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真假难辨(续)

便宜小舅一边说着,一边借让烟的动作偷眼打量着吴迪的脸色。老爷子电话打不通,这个价格是他和老娘商量的结果。反正两件都是老爷子的手笔,卖多少都是赚,不过既然他只想要一件,那就宰这一件好了。

吴迪和机器猫都没接烟,小舅客气了几下,顺势把众人重新打量了一番。这小子的装束倒是一般,但那边的大姐和两个小丫头身上的东西可是价值不菲。这应该是个附庸风雅的有钱人,这种人要面子,而且还跟着一看就是姘头的两个小娇娘,这八百万应该没有报高吧?

吴迪此刻却没有琢磨价格,他被小舅那保存完整四个字提醒,正发动了透视眼,细细打量着瓶子呢!

果然,这是一件利用残器修补还原的东西!瓶身上厚厚的釉层下,整件瓷器被分成了五大块,其中稍小两块的瓷质一看就明显是现代的东西!

卡,这位老先生可是位施釉的顶级专家啊!不但掩盖了裂缝,竟然还能将釉面还原到他都看不出来的程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那两块凑上去,大小合适的瓷片又是从哪儿找来的呢?华夏实在是太大了,草莽之间,龙蛇无数啊!

找到了答案,吴迪松了一口气,站起来,将那件洒蓝釉棒槌瓶放到桌子上,笑道:

“我还是觉得这件更新更漂亮些,放到客厅里,来个朋友看着也舒心,那件实在是太旧了!”

小舅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涕泪长流,

“你妹!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好不好?你看古董居然是按照新旧漂亮与否来的?早知道把那两件粉彩拿出来,你岂不是更加的喜欢?”

他鄙夷的看了一眼笑呵呵的吴迪,你个死穷鬼,在三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面前居然也这么不要脸面,偶一个乡下的老农都看不起你!算了,二百四十万也不少了,要这件就给这件吧。

吴迪哪知道他们刚才电话没打通,这是娘俩自作聪明的结果?此刻听到他居然同意二百四十万卖掉这件起码价值一千二百四十万的洒蓝釉瓶子,也是微微一愣,便宜你可以不卖啊?东西是你的,我又不能抢,最多不过说你几句不守信用罢了,难道你们认为面子就那么重要?莫非他把这件也当成了仿的?不可能,不可能,他不知道,他家老爷子还能不知道吗?真是奇怪了……你妹!再拿天书鉴定一下!

“您家里有网络吗?我直接给您网上转账吧?或者给您开支票?这要是去银行,好像跑的有点远了吧。”

小舅点了点头,支票他不敢收,不过网上转账还是可以的,村里早就安装了宽带,他家里不但有网络,还是无线的呢!

吴迪一边看着机器猫打开电脑操作,一边装作随意的问道:

“小舅,家里的东西就只有这两件?要是还有,不妨都拿出来看看,我一个博古架还空着一大半呢!”

小舅一听还有机会,心中一喜,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下次报价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小汝看到小舅走进房间,轻轻的拉了吴迪一把,摇了摇头,吴迪微微一笑,示意他有分寸,然后就看着里屋,发起了呆。

透视眼的视线中,小舅正和一个老妇人从床底下往外倒东西,只见他们一共搬出了两个大箱子,然后从其中一个里面拿起了一件青花瓷瓶看了一眼,揭掉了贴在底足上的小纸条,放到了旁边一个空箱子里。然后又拿起一件瓷器,如法炮制……

吴迪直接向他们拿出瓷器的箱子里透视进去,果然,在箱子里还有几件和拿出来的东西一模一样的瓷器,看来应该是仿制的老母了。

他看着这娘俩一件一件,不一会儿竟往箱子里放了足有七件精品瓷器,不禁暗自咋舌。这他妈的是一年只出手两次吗?我看是二十次吧!

吴迪看着那娘俩将瓷器一件件又确认了一遍,忽然一个问题浮上心头,他们就不怕一次性拿出太多,把他吓跑了吗?他看了一眼皱着眉头坐在一边的小汝,心中一动,想起了可能的原因,难道他们认为是小汝逮着了冤大头,故意领着上门让他们宰的吗?

这娘俩还真就是这么想的,看着那个黑黑的年轻人脑筋也不怎么灵光的模样,这个大羊牯错过了就实在是太可惜了!只是待会要怎么给小汝提成,这可要好好的算算。多了心疼,少了怕这丫头不满张扬出去,虽说大家都猜到他家有钱,可是没几个人知道这个竟会这么暴利,红眼病人人都会得,万一发作起来可是很吓人的啊!

吴迪看到那个他叫小舅的中年人抱起箱子,准备出来了,就收回了目光。刚刚他顺便透视了一下瓷器的瓷质,得到的结果让他很是啼笑皆非,这不是都贴着标签的吗?怎么也会将老母和它下的小崽子搞混了?

这七件瓷器里边,只是青花就占了三件,另外还有两件粉彩,两件五彩瓷。吴迪大眼看了一下外观,件件都足以以假乱真,看来这家的老先生还真的是个制瓷大家!若是只有一两件也就罢了,可现在你产量这么高,说不得要通知韩院长请他走上一遭了。

吴迪拿起其中一件青花梅瓶。这又是件大器,高足有40多厘米,但是口径很小,应该不到7厘米,但有一圈仅施底釉的白边,俗称折沿。足为圈足,无釉,泛火石红色,直径大概在15厘米左右。

瓶身外壁自上而下以青花双弦线把纹样分成5层。肩部绘卷草纹和下垂云肩纹,云肩内绘缠枝菊纹,云肩纹间饰卷草纹。腹部绘云龙纹,胫部绘卷草纹和仰莲瓣纹。

这件就是那娘俩拿错了的元青花云龙纹梅瓶,不用天书鉴定吴迪也敢赌死它是一件真品!只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它被当成赝品拿了出来。

“这件多少钱?”

来了,小舅精神一振,怎么?居然还想玩刚才那招?你不是说喜欢新的漂亮的吗?你以为看都不看那两件粉彩就能瞒过我了吗?这次这件我报优惠点,等到那两件再狠宰!这卖东西就是这样,报价要有高有低才显得真实,要是一味的喊高价,只会把人给吓跑了。

他看了看吴迪指着的青花梅瓶,又看了看那两件颜色艳丽的粉彩,心里一阵折腾,小心翼翼的报了一个价格出来,吓了吴迪一大跳!

五十万!一件元青花才五十万!虽然不是人物故事画大罐,可是它毕竟也是一件罕见的元青花啊!

事实上有关元青花的存世量业内一直存在争议,一个公认的说法是国内有一百多件,国外二百多件,全世界一共不足四百件。但是也有人指出,华夏民间有大量的元青花存世,这个数量即便不到一万,一两千是绝对没问题。但是在最近召开的元青花国际研讨会上,专家仍然肯定了只有不足四百件存世的论断。

不管是哪种说法,元青花都不应该是这个价格,吴迪被搞糊涂了,这是在当高仿卖吗?不是说都当成真品在卖的吗?

其实这个是他自己想岔了,即便是小汝的老舅爷在网上出货的时候,价格也是非常灵活的,哪件当真品卖,哪件当高仿卖,都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吴迪的收藏大多是捡漏所得,正常的交易没有几笔,又从来不会被赝品所惑,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只是……还能再便宜点吗?我看这么多的精品,只怕带的钱不够多啊!”

吴迪决定再试探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舅的心里一喜,来了,这是在探我的虚头呢!有些人做生意死脑筋,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下浮比例,他们根本不知道,有高有低才是王道!

这件下浮的比例高,不代表着另外一件也会便宜这么多。道理很简单,俺们家做生意实在,能给你让利的都下浮了,这件它确实是便宜不了,要不,我干嘛不图个薄利多销呢?

这个说法显得非常的实诚,屡试不爽,有些人听了,看好的便宜东西都不要了,反而买了那件几乎没有下浮的,毕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啊!

“这件,你要实在是想要,这不小汝也在这儿,你又跟着这孩子叫我一声小舅,这个……就按三十五万吧!这个价格可是一点钱都不赚,你也别再跟我讲了。”

吴迪点了点头,三十五万,还赚钱?只怕三百五十万你都要赔钱!

他让机器猫先将这件的钱结了,然后去看那两件粉彩。那个便宜小舅本来想说看好了一块结,可是看到吴迪已经拿起了那件粉彩加金寿桃纹大盘,心中一喜,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以这小子的选择标准,这两件粉彩绝对看得入眼,能不能成交就看他的价格具体报到什么位置了。

吴迪拿起粉彩大盘看了两眼,又拿起另外一件人物纹笔筒打量了一会儿,看到那边交易完成,就放下站了起来。这两件东西的釉面就要比刚才那件钧窑仿的要差些,但是在市场上也应该能列入上品,如果再辅以一定的欺诈手段,当做真品卖出去个几百万都不成问题。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