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新任务

“让你那保镖去呗!新媳妇第一次登门,多重要的事,怎么能因为工作耽误了呢?”

吴迪瞪了庞宽一眼,你小子,八字还没一撇呢,这能说是新媳妇吗?为这事就把工作扔一边,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行了,就让机器猫去吧,不过这样一来,孟瑶的身份就更加的尴尬了。本来给她安排的是闻斓的好朋友兼保镖,但两个人同样的红包就已经不太对头,这下机器猫不去,就更麻烦了。要不?干脆不带她们?

吴迪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家里是个大三居,不过老妈老爸一间,老妹一间,留给他们的也只有一间了,可怜的机器猫都已经孤零零的住了好几天的招待所了。

他蹑手蹑脚的推开了房门,却发现二女都没有睡,抱着一个平板挤在一起看连续剧。看到他进来,孟瑶招了招小手,将他唤到近前,娇声道:

“阿迪,明天我们不去行不行,好羞人啊!”

闻斓在一边乖巧的点头,看着她微张的红唇,吴迪只觉得一阵邪火上涌,几下就清干净了衣服,跳上床挤入两女中间,

“谁伺候的好谁明天在家里待着……”

最终两女都被留在了家里,不是因为她们伺候的都很好,而是因为吴迪做通了老妈的工作。这个安排本来就不合理,想清楚了可能会带来的麻烦后,吴妈妈也就不再坚持了。就算是新媳妇都未必一定要登门,更何况是第一次领回家的女朋友?

京城来人是12点多抵达玉都的,一共三个人,其中那位老先生是故宫博物院派出的专家,另两个跟班都是侦查员,机器猫接上三人后没有耽搁,开车直奔玉雕乡。这次,他们将伪装成一个大买家,如果发现东西真的有问题,他们要负责先将人控制住,上边才会和当地警方进行沟通。

走东家串西家,一直到下午快两点的时候,吴迪才在小姨家混到饭吃,机器猫的电话就在这时打了过来,

“五哥,没人在家,邻居说他们娘俩一大早就大包小包的进城去了。”

大包小包的进城,跑了?这么多年都窝在那个地方装穷人,就因为他昨天买了两件真货吓跑了?吴迪苦笑了一声,

“你让他们和韩院长联系,听老爷子的指示行动吧。”

周末和老爸连钓两天的野鱼,吴迪就准备返回京城了,因为炎黄的案子马上就要进入提起公诉的阶段了。

“921厂的周庆生是主谋,这两个是帮凶,就这么简单,是不是有点失望啊?”

“呵呵,真要是咬出来黄伯羽,那才叫奇怪了呢!你估计最后会怎么处理?”

钟棋笑了笑,

“你猜!”

吴迪气不打一处来,

“这种事有让人猜的吗?要按照金额来,估计三个都够吃花生米的了,可是这事有那么简单吗?”

“没错,没那么简单!不过也差不多了,周庆生死缓,柳鸣、罗阙东死刑,立即执行!”

吴迪刚刚掏出来的烟一下掉在了桌子上,

“搞颠倒了吧?”

“没搞颠倒,基本上就是这么定的。柳鸣这个二五仔必须死,罗阙东是查出来还有别的问题,周庆生本来就是顶缸的,估计过几年风头过了,就会改头换面的出来。今天找你的意思,就是看看你这个事主有没有什么意见。”

“卡,司法还真的他娘的是无比的公正啊,我没什么意见。”

“你没意见我有意见,罗阙东要一亿美元买他那条小命,这事老爷子默许了。”

“啊?”

“便宜占尽,玩了我们这样就想这样收场?罗阙东不出钱我都要保他一命,更别说这小子这么上道了。”

“不出钱保命和这个出一个亿保命,性质可是差太多了……”

“这事你别管了,我有分寸,只是黄伯羽这小子,你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吗?”

吴迪嘿嘿一乐,

“我早就想好了,不过还需要常薛这小子帮个忙……”

“你真这么有把握?”

“他就算是把赌王请来,我都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事有意思,不用找常薛,我来给你安排。要是真有把握,这第一次千万别一下子把人打痛了,等着他准备好了,找人来报复你的时候……呵呵,到时候再惨也不怪咱们是不是?”

两个家伙仿佛已经看到了黄伯羽那张必然会变得比最臭的狗屎还要臭的脸,互视一眼,得意的奸笑了起来。

常老的病暂时没事,常琳琳也终于上班去了,吴迪来到常宽家的时候,保姆轻声的告诉他,老爷子刚睡着,要麻烦他在客厅里等一会儿。

这个时间是吴迪故意挑的,对保姆的安排,当然不会见怪。他往客厅的沙发上一坐,示意保姆可以忙自己的事了,然后直接打开了透视眼。

常老睡的很安详,虽然身体恢复了不少,但还是一副消瘦的模样,让吴迪很是有些不习惯。他定了定神,直接朝师父的体内透视进去,虽然灵眼的距离不知道具体是多少,但是隔着这几个房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现在眼前,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透视眼的视线中,常老体内的黑块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从灵眼里溢出的绿光竟然比第二次那一小团还要小上不少,和张牙舞爪的黑气一接触,就如石沉大海般消失了踪影!对于师父的病情竟然没有一点的帮助!

怎么会这样?

上一次间隔了一天,就有那么大一团,这次可是间隔了一个多星期啊!难道,还真的是格则波仁切的传功不成?

灵眼,灵眼……吴迪的心中一动,灵眼原来除了发现灵物,没有别的用处,那它储存的灵气,会不会是来自灵物的身上呢?

很有可能,第一次之所以多,是因为发现了两只灵物,第二次虽然只隔了一天,但是这中间他曾经喂了一次食珠鳅,这第三次嘛……

吴迪坐不住了,他要再做一次实验,接下来几天不见食珠鳅,看看能不能聚起灵气,然后在看一眼食珠鳅,看看是什么效果。

如果这个推论成立,那灵气的量就解释的通了,第一次是因为金龙鱼和食珠鳅以前都没有被他见过,所以贡献了大量的灵气给他,第二次少,是因为那是食珠鳅在那一段时间又重新积累的。这第三次,证明食珠鳅的积累速度很慢……

只是,食珠鳅和金龙鱼身上的灵气是从哪来的呢?吴迪想起金龙鱼送给孟瑶的黑珍珠,又想起食珠鳅的食物,难道,它们都是靠吃珍珠产生灵气?那是不是吃的珍珠越稀有,产生的灵气就越多呢?

见过师父,吴迪满腹心事的回家了。看来,接下来还有不少实验要做,希望不是他猜想的那样,否则给师父治病的希望就要靠去寻找那虚无飘渺的灵物了。世界这么大,谁知道在哪个角落能找到这些小家伙?但是,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又该怎样去积聚灵气?纠结啊!

实验的结果让他的心沉了下去,灵气果真是灵眼从灵物身上吸取的,不过几天的时间,食珠鳅都未必能产生小指头肚般大小的灵气。将喂食的珍珠换成粉色的后,情况稍有好转,但是这个量远远不够治疗常老的病情。如果师父的病还像原来发展那样迅速,单单靠一只食珠鳅绝对是顶不住的。怎么办?

“军师,你说这世界上还有没有像食珠鳅这样奇怪的存在?要是有,它们都会躲在哪儿呢?”

以军师的博学,也一下子被问傻了,这个问题完全让人无法回答的好不好?

“看来,要尽快再去一趟危地马拉了,希望这次运气好,能再见到那只蛇妈妈。”

吴迪想起他在危地马拉那次,在巨大的银河黄金玉存在的水潭里,看到那条大蟒时的猜想,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那个大家伙如果也是灵物的话,估计储存的灵气量足够用来解决师父的问题了。

“这种生物应该比较好找,它们一般不会轻易地离开从小生活的区域。五哥,你准备把它抓回来养着吗?好像缅甸蟒会更温驯些才对……”

炎黄这几天也已经适应了新的身份,听到吴迪要去危地马拉抓蟒蛇,不由得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真实的原因吴迪当然不能说,但是这一趟却不得不去,算了,解释不清楚就不解释了!

“要去危地马拉吗?那地方实在很漂亮啊。不过,我们这会儿再去那个地方,不是让那个什么伊万诺娃更加的觉得有问题了吗?五哥,要不咱们换个品种玩玩?黄金蟒、森蚺、缅甸蟒什么的,都成啊?”

跟着他去过那边的麻雀和机器猫想的更多,那地方是抓着了一条小蟒蛇,但是说有蛇妈妈也就是麻雀的一个担心,犯得着为了这个虚无飘渺的东西再跑一趟吗?再说,五哥养蟒蛇多半也是一时兴起,很可能养两天就烦了要杀了吃肉,有必要跑那么远,还要冒着翡翠矿被人发现的危险吗?

吴迪摇了摇头,

“订票吧,你们谁跟我去?不用担心,不一定要抓住那个家伙的,我只需要远远地看一眼,看它是不是师父要的那个品种就好。”

这下,几个家伙都无话可说了,原来五哥也是有任务在身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