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时不我待

在吴迪收集的各种极品颜色中,一直缺少一块玻璃种的墨翠,不过自从有了银河黄金玉,他对这个颜色已经不怎么热衷了。但是这一块和普通的墨翠又有一些不同,在一整块墨绿色的中间,竟然有一小块是黑白相间的颜色!而且,黑白色中的黑色不带一点绿意,而那白色也比最好的马牙种的颜色还要漂亮。

黑白相间的翡翠吴迪见过不少,但是颜色这样纯粹,分布的又这么均匀的玻璃种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黑白相间的圆团还是被包裹在整块墨翠中间,这样奇怪的造型,再加上刚刚到手的那块“紫光”,也实在是怪不得他怀疑这是上帝在其中做了手脚。毕竟,张天师这样的人物都有,谁又敢说没有一个名叫上帝的家伙存在?

这是一块没有任何特色的毛料,普通的扔在马路上都会被人当做一块烂石头给踢到地沟里去。可是吴迪看到它的时候,脸上盛开的笑意仿佛刚刚偷喝了蜂蜜的熊二那么夸张,这块接近一公斤重的玻璃种帝王绿,标价才二千欧元,这,这不立即买下来简直就是在犯罪啊!

这一块是冰种,不过颜色有点奇怪,应该叫它什么色好呢?粉色?有粉的这么艳的吗?紫色?有紫的这么妖的吗?这应该是危地马拉的翡翠吧?呵呵,单单只看皮壳还真是分辨不出来。

这个豆种不太好,太干。这个糯种怎么说呢?你以为你真的做糍粑啊,结晶这么粗大!这个是什么?白白嫩嫩的馒头状,顶端两粒粉红色的小樱桃,小樱桃下边还有一圈粉色的红晕,很眼熟啊……我嚓,你说你个小丫头,蹲在这儿看毛料也不打个招呼,万一撞到你多不好意思?哦,差点忘了,再看一眼,嘿嘿,最多C罩杯,还没瑶瑶……你以为我会透漏这么关键的数据吗?

每次一看到大量的毛料,吴迪就会进入另外一种状态。这一刻,他的每一根神经都会格外的兴奋,每一粒细胞都会格外的贪婪,他会像一个闯进了巨大的宝库的愣小子,拼命的寻找一切容器,尽量的带走一切能带走的东西。而此刻,他需要的恰恰就是这种状态。

抬头看了看前方,大概还有不到三十块毛料,又看了一下时间,军师和大牛应该还来得及从这里搬走几块,这么算来,今天的收获也算不错了。就是不知道严驹同学怎么样,说句实在话,他可真没有半点打击他的意思,咱总不能故意把捡来的漏藏起来不是?

吴迪最终从这家店里带走了三块玻璃种,两块冰种,反正还要在这里待几天,剩下的慢慢搬吧。

几个人同时跑几个店,一下午,搬了二、三十块毛料回来,酒店明显是寄存不下了,

“直接发包裹,走货运吧。”

吴迪皱着眉头看了半天,忽然哑然失笑,也不知道昨天是怎么起的念头,居然要把人家店里带绿色的东西都斩尽杀绝,你说这万里迢迢的弄些上不得台面的豆种回去,这游戏有那么好玩吗?

严驹几乎和岳歌同时回到酒店,但是两个人的表情却截然相反。

“那家伙终于开口了,不过,我们似乎是又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什么意思?”

吴迪递给疲倦的老人一杯热茶,

“你看看这个根据他的描述画出来的联系人,我看跟香港刘老板提供的那个应该是同一个人。妈的,绕来绕去,绕了一个大圈又绕回去了!”

吴迪看了一眼电脑拼出来的画像,是和之前看过的刘老板提供的那张几乎一模一样,摇了摇头,笑道:

“也不算是白跑,毕竟收缴了几十件高仿,这市场该消停一会儿了。”

“消停?只怕是消停不了。欧阳简说这个人曾告诉他,他们不但破解了多种珍瓷瓷土、釉料构成的秘密,而且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究的一项万能瓷土计划已经接近成功。到时候,各种珍品瓷器所需要的瓷土都能在这种瓷土的基础上通过添加相应的化学元素进行调配。这句话如果不是吹牛的话,你知道代表着什么吗?”

吴迪摇了摇头,他知道岳歌的意思,就是说这些人能还原当年烧制这些珍品瓷器的瓷土,而且几乎不需要费什么力气。但是他不信!

瓷器根据其产地、年代、技术不同,会表现出不同的特征,而由瓷土烧制而成的瓷胎,作为最基础的一项,更是鉴别珍品古瓷的重要依据。

按道理,以现在的工艺技术水平,仿制任何一种古瓷都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是有很多偏偏就是仿不出来,没有合适的瓷土就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因为很多珍品瓷器所使用的瓷土早就被采集一空,而利用现代技术化学调配的土质总是在高温烧制的过程中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异。

合适的替代瓷土,这项工作不知道有多少人研究了多少年,都没有取得多大的进展,又怎么可能会出来一种万能瓷土?只需要通过添加不同的化学元素就能成为制造各种不同瓷器的专用瓷土,这怎么可能?

“欧阳简给我们提供了两个瓷胎,将由我带回国进行检验。他说这是那个人留给他的证明万能瓷土研究接近成功的证据。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不寒而栗啊!”

吴迪也动容了,岳歌是文物局的副局长,但一直走的是技术路线。在就认副局长之前,一直是国家博物馆的业务带头人,其鉴定水平绝对不在那些所谓的大家之下。能让他都不寒而栗的瓷胎,一定不简单!

“一个钧窑,一个定窑,嘿嘿,要不是事先说明,我老头子就要打眼咯!”

严驹迟疑了一下,说道:

“只是瓷土上取得突破问题还不是很大,因为一件珍品瓷器的仿造牵扯到方方面面,尤其是釉色的问题,因为很多釉料的配方都失传了,而以现在的技术还鉴别不出其具体的成分……”

“如果我说他们很可能已经掌握了苏麻离青料以及康熙年间粉彩色料的配方呢?”

“这个……”

“欧阳简在提供那两件瓷胎的时候,同时交出来了一件元青花人物大罐和一件康熙粉彩,不知道你们两个怎么样,反正我是没有认出来……”

“那我们明天也过去看看?”

“等着吧,这些东西都会移交给我们带回国内鉴定,整个手续大概需要两到三天,到时候你们想怎么看都可以。只是,时不我待啊!”

三个人几乎同时叹了一口气,

“我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人研究不出来的东西都被这群坏家伙给一个个破解了,难道老天是站在坏人一边的?还是说没有利益就没有动力?”

“老爷子你很可能已经找到了原因,利益,只有巨大的利益才能激发最持久最疯狂的研究热情,我们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成立个什么基金之类的东西,对这一类的研究进行扶持……”

“专项资金每年都有啊,可是……唉,你又不是不了解国内的情况,挂羊头卖狗肉的,欺上瞒下的……”

岳歌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他们的马脚越漏越多,只要我们盯紧了不放,等到抓住他们那一天,这些东西还不都是我们的?哈哈哈,多想无益,你们两个小子快点把今天的收获拿出来让我看看,明天老头子也要亲自出马,咱们好好的比比,顺便检验一下你们两个特级鉴定师究竟是不是浪得虚名!”

回到自己的房间,吴迪挨个给老妈、干妈、摇篮二女、胖猪二友等人打了电话,转弯抹角的探听了一下是否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得到了一切安好的答案,才满怀心思的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吴迪就接到了师父的电话,让他通知松下四郎尽快的赶到京城,他们准备成立专项的小组,争取一个月内解决青龙会的威胁。

听到这个消息他终于放下心来,再强大的杀手组织也无法和一个认真起来的国家机器相对抗,哪怕不是本国的政府。更何况他们这边还有一个曾经执掌其权柄数十年,极其熟悉其内部情况的人配合?一旦这边认真起来,它的结局几乎就已经注定了。

只是,时间,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希望这一个月内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才好。

“好了,就从这儿分手,中午吃饭别找我,我要好好的看上一天,让您们见识见识年轻的岳哥的水平!”

在古董街中心的位置,老爷子大手一挥,发出了自己的挑战宣言。

严驹经过昨天一天的奋战,已经逛完了古董街一小半的店铺,又捡了一张古画和一件瓷器的大漏,此刻也是踌躇满志。你吴迪是厉害,可总不可能在他扫过的店里发现什么珍品吧?老外的东西咱就不说了,但凡是有关老祖宗的东西,他不敢说是每件都上手鉴定过,但最少也是仔细的看过,只要你不是选的我没看过的区域,根本就不可能再捡到什么大漏!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