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同玉不同命

这两天确实没太多事,除了每天去给师父请安外,吴迪也就邀请闻斓一家吃了顿饭,和胡自力、邵亚楠吃了个工作餐,和宋鸿雁喝了杯咖啡,和钟棋、宋世明一块讨论了一下其实已经很明朗但是官方说还不甚明朗的案情,陪着干爸干妈吃了顿饭,顺便看望了一下病中的杨老爷子、大师兄……

“累死了,怎么他妈的这么多事?不管了,明天直接回家!机器猫跟我回去,麻雀留在家里等着警察召唤。看看你租的什么房子,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我待四合院里吧,这么大的院子还不够你们两个折腾的?军师你给我盯着他们点……”

吴迪拖着疲惫的身子从韩院长处回来,刚刚他将调查欧阳简的事情委托给了老爷子。要抓那伙制假的人他是勇当先锋,但是牵扯到一些背景的调查还是交给强大的国家机关去处理吧,再说,他没办法把人从西班牙弄回来,不代表他们也没有啊?

吴迪裹在暖和的被窝里,伸懒腰都不愿意把手伸出来,都快四月份了,居然还有倒春寒,老爸又说开空调睡觉不好,这让昨天都还生活在暖气屋里的他情何以堪?

虽然没起床,他也知道摇篮二女陪着老妈买菜去了。本来这次他差点只身一人回来的,可是孟瑶这丫头,实在是不坚定,被他三揉两搓居然放弃了自己的立场,又害怕闻斓不高兴,所以很干脆的承担起了忽悠蓝蓝的光荣任务,结果……结果就出现了现在这个既让吴妈妈幸福,又让她头疼的局面。不过还好,跟了个大小伙子,这下不用跟别人解释太多了!

“大懒鬼,起床,太阳都晒着屁股了!”

切,骗鬼,虽然窗帘拉着,但偶可是透视眼,已经看到窗外那呼啸的……啊!你和蓝蓝今天居然都穿一样的粉色小内内!

“小迪,快起来吧,今天厂里来人,要跟我们谈新的销售政策,你也去听听,好一块拿个主意。”

“妈——有什么主意好拿的?反正我就建议一条,不管他们这次说什么,你都不要表态,先晾他们几天再说,除了他家的车,这世界上就没车卖了不成?还有,你要是见着胖猪那两个小子,告诉他们,让他们今天晚上乖乖的在家等死吧!”

“你个熊孩子!说话怎么那么难听?事情刚出来的时候,我也是恨得不得了,可是现在这样,却又觉得有点过了。咱们毕竟以后还要和他们合作,彼此心里如果存着芥蒂多不好?所以我就想着看能不能各退一步,这事就这么算了。还有啊,不许你欺负那俩孩子,你一个人在京城逍遥快活,老妈这4S店全靠他们撑着呢!怎么,还想让他们给你打小报告?也不看看我是谁?从小看着你们三个长大,还收拾不了你们?”

吴迪看到摇篮二女躲在老妈身后冲他挤眉弄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学加上毕业这几年,还真的很少听到这样的唠叨了,要不,在京城开个4S店,把老妈连着胖猪一块忽悠过去?对!就这么办,反正这边经过这么一闹,接下来一段时间肯定比较艰苦,不如趁这个机会直接转手算了!

不过这事情不能着急,老妈一辈子没干过什么大事,这4S店是她一手一脚打出来的,可是她的心头宝贝,要想让她放弃,还要想个万全的法子才行。

吴迪他们是昨天下午回来的,今天本来安排陪着老妈一块上4S店上班,但是听到厂里有人要来,他就决定不去了。有了常老的两个电话,那边这次的条件很可能会好的惊人,但是,是否真的要如老妈所说,各退一步和气生财呢?

“妈,厂家和店里的事我就不插手了,你想怎么谈就怎么谈,总之儿子无条件支持!你就算是想把他们打上一顿出气,我也绝对冲在最前边,而且你让我用手我绝不上脚!”

“还贫!赶快起来吧,你先陪着两个丫头去市里玩一天,今天要是能处理好,明天就没你的事了。”

早上的时候天气确实很冷,但是天气预报说今天是寒流的最后一天,没想到这次还真准!等吴迪收拾停当,准备出门的时候,天上的大太阳照在身上暖哄哄的,基本上已经没了什么寒意。

因为他起来时已经九点,中午还有老爸和老妹两个人要回家吃饭,所以他们也不能跑太远,不过城市小也有城市小的好处,从他家到玉器街不过就十几分钟的车程,所以吴迪决定带她们去买两块独山玉玩玩。

独山玉产于玉都的独山,是中国四大名玉之一,因为含各种金属杂质电素离子,所以多为杂色,而且色彩斑斓,有绿、蓝、黄、紫、红、白、黑七种色素,77个色彩类型,是工艺美术雕件的重要玉石原料。

高档独玉的翠绿色品种,与缅甸翡翠相似,也很有收藏价值,但是很少见,像吴迪这种没什么关系的人想买,除非是出大价钱,否则就需要碰运气了。

看到满货架的玉雕件,吴迪忽然想起胡自力给他安排的任务,不禁暗自惭愧,。当时胡自力让他打开几家博物馆,将蓝梦的精品玉雕销售出去,结果这几个月连轴转,早将这件事忘到了脑后,不是这会儿看到这些东西,还真想不起来。不过估计那家伙也忘了,上次吃饭就没见提起,想必是一心奔着他那个大计划去了,哪还有时间去管这等小事?不行,回头要批评他,做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怎么能这样丢三落四呢?

摇篮二女从未见过色彩斑斓的独山玉雕,这次乍一看到,顿时大为惊讶,

“阿迪,这真的是玉石的吗?很漂亮啊,我觉的比那个什么翡翠、和田玉的都要漂亮。”

老板一听乐了,冲着一看就是外地游客模样的孟瑶一竖大拇指,

“小姑娘真识货!要说这首饰挂件,咱可能比不过那老缅的东西,要说这摆件嘛,我还真没看过比咱这独山玉更漂亮的。你看这件,叫做步步高升,黑褐色夹杂着灰黄色的斑驳群山,绿色的、红色的、黄色的各种树木,一身白衣的主仆二人,沿着白色的台阶拾阶而上!你再看这黄色的木亭子,青色的竹亭子,藏在白色云朵里露出半边脸的黄太阳,姑娘,这件东西买回去,我保证你们家这位一年一个台阶,步步高升!”

“就是,这一件还真的很漂亮,我数数,一共有多少种颜色……”

“姑娘,这在我们行当里,叫做巧色,你看这件作品的每一种景物颜色,包括人物,都和真实的一般无二!除了独山玉中的精品,哪种玉石能做到这样?”

“嗯,确实好看,老板,你这可是我们逛的第一家店,便宜点,我买了。”

“这件本来要十二万,但是我看它跟你特别有缘,,我就收个成本价,给八万就行!小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像你这么漂亮的,这么多年,在玉都我就没见过一个。”

孟瑶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红小脸蛋,这老板虽然看着人不踏实,不过说话还挺实在……

“这么漂亮才八万?好像也不怎么贵啊。”

闻斓虽然调到宝城去了,但是也做过一段时间蓝梦的财务,在她的印象中,玉器都是很贵的,相比那些动辄成百上千万的丁点小的首饰而言,这么大一件东西居然才八万,当然是很便宜了。

吴迪一直在老板的玉饰里挑挑拣拣,这种小店的工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有时候也会有一些精品料子,尤其是手镯,拿回去稍微再找高手加工一下,作为从家乡带来的礼品,送人还是很不错的。

他听到孟瑶要买东西,而且闻斓居然会说八万还不怎么贵,就扭头看了一眼那件被老板夸上了天的步步高升。

这件东西,实事求是的说在小作坊里确实算是一件精品,但是雕工比起蒋嘉朗等人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材料用的也只是比一般的稍好些的玉料,只是花花绿绿的,很是吸引人。尤其是以前没有接触过独山玉的,很容易一眼就看上。

像这种玉雕,玉器街几乎每家店里都会有上这么十来件,全是些步步高升、松鹤延年之类的吉祥山水题材,雕工玉料也差不多都是大同小异。

若是放在三年前,这件东西的价格应该不超过一千元,只是现在独山玉限采,价格飙升,但是也不应该超过四千元才对。真正能达到老板说的那个价格的,需要是大师的作品,而且玉料还要比这件好上一些才行。

“啊?独山玉这么便宜啊?和我们店里那些东西竟然能相差万倍!就算是同玉不同命,可这也未免太离谱了吧?”

“独山玉的历史地位过去没有引起人们重视,这两年稍好点,其实也没什么大的起色。但它的开采时间相当早,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就被采用了。这几年因为限采,价格相比以前翻了好几倍,但是真正飙升的是其中的蓝绿色半透明的精品,那些的价值会和同档次的翡翠差不多,像这种料子和雕工的,差的就不是一点半点喽。”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