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上帝地盘里的翡翠

吴迪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颊,第一时间将消息传过来?这家伙现在也是一条丧家之犬,能保住自己不被人干掉就不错了!

“五哥,我跟了大概十公里,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再跟下去就要被他们发现了……”

吴迪正在郁闷,看到刚刚走进来的麻雀,忽然想起了被蒙塔店老板扣下来的毛料,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奶奶的,要不是你不让我买毛料,老子怎么能碰到这种倒霉的事情?

“军师、大牛,交给你们个任务,那边街口有家蒙塔赌石店,待会儿你们两个就给我过去,我让你们买哪块你们就搬哪块。奶奶的,一天十来块,有个五六天,还搬不玩你老小子的家底?”

吴迪躺在副驾驶位上,呆呆的看着军师指着选出来的毛料和导购结账,十块毛料,有两块是玻璃种,剩下的八块都是冰种……慢慢的,他眼前的画面忽然变了,变成了澳洲那个尸横遍地的庄园。还是经验不足,不够心狠手辣啊,当时就该十七个一块处理掉,最后再来上一把大火,毁尸灭迹才对……

他艰难的转动了一下眼珠子,说的好听,不用担心,这些杀手组织碰上强大的国家机器会在瞬间灰飞烟灭……可是,万一呢?万一没有灰飞烟灭,或者是他们先下手了呢?

他很想不顾一切的把他们接到京城来和他同住,但是深想后却又不敢尝试,万一杀手们的目标只是针对他一个人呢?

他琢磨了一阵,无论如何,加强老妈老爸身边的保卫力量都是必须要做的,而且是越快越好。但是怎样做到不动声色,却是个难题。

让孟瑶装怀孕这招被他否决了,要想装得像,就必须要瑶瑶和老妈配合,他知道了这件事都那么大压力,你还能指望着她们两个不露破绽?不过军师的提议似乎可以试试,让两女给他家里买栋别墅,再从京城配好顶级的厨师、园丁、保姆……

他拿起电话,先给师父打了一个,又给钟老爷子打了一个,确定这个计划可行之后,再也忍不住,拨通了闻斓的电话。

“怎么现在想起来给老妈买别墅?反正耽搁不了几天时间,还是等你回来一块去吧。”

“傻丫头,就是因为我不在才显得你们心诚啊。你现在马上上网找找,最好是有那种精装修拎包入住的,没有新的二手的也行!小区环境嘛,随便,有人没人都无所谓……”

他本来想要买一个成熟社区的,人多些总是感觉安全,后来忽然想起来,人多也更方便被人监视,所以干脆由得她们去找,撞着哪套是哪套。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是有点小事,等我回去再告诉你。你先看房子吧,争取这一两天内搞定。”

吴迪心虚的嘿嘿了两声,是有事,不过该怎么忽悠你们还没想好,只好先拖几天再说了。

安排完这一切,他松了一口气,但是那巨大的威胁仍然让他心头仿佛被压了块大石头般难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要找点事干,否则还没等到那些人把他怎么样,他自己就能想出一身的毛病来!

他打开车门,对旁边的麻雀说道:

“你在这等着,我出去溜达一圈。”

蒙塔赌石店的右手边,是一家主营成品首饰的店铺,首饰以翡翠为主,辅以少量的金银、珍珠饰品。其中,最有特色的是一小半的柜台里陈列的竟然全是来自危地马拉的翡翠制品。

这条支巷上的几家店面都是相同的结构,前边的展厅通过一个不大的小院和后边的仓库区相连接,这家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它的仓库楼上的部分被用来当做了加工中心,地下室堆满了危地马拉翡翠毛料,只有地面一层开放,作为赌石的区域。因为有加工中心,客人在这里采购毛料后可以现场解开,如果赌中还可以委托店里的玉雕师按照自己的意思进行加工定制,收费要比外边便宜一半左右。

不过,这些都不是吴迪对它产生兴趣的原因,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小院里那台小尺寸解石机后边的角落里立着的一根柱子似的毛料。

那根毛料很怪,只有水桶粗细,却足足有两米多长。不过最奇怪的不是它的形状,而是它的颜色。稍粗点放在地上的那头是黄砂皮,稍细那头却是黑砂皮,两种颜色在石柱的中间汇合,相互接壤却又泾渭分明,看起来好像是有人故意恶作剧给它涂了色一样。

这跟柱子般的毛料被斜靠着立在墙边,冲着里边被藏起来的那一面上,有一条半米多长的蟒带。但是在那蟒带上,上中下依次开了三个婴儿巴掌大小的窗口,却无一例外的都开垮了。

吴迪进店后在成品柜台浏览了一圈饰品的样式后,沿着墙边的通道,直接朝后院走去,他要近距离的看一下这块毛料为什么会长成这种怪异的模样。

小院里没有人,仅有的几个赌石的客人都在仓库里。吴迪站在那根柱子跟前看了半天,没有找出它长成这个样子的理由,不过,却进一步的看清楚了它里边翡翠的模样。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品种,一种仿佛是“绿光翡翠”一样,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不过却是淡紫色的“紫光翡翠”!

这块紫光翡翠位于柱子中间偏下的位置,并不大,也不像绿光那样是长条形,而是一块不规则的扁圆柱形,截面积大概有石柱的一半大小,厚度也只有四公分,如果运气不好,把柱子一块块肢解了都有可能找不到这块翡翠。

看到吴迪站在这跟古怪的石柱前流连,一名从仓库里出来的导购笑道: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呵呵,你来的正好,我想请教一下,你能确定这根柱子它不是谁的恶作剧,而是一块真正的毛料吗?”

“当然,这是我们老板亲自从缅甸赌回来了,花了不少钱呢!”

“哦,是因为它的形状吗?我看这上边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啊?”

那导购尴尬的一笑,没有接话,吴迪笑了笑,也没有继续追问。如果毛料的特征是条蟒带,而且是开了三个窗口都开垮了的蟒带,换成他是老板,也一定恨不得它没有特征,这样说不定还更能卖得起价点。

“这根柱子多少钱?能搬过来让我看看另外一面吗?如果也是像这一面这么平整,我想,可以当做一块不错的奇石来看。”

“先生,我想您还是到仓库去看看吧,这根毛料,怎么说呢,价钱倒是不贵,不过应该是没有翡翠。”

“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卖毛料的说自己的原石里没有翡翠的!哈哈哈哈,就冲着你们这份诚恳,这根柱子我要了!我想,可以用它来做一个主题雕塑,或者是其他什么的。”

那导购听到吴迪看都没看全,就要买这块毛料,不由得大喜。这根大柱子刚来的时候可是吸引了不少老顾客的目光,但是当第一个购买的顾客在那条蟒带上开了三个窗口都没有收获,第二个接手的在两头分别截下了二十厘米厚的一截也没有收获后,它差点被人从中间两种颜色的交界处拦腰斩断。最后还是老板那个临时到店里闲逛的老父亲的一句话,救了它的命,

“长成这个样子多不容易啊?你们就真的缺这一块翡翠吗?”

最后的结果是老板自己出钱将它买了回来,开始的时候还摆放在展厅里当展品,等后来大家都看腻了就被扔到这个角落了。

“这块毛料的价格是四万欧元,先生,经历了这么多波折,老板说低于这个价格的话,还不如他拉回庄园里当根柱子用呢!”

四万欧元?这个价格可是不便宜。老板也真够心黑的,明显已经解垮的废料居然也想狠宰一笔。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是一个真正爱好收集奇石的土豪玩家,被人一忽悠,脑子一热,真的有可能把它扛回家当根柱子显摆也不一定。不过,那样就真的是明珠暗投了。

吸取了蒙塔赌石店的教训,吴迪麻利的办好了交款手续,在导购混杂着羡慕、嘲笑、不解的复杂眼神中,施施然的走进了仓库。这里边,最少还有三块毛料值得他出手,而且,如果要奉行斩尽杀绝的作风的话,估计还要麻烦军师他们跑上好几趟呢!。

第三家和第四家都是传统的珠宝专卖店,没有毛料可赌,吴迪大概的浏览了一下,确认没有什么特别的首饰造型后,直接走进了这条支巷的最后一家赌石店。

这家的规模不如蒙塔赌石店,但是也不小,地下和一层的仓库加起来,毛料的数量也超过了两千块,吴迪只是大眼一看,就发现了至少两块冰种。

这是一块黑砂皮的半山水料,脱砂部分纹路细腻,用强光电筒照射,光圈中隐隐的透出一些黄绿色,竟是一块极品的墨翠。

不过,这块墨翠怎么会这么奇怪?吴迪皱起了眉头,见识了无数的毛料,没想到跑到欧洲这个翡翠的荒漠,居然还能见到两种这么稀奇的料子,实在是搞不懂。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那幅巨大的耶稣画像,忽然一闪念,难道,因为这里是上帝的地盘,不搞点特殊化实在是很没面子的一件事不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