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斩尽杀绝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这点东西咱可都是掏了钱的,比当年的八国联军可客气、有礼貌多了!他朝皮埃尔的方向挑了挑眉毛,轻声问道:

“为手稿来的?”

老爷子点了点头,有点担心的说道:

“小五,那东西要万一是真的,可就太珍贵了,你……”

“放心吧,老爷子。东西呢,肯定不会假,否则我也不会出那么大的价钱。不过你不用担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他们有什么想法,尽管放马过来吧!”

“好,那就好,不枉我为你拖延这几个小时啊!”

吴迪正待说话,电话忽然响了,一看,机器猫。

“五哥,我已经登机了,马赛直航沪城,你那边没事吧?”

吴迪朝老爷子摇了摇电话,眉头一挑,说道:

“已经上了直航国内的飞机了,随便他们想怎么玩……”

老爷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用英语说道:

“小五,听说你还收获了一册莎翁的手稿,拿出来让我们几个见识见识吧?”

“这个……老爷子,那本手稿保存的不太好,我让人拿走找人处理去了,这里只留下了一张。麻雀,把手稿拿出来。”

一直听着两人对话的严驹忍不住了,

“小五……”

“呵呵,没事,咱们一会儿再说。”

皮埃尔看到手稿,也凑了过来,打量了半晌,没看出什么名堂。他想了想,问道:

“吴先生,您能确定这是莎翁的真迹吗?”

“不确定,因为莎翁母语的手稿就很少,更别说是意大利文的了,我买来也就是想赌上一把。”

你骗鬼去吧!三千多万欧元赌一把?不过这事确实是不太好处理,三千多万明码标价买来的东西,就算是真的,他们要扣留也会造成很坏的影响。不过,既然这个黑锅不用他们来背,想必不会太得罪这几位朋友。再说了,真伪还没确定呢,想这么多干嘛?万一是这小子看走眼,不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对于皮埃尔的要求,吴迪早有准备,确保了东西能平安的回到国内,他已经放心了。你们爱怎么鉴定就怎么鉴定,不但可以随便鉴定,而且最好组织强大的专家团队,可千万别给我鉴定成假的了啊!这宝贝要真是被一群笨蛋给耽误了,以后要给它正名,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周折呢!

虽然手稿已经暗度陈仓,但是这一张也不能掉以轻心。万一他们发现东西不在了,发扬大无畏耍无赖的作风,强行扣留这一张怎么办?另外是还有二百多张,可这玩意它是越成套,价值越高啊!

“皮埃尔警长,鉴于手稿的珍贵性,我想还是明天由我将它送到警局,你们给我出具具有法律效力的借条为好。不好意思,真的不是不信任你……”

皮埃尔理解的点了点头,还是东方人比较谦和,换成我们这边的,能不能同意借给他们拿去鉴定还是一回事呢!

皮埃尔和岳歌一起告辞,而严驹也从麻雀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只是这个真相实在是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你说那一套手稿价值超过两个亿?这不太可能吧?”

“两个亿?两个亿那是拆开了一张一张来卖的价,而且还是短期内大量出货的情况下才会被打压的这么低!如果按照成套的价值来估算,我估计世界上没几个人能买得起。”

严驹只觉得一阵眩晕,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曾被开价6亿美元,但这个消息被大家一致认为是有人在炒作。可是,这幅手稿还没鉴定出来,就已经惊动了极度强调私有化的西班牙的警方,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可这……这小子他怎么就能这么好命呢?

将手稿送到警察局,吴迪和麻雀折返回了古董街。在画廊里是捡了不少漏,但是他却没有一件舍得拿出去当赌注,都是些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万一输了岂不是亏大发了?可是,没有赌注也不行啊?这该怎么办呢?

算了,命苦又贪心,还是老老实实的继续去捡漏吧!

古董街七十三家店铺,吴迪来了两次,一共看了还不到五家,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再错过了。严驹为了实现自己捡漏的梦想,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和他们分道扬镳,就那小子那双贼眼,和他一起不是在等着帮他拿东西吗?

“五哥,军师和大牛他们已经到巴黎了……”

“嗯,让他们随便玩吧,只要需要的时候见得到人就行。”

吴迪怕再捡着什么不得了的大漏,就把军师和大牛都调了过来,省得到时候没人用。这事他没告诉严驹,否则他的小心脏又要受到一次沉重的打击,那边还在为脱贫致富努力呢,他这边已经在转移资产,准备外逃了,这让人情何以堪啊!

这一次吴迪换了一个入口进入古董街,看到这条支巷里几家店面经营的东西,他露出了一个由衷的笑容。呵呵,在缅甸和国内的公盘上见了不少的外国人,还以为他们将毛料赌回来后都自己解了,原来不是这样啊!

他有点兴奋的搓了搓手,连着几个月的奔波,让他错过了3月份在盈江举行的公盘,蓝梦公司的仓库里,已经很久都没有新的进账了!

这条支巷一共有五家店铺,经营的都是珠宝玉石,其中三家以成品为主,剩下一头一尾两家,却是专业的赌石店,看规模,似乎都不比钱胖子那家石头城小。

吴迪点了点头,不赶时间动用天书的话,这么大的两个店,够他玩一会的了。

“麻雀,你说如果从这边运一块豆种的毛料回国,会不会亏本啊?”

“不一定,量大的话走海运估计没事,要是空运,指定是赔了。”

吴迪的眼睛一亮,本来还担心把糯种以下的全部在这边解了有点惊世骇俗,没想到还有海运这条路!没说的,就冲着人家把圆明园那露天的兽首都敲下来带走那勤劳劲,咱也不能偷懒不是?

看着满脸堆笑迎上来的中年人,吴迪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谈笑间,斩尽杀绝,一块不留!

这家的店面并不是特别大,但进深很深。能摆在前台的自然都是一些表现好的毛料,但吴迪更看重的是后院和仓库里的那些,无他,便宜啊!

“先生,欢迎来到蒙塔赌石店,请允许我先向您介绍一下它的光荣历史。我们店成立于1982年,是目前西班牙最大的一家赌石店,我们家拥有的毛料数量,在整个欧洲都是数一数二的,因为我们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保证存货量维持在五千块以上!”

吴迪笑的更灿烂了,五千?按照十赌九垮的概率,应该能收获四五百块有货的毛料,够得上走一次海运了!

吴迪在店面里转了一圈,发现这里的毛料全部明码标价,打折采用阶梯式,根据采购金额的多寡,最低可以享受到七点五折的优惠。

他看了十几块所谓的精品毛料,大概了解了这里的价格水平,总体来说,还算是比较合理。这方面既然没有什么异议,那剩下的就简单了,扫吧!

这是一块黑砂皮,十公斤大小,大眼一看,表现还可以,松花蟒带一个都不缺,而且从脱砂部分的细腻度来看,种水应该也不错。所以被老板放在了很显眼的地方,小小的价格牌上一个7后边跌跌撞撞的跟着五个零,七十万,欧元!

吴迪几乎没有买过这么贵的毛料,所以看的也比较细心。谷壳状的松花稀疏的汇聚成片状分布,两条由细细的条纹状细沙组成的蟒带一长一短,连起来的长度几乎能绕毛料一圈了,不错。

他用手轻轻的搓了搓脱砂的部分,将毛料翻了个身。毛料的下半部还藏着一条不太明显的蟒带,不是经验丰富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蟒带上一粒松花都没有,可吴迪却知道,这条蟒带的存在才是整块毛料的关键。

有蟒带无松花的毛料,除了个别场口外,一般都只有淡淡的绿色。可凡事都有例外,像今天这种表现的蟒带吴迪曾经见过十几次,而那十几次无一例外的都出了高绿。

真不愧叫做蒙塔赌石店啊!老板这个价格一定是根据另外两条蟒带和那些松花定的,结果没想到却误打误撞的蒙对了!这一点从他摆放毛料的角度就能够看出来,估计他们的大师傅根本就没把这最关键的地方看成是一条蟒带。

这块毛料的颜色应该是介于祖母绿和正阳绿之间那几种颜色。种水嘛,也应该是局部高冰变玻璃种,只是这个价格,七十万,实在是太让他不爽了点。

“老板,这一块我要了。”

确定了毛料里玻璃种的重量应该在一公斤左右,吴迪就将毛料从架子上抱了下来,放入了旁边小推车上的铁丝框里。这家店里的客人不少,如果只是做好了标记,被别人看上变成竞价才恶心呢!

看到第十五块毛料时,吴迪忍不住笑了,这老板也是个不老实的家伙,居然在里边掺美国翡翠!不过,这一次他可就亏大发了,这八千欧元就当做是他千辛万苦把这块料子送到他面前的谢礼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