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你嗨皮我也嗨皮

看着钟棋那张可恶的笑脸,黄伯羽恨不得扑上去将他撕成两半!你妹,有这么开玩笑的吗?但他也知道这是个关键时刻,无论怎么样,绝对不能弱了老黄家的气势!

“呵呵,我想这个能和四少你玩的家伙,大概还没来得及出生吧?唉,可怜我被发配到南方这十几年,不但和兄弟们都疏远了,也错过了不少绝好的风景啊!来,来,咱们要好好的喝上几杯,庆祝一下今天的重逢!”

“喝酒有什么意思,我们还是听听今天马老弟有什么稀奇的安排吧!”

你妹,这是你钟四少的安排好不好?让老子来给你背这个大黑锅!马大帅心里暗骂,面上却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装作兴高采烈的大声道:

“既然四少有令,小马岂敢不从?大家都接到了通知,帕特不让带女伴,想必都猜到会有些什么了吧?奶奶的,帕特没有个母的还能叫帕特吗?弟兄们请看大屏幕,这母的说来就来了!”

大厅深处缓缓垂下了一个大屏幕,闪了几下,上边出现了几张最近几年爆红网络的那几个姐姐们的形象,大厅里登时就像炸了锅一样,响起了一阵骂娘声,其中一个吼得最响,却是马胖子最好的朋友王源,

“你个没**的死胖子,就准备拿这些娘们糊弄老子们?看一眼隔夜饭都吐出来了!速度速度,换碟!”

马大帅装作尴尬的挠了挠头皮,笑道:

“错了错了,这他妈的是给另一个院子里的大叔们准备的,换碟!”

画面一闪,一段VCD放了出来,几个穿着三点式的模特婀娜多姿的沿着T台向众人走来,看模样应该还不错。不过大家还是有意见,

“我卡,几个破模特,都是被人玩烂的货,这就想把弟兄们打发了?老马你是不是这几天水喝多了,进脑子了?”

“我操你大爷,你倒是睁大你那双狗眼仔细看啊!”

模特的画面逐渐放大,人群中有那眼尖的已经认了出来,议论声纷纷响起:

“我卡,这不是前一段网络上爆红的那个什么神女车模吗?啧啧,那两个大***,就像车头灯一样,晃眼啊!”

“擦,这个居然是还在热播的连续剧的女二号,偶像啊!”

“这个怎么这么眼熟,我好像在哪见到过……”

“你妹,老马,你他娘的连电台的主持人都不放过,有电视台的吗?”

“哦,对对,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前几天在网上曝**那个主持!”

七名女子依次出场,马大帅得意的听着大厅里逐渐粗重的呼吸声,要是按照老子原来的安排,今天晚上能让你们一个个爽死,可是现在四少抢班夺权了,希望他们不要占用太长的时间就好,良宵苦短啊!

“没了?怎么没了?这么多弟兄,你小子就准备这么点菜,我卡,不地道啊你老马!”

“各位各位!狼多肉少,这个具体怎么分呢?没办法,照顾这个兄弟就得罪那个兄弟,只好采用老办法了!”

“抗议!我抗议采用老办法,他妈的在你这儿抓阄老子一次都没抓到过,要知道在外边随便开个什么会,老子次次抽的可都是头奖啊!”

“稍安勿躁!今天这个办法绝对公平,弟兄们凭手艺吃饭,水平高的撑死,水平低的饿死!我决定以赌决胜!”

马大帅拖了条椅子,站上去大声的吼道:

“不用真金白银,每人十万的筹码,隔壁房间准备好了赌台,到二十万就能领走一个,先到先得,后到的等下一轮吧!弟兄们,冲啊!”

大厅里的人一窝蜂的朝旁边的房间跑去,马大帅走到落在最后的吴迪的等人身旁,低声笑道:

“给三位老大留了三个精品,你们请跟我来。”

吴迪留恋的看了一眼大屏幕上定格的七位美女,深深的吸了口气,伸手拦住了马大帅,

“等等,马兄,小弟却是有点贪心,想要和黄兄赌上一把,好歹也要来个双飞才过瘾不是?”

刚才再放vcd的时候,黄伯羽就一直在观察着吴迪,发现这小子看到那几个美女的时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的样子,心中就有了想法。此刻一听吴迪居然要跟他对赌,登时大喜,你小子一个暴发户,见过什么叫豪赌吗?你黄大爷虽然也不是什么高手,可这论心里素质,那是最少要比你强到三条街开外去了!正愁最近没钱花呢,你就要把欠我的还回来了吗?

“哈哈,既然吴老弟有这个兴致,当哥哥的怎么着也要配合一下才是。说起来咱哥俩还真跟这赌有缘分,连上这把都第三回了。吴老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想法?不就是赢个暖脚的吗?”

“错了,错了。咱哥俩前两次大赌,哪次都过亿了吧?今天要不也飘个彩头?”

吴迪迟疑了一下,将目光投向了钟棋。黄伯羽心中大喜,这货果然就是赌石鉴宝厉害,多半连赌场都没下过,更别说待会加重点筹码,这心理负担一重,估计几把就会大败亏输!

他看到钟棋张嘴欲言,连忙抢先说道:

“这是我跟我兄弟的事,老四你可别瞎掺和,大不了哥哥说赌本,让你选个熟悉的赌法好了。小马,给我们也准备一份筹码,我和吴老弟玩两把。”

吴迪被热情高涨的黄伯羽拖着走进了一边的一间包房,满脸的无奈,心里却乐开了花,不知道这货这几个月,又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吴老弟选诈金花啊?行,两个人玩技术要求的少些,拼运气,公平!嗯,我看这样,我们就以这十万为限,输光了就算输,你看如何?”

吴迪长出了一口气,明显放松了的模样,

“十万啊,这个我还是输的起……”

黄伯羽笑着摇手说道:

“吴老弟莫非忘了?小马这里的十万是不需要真金白银的,我刚刚也说过要飘彩头。这样,我们一人开一张支票,谁这十万输完了,女人和支票一块归对方如何?”

“那……黄兄说玩多少吧,多了我可输不起。”

吴迪的声音里都透着一股怯意。

黄伯羽暗笑,上了这条贼船,只怕你是难下去了。

“这样,前边我说过,咱们两个玩的,就没少过一个亿的,这次也不好破了规矩,这样吧,玩小点,就一个亿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转账支票,刷刷的签下了名字,写好了金额,这下,你小子若是还要脸皮的话总是不会逃跑了吧?

吴迪苦笑了一声,

“黄兄,我明白了,这赢来的钱总是不保险啊!这样吧,我一次性把赢你的还给你得了!”

他从军师手里接过转账支票,刷刷刷的填好了金额签好了字,撕下来扔到了黄伯羽的面前。

黄伯羽拿起一看,你妹,两个亿!老子账上一共只有一亿五,这万一要是输了,岂不是还要去借钱?可是,我会输吗?小子你实在是太知情识意了,放心,等老爹他们干倒了钟家,我也会留你条活路的,只要把我在电视台遇到的那两个宝贝让我双飞一个月,不,一年就够了!

马大帅听到黄伯羽要加彩头就知道不妙,这一切只怕早在钟棋算中,要不他怎么会让他这么安排呢?等看到两个人三言两语彩头就上了两亿之后,他冷汗顿时就不受控制的哗哗的顺脖子流了下来。他张了张嘴,看了一眼表情冷然的钟棋,又看了一眼喜笑颜开的黄伯羽,心中后悔到了极点,你妈,拉什么皮条啊,你们爱他妈的怎么收拾国企就怎么收拾去,反正我家老爷子有后台又倒不了,我他妈这是猪油蒙了心,拉这个皮条找死啊?

看看黄伯羽又趴在桌子上写支票,他心知局面已经无可挽回,这会儿开腔说话,只怕是两边都要得罪死了!你妈个大笨蛋,待在羊城当你的土鳖多好,非要跑到京城来送死,老子他娘的不管了!

黄伯羽写好支票,看了看,满意的将三张支票都交到了马大帅的手里,一边还取笑着他,

“小马不行啊,这区区四个亿就把你压得心虚手颤了?你这大店也是每年上百亿的上下,不会没见过这点小钱吧?正好,这边有洗牌器,还有摄像头,也不用担心有人出千,呵呵,今天我就好好的陪吴老弟玩一把!”

马大帅一边招呼小弟开机器,一边偷眼打量吴迪,这货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赌坛高手,可为什么四少非要这样安排?是不是看走眼,待会儿一把就知道了,不过,以他阅尽万千赌徒的双眼,这吴迪多半是个赌坛新手,难道四少要故意送两亿给黄伯羽不成?

他的心中想起了一个可能,这个可能让他又出了一脊梁的冷汗,奶奶的,这万一要是真猜中了,不会被灭口吧?钟、黄两家联手,多惊人的消息啊!那到底是欧、常两家一块靠过来,还是会被出卖呢?要是一块靠过来还好,要是被出卖,今天他马大帅,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马胖子,还能走的出这个房间吗?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