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到底谁嗨皮

马大帅偷眼打量了一下堵在门口的军师和猛禽,判断他们如果真的起了杀心,他不会有半点的机会!在这一刻,他竟从来没有这么盼望一个人赢过,吴迪,吴大爷,吴爷爷,我的亲爷爷,您可一定要赢啊!

两个人的第一把牌就将他的心击沉到了谷底,看来,我马大帅多半是要英年早逝了……

黄伯羽抽到了庄,牌发完后对方先说话,吴迪动都没动桌上的三张扑克,却清清楚楚的知道结果,两个人都是散牌,不过黄伯羽有张A,他最大的只是十而已。他先说话,要么扔牌,要么下小注试探一下,但如果黄伯羽敢开牌,他就输定了。

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说好的规矩,他拿起五枚一万的筹码,想了一下,又放下一枚,装作豪迈的样子,一把扔到了场子中央,

“反正两个人对赌,牌都不会太大,看了牌,估计都不敢下了,我闷!两把输完,正好断了念头,回家搂着老婆睡觉去。”

黄伯羽也没有动牌,马大帅的赌局因为不和真金白银挂钩,纯粹是为了赢暖脚的马子,所以一开始就说好了只有一万一枚的筹码。这样满打满算每人也就只有十枚,加上底牌,吴迪这一下子就扔进去了一半,照这样的玩法,还真的有可能两把就决出来胜负!

奶奶的,黄伯羽发现他把问题想简单了,这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吴迪是不会赌,可是人家不要命啊!

他的额头冒出了汗水,怎么办?看不看?看了如果牌不大,就只有弃牌的份,被他赢走了一万的底钱倒没什么,但是他尝到了甜头,多半会把把这样,早晚他都要冒一次险……

你妹的,到底该怎么办呢?

黄伯羽思前想后了半天,本来以为加个一亿的彩头,加重一下这小子的心里负担,没想到人家随手开了张两亿的出来,反而让他陷入了患得患失的境地!然后第一把牌就又是这样混蛋的打法,这,这不是明摆着欺负老子输不起吗?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老子跟你拼了,与其等到后来筹码少了再去赌,还不如第一把就跟他赌赌运气!

他拿起四枚筹码,扔到赌桌中央,心一横,开牌!

结果让他笑的差点合不拢嘴巴,一个单A,扎死了吴迪的单十,赢了五万是小事,那两亿大半到了他的兜里也是小事,确定了吴迪就是个生手,这可是要命的信息啊!

钟棋看着吴迪可怜的几枚筹码,张了张嘴,又忍住了,就这种赌法,换他上去,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关键是筹码实在是太少了,稍稍一输就伤筋动骨,怎么办呢?实在真输了咱哥俩就把这货胖揍一顿,那两亿就当医药费得了!

第二把还是吴迪先说话,不过这把的牌就轮到他大了,不但他大,黄伯羽也大,两个人金花对金花,但是是轮到他的A去扎黄伯羽的单十!

吴迪拿起剩下的四枚筹码,留恋的看了一眼,义无反顾的扔了下去,喝道:

“我梭了!输完回家睡觉去!”

马大帅的心在黑暗的谷底硬是又往下沉了几米,完了,不幸猜中了……无数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的伙计们的下场在他脑海里飘过,奶奶的,十八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果然,他又是这样!不过这一把,我的选择可就多了。黄伯羽嘴角噙着冷笑,还想让我和你搏运气吗?不,我要看牌,如果牌大,一把就能结束战斗,如果牌小,扔了也就只输一万的底钱,十四比六,还是他的赢面大些!

拿起牌他就后悔了,这么大一幅金花,看什么牌啊?搞得就算是赢都赢得不完美!他也不往里边扔钱,笑呵呵的将牌往桌上一摔,

“吴迪老弟,承让了!”

吴迪挠了挠头皮,

“卡,今天的运气实在是太霉了,两个人玩居然第二把就出了金花!”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面前的牌翻了过来,看都没看就准备招呼身后的钟棋走人,忽然一声惊喜至极的尖叫传来,让他忍不住朝马大帅看了一眼,随即看到了桌子上摊开的三张扑克。

“我卡,我居然也是金花,还是个A金!快快,扔八个筹码过来,这把是我赢了!”

黄伯羽目瞪口呆的盯着桌面上的六张纸牌,那个鲜红的红桃A,就像是一根利箭,扎得他心肝肺疼,你妹,闷牌也能闷出个大金花,还偏偏遇上了老子的小金花,这你妈都是什么狗屎运气啊!

第三盘开始前,两人形式逆转,吴迪十四枚筹码,而黄伯羽只剩下了六枚。

牌一发完,轮到黄伯羽先说话了。他迟疑了半天,闷了一枚筹码进去,吴迪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筹码,又看了看他面前的筹码,扔了四枚进去,跟闷四个!

你妹!老子就剩下了四个!黄伯羽一时郁闷的无以名状,他是可以看牌,小了扔了倒是还有机会,但是万一大了呢?就跟那个传说中拿个三条A的哥们一样,因为闷的人多,开不了牌,最后活生生的因为没钱被人闷死了去跳楼吗?你妈的!

要不要搏一把?这一把吴迪输了无所谓,他可真是输不起,这四枚筹码,每一枚都是五千万啊!

思量半天,他仿佛是提起千斤巨石般,将四枚筹码一枚枚的拿在了手中,这一刻,他无比的痛恨制定这个规则的马大帅,你妈,老子要是死了你也要给我垫背!他完全忘记了是他自己要欺负吴迪这个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而先提起加注的……

“开了!”

不能再犹豫了,否则输人又输阵!就算这一次输钱了,下次请个高手过来,还有机会扳回来,可是这脸面要是输了,就在京城这个圈里抬不起头了!再说了,五五开的机会,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怎么能被这小子的气势吓着呢?

两副牌都扣着放在桌子上,因为这一把太关键了,吴迪怕有麻烦,所以邀请猛禽先开的他的牌,然后让黄伯羽选择让谁开牌。

黄伯羽的心在开牌的一瞬间几乎从心了跳了出来,可是一看到吴迪的牌面,他恨不得跳过去抱住猛禽那张长满络腮胡子的大脸亲上两口,单牌九大!必输!

他也想光棍一把,让军师帮他开牌,可是他实在是输不起,这货看着就像是个千术高手,绝对不能冒这个险!那让猛禽开?也不行,这家伙把吴迪的那副牌开的奇臭无比,万一传染到他怎么办?他将目光转向了一边的马大帅。

马大帅看到吴迪的牌面,本来因为他大胜一把而稍稍放下少许的心又提了起来。你妈,不管多少周折,你还是要送钱给黄大少啊!一抬头,看到黄伯羽居然将目光转向了他,立马将头摇的好像拨郎鼓一般,也顾不得因为他甩头而四溅的汗水了,一边往后退还一边带着哭腔说道:

“黄少,我真的不行,真的不行……”

吴迪看到黄伯羽居然找不到人开牌,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黄兄还是自己开吧,没事,我信得过黄兄,前两次输了两亿多都没赖过账,怎么会因为这两亿出千呢?”

你妈!黄伯羽在心里吐了一口鲜血,把心一横,抓起桌面上的纸牌,一下摔在了自己面前!

“咯!咯!咯!”

他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响动,仿佛是有人被气憋住了,努力的想要挣扎着发出声音的样子,难道是老子赢了,吴小子他要吐血了吗?

他睁开眼睛一看,差点将眼珠子从眼眶里瞪了出来,随即喉咙中一阵咯咯声响,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974对985,他完美的被强*奸了一把!

吴迪看着被猛禽半拖半抱架出房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黄伯羽,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

“军师,跟着你马哥过去,把这个房间的监控录像复制一份带走。”

马大帅麻木的看着赌桌上带着黄伯羽鲜血的扑克牌,看都不敢看吴迪一眼,这三把牌真的纯粹是运气吗?不可能吧?可是自始至终吴迪都没有碰过一下牌,不是运气又能是什么?奶奶的,脑子不够用了!

“马哥,马哥?五哥让我跟你过去把这个房间的监控录像复制一份!”

马大帅这会儿才听清,吴迪居然要复制监控录像,那就是说黄伯羽想出去颠倒黑白都做不到了!好狠的心机!赢了俩个亿还是这么镇静,难道他们真的做了什么手脚不成?

他想起钟棋事先的吩咐,忽然感觉到一阵凉意从尾椎骨处升起,这里边绝对有阴谋!明天,老子还是出去躲躲风头吧,以后,有这三个瘟神出现的地方,我马大帅再也不露面了,打死也都不露面!

失魂落魄的目送宝马离开,马大帅无声的咧嘴惨笑了一阵,奶奶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拉皮条竟然也能拉出一件天大的祸事来?

忽然之间,他下了一个决定,破财消灾吧,明天一早还是自己出两个亿把黄伯羽那小子的支票换回来吧,以后,可是再也不管这种破事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