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再临画廊

随便的扒拉了几口早饭,吴迪来到了常宽的别墅,确定一下师父的病情,下午就又要出发了。他有时候都忍不住要找人帮他算算看,是不是这辈子命里驿马太多,注定要天南地北的天天跑。其实这都没什么,可是万一要是跑惯了,以后俗务缠身,没得跑了怎么办?

常老的脸色看不出来太大的变化,不过精神是越来越好,远远的一看到吴迪就笑道:

“你小子,明明知道我都睡了,还要跑过来,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故意施展的苦肉计啊?”

吴迪一边透视师父的体内器官,一边满脸冤屈的叫苦连天。

“吃早饭没有?没吃的话陪我吃点,今天一起床就觉得特别的饿,特别的馋,我偷偷地让厨房加了料,你可不准在琳琳面前告我的黑状!”

常老笑呵呵的拉着吴迪朝餐厅走,没注意到宝贝徒弟的脸色黑的几乎快赶上包公了。这昨天晚上看着明明已经全部都治好了,为什么今天又出来了一个小黑点呢?而且,这么近的距离,灵眼为什么不启动?难道,这个小黑点是人人都有的,不是病变不成?

一边吃饭,他一边打量着别墅里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没有,都没有,所有人的那个部位都没有那个诡异的小黑点。不可能吧,这么快就出现反复了?出现了反复不可怕,关键是这种反复灵眼居然没有反应,这就有点恐怖了……

一想到师父的病情可能出现了反复,而且这种反复居然连灵眼都没有反应,吴迪不禁慌了神。

“师父,您最近检查身体了吗?”

“呵呵,最近感觉好的不得了,检查什么检查?”

常老狠狠的咬了一口肥的流油的蹄膀,看到吴迪还待再说,苦笑道:

“你放心吧,现在是三天一小检,五天一大查,我都快成他们的白老鼠了!”

吴迪满脸的苦笑,这次再检查过后,估计你更是要成白老鼠了!希望那个黑点不是病变吧。不好!师父的病一直维持在初期,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变化,他一回来就好了,这岂不是让人一下就怀疑到他头上去了?转念间他又释然了,昨天连门都没进,今天也不过陪师父吃了顿早饭,聊了会天,谁又能想得到是他治好了老爷子呢?

空中飞人吴迪童鞋又一次在天上度过了十几个小时,这次陪他一起过去的除了严驹,还有一个大佬,国家文物局的副局长,岳歌。

岳歌是一名一副仙风道骨的老先生,一点也不像一个正厅级,享受副部级待遇的业务干部。他的年龄不大不小,再干两年就要退了,不过在他身后起码排着一二十个博物馆,都是邀请他去任职的,最差的位置也是顾问,一点都不用发愁发挥余热的问题。

“别叫我老爷子,都把我叫老了!你们跟他们一样,都叫我岳哥吧。”

吴迪悄悄的吐了吐舌头,还岳哥?你这个名字在上学的时候不挨揍吗?上班的时候不被穿小鞋吗?和岳嫂刚开始约会的时候不招人家姑娘白眼吗……

岳歌是个很风趣的老人,丝毫没有因为几个人身份和年龄的巨大差距摆什么架子,不过就是有点爱吹牛,总是拿他年轻的时候那些捡漏的事来刺激两人。

吴迪他们确实是被刺激到了,什么几块钱的青瓷,十几块钱的青花,几十块钱的粉彩……那个年代在他的嘴里似乎成了捡漏的黄金时期,仿佛随便出去转一圈,就能大把的往回捞宝贝似的,可是真有这老爷子说的那么好吗?

“老……岳哥,您老人家一定藏了不少好宝贝吧?等这次回去偷偷的让我们哥俩看看,我保证不声张出去。”

岳哥摇头一叹,唉,生不逢时啊!

吴迪和严驹面面相觑,这古董都便宜成那个价格了,怎么还生不逢时了?

“那会儿我一个月的工资才多少钱?说出来你们都不相信,十五都不到!你说,那些东西我能买的起吗?”

吴迪挠了挠头,不是说捡漏吗?如果工资水平那么低,捡漏的话,一件宝贝只要几块钱完全有可能,甚至是几毛钱都不稀奇……

岳歌听完愣住了,半天才指着吴迪笑道:

“好小子,就你滑头!现在想想这个价格是便宜的不得了,可是在那会儿这就是正价啊。哈哈哈哈!”

在机场接机的是两名当地的警察,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点的一见到岳歌,就亲热的来了个熊抱,原来他们认识。随后岳歌就给双方做了介绍,

“这是巴塞罗那警方的皮埃尔警长,对于文物走私、制假贩假等方面的案件有着很丰富的经验,我们以前合作过。”

吴迪一边热情的和皮埃尔握手,一边暗自点头。看来岳歌过来主要就是因为这个,否则这个案子虽然重要,可是这个环节也用不着派一名副局长出马。要知道,岳歌可是正儿八经的正厅级,手上管着无数博物馆、考古单位的人,这种人,稍稍努努力,出国就不叫考察,要叫访问了!

“老朋友,你们总算是来了。我们对这件案子很重视,因为那些珍贵的东方文物价值超过了两亿欧元,这是一个大案子。”

两亿欧元?吴迪回想了一下当时在地下室看到的情景,心中一喜,看来之前是虚惊一场,他们那次并没有惊动欧阳简,他没有及时的把东西转移!

因为巨额的文物来路不明,加上来自华夏国内的举报,天青阁已经被封店,所有警方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转移到了警方的证物室,欧阳简也作为嫌疑人被暂时扣押,所以吴迪他们被直接带到了警察局。

没有休息,几个人和相关人员见过面后,立即投入了工作。证物室一个独立的小房间内,吴迪一眼就看到了被当做珍贵文物整齐的摆放在一起的数十件瓷器,经过仔细的辨认,一共六十一件,有五十三件都是高仿的赝品,其仿制水平还一度让岳歌对吴迪和严驹这两个年轻的鉴定师的水平起了疑问,这种大开门的东西都能是假的?什么时候他们的水平高到了这种程度,都能大批量成规模的生产了?

鉴定完真假后,吴迪和严驹的任务已经完成,后续的事情就是岳歌的了。简单的共进了晚宴,吴迪他们就和岳歌分手,住进了上次过来时住过的酒店,休息一晚上,明天去古董街逛逛,希望能再捡些漏,参加几个月后古董大赛的赌注还没有着落呢!

吴迪准备明天一早就去光顾那家德尔塞马画廊,上次你们不是说我用卑鄙的手段骗走了你们一幅名画吗?老子明天就去你们店里,用天书挨个的把那些画作全扫了!能捡漏就捡漏,不能捡漏看到赝品就举报,实在是没漏洞可钻,这张脸在店里多晃两圈,也能恶心恶心你们不是?唉,作为一个杰出的鉴定家,一个注定伟大的收藏家,偶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呢?卡卡,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啊!

严驹听说他上次居然只花了五千欧元就收获了一幅价值最少八千万欧元的塞尚的作品,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听到他上次没有仔细的检查这家画廊的作品,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希冀,连塞尚的作品都能看走眼的鉴定师,画廊里一定还藏着不少好东西等着他去发掘吧?

第二天一早,视时差为无物的吴迪精神抖擞的沿着酒店的花园散了几圈步,等到了刚刚吃完早饭的严驹。这个无良的家伙看着严驹那双明显的熊猫眼哈哈大笑,

“昨天忘了告诉你了,那件塞尚的作品好像是店员通过私人途径挂到店里代售的,应该没有过他们鉴定师的手。其实你只要想想就明白了,塞尚在老外的眼里是什么地位,那就是咱们的齐白石、张大千啊!哪怕是这幅画作不是他的作品,只要稍稍有一点疑问,怎么着也不会这么仓促的处理的。”

严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笑的很灿烂的坏家伙,恨不得冲上去一脚把他踹到旁边的露天游泳池里去。以前也就觉得你用捡漏打击大家有点无耻,可今天看着怎么觉着你就整一个欠揍呢?!

古董沙龙已经结束了,可是,德尔塞马画廊的客流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严驹进店后就和吴迪分开了,因为他觉得跟在这个靠捡漏发家致富的小子身边,根本就抢不过他,还不如他自己先看看,没准还能趁他看不过来的机会捡上一两个小漏。

仍然是一楼的展厅,吴迪挨个的扫了过去。虽然西方的油画他并不是很精通,但是绘画作品就是有一点好,只看意境和笔力就能够看出珍贵与否,大不了全看完了再来上一个大招,这样即便是有什么遗漏也不怕。

一路浏览过去,吴迪一路叹着气,看来上次确实是个偶然,这欧洲的古董实在是距离现在的年代太近了点,品种也太少了点,不好捡漏啊。

正慢慢朝前走着的吴迪忽然站住了脚步,略一沉思,又倒退了两步,站到了一幅油画面前。好家伙,居然差点把你给漏掉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