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接踵而来

吴迪看着老板闪烁的眼神,知道他在担心些什么。三块毛料虽然不多,但是他如果东挑西捡,那么想带走仍然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说不定还没等他挑完,老板就会打着学习的旗号,要求他将毛料都解开了。

他微微笑了笑,在对面几个人担心的眼神中,指着毛料堆说道:

“只能买三块的话,那我就要最大的三块!这样中奖的几率也高些。”

麻雀适时地翻了个白眼,毫不掩饰他对吴迪这个选择的失望。他看了一眼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老板,强笑道:

“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处理吧,你看怎么样?”

老板仔细的看了一下选出来的三块大毛料,尤其是其中那块美国翡翠,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既然两位这么配合,那我也要表示点诚意才行,免费我做不到,不过这三块你们一共只需要给我一万欧元就可以了。”

看着工人将毛料的抬上叫来的货车,吴迪叹了口气,无论此时他如何选择,老板也一定会在他们离开后第一时间解几块毛料看看,到那时,绝对是什么都瞒不住!

在缅甸,他每次洗劫仓库时都留有余地,而且演足了戏,没想到这次稍稍得意忘形,就立刻露了马脚,难道这做人,就真的不能太贪心吗?貌似不是这样的吧?

吴迪的眼珠子转了转,顿时有了新的主意。等吧,等明天或者后天,让军师他们过来,他远远的躲在街角遥控指挥,还真就不信洗劫不了他了!奶奶的,惹怒了老子,也甭管什么价钱不价钱的了,凡是带绿色的,统统给我带走!

“五哥……”

“呵呵,你小子!就凭这张脸,我看以后什么都不干都饿不到你了!”

他转头示意司机停车,然后笑道:

“你啊,老老实实的回酒店看着这些宝贝去吧,我还要回去逛逛。你的身份曝光,我的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要趁他们还没把消息散布开的时候把漏都捡了才行,和这个比起来,那点翡翠算什么?”

麻雀无奈的点了点头,奶奶的,下次出门不管去哪儿,一律先化妆一个小时再说!

吴迪沿着街边慢慢的走着,忽然心中一动,用透视眼朝前方那家蒙塔赌石店看去。

小院里的景象很热闹,那老板正在指挥着一众伙计把他选出来的那堆毛料往货车上搬,一边指挥还一边满脸激愤的和那两名赌石顾问说着什么。

吴迪无奈的笑了笑,看样子要不了多久,这批毛料就会被全部解开了。免费给别人当了一个多小时的劳工,而且几乎可以肯定还要被人在背后指着脊梁骨一通臭骂,这种感觉想想就他娘的不是滋味!

难道是哪位大神看不惯他仗着透视眼欺负人,伸手拉了这家伙一把?不过,仔细想想,连豆种都不打算放过,这也确实是没人性了点,但是……但是老子就愿意这样,你咬我鸟?

施施然走进古董街的另一个入口,他看了看时间,十一点,离关门还有六个小时,那就加快点速度,争取今天就结束战斗,免得将来夜长梦多。

这时,身边的人流中走出了一名男子,匆匆的来到他的身边,客气的笑道:

“先生,请问现在几点了?”

华夏人?吴迪笑着看了那人一眼,正待说话,就听到那人低声说道:

“吴迪先生,我是国安局的王明,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我们发现最少有两拨人在跟着你。”

吴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不要东张西望,跟我来。”

那人说完,转身就朝一边走去。吴迪迟疑了一下,拨通了麻雀的电话,然后慢慢的跟在那人身后,朝前边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店走去。

这家咖啡店就在古董街的里边,因为临近中午,不少位置上都坐了人。吴迪看到那人在一名中年人身边坐下,犹豫了一下,快步走了过去。

“吴迪先生,您好,我是松下四郎,加代子的父亲。”

加代子?那个在澳大利亚被野原新之助杀死的日本女人的父亲?他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上当了!

“吴迪先生,你不用害怕,我找你并没有恶意。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加代子、新之助都是日本青龙会的成员,但是因为内部派系的倾轧,我被认定为叛徒,新之助到澳大利亚也是去处理我的女儿的,可惜我知道这一切实在是太晚了……”

吴迪没有说话,心中的寒意却越来越浓。自从澳大利亚的事情发生之后,他的身边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人,而这次刚刚和麻雀分手不过几分钟,就被人诱到了这里,这背后所代表的含义,实在是让他不寒而栗。

“吴迪先生,我想,我应该先简单的介绍一下青龙会,这样可能对我们接下来的沟通会有一些帮助。青龙会是日本最大的一个杀手组织,一共拥有各级杀手九百八十名左右。执掌青龙会的一共有三个人,竹下英雄、大野相川,还有一个就是我,松下四郎。”

吴迪倒抽了一口凉气,九百八十名杀手!如果他们认定澳大利亚的事情是他做的,只怕派军队都没法保护周全他的家人!他有点坐卧不宁,这个自称叛徒的家伙都能找上他,那青龙会的人又怎么可能忽略掉他的存在?

松下四郎神态悠闲地喝了一口咖啡,接着道:

“只所以会有青龙会的存在,是因为某些人需要一把听话的刀。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把刀渐渐的有了自己的意志,一部分人不再甘心就这样一直被人控制下去,所以,它的内部就出现了分歧,我也和另外两名首领站在了对立面。”

“我的女儿告诉我新之助要带着玉玺到她那里躲藏的时候我还吩咐她要小心这个人,没想到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和她通话。吴迪先生,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她吗?”

吴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端起咖啡,慢慢的喝了一口,说道:

“松下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果你是为了那件事情而来,我想你找我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松下微微笑了笑,

“那好吧,接下来的事情吴先生就当个故事听好了,反正麻雀先生还要一会儿才能赶过来,不是吗?”

吴迪做了个请便的手势,掏出了一颗烟点燃。

“我当时并不知道新之助去澳洲是为了我的女儿,因为我们恰好在那时得到了玉玺的消息。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已经被软禁起来了。后来,忠于我的弟兄告诉了我这件事,并协助我逃了出来。这两个月,我一直在调查事情的真相,并伺机报复青龙会。可是青龙会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便我了解它所有的内幕,但是仍然没有办法对付它。所以,当我知道吴迪先生到了巴塞罗那之后,我决定找到你,寻求你的帮助。”

“澳大利亚的事情,青龙会已经知道了真相,但是他们没有立即动手报复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吴迪先生有兴趣知道吗?”

“呵呵,能够在这里听到一个这么好玩的故事,实在是太谢谢松下先生了。只是我对这些没有兴趣,如果松下先生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还有事,该告辞了。”

“那好吧,我就再浪费吴迪先生几分钟的时间,给您介绍几个人,希望能够对您有所帮助。新之助就不用说了,吴迪先生一定已经了解到了他的能力。但是,在现在的青龙会里,能力不在他之下的还有两个人,您一定要小心他们。”

松下四郎从桌上的档案袋里拿出两张照片,连着档案袋一起推到了他的面前。

“这两个人,一个叫做大岛爱,是个混血儿,一个叫做寿寿木一郎,都是非常可怕的杀手。”

吴迪并没有伸手去动那两张照片,但是微微一瞥间,已经看清了那两张半身照。顿时,仿佛一道惊雷紧贴着他的耳边响起,震得他差点将手上的咖啡杯扔了出去!

照片上的人是一男一女,男人他并不认识,可是那个女人,却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他刚刚见过她没多久,而且,两个人之间还有了一段交情!

照片上那盈盈浅笑的女郎,霍然正是他第一次到拉斯维加斯后在赌场里遇到的那个玛丽安娜!

“五哥,你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响起,吴迪一抬头,原来是军师到了。

松下四郎冲着吴迪微微一笑,双手一摊,那意思仿佛是在说,你看,我说我没有恶意吧?

吴迪点了点头,给军师让了一个位子。

“松下先生,我虽然不知道那件血案的真相,但是我恰好听说过一点小道消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知道?”

松下四郎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知道吴迪已经开始接受他了。

“消息的来源是澳大利亚警方。现场的痕迹和生还的两名保安的供词证实,那些人之所以能那么顺利的攻入米莉庄园,主要是因为新之助为了凌辱加代子小姐,暗算了监控室的保安。而且,我还听说,加代子小姐是被新之助打烂胸腔而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