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踢场子(续)

大厅里的帕特还在继续,几十个人分成大大小小的一二十个小集团,各自聊着感兴趣的话题。但所有的中心都是围绕着黄伯羽进行的,他跟着马大帅游走在一个个小集团之间,面对着各色人物,或谦逊、或温和、或清高的尽情表演着。看着那一张张小心的赔着笑的脸庞,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骄傲和自得,这一刻,他就仿佛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他的笑,他的每一句话,甚至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被人仔细的聆听或观察着,而他,实在是太他娘的喜欢这种感觉了!

钟棋站在大厅虚掩的门前,看了一眼里边泄出的灯光,冲吴迪一笑,

“准备好了吗?看四哥给你来点猛料!”

吴迪有点茫然的点了点头,正准备透视一下里边的情况,随即就被钟棋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只见这家伙助跑了两步,然后忽然飞起一脚,“咣”的一声,就将那两扇大门踹的猛地朝里开去!随即,他跨前两步,一手扶着回弹的半扇门,不顾猛然集中过来的数十道目光,大吼了一声:

“马胖子!踢场子的人来了!还不快点来迎接你家四爷!”

马胖子正在给黄伯羽介绍一个瘦瘦的年轻人,听到门口传来的巨响,半天没回过神来,随即注意到是大门居然被人给踹开了,顿时一阵怒不可遏,气势汹汹的就准备过去兴师问罪。可等到看清楚了站在门口暗影中的那三个人,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我的个天乃!怎么这两位爷也跑来了?

钟棋和黄伯羽是死仇,在场的没一位不知道的,可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位爷,又岂是个好惹的主?钟棋、黄伯羽见面还每每只是唇枪舌剑一番,从来没听说谁会过动手动脚的,可这位,那可是在电视台里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把堂堂一个封疆大吏的公子一脚踹出个屁蹲的爷啊!再加上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炎黄事件,这三个人凑到了一块,这不相当于往这个帕特上扔了个炸弹吗?

他油光发亮的额头更加的亮了,那是急出的汗水,这场子里,似乎没有哪个够分量能架得住这几位大爷的梁子的……

吴迪站在钟棋的侧后方,看着他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只觉得一阵暖流,缓缓的流过心窝。虽然一直听说四哥在京城的公子哥里是绝对的横行霸道,不过那应该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可这次他为了自己,居然就这么着,众目睽睽之下,干出了这么强横霸道的事,真的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钟棋扫了一眼沉默无声的众人,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会给你创造条件,不过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说罢,他微笑着迎向满怀着忐忑慢慢走过来的马胖子,上去就是一个类似于摔跤动作中的夹脖,推着这家伙朝一边走去。

“小马,今儿这大场面都不邀请你哥,我就寻思着,这是看不起哥还是怎么着?”

你妹!邀请你?你钟四少什么时候将我们这些人放到过眼里?就这几十号人还大场面?待会儿你和黄大少火星撞地球才是大场面好吧?奶奶的,老子怎么这么倒霉?道上不是都在说这位爷已经改邪归正了的吗?

他一边琢磨一边小心赔笑道:

“这就是一帮相好的兄弟没事凑一块瞎热闹,哪敢邀请四少您老人家?我还怕他们污了您老的眼呢!”

黄伯羽正陶醉在美梦之中,如果说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在羊城还是朦朦胧胧的话,在这里,就像是一个揭开了神秘面纱的绝顶美女,那一举一动都让他迷醉。虽然在羊城每次集会他也都会是众人的中心,可是怎么说呢?举个不恰当的例子,那就好像是一众小人国里就他一个大个,而这边就好像是巨人国里还是他一个大个,那个更爽这还用问吗?最关键的是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羊城人,他小时候就是在京城长大的,最终也是要回来的……

大门的巨响同样吓了他一大跳,但是等看清了来人是谁后,新仇旧恨顿时一起涌上心头,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冷静,一定要冷静!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多的证人,绝对不能像钟四那个白痴一样的犯浑!可是,究竟该怎么才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再坑他们一把呢?

吴迪看了一眼搂着马大帅走开的钟棋,皱了皱眉头,举步朝人群中的黄伯羽走去。羊城和仰光的那两次见面,他还是比较佩服这个家伙的,不管是两家有什么恩怨,他毕竟也算是比较君子。但电视台那一次,以及后来的一系列事情,让他彻底的认清楚了他的本质,一朝得意便猖狂,原来子系中山狼!

黄伯羽看到吴迪直冲冲的朝他走了过来,冷笑着迎了上去,你来打我呀,有本事你再来啊,只要你敢伸伸手老子这一次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吴迪走到黄伯羽面前,猛然抬起了右腿,看到对面那个笑的有点狰狞的男人吓得浑身一哆嗦,才轻轻的拍了拍裤脚,笑道:

“这地方离京离的有点远了,风沙比较大。”

说罢,看了一眼纷纷注视着两人的众人,朗声笑道:

“正好今天有这么多人在,我就借这个机会给黄兄赔个不是了。上次在电视台真是不好意思,就是这条腿,不小心抽筋踹了黄兄一脚,让小弟是深感不安啊。本来第二天打听到黄兄的住处,备了重礼打算亲自登门赔罪的,谁知道一问,黄兄你居然连夜回了羊城,这让小弟实在是好生惶恐了些日子。这不,一听到黄兄你来了京城的消息,我就马上让人驱车上百里,赶过来给你赔罪来了,黄兄的肚子不疼了吧?一见到你,当天那一幕就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你说,我那会儿怎么就能那么混呢?”

听着吴迪的真情表白,黄伯羽的胸口就像是被人拿刀一刀一刀的戳着,疼的难受,几次想说话打断都被一口浓痰堵了回去,好不容易听到他说完,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声咳嗽了起来。

吴迪装作关心的跨上一步,似乎是想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却被一个彪形大汉拦在身前,他满脸无奈的一摇头,笑道:

“你看,我们家要是养着这样的保镖,现在我就把他给开了!主子在背后咳得要死要活的,你站这儿跟个没事人似的,啧啧,唉……”

黄伯羽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心情却意外地平复了下来,他知道这一刻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彻底的成为大家的笑柄,到时候哪怕是他的老爹爬的再高,也没他什么事了。

“哈哈哈哈,吴迪老弟实在是太客气了,那件事情也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对。看见你对那个人尽可夫的破鞋那么的亲热,忍不住劝了你两句,没想到老弟居然误会了,伤了咱哥俩的感情,今天借这个机会说清楚了,不也就没什么了吗?不过老弟,当哥哥的还是要劝你一句,这天下的芳草……”

吴迪的眼中射出一道冷厉的精光,黄伯羽陡然觉得一股寒气涌上心头,话语一窒,竟然接不下去,只好讪笑着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呵呵,也不知道黄兄是从哪里听来的污蔑你弟媳的胡言乱语,咱们兄弟之间,我就不好说什么了。只是想麻烦黄兄你告诉那个人渣一声,再有一句这样的狗屁传到我的耳朵里,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破鞋!呵呵,这个社会实在是太畸形了,不问不知道,一问才吓一跳,居然还会有那么多喜欢男人的小盆友,他们可是一直在的热切的盼望着能够扩大自己的队伍啊。”

如果说吴迪在之前只是看不起黄伯羽的话,那当他将人尽可夫四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他的心中已经动了杀机,这个人,从此之后将是他的头号仇人,不共戴天!

那边和钟棋不知道交流了什么的马胖子大帅,离老远就闻见了这边的硝烟味,一路打着哈哈就滚了过来,

“都是好兄弟,都是好兄弟,误会说开了也就完了,这就是一笑泯恩仇嘛,大家说是不是啊?”

人群刚才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两个人话语中那刻骨的恨意怎么会听不出来?如果说吴迪开始的那段话还带点调侃的意味,这黄伯羽攻击人家家人的话一说出口,他们就知道这事绝对没完。大老爷们怎么斗都没问题,大不了打碎牙齿和血吞,还是一条汉子!可是这一旦祸及家人,就显得没品了点,看样子这小子上次还没挨够!

黄伯羽心中正在暗喜自己捏着了吴迪的痛处,却不知道这一番话只会让他离京城的公子圈越来越远。此刻听着大厅里稀稀拉拉的附和马胖子的声音,他冷冷一笑,对冷着脸走过来的钟棋说道:

“四少,多年不见,我可是想死你了!”

钟棋脚步明显的一窒,一脸害怕的表情,

“我卡,我的取向可是正常的,小五跟我说起圈子里有男的**货我还不信,可这……哈哈哈哈,玩笑,开个玩笑,欢迎黄老弟你回到京城这个大染缸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