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缅甸的事发了

美国翡翠主要产自加州门多西诺县的利奇湖,不但质地干燥而且结构较粗,大多都够不上首饰级的标准,只能被用来当做雕刻材料。

但是,请注意,一个大多就说明了凡事无绝对。在利奇湖的翡翠矿床中,一些早期生成的翡翠中也可以见到少量祖母绿色的细脉和小矿体。而吴迪眼前这一块,绝对是这种小矿体其中的一块。

小矿体,并不是说出产的原石就一定是小块头,而是指某种材质的原石的数量在这个矿床中是一个绝对少数罢了,当然,它的绝大多数原石个头也都很小。

吴迪轻轻的用手推了推这块不规则扁圆形的毛料,暗自点了点头,最少五十斤,也算是小矿体里的异类了。

这块毛料皮壳的颜色介于灰色和褐色之间,脱砂部分颗粒稍显粗大,表面有零星的松花存在。在黑褐色的松花稍稍密集的区域,还开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窗口,不过很明显是开垮了,没绿也没种水。

但是吴迪知道他没有开错地方,只是开的不够深。从这里再往下大概三公分,就可以看到莹莹的绿色。因为这一片松花的根扎得很深,可恰恰这种毛料才是真正出好翡翠的材料。

绿是不用说了,一定很浓,而且很多,深入到了翡翠的内部。颜色即便是到不了帝王绿,祖母绿应该是没问题,可是种水就连吴迪都有点拿不准。看表现最多只能看到糯种,如果真是那样,就实在是有点可惜了。

吴迪又仔细的将毛料翻转过来看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它可能会出现变种的证据,最终,他忍不住透视了一下,因为他的感觉告诉他,这绝对是一块玻璃种。

事实证明,他的感觉很准,但是眼光也不错。这块毛料是玻璃种祖母绿,而且是那种成块的绿色,可以出几副满绿的镯子。但玻璃种却不是因为变种,而是它除了玻璃种,就没有其他种水的翡翠!

看着吴迪将这块已经实现了以假乱真梦想的西贝货扔到货筐里,老板的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美国翡翠他还囤了不少,有几块表现比这个还好呢!

接下来吴迪一连发现了三块有料的原石,不过他都放弃了。因为它们外在的表现实在是太具迷惑性,以至于老板的标价远远的高于它们的实际价值。咱虽然是抱着斩尽杀绝念头来的,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的当冤大头不是?

在展厅里,吴迪一共收获了十七块毛料,凡是他计算过,加上运费只要不亏本,无论是什么种水,他一块都没有放过。这种大肆的采购乐的拿着计算器跟在他身后的老板嘴都合不拢了。

看到老板的表情,吴迪微微一笑,这算什么?你这都是挑出来的表现好的,很多我都因为价格的因素放弃了。待会到了仓库,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大手笔了。不过,你这店要是让我多光顾几次,别说是赚钱了,能保住不被那些激愤的翠友给砸了就算不错了。

展厅和仓库之间是一个小院,这个布置倒是和钱胖子差不多。不过仓库的部分就不一样了,比石头城那个平层的要大上许多,而且还分了层,地上地下加起来,居然有三层之多!

站在平层那间仓库的门口,吴迪轻轻的摇了摇头,这要是一块一块老老实实的看下去,几天时间都不够啊!算了,还是老规矩,透视眼出马吧!

这一块是冰种,一万二千欧元,貌似赚的不多啊。这块垃圾的豆种,在蓝梦估计都上不了柜台,不过,价格也很垃圾,不能留给他们。哈哈,终于捡着个大漏,这应该是店里的第三块玻璃种了吧?这概率,比公盘还要稍稍高些呢!

吴迪金手指大开,肆无忌惮的选购着毛料,一种久违了的感觉让他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一直远远的注意着他的老板却越来越心惊,这……这是准备把我这里搬空吗?他悄悄的摸出了电话,溜出了仓库。

“麻雀,你让他们的人推车子,你到院子里看着,要是咱们在这边拼命的选,他们在后边拼命的换,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吴迪透过仓库厚厚的铁板墙,看到院子里有两个人一直流连在他们选出来的毛料堆旁,就吩咐麻雀过去看着,要是被这些无耻的家伙偷偷搬走了几块好料子,一会儿还真没办法再找回来。

麻雀点了点头,扔下车子走了出去。

在吴迪选出来的毛料中检查的是老板刚刚电话召来的两位大师傅,麻雀出来的时候,他们正盯着一块人头大小的毛料低声的讨论着。

麻雀冷着脸,一言不发的站到了毛料的旁边。那两人看到毛料的买主过来,有点尴尬的站了起来。其中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还一边比划着手势,一边跟麻雀解释:

“远方来的朋友,您好,我是这家商店的赌石顾问,刚刚看了您朋友选的这些毛料……您,您,您是……”

这家伙刚刚笑呵呵的说了两句,忽然盯着麻雀的脸结巴了起来,您了半天才大叫一声,

“你是翡翠王马良!”

麻雀本来绷得很严实的表情被这一句大喊给瞬间击垮,这都过去多久了?远在万里之外你们都能认出来?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看着堆了一地的毛料发起了愁。翡翠王选出来的,老板会让他们轻易的带走吗?关键是还没来得及结账啊!这下麻烦了。

那大汉认出麻雀之后,兴奋的神情溢于言表,半年前缅甸的公盘他也参加了,亲眼目睹了那几场大赌之后,这个年轻的翡翠王就成了他的偶像,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儿见到真人了!让他惭愧的是,他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

“翡翠王先生,能在这里见到您实在是太荣幸了,您什么时间到的巴塞罗那?请问还要在这里待几天?我有一些问题不知道能不能请您……”

麻雀头疼的摆了摆手,不要说他根本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就算是能回答,也要先解决了这堆毛料再说,这里边听五哥讲,可是有好几块玻璃种呢!

老板听到大叫,匆匆的跑了过来,和大汉身边的年轻人悄声聊了几句,就满脸苦涩的盯上了麻雀。你妹,老子就是头猪啊!这翡翠王杀上门不声不响的选了上百块毛料,我竟然还在一边暗自窃喜……

吴迪走到麻雀的身边,笑道:

“怎么,缅甸的事发了?唉,看来你这张苦瓜脸实在是太好认了,下次到赌石店说什么都不能再让你跟着了!”

“五哥,先别说下次,这次就没法解决啊!这些毛料怎么办?老板知道了我是翡翠王,还会卖给我们吗?”

吴迪摇了摇头,只要那人不是傻子,一定不会把这些毛料卖给他们,哪怕他现在出的价钱超过了这些毛料的真实价值,都不可能再带走它们!奶奶的,早知道一车一车的交钱结算了!

“五哥,我是这样想的,那几块玻璃种一定不能放过,至于其他的就先算了吧。要是你认为这样能行的话,我倒有个主意可以试试……”

吴迪点了点头,冲着老板嚷嚷了一句,

“老板,算完了吗?这些毛料一共多少钱?”

“这个……先生,换成您是我,您看这毛料还能卖吗?”

“可你是亲眼看着的,这些都是我选的,师父他老人家可一次都没有出手啊!”

吴迪急眼了。

“先生,您先别急,都怪我眼拙,这不是事先没认出您师父他老人家吗?您说,要是让其他的客人知道,翡翠王从我这店里选走了一大堆的毛料,我这生意还做的下去吗?”

吴迪还待再争,麻雀摆了摆手,拦住了他。

“老板,我理解你的难处,这件事情呢也确实不好处理。我这有个主意,和你商量一下,也不知道行不行……”

那老板心里憋屈,面上却仍然堆着笑,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想带走这些毛料,没门!

“你也看到了,这些毛料确实都是小徒自己选出来的,我连意见都没给过。但是既然老板你心里不舒服,这些毛料我们也就不要了。不过,希望您能看在小徒辛苦半天的份上,让他随便选几块带走,大家就当是交个朋友如何?”

那老板闻言,皱了皱眉头。这两个人进来后,确实是吴迪一个人在选毛料,麻雀基本上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可是……

那坏了吴迪好事的络腮胡大汉看到老板转过来的目光,就走过去凑到他跟前,用西班牙语低声说了几句,说的老板连连点头。

“那好吧,他可以从这堆毛料里选三块,就当是交个朋友了,不过今天这事……”

“我明白,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其实也怪我,没有一来就说清楚,是带着小徒过来练手的。不过老板,你这敞开门做生意,可不能因人而异啊,我在国内的时候,那些店家可都是很欢迎我的,我要是到他们店里逛逛,他们都巴不得我选两块毛料带走呢!”

老板一边赔笑,一边在心中破口大骂,你奶奶的,这也能叫两块?你要是真的只选两块,我会冒着搭上几十年商誉的风险,跟你在这里扯这个皮吗?仁慈的主啊,我以后再也不敢去红灯区了,就请您赶快收回这对我的惩罚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