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差点错失的手稿

严驹决定以后打死也不在这类问题上和这个家伙纠缠。他看了看吴迪空空的双手,又伸头找了一圈,没有看到麻雀,不由稍稍感觉到了点安慰,

“怎么,你今天也空手?看来这家画廊的鉴定师很厉害啊。”

“是有点水平,看了这么久,就只捡了一个漏,还要等回去查了资料才知道是谁的作品。不过待会儿有个小型的拍卖会,拍的东西很有意思,就是不知道抢不抢得到……”

吴迪将拍卖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严驹转头呆呆的看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

“沙老爷子用意大利文抄写的但丁神曲?这么高端的鬼画符你也能认得出来?我卡!这太不科学了!以你的年纪,就算是从小开始学,都未必掌握得了这么多知识,更别说你实际上是半路出的家了!老实交代,有什么兄弟们不知道的秘诀?”

吴迪心头一惊,没错,这就是他的破绽!正待说话,严驹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明白了,终于明白了!你小子根本不是什么半路出家,你是常老爷子秘密培养的杀手锏!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这种横空出世的天才,又正好是常老发觉的?哈哈哈哈,我觉得我可以去当福尔摩斯了!”

说完,得意的看了一眼吴迪,看着他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似乎觉得有点不过瘾,接着又道:

“就算是从小学起,你小子也实在是变态了点!我决定,不跟你在这儿耗了,我要先到街上逛逛,看看能不能捡几样老祖宗的宝贝。要让你小子先犁了一遍的话,那还不给整成个蝗虫过境,寸草不留啊?”

吴迪终于松了一口气,没错,这个解释比较合理。长时间的学习加上诡异的直觉,嗯,以后就这么混了!反正这帮小子没一个赶去找师父求证的。

他看着跃跃欲试的严驹,笑着挥了挥手,去吧,去吧,想怎么捡就怎么捡,只是有一条,捡不着别赖我头上就行!

无数次的捡漏之后,吴迪已经隐隐有点明白,那些漏绝对不是谁都能捡到的,即便那个人比他的眼力更高明都很有可能会无功而返!

而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绝对非天书莫属,它就仿佛是一个大磁石,每到一处,都会吸引一波的宝贝出来!否则的话,他就是运气再好,再不会打眼,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捡那么多的大漏!

所以,严兄,一切就看你的造化了!

离拍卖开始还有一刻钟,吴迪仅仅是一楼的展厅就还有三个没看,为了搜集那三千万的参赛古董,他决定今天一天干脆就耗在这里了。

拍卖会他和麻雀都不会出现,不过他的手机会和警察局过来的那位高挑美女一直保持通话状态,他也要做一次隐藏在背后的大鳄!可惜就是这猎物有点不太过瘾。

莎士比亚手稿的价格他不是很清楚,不过这种靠猜也能猜个差不多。如果不是代表作一类的东西,这样的篇幅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万欧元一张。而这些手稿不但是意大利文,又是抄的但丁的诗,价格很可能还要更低些。

也就是说,这东西的价格一旦出到一百万欧元以上,就不能算是捡漏了。而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会发生,如果再算上画廊可能的狙击,这东西多半是难以到手了。

又看了几幅作品,拍卖会就开始入场了。女警不愧是女警,对现场情况的观察角度和他们都不一样,吴迪就听那个温柔的女声一直在电话里叨叨,

“进场人数90人左右,握有号码牌的大概70人,从大多数人的表情来看,真正会参与竞争的大概不会超过10人……”

不会超过10人吗?真正的对手有一个就很糟糕了,因为谁也不知道画廊的人到底会不会狙击,在什么价位狙击。这会儿,吴迪才算是彻底放开了胸怀,这东西也就是图个稀奇,就凭他那一手鬼画符,买回去也是扔藏宝室不见天日的多,有这担心的工夫还不如好好在这里找找,尽快凑够了参加古董大赛的赌注,上古董街扫荡华夏的宝贝去!看看咱们老祖宗的字,再看看这个,啧啧,惨不忍睹都不足以形容啊!

第二个展室,就是严驹逗留的那个被他看完了,没有发现一幅值得出手的作品,而小厅里的拍卖也出乎他预料的进入到了高潮,十篇疑似莎翁笔迹的手稿竟被人炒到了300万欧元!

有这么离谱吗?又不是他自己作品的手稿,而且最关键的是还打着疑似的标签啊!

价格上了一百万后,女警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吴迪报价的指示了,这让她有点奇怪。如果这真的是莎翁手稿的话,绝对不可能在这个价位放弃的。可如果不是莎翁的手稿,费这么大劲把她喊过来帮忙,除了他的脑子有毛病,找不出第二种解释。难道他准备先观察观察,然后等到最后再雷霆一击不成?

她能够被派过来执行这个任务,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正好有空,而是因为她对欧洲乃至整个西方的收藏界有着很深的了解。

莎士比亚手稿存世量很少,相对比他那海量的经典创作几乎可以说是百不存一,那些著名作品的更是一个都没见到过。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欧洲的学者研究了几百年也没搞明白。但恰恰因为这样,就造成了一种现象,那就是莎翁的手稿在价格上,甚至比某些知名画家的作品还要高,还要抢手!

去年,英国警方在北部某城市逮捕了一名51岁的小偷,通过该男子,他们找到了1623年莎士比亚最早的剧本集《第一对开本》的手稿,虽然极不完整,缺损了大概三分之二左右,但专家给出的估价,却超过了一千五百万英镑!一千五百万英镑,超过两千万欧元,而且,这还是没有上拍的估价!

《第一对开本》的手稿被学者誉为研究英国语言最为重要的书籍之一,所以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可是这十张手稿如果被认定为真品,其学术价值丝毫都不会弱于那本手稿。

但丁与莎士比亚、歌德被称为西欧文学史上的三个世界级天才。如果一旦确定莎士比亚曾经亲手抄写过但丁的诗稿,其中可供研究的八卦就实在是太多了,初步估计起码能养活三个研究室,十几个老教授!

“吴先生,从目前看,手稿最终的价格不会超过320万,您看……”

“这么贵,放弃吧。”

这么贵?这个价格和它的实际价值相比,已经低了快十倍了好不好?她无语的揉了揉额头,难道真的让她猜对了,这个人脑子有毛病?这么郑重其事的找人来帮忙,却还没有确认东西的真假……

“吴先生,您的意思是这件东西是仿品?如果是仿品的话,这个价格是有些离谱,可万一是真品的话,在大点的拍卖会上,拍出这个价格的十倍都有可能啊!”

吴迪忽然发现他似乎犯了一个错误,对于莎士比亚手稿的行情他纯粹是靠经验估的,真实的行情并不知道!本来真假难辨能够拍到这个价位应该引起他注意的,可他居然又一次因为先入为主轻易的错过了。还好……

“这样吧,我不说具体的价格了,你根据现场的情况,自由出价,目标只有一个,给我拿下它!”

第三个展厅,一进门吴迪就笑了,这个应该叫做什么?双喜临门还是三羊开泰?

这个展厅是一个宽约三米,纵深超过二十米的长方形,吴迪还在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左侧墙上挂着一幅大约一米见方的油画,画的是一群正在长草中嬉戏的狮子。内容是什么其实并不关键,可关键的是,这应该是徐悲鸿的手笔!

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吴迪确定了自己的判断。画中的狮子身躯细长但不失威武,目光炯炯却并不怀有敌意,这正是徐悲鸿对狮子的理解,因为他认为狮子有着仁慈、和善的君子之风。

徐悲鸿一生创作的油画大约在一百多张,但其中的四十张精品解放前在新加坡遗失,这也是他晚年不作油画的主要原因。

徐悲鸿生前与新加坡有着不解之缘,曾六次奔赴新加坡,最长的一次住了三年多。新加坡期间,在宣传抗日的激情下,他创作了数量惊人的画作。

1941年日军入侵新加坡时,徐悲鸿将他在新、马、印三年中所画的数百幅作品及其他古玩、珍本一起托给友人,埋入新加坡崇文学校的一口枯井内,其中有徐悲鸿自己认为最珍贵的40幅油画。随后徐悲鸿只身携1000幅作品,登上沦陷前最后一班开往印度的轮船,离开了新加坡。

这一去,就是人画分离,油画的主人没想到他会永远失去这批珍宝。

其后人在解放后通过各种途径寻找这批作品,最终得知这些作品被他的友人自古井中取出后,私自瓜分收藏。其后几十年,其中面世的不足十分之一!近几年,接连创下徐悲鸿画作拍卖纪录的《愚公移山》和《奴隶与狮》都是这批曾经不知下落的画作中的精品。

吴迪怀疑这一幅没有落款和签字的油画也是那批遗失的画作之一,但是,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标价居然会只是区区的数万欧元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