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被逼捡漏

停车场,年轻人一直目送两人离开,才回身上了副驾驶位。

“那个什么军师果然是个高手,只是随便的看了两眼,居然让我有了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年轻人掏出一根烟,狠狠地嘬了一口,扭头对身边的大汉说道。如果吴迪他们在场,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说的竟是标准的日本语。

那个一直听着音乐的大汉取下耳机,摇了摇头,一口流利的日本语喷了出来,

“你没看我连头都不敢回吗?妈的,暴龙这计划真他妈的是多此一举!这小子对我们的存在一无所知,躲的远远地一颗子弹不就完事了吗?非要近距离接触……”

“上边要活的,我们必须要搞清楚他身边的力量才好下手。我看这小子也不是个什么好鸟,明知道东西来路有问题还拼命的买,奶奶的,你看他那眼神,一定是将我们当成文物大盗了!”

那大汉一脸阴险的笑容,

“当成文物大盗好啊,有了这一次的接触,下一次如果再偶遇,而我们手上又恰恰有一批好东西的话,估计让他跑多远他都会跟过去吧?不过,就是不知道暴龙是不是那个军师的对手……”

“哼,再厉害能厉害过枪吗?上边可没说过他也要活的……”

吴迪没走出多远,忽然电话响了,他看了号码后猛地一拍脑袋,坏了!这件事给忘了!

电话是香港书香门第的老板周建雄打来的,吴迪上次去危地马拉时答应他一周后去香港交易宋老板的定窑孩儿枕,结果因为师父的病情,竟将这事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听到吴迪在电话里不迭声的道歉,周建雄无语的挠了挠头,我的小爷,不来你也交代一声啊?搞得好像我欠了老宋什么似的!

“这样,三天,不,最多四天,我一定到香港!麻烦周老板替我给宋老爷子说声对不起,等我过去一定摆酒给大家赔罪。”

搞定了几天后的行程,吴迪冲军师一摊手,苦笑道:

“军师,你说我要是每天不停的东奔西跑,家里是不是就会安全些?”

军师微微一笑,

“五哥,不用担心,常老既然答应你一个月内解决,就一定能解决。”

“可是,他们是在日本啊,而且还有那么多的杀手,漏掉一个都受不了啊!”

军师笑了笑,九百多个杀手怎么了?你还真以为他们和电视里演的一样那么神秘啊?除了极个别的变态,他们也很惜命的好不好?况且,只要能够端掉他们的老窝,再干掉几个骨干,只怕剩下的根本就不会知道他们还有针对你的行动吧?更不要说这中间还有松下四郎的出卖,到时候后将几个高手挨个的点名,剩下的只怕会吓得一辈子都不敢露头!

吴迪一愣,随即苦笑道:

“听你这么一说,倒还真像这么回事!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放心不下啊。”

“五哥,我们在这边表现的越正常,常老那边的计划开展的就越顺利,如果松下四郎真心配合的话,很可能还要不了一个月,麻烦就会解决,所以……”

“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捡我的漏去吧!奶奶的,没想到居然还有被逼着捡漏这一天!”

他猛地一挥拳头,既然你们逼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翡翠没能斩尽杀绝,这漏嘛,哼哼!

吴迪信步走进了一家主营西洋古董的古董店,习惯性的先扫视了一圈。这家店不大,布置的也很普通,各色珠宝、钟表、金银器占据了店里的绝大部分柜台,剩下几件大件的青铜器和家具则随意的扔在一个角落里,就像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孩子一样。

一名须发皆白的胖老头看到有客人来了,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吴迪和他客气了几句,就朝角落里走去。他早就注意到了那里有一件稀奇玩意,如果是真的的话,也算是一件好宝贝了。

他看上的是一件大概半米高的漏壶,从造型上看,绝对是华夏的古物,混迹在一堆西洋的青铜器、家具里,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

漏壶是华夏古代的一种计时器具,一般由漏水壶和漏箭两部分组成,通称为“漏”。漏箭上有刻度,表明昼夜时间,也称刻漏。因为漏的形状,最初似壶,所以又称漏壶。漏的计时,以壶孔不断向外滴水,壶内蓄水减少情况为准,所以也称为滴漏。

“玉漏银壶且莫催”、“五夜漏声催晓箭”、“金炉香烬漏声残”,流传下来和漏有关的诗句不少,在这些文人墨客的笔下,漏声能让人感慨时间的飞逝,美好时光的短暂,端的是丝丝惆怅,声声沉重。

可这家店里这件的造型却有点滑稽,漏壶壶身呈圆筒形,就像人身,下有3个蹄形足。这都没什么,关键的点睛之处在靠近器底的地方,那根出水管连接在两个蹄形足稍上方的位置,直挺挺的撅着,像极了发情的那话儿!

看到军师和老板都没有什么反应,吴迪自得其乐的一笑,开始仔细的打量。漏壶的上方有双层提梁,在壶盖和双层提梁的当中有上下对称的3个长方孔,用以安插并扶直浮箭。此壶内底铸“千章”二字,壶身外面有刻铭:“千章铜漏一,重卅二斤,河平二年四月造。”在第二层梁上并加刻“中阳铜漏”4个字。

西汉河平二年即公元前27年,这件漏壶如果是真,绝对是一件少见的宝贝。可是看老板摆放的位置,很显然是没把它当回事,这就是机会。

吴迪稍稍挪动了一下步子,将鼻子凑上去轻轻的闻了闻,然后站起来,将这件锈迹斑斑的漏壶提到了一边的方桌上。

青铜器做旧的方法很多,古时候的人们就知道用酸碱腐蚀,然后将其埋在地下和土壤接触成锈。但是这种方法做出来的赝品总是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随着科技的进步,已经逐渐被淘汰了。现在工艺步骤要比那个繁复的多,一般都先经过酸洗,再手工绘制花纹,然后再硫化、氧化、酸碱低压电镀、浓缩土壤化学成分处理等等成套的工艺一齐上阵,做出来的青铜器件件锈色古朴,温润逼真,别说是一般的爱好者,就是所谓的大家、专家,稍不留意都要打眼丢人。

吴迪刚刚的嗅就是要先排除古老的酸蚀法,然后才会通过对重量、锈蚀的观察考量来确定这件东西的真假。

拿着放大镜,看看摸摸一阵之后,他直起了腰,

“老板,这件怎么卖?”

“两万欧元,高仿西汉青铜漏壶,几可以假乱真!”

没错没错,就是以假乱真。吴迪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真的被你当成假的卖,假的你偏偏要当成真的唬人,这真假错乱,可是深得古董营销之三味啊!

看到吴迪只点头不说话,老板又追了一句,

“本店的东西都是八折出售,一应手续齐全,出关绝对没问题,您就放心的采购吧。”

吴迪点了点头,让军师慢慢的跟老板侃价,如果能压到一万欧元,就完美了。他自己则又盯上一件稀奇的玩意。

这件稀奇的玩意是一对,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名字应该叫做错金银龙凤纹车饰。

车饰,顾名思义,就是装饰马车用的东西。具体到这一对东西上来说,应该是一对衡末饰,就是装饰在车衡两端的装饰品。

车衡是车辕端的横木,而车辕就是车前驾牲畜的两根直木。而错金银的就是用金掺汞溶解后的“泥金”在青铜器上涂饰各种错综复杂的图案纹饰,或者涂在预铸的凹槽之内的工艺。

这对车饰的工艺和上边讲的涂画法还有不同,准确的讲应该叫做镶嵌法,是将金银细丝镶嵌在事先刻画好的沟堑里,然后在打磨平整而成。

这对车饰的器身呈圆筒状,一端被封死为当。器通体以金银错工艺嵌龙、凤纹而成,制作精细,色彩辉煌,金银丝细如毫发,是件不可多得的精品。

涂画法的错金银工艺盛于汉代,而镶嵌法还要更早一些,这件就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东西。

“老板,这两个是什么东西?挺好看的。”

那老板刚刚和军师谈妥价格,一万三千二百欧元,听到吴迪问他那一对车饰叫什么,茫然的摇了摇头。卖给他的那个家伙也不知道这叫什么,而他收上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它漂亮还便宜。不过经过简单的检测之后他确信那是一对好东西,因为上边那是真的金丝和银丝。

“我不知道叫什么,不过那上边的金银都是真的,这种能够镶嵌金银的东西,在古代应该是很奢侈的东西,所以它很稀少,很宝贵。”

吴迪皱了皱眉头,这样的逻辑也对,它是很稀少,稀少到很多人都认不出来。可是,你要是这样去判断一件东西,还让我怎么去捡漏啊?

“那一对要比这件贵点,六万欧元。”

六万?贵出四倍来了,还叫一点?吴迪发现他被自己绕进去了,如果一开始就告诉老板这是马车上一种无足轻重的饰品,是不是会更好侃价一点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