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可怕的陷阱

炎黄被换掉的货其实就在码头的仓库里,掉包的人应该是准备先向炎黄索赔,然后等风声过后,再以重新采购的名义将这批货送到921,这样,那笔巨额的货款就光明正大的落到了他们几个人的手中。

吴迪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不由得暗自庆幸运气实在是好,如果这次负责掉包的是其他人,他哪有这么容易就将人控制的?真要硬上,说不定会正中对方下怀,再给他安个绑架的罪名,那样两条线都会将他吃的死死的!

罗阙东看着吴迪不断变幻的脸色,心下忐忑,吴迪约他出来,他哪敢告诉那些人?可是,他如实说了,吴迪就会放过他吗?因为,事实的真相浅白的连他都有点怀疑,真不知道当时是吃了什么迷魂药,居然会去掺这一腿!

“罗大老板,我亲爱的罗总,我找你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是为什么,这一路还没想好怎么忽悠我吗?其实有件事情我很好奇,你做了这种事,居然还敢留在京城,真的是没将我放在眼里吗?”

罗阙东脑中仿佛天雷剧震,一阵眩晕,留在京城!一个一直没有想通的问题忽然间豁然开朗,那些人想尽办法将他留在京城,目的就要让他被吴迪找到!

这一点一想通,剩下的事情就全明白了,他既然被吴迪控制,就一定保不住秘密,吴迪就一定会找到他的上家,从而发现上家的身份,就有可能引起两家势力的争斗!而那些以为他不知道真相的真正的罪魁祸首就会座山观虎斗,说不定还会添柴加火!而作为事件的导火索,他自然是最先被燃完的那一个!

冷汗瞬间就布满了他的额头,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精明一世,怎么那一刻会这么糊涂,居然乖乖的脖子送到他们做好的套子里去?难道那会儿被鬼迷了心窍了吗?

吴迪看着罗阙东的表情,脸色逐渐凝重,他既然敢来,难道不是做好了准备,要投诚的吗?

“吴老板,我说真话你一定不肯信,但是没办法,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和我联络的人叫柳鸣,是京城王家的人。”

“王家?”

吴迪看了机器猫一眼,他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再加上从来就没有在这个圈子里混过,所以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哪些所谓的家族、势力,最少,这个王家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

机器猫摇了摇头,吴迪都不行,他更是接触不到这些。

吴迪示意他看住罗阙东,走出房间,给钟棋打了个电话,

“四哥,你认识柳鸣吗?”

“柳鸣?那个小白脸?怎么,他惹着你了?”

吴迪没有回答,接着问道:

“那京城是不是有个什么王家,很厉害的样子?”

“呵呵,王家的势力和常老差不多,不过他们家老头子现在还在位!那个柳鸣就是王家长孙王乘风的跟班,一个标准的兔儿爷,要是他敢惹你,四哥找人废了他!”

“王家和我们有仇吗?”

“算是有过节吧。不过这都正常,现在这社会,不是盟友就是敌人,想中立除非你另起一座山头,可是那样必然会产生新的利益纠葛,所以现在那些所谓的家族之间就是一本乱帐,但是很少有象我们几家和方黄两家闹的那么不共戴天的。小五,你不会认为炎黄的事情是王家做的吧?不应该啊……”

“可是百世达的罗阙东说确实是柳鸣安排他掉的包,我看不像是假话。”

“这里边一定有问题,你先不要急着下结论,我找人查查再说。”

吴迪挂掉电话,走进包间,看着神情怔怔,正在发呆的罗阙东,冷声道:

“你说的这些,我会去调查,这些天你就先留在京城吧。”

罗阙东大急,留在京城等你去调查?那不是和找死一个样子吗?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货呢?”

“货?什么货?我们的货不是已经被证明是假货了吗?我正等着收法院的传票呢!”

罗阙东咬了咬牙,妈的,豁出去了,既然你们让老子出头送死,就不要怪我不仁不义!

“吴老板,我敢指天发誓,我刚刚说的没有半句虚言!但是这件事情的背后或许另有隐情,我要是说了,吴老板您可要保证我的安全啊。”

吴迪眼睛一瞪,

“说!”

罗阙东也不知道吴迪这算是答应他了,还是没答应,但是事已至此,他还有退路吗?

“我怀疑柳鸣脚踏两条船!明面上是王乘风的玩物,实际上却是黄家的人!”

“黄家的人?”

“对,就是刚刚重返京城的黄家,被吴老板您踹了一脚的黄伯羽的人!”

黄伯羽?这就对了,和他们之前分析的一样!

“有一次在天京会*所,我无意间看到柳鸣和黄伯羽在一起,态度还非常恭敬的样子,所以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一直有所怀疑,直到刚才吴老板您说我怎么还留在京城,才猛然醒悟,他们耍手段要我留下,就是为了让我向您提供错误情报,一定是这样的!”

“那你知道柳鸣在哪里吗?你打电话约他,他会不会出来?”

“不知道,不过他平常一般都待在天京会*所,我现在已经被他们利用完了,估计很难把他约出来。”

“你先走吧,这几天随传随到。”

吴迪踱到窗口,看着罗阙东上了一辆出租车,慢慢的汇入了车流,吩咐道:

“让大牛跟过去,顺便保护一下他。”

机器猫点点头,给大牛打完电话后,问道:

“五哥,我们要去天京会*所吗?”

吴迪摇了摇头,说道:

“先等等,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机器猫,你觉没觉得罗阙东实在是太容易被我们找到了?”

机器猫点了点头,

“要是换成我,做了这件事情,对手又是五哥你,一定是有多远躲多远,就算是他不想走,他背后的人也会逼着他离开。可是他刚才不是说了理由了吗?我觉得也挺合理的。”

“合理?他们就不怕我们找到柳鸣,问出真相?让一个人开口说真话的办法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他们都知道我身边有你们这样一群人的存在,为什么还会这么安排?难道柳鸣知道的也不是真的?而且,还有一个疑问,罗阙东看到柳鸣和黄伯羽在一起,是不是别人故意安排的呢?”

“五哥……”

“怎么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只有一种人不用怕他说出真相!”

只有一种人不怕说出真相?吴迪惊骇的看了一眼机器猫,一个念头电光火石般在脑海中闪过,糟了!

“快点,开车,跟上罗阙东!快点!”

他一边说,一边快步向门外的路虎跑去,同时拿出电话找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刘局,你听说炎黄公司最近发生的案子了吗?”

“听说了,小五,这件事情很麻烦啊,今天鲁省那边已经发公文过来,让我们协助调查,我正犹豫着是否明天找你谈谈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得罪什么人了吗?”

“刘局,这件事情我们晚点再说,现在我需要你帮个忙,马上控制这个案子的两个重要证人,罗阙东和柳鸣,我怕他们会有危险!”

“好小子,你动作还挺快嘛!好,我马上安排人手,回头再给你打电话细聊,你还知道些什么,到时候可要都告诉我啊!”

“五哥……”

吴迪摆摆手,示意他赶快开车,一边又拨出了一个电话

“罗阙东,你要是不想死,就马上找一个繁华的地方下车,然后老老实实的躲好等我去接你……”

电话那端的罗阙东微一犹豫,说道:

“好!我找好地方就通知你!”

应该没这么快,还来得及。吴迪抹了一把冷汗,对专心开车的机器猫说道:

“你的话提醒了我,其实被他看到柳鸣和黄伯羽在一起,是不是故意的都无关紧要,关键的是他们要引我们去找柳鸣!你没见刚才刘局连问都没问,就直接安排人手了吗?这说明警方已经注意到这两个人了!那么,如果这两个人在见了我们之后就相继出事,你说警方会怀疑谁?如果再加上强大的背后推手,我就算是解释的清楚,也要惹上一身骚!”

“如果我们再从码头的仓库找到了那批货,这个嫌疑只怕更是洗不清楚了,五哥,他们好毒的算计!”

吴迪苦笑摇头,不是对方的算计狠毒,而是他留下了太多的把柄给人家利用!曾几何时,一个虽然不相信警察,但是出事了一定会向他们求助的小屌丝也养成了大少的坏习惯,什么事都要亲自出手了?

喜欢亲自出手的人多了,本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有人长期躲在暗中,发现了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坏毛病,这才是最可怕的!而最最可怕的是,现在这个坏毛病居然还被人利用来给他挖了一个大坑!

如果对方再狠辣点,让罗阙东和柳鸣在见过他之后相继死亡,而事实又证明掉包这件事情只是这两个利欲熏心的人做的,没有背后黑手的话……到那时,只怕他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