝着街口走去。下回再出来,一定要多带几个人,麻雀跟着松下回国,这边的人手立马就不够了,话说这个破炉子还真沉啊!

吴迪两人将军师送到停在街口租来的车上,转身朝刚才那条街走去。大牛眼尖,忽然指着旁边店铺喊道:

“五哥,你看,老爷子!”

吴迪应声扭头,可不,不但老爷子在,严驹这家伙居然也在!

抬头看了看店名,居然是中文的德宝堂三个大字,不禁笑了笑,抬脚迈进了大门。

岳歌和严驹两个人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此时他们正撅着屁股、弯着腰,绕着圆桌上一件海蓝色间花白点的瓷器团团转。

吴迪好奇的凑了上去,一看之下,轻轻的“咦”了一声,石湾窑翠毛釉瓶?

石湾窑是明清著名民窑之一,以善仿钧窑而着称。仿钧釉色以蓝色、玫瑰紫、翠毛釉等为佳,但仿中有创。寂圆叟曾在其《陶雅》中盛赞石湾窑变釉色:“广窑谓之泥均,其蓝色甚似灰色┅┅于灰釉中旋涡周遭,故露异彩,较之雨过天晴尤极浓艳,目为云斑霞片不足以方厥体态。┅┅又有时于灰釉中露出深蓝色之星点,亦足玩也。”

岳歌两人听到“咦”的一声,抬头看后才发现是吴迪到了,老爷子直起了腰,先看了一眼吴迪两人空空的双手,呵呵笑道:

“怎么?小五你这个特级鉴定师,逛了这大半天,居然还是空着手?”

吴迪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挠了挠头,没说话。能在这地方告诉他们之所以空手是因为拿不下,已经送回去一趟了吗?还是算了吧,万一老爷子受不了打击,在酒店里还有个躺的地方……

“来,来,别在那站着,赶紧看看这件。我们买不起,不代表你小子也买不起,识相的话赶紧拿下,回头借我和老爷子看个十年八年的,我们就不把你这比赛比输了的事说出去,你看怎么样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