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奔驰车上的宝库(续)

在古籍善本市场上,宋刻本无疑是皇冠上的钻石。自明代中后期以来,宋刻本一直受到学者、藏书家的特别重视。早在明朝,宋刻本已有“寸纸寸金”之说。据统计,今天在整个华夏所能找到的宋刻本,总量不会超过1200部,多数已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而且绝大部分都收藏在各级博物馆、研究院等国家机构,流落民间的可为凤毛麟角。

这是一册稍有残缺的《太平御览》,封皮部分只剩下了一小半,看不出来是其中的哪一册,但是从仅剩的蒲叔两个字上,就能让人推断出这应该是南宋蜀地蒲叔献刻本。

宋刻本根据出版地不同,分为很多种种类,其中以蜀刻本和浙刻本最佳,闽刻本好坏参半,麻沙本为最差。

吴迪曾经在佛罗伦萨买到过一册资福藏本的大般若波罗蜜经,但如果这本是真的,即便是残破的,其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也应该远高于那本。

仔细的检查了版式和字体,吴迪长出了一口气。现在已经不是捡漏不捡漏的问题了,而是这一本很可能是孤品的古籍善本无论如何都不能从他的手里漏过!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他小心翼翼的将这册古籍放到一边,接着朝下翻拣。

让他失望的是,剩下的几十本书里,虽然陈旧破烂的不少,却是连第一本的《美人长寿盦词集》都不如。不过随即他就哑然失笑,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只剩下十几幅卷轴了,即便是再没有什么收获,前边看到的那几件也不枉他走这一遭了。

那年轻人看到吴迪终于要看画了,就指点着军师将侧立在车厢边的一个长桌板打开,然后冲他笑了笑,示意他自看。

吴迪振奋精神,拿起一幅长轴,小心翼翼的在长桌上一点一点的打了开来。一看之下,顿时吃了一惊,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了殷切的看着他的年轻人和那个兀自听着音乐自娱自乐的大汉,这两个人究竟是干什么的?这小小的一辆奔驰车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好东西?

这是一幅纵轴绢本《平湖秋月》图轴,没有署名,但钤有两印,一为“蓝瑛之印”,是白文方印,一为“田叔”,是朱文方印。图右上角题:“平湖秋月”四字行书及七绝一首:

“万顷寒光一夕铺,冰轮行处片云无。鹫峰遥度西风冷,桂子纷纷点玉壶。”

这竟是明代杰出画家蓝瑛的西湖十景屏幅之《平湖秋月图》!

蓝瑛,字田叔,号蜨叟,晚号石头陀,又号东郭老农。浙省钱塘人,是晚明一位重要的山水画家,并兼工兰石、花卉。其山水法宗宋元,又能自成一家。师画家沈周,落笔秀润,临摹唐、宋、元诸家,师黄公望尤为致力。晚年笔力蓊苍劲,气象峻,对明末清初绘画的影响很大,被人称为“武林派”。也有人将其与文征明、沈周并重。

三潭映月、两峰插云、雷峰夕照、柳浪闻莺等西湖十景约在南宋时即已形成,蓝瑛作为生于杭州的“浙派殿军”,朝夕与湖山静对,烟霞供养而成此屏,一堂十幅,煌煌显赫,堪称佳构!

这幅《平湖秋月》是西湖十景中的“飞来洞壑”一景的实景虚写。细看此图,应是仿倪瓒笔意,以墨笔绘湖光秋色。画中湖水宽阔平静,一轮月影浮于水面,两岸坡坨几株杂树,远处山影交叠于苍茫暮色之中。其构图、用墨、笔力、意境无一不精,绝对是蓝瑛的真迹。

吴迪一边思索一边将画收好,也没问价钱,直接拿出了第二幅,看这些卷轴大小都差不多,难道竟是一整套的西湖十景不成?

画一上手,他就知道猜错了,因为这是一幅纸本立轴。

轻轻的将画打开,看了十几秒钟,他心中对这两个人或者说是他们背后的人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这伙人要么是一伙文物大盗,要么是某家博物馆里败类的代言人,一个游摊上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精品,这些东西的来路绝对有很大的问题!

因为他手上这幅张瑞图的《虚亭问字》图轴竟然也是真迹!

张瑞图,是明代著名的书画家。字长公,又字无画,号二水,别号果亭山人、芥子、白毫庵主、白毫庵主道人等。他以擅书法而闻名于世,其书法奇逸,峻峭劲利,笔势生动,奇姿横生,在钟繇、王羲之之外另辟蹊径,是明代四大书法家之一,与董其昌、邢侗、米万钟齐名,有“南张北董”之号;另外,他又擅长山水画,效法元代的黄公望,笔力苍劲,传世作品极为稀少。

这幅卷轴画的是山林景色。其画面结景空疏,以粗放的笔墨绘近景数株大树,后衬远景以一座高峰,开合之间,骨格苍劲,点染清逸。画面右上角自题:“小径无行迹,虚亭#草莱。履声溪上至,问字有人来。白毫庵瑞图。”下钤白文篆书“白毫庵主”、朱文篆书“瑞图”印各一枚。

吴迪一边看画,一边极力的思索,近十年的博物馆失窃案里似乎没有这些文物的记录,难道是内外勾结,以假换真还没有被发现?不对,像宋刻本、蓝瑛画这些珍品,即便是博物馆有内奸也绝不敢动。难道,他们偷的是国外的博物馆?

很有可能!因为一百多年前那段屈辱的历史,华夏的古文物大量流失到了西方。但因为历史文化的巨大差异,这些东西没有被看做是主流艺术品,所以除了其中一些非常知名的作品,很多文物都被随意的放在了博物馆的仓库里,几十年,上百年都只存在于其藏品目录之中,却从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如果是这些东西被盗,手脚又干净的话,数年乃至数十年无人发觉都很有可能!

想到这种可能,他的心热了起来,如果能将这一批文物带回去,哪怕是付出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他满怀希冀的的拿起了第三幅图轴,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看之下,不禁大失所望,这却是一幅现代做旧的水墨山水!

第四幅、第五幅、第六幅……一直到倒数第二幅,他才又看到了一幅名家精品!

这一幅是绫本横轴,长度足有两米开外,却不是画,而是一幅行书。

吴迪没有留意行书的内容,先看落款,“闰中秋诗书于东佘晚香堂,陈继儒时年七十有七。”

再看钤印,白文篆书为“糜公”二字、朱文篆书为“陈继儒印”。这是明代陈继儒的行书闰中秋诗卷!

陈继儒,字仲醇,号眉公、麋公。工诗文、书画,书法师法苏轼、米芾,书风萧散秀雅。为华夏国明代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明史》有其传记。

明代“四大家”本有沈周、文徵明、董其昌、陈继儒之说,也有人将这四人称为“吴派四大家”。其中陈继儒的绘画水平要高于董其昌,而在官方中的影响其影响却远远小于董其昌,这是美术史上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但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证明陈继儒是一代书画大家,只是名声不彰而已。

看完最后一幅作品,吴迪默默的盘算了一阵,在心中简单的估了一个价格,将刚刚看中的几样东西堆在了长条桌上。

“好了,一共这几件,多少钱?”

那年轻人看到吴迪一个人竟要买这么多,顿时乐的嘴都合不拢了,拿出一个计算器,边按边低声的报价。

“龙凤纹金执壶算您150万,立鹿玉佩算您300万,《美人长寿盦词集》免费奉送,《太平御览》1200万,《平湖秋月图》800万,《虚亭问字》图轴3000万,闰中秋诗卷1100万,银元奉送,一共是5750万元人民币,零头抹去,收您老5700万,这个价格有诚意吧?”

这个价格有诚意?如果这些东西来路光明正大,传承清晰,这个价格确实是很有诚意。但是既然你只敢这样卖,这个价格可就太高了,高的离谱。

吴迪没有说话,拿起第一个箱子里的那件豆青地青花红彩旭日东升图碗问道,

“那这件呢?”

“这件?”

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大出血,这件就算你五十万!”

吴迪摇了摇头,

“我不追究这些东西的真假,也不追究这些东西的来历,但是你这个价格,呵呵,你好好想想,重新再报一个吧。”

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双方以三千四百万成交,吴迪占了个大便宜。

“五哥,这些东西的来历……”

“这些东西的来历绝对有问题,不说别的,只是张瑞图那件《虚亭问字》图轴上拍,如果碰到行家的话,过五千万很轻松。这些全部加起来,价值应该超过一亿二千万!一辆小小的奔驰车,哼哼。”

“那个年轻人身手不错,那个大个子没挪过窝,看不太准,不过应该也是个练家子。”

“那这么说我的猜测就更靠谱了,这些东西很可能是他们从哪家博物馆里偷出来的,不过应该不是国内的,国内要是丢了这几件东西,早炸窝了!”

军师眼中疑惑的神情一闪而逝,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又扭头朝停车场的方向看了一眼。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