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这就开始洗劫了?

看着轿车飞快的消失在远方,吴迪拍了拍麻雀的肩膀,

“走,咱们再去那家画廊看看,说不定还能再捡点什么呢。”

随手招停了一辆出租,吴迪拉开了车门,忽然又站住了,

“麻雀,你说严驹这家伙要是知道错过这一顿午饭,竟然会错过这么宝贝的东西,他会不会后悔的连觉都睡不着呢?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讲给他听的好,那家伙顶个熊猫眼的样子还挺帅的……”

同样一手拉着车门的麻雀闻言,满头的黑线,严驹这家伙得罪五哥了吗?那可真是有点悲惨了。

画廊五点关门,他们赶到的时候才两点多,剩下的时间足够解决战斗的了。

可能是今天的好运气用完了,一个小时之后,吴迪叹了口气,没了,用天书也扒拉不出来一个了,还是去看看严老哥有没有什么收获吧。

严驹此刻正满心的得意,没有陪吴迪他们吃饭,结果用民国货的价格拿下了一件康熙朝的青花,这可是十几倍的差价啊!这种大漏有几年没遇上了?

他哼着小曲踏入了一家画廊,看了看满墙花花绿绿的油画,又看了看时间,摇了摇头,算了,就在这儿混到关门吧。

“呵呵,严兄,有什么收获没有?”

他正皱着眉头打量着一幅圣母图,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转头,看到吴迪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你那个拍卖搞定了?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三百多万。这家画廊的规模不怎么样啊。”

严驹吃了一惊,

“三百多万?欧元?这么说也有人认出那东西来了?”

吴迪摇了摇头,

“幸亏今天请来当枪手的人是个懂行的,她说那东西要是真的的话,三百多万只够买一张的!所以嘛,嘿嘿……”

严驹哑口无言的瞪了他半天,摇头叹道:

“小五啊小五,我算是服了你了。下次说什么也不和你小子一起逛街了!来来,就这家店,你给我表演一下,让我好好的见识见识,你小子到底是怎么捡漏的!”

“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真捡了,你可别后悔!”

“切,我后悔什么?就这满屋的油画,看的我只头疼。奶奶的,洋鬼子的流派实在是太多了点!”

“呵呵,是啊,随便扒拉扒拉就能凑出一二十个,一点也不比国内的轻省。老板,这幅画怎么卖?”

吴迪指着的正是严驹刚刚还在看的那幅圣母像!

“这幅画?”

严驹的眉头几乎攒成了一团,这幅画很普通啊?而且画纸看着这么新,难道是什么现代名家的作品?那还真的不认识。

“先生您是说这幅画吗?真是好眼光!这幅画有很浓郁的乔托的风格,您看,这画中人物的肌理以及那种明显的阴影感,充满了单纯而严肃的美,深得其中真髓啊!”

“呵呵,老板,这些我都不懂,我就是觉得它好看,你说多少钱吧。”

“这个……马上要关门了,我就不多要了,一万欧元吧!原价可是要一万二的,小伙子。”

吴迪笑了笑,没有多说,示意麻雀直接结账。

严驹苦笑摇头,斗宝会那会儿还觉得这小子是运气,可是现在看来,他这个特级鉴定师才是真正的水货啊!乔托?奶奶的,这么个大人物,老子怎么就没能看出来呢?

带上东西,三个人离开了古董街,可还没等上出租车,严驹就忍不住了,

“小五,那幅《圣母图》真的是乔托的作品?那个被认定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开创者之一,佛罗伦萨画派之始祖,被誉为”欧洲绘画之父”的乔托•迪•邦多纳的圣母画像?这,这也太他妈的不可思议了吧?”

“呵呵,应该是他的作品,不过不能算是什么精品。”

“还他娘的精品?这种人哪怕是随便涂鸦一篇,扔到现在也是价值连城啊!你小子,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严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吴迪捡漏,即便是今天,也只不过亲眼见了一次,可偏偏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不爆点粗口实在是不足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麻雀看着满脸义愤的严驹,笑了,

“严哥,今天这算什么,我们天天跟在他身边,比这过分的多的都见过很多次呢!”

严驹表情沉痛的拍了拍麻雀的肩膀,

“麻雀,我们不一样啊!你们不是行里人,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就他今天捡的这两个漏,我敢说,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收藏家、鉴定师,一辈子都没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哎,对了,你小子这两个筒里装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油画呗!一幅是徐悲鸿的,一幅五哥说要回去查查资料才能确定……”

“徐悲鸿?”

严驹倒抽了一口凉气,徐悲鸿的油画怎么也能在这边捡漏捡着?难道是他当年留学时候的作品?

吴迪摇了摇头,

“上边没有落款和日期,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他在新加坡失踪的那批油画里面的一幅,因为风格看起来很成熟,而且充满了激情……”

“走,快走,赶快回酒店让我好好的欣赏欣赏!”

酒店里,严驹一边研究徐悲鸿的那幅《狮戏图》,一边不时的发出阵阵的赞叹声,吴迪则打开了电脑,输入了达维特和格罗的名字。

片刻之后,他合上电脑,拿过那幅今天最早买到的《马拉之死》,又仔细看了一遍,随后动用了天书。

果然,这幅画有玄机!似达维特又不是达维特,因为它是达维特和他的爱徒格罗共同的作品!

格罗是法国浪漫派画家,以描写拿破仑军事生涯的历史画而知名。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达维特的学生了。达维特创作《马拉之死》这幅名画的时候,格罗不过仅仅二十二岁。这个关系一搞清楚,这幅画上的诸多疑点迎刃而解!从画风上来看,达维特肯定参与了爱徒的这次仿画,但是最终画面表现的却是格罗的意志!

“咦,《马拉之死》?这就是你今天捡的第一个漏?奇怪,这幅画给人的感觉怎么有点怪怪的?”

吴迪笑而不答,严驹在油画鉴赏上是要比其他方面差些,但是像这样的名作他应该研究过,先看看他能不能看出点什么再说。

“这是谁仿的?很大胆啊!”

严驹看了足足五分钟,终于确定这是一幅仿作,但是他认为这是一幅精品,

“这幅画你多少钱买的?十万以下肯定是捡漏了!”

吴迪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这幅画如果拿给对达维特和格罗的风格都吃的很透的鉴定师看到,一定会惊为天作!十万?只怕是五千万拿下都算是捡了个大漏!

“我认为这幅画是达维特和他的爱徒格罗共同执笔创作的,但是格罗在其中起的作用要更大些。”

“格罗?那个疯狂崇拜拿破仑的法国画家?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那么个意思。乖乖,这玩意居然才卖三万二千欧元?画廊的鉴定师脑子进水了?”

“他脑子进没进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点,这幅画如果不知道其中的玄机,而仅仅把它当成一幅仿作来看,无疑是一幅很失败的作品。我想,那个鉴定师应该就是这种想法吧。”

严驹挠了挠头,想了一下,明白了吴迪的意思,连连苦笑摇头。

“你小子真是个妖孽!说实话,这幅画如果不是你买回来的,我估计也是看一眼就过。好好的一幅作品,居然能仿成这个样子!哎呀,老了,老眼昏花了啊!”

“谁在说自己老了啊?有我这个老头子比着,你这个毛头小伙子居然也敢说老?”

岳歌笑着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名眼神闪烁的便装男子,皮埃尔。

吴迪从两人一进门就注意到了皮埃尔的表情,看到他似乎有着什么心事,微微一笑,心说,这会儿才来?晚了!

岳歌一进来就看到散放在房间内的三幅油画,皱着眉头挨个看了半天,才指着其中一幅迟疑道:

“徐悲鸿?这真的是徐悲鸿的作品?”

看到吴迪和严驹同时点头,老先生又指着剩下的两幅问道:

“来,谁给我老头子说说,这两幅又是怎么回事?”

“那幅《马拉之死》小五怀疑是达维特和他的爱徒格罗共同创作的,那幅圣母画像他说是乔托的作品。”

刚刚坐下的老爷子被严驹这两句话惊的差点跳了起来,

“真的?这是你们谁捡的漏?有多大把握?”

严驹苦笑着指了指吴迪,

“这些都是小五的收获,至于有多大的把握?呵呵,我只知道他从来就没有打过眼!”

皮埃尔一直在默默的看着两幅油画,吴迪他们说的是华语,他基本上听不懂,但是那三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他还是听出来了,难道他们是在说,这两幅画是那三个人的作品?这消息可实在是太惊人了?真的还是假的啊?

岳歌起身将那两幅画又看了一遍,笑的脸上的皱纹好似那水里的涟漪,一层一层的。他使劲的拍了拍吴迪的肩膀,

“小子,这才第一天,你就开始洗劫了?貌似有点不太礼貌吧?哈哈哈哈!”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