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四面楚歌

闻斓慢慢的摇了摇头,

“恐怕是没有破财那么简单。大哥说,公司的货是张总工和刘教授负责选购并看着装船的,绝对没问题。问题多半出在运输的途中,我们的货被人掉包了!”

掉包?这样的话事情就严重了,对方很可能是早有预谋,直接冲着炎黄来的!

“大哥呢?”

“大哥过去协调,被当地警方扣留了,他还说对方已经向当地法院起诉,说炎黄诈骗巨额资金……”

“这么说,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了?”

吴迪低头琢磨,炎黄这次进的是精密加工机器,如果想将其中的关键零件全部掉包,不但要有熟悉机械的人参与行动,还要早有准备才行。那么那个供货的厂家应该也逃脱不了干系。进货、运输……这件事情是早就预谋好的,从买家到卖家,再加上承接运输的货运公司家家都有可疑,这就是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我就说嘛,我应该没那么大的面子,一次性让人家照顾好几个亿的合同,而且钱还给的那么利索……”

“有买家卖家的资料吗?货是哪个货运公司承运的?”

“买家是鲁省的921厂,卖家是德国的西姆机械公司。货运都是公司的长期合作单位,海运是香港的合生船业,陆上运输是百世达物流,”

合生船业,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香港……

“合生船业的东家是不是姓郑?”

“是的,资料上显示这是一家经营了近七十年的老牌海运企业,出问题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小。但是如果不在船上掉包,有些部件是和机器一体的,陆上运输哪有那么大的空间供他们拆卸?而且,时间也不够,大哥说是下了船之后,一天就运到了厂里。”

一天的时间?没准备当然不行,但如果是处心积虑,只要一个小时就够了!

吴迪这会儿已经想起来在哪里听说过合生船业了,那家的少东主他应该还认识。郑华腾,他第一次去香港找那块田黄石的时候,下海得到了南洋珠,杨烟缁领他去见的几个人里就有这位老兄,后来第二次去香港,在餐厅里见到萧烟眉的时候又见过一面,会是他家的人干的吗?

香港的企业会比大陆的好很多,比较注重商誉,郑家能将合生船业经营七十余年,于情于理都不应该会干这种事情,但是现在谁也不能排除嫌疑。吴迪决定待会儿给杨老和周乐生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或许,试试她的女朋友萧烟眉?这个还是算了,虽然那个美女是他的下属,不过他可不认为工作会有那么大的魅力。

不过这个百世达物流的法人怎么看着也这么眼熟?罗阙东?他听说过这个人吗?

“蓝蓝,你还记不记得你从炎黄离职的时候,那个纠缠你的天使投资人叫什么名字?”

“他们都称呼他罗总,但是不知道具体叫什么。”

姓罗?吴迪想起当时从羊城飞回京城,救回闻斓的那个晚上,被机器猫和麻雀收拾的家伙好像就叫罗阙东,如果是同一个人就好办了,他手上还有着那家伙的激情片呢!

921厂原来是一家生产枪支的军工厂,转民用后主要是生产精密磨具,汽车配套件,是一家国营大厂,按道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德国的西姆机械公司,就更不应该有问题了,那可是世界知名的企业!但是,如果一切都按照道理来,那这个世界那还会有这么多事情吗?

吴迪看了看院子,只有大牛一个跟班,这人手还是太少了啊。

“机器猫,你那边怎么样了?”

他离开巴萨罗那不过两天,机器猫就打电话过来求援,说是天青阁交易频繁,他一个人根本就盯不过来。吴迪征询了当时在匈牙利的军师和麻雀的意见后,把麻雀派了过去帮忙,东西则由军师一个人带着经俄罗斯转道回国,下午就应该能回来。

“五哥,欧阳简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而且这两天的交易量也下去了,但是前几天我们监控到的就有七十二件交易,这个出货量似乎不太正常啊。”

吴迪沉吟了一下,他们两个在那边其实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如果欧阳简通过这种方式将东西发放出去或者分批转移,他们根本就发现不了。

“那边的事情先放一放,你和麻雀马上赶去德国汉堡的西姆机械公司,炎黄公司的王啸坤工程师会在那边等你们,你们一定要调查清楚……”

吴迪在电话里一阵嘱咐,随后又问道:

“你还记得罗阙东这个人吗?”

“记得,就是得罪大嫂子那个老小子,什么天使基金的董事长。”

机器猫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们知道他除了那个天使基金,手上还有其他的产业吗?”

“有,好像还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一家物流公司,都是由他控股或者那个天使基金控股的……”

“这样啊……你让麻雀一个人去德国,你尽快赶回来,越快越好。”

吴迪挂掉电话,军师下午会回来,机器猫不出意外,明天也差不多。现在除了西姆,还有合生船业、百世达物流、以及921厂三个地方都要去调查,要不要把张飞也调回来?

他看了一下时间,心中一动,从炎黄的事情来看,应该是有人在背后打他的黑枪,那老妈的事情也就不能等闲视之,说不定也会是联动呢?

“老胡,公司这几天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老板,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有顾客反映我们拿水沫子冒充玻璃种出货,今天刚接到质监局的通知,明天会有工作组进驻调查。奶奶的,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捅刀子,否则老子废了他!”

水沫子是主要产于缅甸的一种石英质玉,虽然是天然玉石的一种,但在本质上与翡翠有着很大的区别,其价格与翡翠的价格也相差很大。它的部分特征与翡翠相似,所以玉石市场会出现水沫子仿冒翡翠的现象。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给蓝梦抹黑,而且几个方面同时发动,竟似意欲不给他一丝喘息之机!

这个背后的黑手,到底会是谁呢?

“我卡!你这个破电话,这么难打进来,跟谁在聊天呢,一直占线?那边问过了,原来找的那个施总已经离职,这会负责销售的是一个姓毛的副总,叫做毛勇,我正在找他的资料。小五,阿姨那边恼不恼火?要不我先找找人,封了那家店?”

“能做的天衣无缝就封了他!奶奶的,宝城最近没遇上什么事吧?我这边几个公司都出问题了。”

钟棋听吴迪将几件事情讲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些事情有可能是针对吴迪,但更有可能是针对他身后的钟家,看来,要和老头子谈谈了。

“小五,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回山上见见老爷子?”

军师是下午五点才到的四合院,吴迪顾不上和他多聊,只是让他想一想,还有哪些可靠的战友,最好是有点经济头脑的。这危地马拉的金矿翡翠矿还没到手,人手就已经捉襟见肘,如果真要有人出手对付他,万一狗急跳墙,老妈老爸和摇篮二女的安全都是个大问题……

钟老今天的精神很好,常老的病情好转,已经惊动了大内,看到某些人的脸色,他都有点舍不得下班了。

“小五,听说你遇到麻烦了?921厂可不好惹,那是兵工的宝贝呢!”

“这个……干爸你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不太对头啊。”

“当然不对头,还不是看着老常快不行了,忍不住寂寞出来表忠心了,结果被来了这么一下子,哈哈哈哈,看他们怎么收场!对了,你师父真的没事了吗?”

这句话在钟棋听来很正常,你师父有病,不问你问谁?可是听在吴迪的耳朵里,就有些心惊了,

“医院的检查结果表明,那个什么公司的新药对师父的癌细胞有很强的抑制作用,所以现在病情确实是好了大半,被控制在了初期。师父的感觉也和没病差不多,这应该算是暂时没事了吧。”

钟老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知道有切除癌变部位治好的,没见过癌变部位还会自己恢复的,这小子,不得了啊!如果真是他治好的,这可是一件大杀器,以后谁惹他纯粹是自己找死!

“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吗?不用去管他,明天他们就会乖乖地撤诉,不过还是要想个办法把东西找回来,毕竟那几个亿是国家的钱。”

“还有,我老妈的4S店也遇到麻烦了,蓝梦珠宝也被人诬告,质监局都要进驻检查了。”

“呵呵,这种事情应该找老欧啊,他在经济战线那么多年,收拾这些跳梁小丑还不是易如反掌?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估计明天就能解决。”

吴迪和钟棋联袂离开了小楼,走之前,钟老太太把吴迪好一阵夸奖,又把钟棋臭骂了一顿,理由居然是没有让常琳琳经常过来看她,害得她都见不到小孙子!

小孙子?小孙子还在儿媳妇的肚子里好不好?再说了,常老有病,常琳琳就算是想来也来不了啊?这纯粹就是看钟棋不顺眼,收拾他的嘛!

“小五,你都看到了,自从你来了之后,我的家庭地位直线下降,你说,咱俩究竟哪个才是亲生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