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可怕的女人

钟棋仿佛不认识他似的盯着他看了半天,直到看的他一阵寒毛直竖,方才说道:

“刚认识你小子那会儿,觉着嫩的一捏就能捏出水来,这才多久,就忍不住本性暴露了吧?看看你对最近这一系列事情的处理,这哪是个菜鸟,分明就是个老谋深算的老油条啊!你小子不混官场实在是太可惜了,怎么样?用不用我给老爷子说一声,让你上体制的汪洋大海里去游游泳?”

吴迪苦笑了一声,他早就觉得他和原来有点不太一样了,在某些事情上考虑的何止是比原来多了一个弯?这应该是天书的影响造成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封印真的泄露了。不管怎样,以后还是藏拙的好,躲在背后阴人的感觉还是比正大光明的站出来当靶子要爽的多啊!

“四哥,你就别逗我了,就我这副德性,真进到那里边,不定哪天看谁不顺眼,把人一顿暴揍,直接被开革了都有可能。咱还是趁早别去丢那个人算了!”

“哈哈哈哈,咱哥俩一个德性!哎,小五,你说黄伯羽这张支票能不能兑出钱来?要是兑不出来……”

“看那家伙的样子,一张应该没问题,明天你先去兑一张,给他提个醒,另一张我过两天再找人去兑,估计就有钱了。”

钟棋拿着支票研究了半天,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签名处嚷道:

“我卡,上当了!这个名字居然不是黄伯羽!这下就算是空头都找不到他头上!“

吴迪早在隐翠楼大赌后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笑道:

“开自己的户,他敢吗?这些事向来都是宁叫人知,莫叫人见的,你又不是没干过!他应该不会赖账,就算是要赖,也是赖我后边的这一张,不会影响到你的。”

钟棋轻轻的一弹支票,那张薄薄的纸张一颤,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呦,听你小子的意思,是说这一个亿就归我了?”

“是啊,两个人一起出的手,不分你一半你回去想起来还不骂死我啊?得了,就当是给未来小侄子的红包了。”

“你想的倒美,这是本大爷该得的!不过给小侄子的红包倒是可以提前先给。这样吧,我也不多要,比照两位弟妹手上带的那些凶器的标准,给我也一样来上一枚,等到关键的时候给琳琳带上,她疼也变的不疼了,我不也能跟着少受些罪吗?”

凶器?吴迪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他说的是两女手上那五颜六色的钻石戒指,不由苦笑摇头。女人在这方面和小说中的龙差不多是一个德性,摇篮两女天天嚷嚷着经济独立,可是一见到这类东西,就没什么道理可讲了,不管多少,一律装傻让他掏钱。不过,如果这东西真的能帮常琳琳镇痛,那他也要打个埋伏,以后再有什么好东西先藏上一点,留到关键的时候,说不定还真的能救命呢!

钟棋的支票果然顺利的兑了出来,为了让吴迪的也能顺利的兑出来,他计划把那张光盘押后一天再送到黄家。

吴迪再次检查了师父的病情,确定应该是没有继续发展,悄悄地松了口气。希望时间宽裕点,让他能够满世界的去找那些虚无缥缈的灵物吧。

“对了,师父,那个MBA总裁班我不去上了行不行?这成天东奔西跑的没时间啊!我想把我的名额让给军师或者是机器猫,让他们学了,比我学了管用。”

常老点了点头,说道:

“看看吧,反正你的名额也是要到九月份开学才有用,我找人问一下。对了,这是两个报告的题目,你那个客座教授可是欠了不少的债啊!”

我卡!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哥现在好歹也是堂堂一大学教授,而且还是晚上会变野兽那种知名的……

马上就要去危地马拉了,吴迪打算出发之前如果有可能,就尽量先完成一次,就是不知道这种突然的讲座学校会不会通过。还好乐院长比较了解他的情况,在他出发的前一天,临时给他安排了一次。

这一次的讲座就没有上次那么夸张了,一来是因为通知贴出去的晚,二来也因为明星效应都具有时效性。不过吴迪反而更喜欢这种氛围,而且通过讲座也能让他对某部分的知识体系进行一次系统的整理,对他自己的好处也很大。

兑了一张支票,做了一堂讲座,和二女缠绵了两天,吴迪带着军师四人,踏上了前往危地马拉的旅途。临登机的那一刻,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香港的号码,会是谁呢?

“吴大师,我是书香门第的周建雄啊,您还记得老宋那件孩儿枕吗?三千五百万,您还要吗?”

“周老板啊,他那件不是早就卖了吗?难道又弄了件新的?”

“不是,还是那件,上次差点让人给耍了,后来就想通了,昨天过来找我让我跟您联系一下……”

“要,只是我马上要去美洲一趟,不如……等我回来再过去,你让他给我留一个星期。”

吴迪本来想说找个人过去拿货的,可是炎黄和青蛇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懂,虽然上当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也不能送这个机会让人铤而走险不是?或许人家本来没那个心思,这样做岂不是在故意诱人犯罪吗?

飞机划破了长空,吴迪满怀着憧憬睡着了。梦里边,他梦到自己来到了一个灵物乐园,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是各种各样可爱的灵物!你看这只小猪,多可爱,这粉嫩粉嫩的,如果褪了毛,貌似皮肤比我的还要好些啊!就是这吃相,嗯,看着真让人眼馋……

“先生,请问您要中餐还是西餐?中餐是……”

他依稀听到空姐在问前排的客人,不由得抽了抽鼻子,怪不得做梦梦见小猪吃东西,原来是开饭了,这么说他这一觉睡的时间可真是不算短。

危地马拉城的天空依然是那么的让人沉醉,但吴迪惦记着早点揭开谜底,几乎没做什么休息,就带着几个人朝孟塔那河谷进发了。

为了不引起妮娜伊万诺娃的警觉,他们没有乘坐直升机,而是租了一辆越野车绕道曼扎马尔小镇,从那里到河谷,也不过十几公里的路程。

军师和大牛都是第一次过来,看着这个到处都是绿色的国家,不禁感慨道:

“要是能生活在这里,人都要多活上好几年啊!”

吴迪心中忽然一动,是不是该考虑在风景秀丽的地方置个宅子,将来一大家子也好去那边养老啊?

刚刚到达银河黄金玉附近的河谷,他就发现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截长达一公里的河谷几乎被人给整个的翻了个底朝天!

吴迪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这个女人还真他妈的疯狂!既然这块地方都下了这么大功夫,那更没理由会放过岸上。这下不但银河黄金玉危险,最关键的是大蟒蛇也很有可能遭遇不测,至不济也会远远的搬离这片区域,让他们再也找寻不到。

视线中的情景果然和他担心的一样,河谷岸边的大片野草被人清空,几乎每一寸的地面都被翻出了黑色的泥土。而这个范围又是如此的广大,以吴迪的透视眼,站在河谷里竟看不到尽头似的!这种猖狂而肆意的破坏,就仿佛是一头巨大的怪兽,咧着血盆大口在那里冲着他怪笑!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谁要是娶着这种疯狂的女人,随便被她这么折腾两下,只怕疯了都是轻的!

越过河谷,登上河岸,吴迪已经能够看到那个水潭了。确定了那里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他微微一笑,还好,这个只有一块玻璃种的翡翠矿的位置实在是太隐蔽了,哪怕周边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它竟依然安然无恙!

如果大蟒是灵物,那就多半和这块银河黄金玉有关,玉既然还在,蛇怎么会跑远呢?至于他的另外一个担心,在看到他们这么大的动静后,也悄然消失了。灵物比一般的同类要有灵性的多,这样大面积的开挖、破坏,再蠢的动物都知道逃跑,能够抓住那家伙才真的是见鬼了!

机器猫和麻雀的脸色都阴沉的可怕,他们虽然不能透视,也不知道吴迪说的那个翡翠矿具体在哪儿,但妮娜伊万诺娃的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无耻了!

“五哥……”

“没事,那矿的位置如果这么好找,也不会在这儿存在这么多年都没人发觉了。她喜欢挖就让她去挖好了。”

吴迪的语气也很冷,翡翠是没事,可要命的是大蟒也不见了踪影。一路上他已经看遍了方圆几公里的地方,别说是蟒蛇了,就连一只老鼠都没有看到,干脆点吧,这方圆几公里,除了他们五个还在出气的,他竟没有再发现一个会动的东西!

“五哥,这种情况即便是有蟒蛇,也要搬家了。其他的小动物都被吓跑了,它在这里是无法生存的……”

“也不一定,再往里走都是山地,这里应该是附近唯一的水源。我们先找找看,如果实在不行,就等到傍晚,看看有没有动物过来喝水就知道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