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比捡漏?

巴塞罗那的古董街其实是一个市场,它以一个中心广场为核心,呈放射状的向外延伸了六条街道,每条街道上主要经营的项目,都按照古玩的类别、国别进行了简单的区分。其间还夹杂着一些西餐、咖啡店以供人休息。

严驹前两天看的基本上都是有关华夏古玩的店铺,已经差不多看完了,只剩下一些零星的混迹在其他古玩街中,所以他有信心即便是赢不了,至少也不会输。更何况吴迪还要和岳歌老爷子去抢呢?

吴迪却表现得很无所谓,本来过来的目的就是要凑齐赌注,可是到手了几样东西后,竟发现没有一样舍得往外拿的!既然变成了守财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挨个一家一家的扫吧!

至于岳歌和严驹,根本就不是他担心的对象,这个古董市场这么出名,每天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在这里挑挑拣拣,可他们就能把东西全部捡完了吗?按照以往的经验看,一些榜上有名的古董的兄弟姐妹最容易被他们忽略和错认的,更何况他还有透视眼、天书配合,如果这样都捡不到漏的话,只能说明他一定是搞错了某个环节,而不是市场里没有。

看到严驹也和老爷子一样,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就匆匆的跑了,他微微一笑,先安排大牛去两家赌石店拿走应该属于他的东西,然后带着军师随意的选了一条街道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经营东南亚工艺品的店铺,对于印度、缅甸、泰国这些国家的东西吴迪并没有什么研究,倒不是说看不起他们,主要是因为他们很多的东西都和佛教有关,而他们的名人也往往都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历史虽有但多数也是被奴役,近现代又远离主流社会,只会弄些木雕、宝石之类的拿来卖卖……

大概的扫了一眼,除了一些宋卡洛陶瓷、寺庙的雕刻品、古代宫殿的木制装饰品、玩偶、面具和各种金属盛器这些常见的东西之外,也没什么新鲜的玩意。他摇了摇头,就准备转身向外走了。

视线再次从一排木雕上扫过,这里刚刚好像有东西隐隐约约的给了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要再次的确认一下。当他的视线落在一尊大概三十公分高的印度彩木雕象头神像上时,他扯动了一下嘴角,果然有古怪!

吴迪朝前走了几步,凑上去细看。这是一件很普通的木雕,造型是古印度象头神的几种标准造型之一。材质应该是很一般的黄杨木,年代也并不是很久远,最多不过百十年的样子。雕工稍显粗糙,而且因为保管和工艺的原因,象头神胸部和左手揽着的神女身上的彩漆都有剥落的现象,实在不像是什么值钱的好玩意。只是,这个象头神脚下踩着的那具六边形底座,可就有点意思了。

底座的材质和雕像一样,而且两者是用一整块木头一起雕成的,表面上涂得花花绿绿,漆层起码要比雕像的厚一倍不止。吴迪笑着将雕像拿在手中,它没办法不厚,因为如果不厚就掩饰不住侧后方那个开口的痕迹!因为,在那个地方,底座被人挖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洞,然后又从外边封上了,小洞里,霍然塞着一个小小的纸团!

吴迪的眉头皱了起来,又是一幅藏宝图?不可能吧?他都快有藏宝图综合症了!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因为纸被揉成了团,还是看不太清楚,只是心中的疑惑更胜,哪有藏宝图没图只有字母和数字的?随即他哑然一笑,管它是什么,能被人这么隐秘的藏起来,一定是有古怪,先买下来等有时间的时候再去慢慢的研究好了。

将装着象头神的盒子交给军师提着,吴迪出店走入对面一家经营华夏古玩的店铺。

这家店不小,金石类、书画类样样俱全,现代的工艺品也不少,而且件件精品,店主在国内应该有一条很不错的进货渠道。

瓷器和书画历来都是华夏古玩中的大项,吴迪也一般都是先从这两者看起,这次也不例外。

青花、粉彩、五彩、青瓷、白瓷,品种倒是齐全,不过质量嘛,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匆匆浏览了一遍,又用天书验证了一番,吴迪出店接着往下逛。一直到这条街走完,除了那件象头神木雕,他都没有再出过手。

回到中心广场,吴迪四处看了看,这里给人的感觉和国内的那些古玩市场不太一样,最明显的就是人流量,这里要少上不少,而且没有四处打游击的摊贩和那些无处不在随时会把你拦住的家伙……哦,这句话收回……

正当他选定了一个街道,准备过去看看的时候,一名年轻人鬼鬼祟祟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先生,我这里有不少走私的东西,有没有兴趣看看啊?”

竟然是华语?吴迪看了那个身材单薄的年轻人一眼,笑道:

“行啊,生意都做到西班牙了!这边好混吗?”

那个年轻人猛地一愣,这种反应的还是第一次碰到,看来是遇上老手了。他尴尬的一笑,

“这边的市场管理太严,日子不好过,也就勉强混个温饱。”

吴迪点了点头,现在老外吃亏上当的多了,渐渐也变的精明了,最关键是你一看就不是好人,谁愿意搭理你?

“不过哥们,这次我们真的弄了点好东西,反正又花不了您多少时间,不如跟我过去看看?”

吴迪心中一动,也想看看这些家伙在老外的地盘上都折腾些什么,就点了点头,

“这么远都能遇到你们,是要去见识见识。在哪儿?远了我可没时间。”

年轻人没想到吴迪竟然这么好说话,闻言大喜,

“不远不远,就在旁边的停车场,您老请跟我来。”

有奶就是娘啊,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升级成您老了?

停车场,年轻人带着吴迪两人上了一辆奔驰的商务车,车上,后两排的位置都被卸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个大旅行箱。

“您老想看些什么?咱这店虽小,却是瓷器书画青铜杂项,样样俱全!”

那年轻人拿过一个小板凳,用袖子使劲的擦了擦,然后殷勤的递给了吴迪一瓶苏打水。吴迪接过来放下,打量了一下四周,纯黑色的汽车贴膜让这里的光线显得很暗,诡异的环境很有点鬼市的模样。

车上只有一个司机,看到年轻人带人上来,只是冷漠的回头看了一眼,就继续摇头晃脑的听他的音乐去了。

“呵呵,不错啊,都用上奔驰了!既然来了,就都看看吧。”

“好咧,宝贝来了,您老请看!”

年轻人依次打开了四个大箱子,然后一言不发的关上车门,自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第一个箱子里都是瓷器,吴迪用强光手电照着看了两分钟,拿起了一件豆青地的大碗。

这件大碗高约7厘米,口径有15厘米左右,敞口,弧壁,深腹,圈足。器内外以豆青釉为地,内心、外壁均以青花红彩绘旭日东升图,青花绘海水礁石纹;红彩绘祥云红日纹。

画面中,带着零星树木枝叶的嶙峋山石矗立于波涛翻滚的海水之中,一轮红日从海面上喷薄而出,与数朵彩云连成一体,呈现出日出东海的壮丽景象。外底青花双圈内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吴迪知道这种图案叫做“海天浴日”图,诗经《小雅•天保》中有“如月之恒,如日之升”之语,所以古代常有人以此来寓意国泰民安,祥瑞和平。

他将大碗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又轻轻的放了回去。

豆青地青花是青花瓷品种之一,创始于清代康熙时期,乾隆时期较为流行。其制作工艺是以钴料在坯胎上作画,施豆青釉高温还原而成,所以其中的精品呈色格外的雅洁清丽,其风格在诸多的瓷器品种中也是独树一帜。这件大碗纹饰构图严谨,色彩艳丽,应该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

第二个箱子里边都是一些卷轴和古籍,看起来要费些时间,吴迪随便的翻了翻就去看第三个箱子里的杂件,准备先把其他的看完了再说。

看到吴迪这么快就看完了两个箱子,一共也就拿起了一件东西还又给放了回去,甚至连价钱都没问,那个年轻人有点急了,趴在副驾驶位上问道:

“你老看这么快?我这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啊。就拿您刚才看的那件豆青地青花红彩旭日东升图碗来说,那可是一件精品,上次一位出国考察的老教授出到50万我都没吐口呢!”

“呵呵,50万?越南盾?那件青花的纹饰是不错,不过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它的胎足瓷质坚实致密,颜色宣亮,有点过了啊。”

“过了?这瓷器瓷质致密不好吗?要是一个个做工粗糙,瓷质疏松,看着就让人难受,谁还会要啊?”

“呵呵,哥们,你怕是把概念搞混了吧?现代的工艺品瓷当然是要越精细越好,可你卖的是古玩,你能指望着它赶超现在的制瓷水平吗?不过你那件碗确实还行,要是便宜点,我可能还会考虑考虑,五十万嘛,我还是先看看其他的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