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真假难辨

又多了一个箱子的商务车驶出村子,朝着不远处一个掩映在春天的嫩绿色中的村庄开了过去。

“这个村子里都是些翡翠饰品,不过不是本地加工的,是从平洲、揭阳那边进来的成品。在街上摆卖的时候一般都放在装满水的盆子里,再加上有些染了色的,看上去件件晶莹剔透,可漂亮了,其实那些料子很多连玉都称不上。”

客串导游的小汝有点看不起这个村子,哼,买成品,还不是被人吃的死死的,只能赚点辛苦钱?就这样居然还敢不到姑奶奶家进货……

听到小汝这么说,吴迪笑了笑,这样的不看也罢,一道成品过了无数人的手,是没什么漏可捡的。不过今天居然能够在一堆阿富汗玉里发现那么大一块羊脂白玉,还是让他很是吃惊。想必这些人是作假作久了,真货摆到了面前都不认识!他哪里会想到这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什么羊脂白玉,再加上又不防,怎么可能会认的出来?

“这个村子主要做一些印章、玉石麻将、玛瑙围棋等东西,什么金沙石、虎睛石的都是些烂石头,或者是合成的东西,也没什么看头,不过旁边一个村子倒是可以参观参观,那才是真的手艺活。”

“哦,什么手艺?”

“古董作假,这些人将一些东西埋到土里,或者用稀释的酸水腐蚀,反正怎么合适怎么来,弄出来的东西看着新不新旧不旧的,放到网上,居然还有不少老外要买,全是按美元计价!村头那一家就是网购做发了,一把仿日本武士刀,成本几十块,卖上千美元,这才几年,身家已经过千万了。”

吴迪心中一动,制假,多半会有真品做模子,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用透视眼看到。不过,如果能通过小汝的关系,了解到一些制假的手法也不错……这个一定要看看。

“别想,那都是各家的绝招,我都看不到呢!这样吧,带你们去一家见识见识,他们还是我妈家的远房亲戚,我叫大舅爷的,听说一年只出手两次,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各大博物馆溜达,找原型,今天也不知道在不在。记住啊,进去不管看到什么,不管他们怎么说,反正只有一条,让我掏钱买东西,没门!”

吴迪笑着点了点头,现在这些都已经半公开化了,反正别人也没说是真是假,一切都是你自己看。成交了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再加上地方的保护伞,这一带居然就这么畸形的发展了起来。

老百姓的生活是好了,富裕了,可是精神文明却被败坏的一塌糊涂。不过,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现在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一切要向钱看,哪里还有什么净土可言?

小汝的大舅爷不在家,接待他们的是他的儿子,小汝叫小舅的一名中年男子,听到吴迪他们是小汝带来看货的,也没什么怀疑,大大方方的拿出两件东西,笑道:

“这两件不是老爷子做的,是收上来的,真货。就是价格有点贵,你们先看看,看好了咱们再说。”

吴迪微笑着扫了一眼,眉头一皱,表情凝重的率先拿起了那件看着和现代工艺品差不多新旧的蓝色缠枝莲纹棒槌瓶。

这是一件洒蓝釉地描金缠枝莲纹棒槌瓶,目测高约45厘米,口径和足径差不多,应该在14厘米左右,

看完尺寸看器型,盘口,直颈,丰肩,筒形腹,圈足,是标准的大清康熙年间的制式,再一看款识,果然没错。

看完器型再看釉色,只见这件瓶子外壁通体施洒蓝釉,釉面光润,洒点均匀,采用的是釉上彩绘。纹饰为金彩纹样,颈部为双龙戏珠纹,肩部锦地开光内绘花卉纹,腹部为缠枝莲纹,胫部为莲瓣纹,精致细腻,画工精湛,乍一看,竟似是一件真品。

洒蓝釉为明代宣德时期创烧的一种色釉品种,为低温釉。采用吹釉工艺而成,釉面浓淡不一,浅蓝色地上散布着深蓝色点,犹如散落的蓝色水滴,故称为“洒蓝”或“雪花蓝”。清《南窑笔记》也称之为“吹青釉”。

宣德洒蓝釉器传世品仅见钵类,装饰有刻划云龙纹。清康熙时期的洒蓝釉瓷较为多见,为高温色釉。造型丰富多样,有盘、碗、笔筒、槌瓶、罐等,釉面光润,洒点均匀,装饰手法多样,有洒蓝地釉下或釉上彩绘、洒蓝地白花、洒蓝地描金等。

吴迪手上这件瓶子胎薄坚细,釉质深沉素雅,金彩雍容华贵,给人以富丽堂皇的感觉,花纹繁密,但布局井然有序,竟似是康熙朝的典型器物。

他又看了看了圈足内的青花标识,一言不发的将棒槌瓶放下,凑过去打量另外一件高高的天蓝色瓶子。这件更不得了,居然是一件钧窑镂空座瓶!

瓶子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为瓶形,下为镂空瓶座,上下之间没有接缝,显然是烧制时就是连为一体的。

吴迪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少见的造型,只见瓶子瓶口外敞,长颈,螭形双耳,瓶腹浑圆,四面各有一铺首衔环。瓶体通施天蓝釉,釉层较厚,釉色不匀,部分流于底部,正是标准的“流釉”现象。而且釉面有多处紫红斑,看上去斑驳陆离,不是很美观。不过他知道,那是釉料中的铜在烧制时还原所致,恰恰是证明其身份的重要标志。

这件镂空座瓶高近60厘米、口径、底径均为18厘米左右,从釉面、胎质、器型等特征来看,应该是元代的钧窑瓷器。

元代钧窑釉色以青蓝为基调而多变化,但是成品釉层较厚,呈“乳浊现象”,不像其他青瓷那样有透明感。在艺术风格上,雄浑大气,常有形体很大的作品出现。这一切的特征,这个瓶子都很符合。

“阿迪,这一件好像没有那一件好看。”

孟瑶看到吴迪在专心看藏品,其他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觉得屋内气氛有点凝重,忍不住出声发表意见。

“呵呵,确实,这件镂空座瓶在工艺方面比较粗放,瓷胎胎质也比较粗松,釉色还有点僵硬,作为一件观赏器是有点不合格,但是这种镂空的器型倒是很少见。这个……小舅,这两件不知道你准备卖什么价钱啊?”

吴迪想了半天,没有找到合适的称呼,干脆也跟着小汝叫小舅算了。

“这两件一件是康熙朝的洒蓝釉地描金缠枝莲纹棒槌瓶,一件是元代钧窑镂空座瓶,老爷子临走的时候交代过,低于一千万不准出手。”

“一千万?两件一千万?”

小舅点了点头,

“这个价格实际上是偏低了,但是咱们也不认识什么大的收藏家,没有出货的渠道,这东西放家里一天还提心吊胆的,所以干脆就便宜点卖了算了。不给别人点利润空间,谁愿意花这么大的价钱买两个旧瓶子回去自己看?”

吴迪苦笑了一声,不用找了,这里就有一个,专门花大价钱买了旧瓶子就为了自己看。不过这两件东西一千万还真不算贵,这个价钱应该是几年前他们了解到的了,现在上拍甚至都不需要操作,上两千万很轻松。

他习惯性的用天书验证了一下,随即脸上苦笑的痕迹更加的明显,丢人啊,居然打眼了,特征这么明显的东西居然也会打眼!

这两件瓶子一真一假,康熙朝的洒蓝釉地描金缠枝莲纹棒槌瓶虽然看着很新,但是真的,那件古旧的元代钧窑镂空座瓶却是一件货真价实的仿品!这一千万竟只是那件洒蓝釉的价格!

吴迪镇定的拿起那件钧窑瓷器,上下打量着,釉面没问题,胎质没问题,碉堡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他一边仔细琢磨,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要是论单件,这件多少钱?”

小舅迟疑了一下,老爷子临走时交代这两件要一起卖,没说过分开是什么价格,不过这小子明显是看上了这件,难道他觉得旧的、难看的才是真货不成?

他装作为难的挠了挠头,

“这单件的还真不知道价格,要不你稍等一会儿,我给你问问去?”

吴迪点了点头,继续研究地上这件瓶子,看到小汝想说话,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件多半就是她老舅爷的作品,能仿到这种程度,别说一年只出手两次了,几年出手一次,也早就是亿万富翁了!

不一会儿,小舅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吴迪还在研究瓶子,笑道:

“老爷子说了,这两件本来是要一起卖,但既然是小汝家的亲戚,实在只想要一件,也能拆开,只是这价格就稍稍要贵一点了。”

“哦,说说看,这两件都是多少钱?”

“这件钧窑的瓷器,造型很稀有,而且年代也要久远的多,这么大又能这么完整的保存到现在很不容易,所以价格稍微贵些,要八百万。这件康熙的洒蓝釉,看着是好看,但是存世的不少,只要二百四十万就行。”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