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多事之春

“五哥,几点了,你怎么不多睡会?”

他的耳边传来常薛的声音。吴迪转身苦笑道:

“睡够了,一醒就想起师父的病,还怎么再睡得着?”

常薛虽然知道吴迪不是在说他,但还是红了一下脸,低声道:

“你也别太担心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爷爷年纪大了,哪有这么容易一下子就治好的?”

是啊,哪有这么容易?可是,我就是要让它变得这么容易!

常老一早就办了出院,吴迪将他送回常宽家,又陪着在院子里转了一会儿,就准备回四合院了。不知道快速积累灵气的办法,那就只有慢慢的等着。师父重病在身,这一段时间也不好乱跑,正好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终于可以安稳几天了。

他决定,一旦积累了足够的灵气,治好了师父的病,就带着两女回家看看,这个年老爸老妈老妹都来了,他却没在家待几天,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京城的地气就是邪,吴迪正在车上琢磨着,老爸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过年没见你在家两天,什么时候弄了那么多首饰给你妈她们?给老太婆的也就罢了,丹丹个小孩子你怎么也给?昨天老师告状了,说是小丫头在学校臭显摆,结果同学们闹着玩弄坏了一条钻石项链,要我们家长注意教育方式。”

吴迪汗了一下,貌似他也就只给了翡翠的、和田玉的、红蓝宝石的、珍珠的、钻石的、黄金的、白金的……首饰各一套罢了,剩下的好像都是你两个儿媳妇给的好吧?

“还有个事情,你妈应该是没给你说。年前的时候,在她们对面新开了一家4S店,从你那儿回来才发现,居然也是福特的,平均的售价比咱们家打完折后还低一成!我听你妈说,那个价格已经低于进价了,难道他们在赔钱卖车吗?再说了,卖福特没问题,你开到对面,价格还那么低,这不明摆着是要打擂台吗?问厂家厂家又推三阻四的不给解释,我看着你妈这一段时间明显的瘦了很多……”

吴迪的眉头皱了起来,

“又开了一家4S店?从过完年到现在一直是这个价格?”

“嗯,本来想着那个价格也就是开张促销一段时间,没想到这都快一个月了。前几天还有顾客到店里说,人家准备长期执行这个政策,通告都贴出来了,你妈怕你担心,一直忍着没给你说。”

“这样啊,爸你等着,我找人问问。正好准备过两天回去一趟的,现在看看能不能提前点,我倒要见识见识是谁敢这么嚣张……”

挂了老爸的电话,吴迪直接给钟棋打了过去。钟棋听后也很奇怪,4S店的事情当时是一个朋友帮他办的,之后他一直没过问,要先找人问问具体情况再说。

吴迪想起老妈发愁消瘦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立马回去,奶奶的,居然欺负人欺负到家门口了,说不得老子要纨绔一把,找人先砸了那家店再说!

四合院里,孟瑶没有上班,吴迪也没在意,这一段因为师父的事情,她们累的不轻,歇两天正好还能陪陪他。只是,这丫头脸色怎么会这么难看?

“吴迪,你师父没事了?”

吴迪心中一惊,怎么称名道姓的?他这几天应该没有惹着她吧?

“嗯,短期之内应该没事了。我准备明天回老家一趟,你和蓝蓝都跟我回去吧。”

孟瑶板着脸,摇了摇头,严肃的说道:

“没事了就好,姓吴的,有笔帐我忍你很久了,今天正好有空,那就一起来算算好了!”

吴迪心下暗呼不妙,却实在是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女侠,只好插诨打科道:

“你是说……叠罗汉?”

“滚,讲正事!”

她回身拿出一张A4纸拍在吴迪面前,冷笑道:

“吴迪吴大爷,说说吧,这个是怎么回事?”

吴迪皱着眉头拿起一看,糟了,忘了这件事了,不知道闻斓知道不知道……

“不用看我,蓝蓝多半早就知道了,她在公司里人缘比我好的多!你是不是买人买上瘾了啊?买了蓝蓝一个还不够,现在是连我也要一起买了?是不是以后我们两个就是你的奴隶了,你吴大爷让我们叠罗汉我们就不能三明治?让我们光着身子我们就不能穿衣服?嗯?”

吴迪满脸的苦笑,这事还不是因为你那个亲爱的老妈?

他苦笑着将蓝梦珠宝营业执照副本的复印件扔在桌上,当时只顾着转移股份,却忘了给两女交代一声,只是,该拿什么理由才能糊弄过去呢?总不好把未来的丈母娘给供出来吧?

“要不是前几天一个要好的姐妹告诉我,你还准备瞒我多久?说!你个败家大少,几十亿的公司说送人就送人,你以后是不是还准备着拿这招去砸别的小女孩?你这是……”

孟瑶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吴迪顿时慌了手脚,姑奶奶,我这事可是有苦衷的啊!

“苦衷?名震京师的吴大少居然也会有苦衷?好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今天要是不把这件事情给解释清楚明白了,以后,你就和蓝蓝一个人玩叠罗汉去吧!”

“这个……瑶瑶,事情是这样的,你知道现在国家在打击贪污腐败、钱权交易吧?我买这个公司的时候花了四个亿,可是那时蓝梦的价值就在十亿以上,我现在身份曝光,大家都知道我是钟家的义子,常老的徒弟,公司再挂在我爸名下就有些不合适了……”

吴迪的谎话是越编越溜,对付孟瑶,他有一整套的办法,真话假话流氓话一起上,眼看着再说下去这小丫头都要被他剥光了,院子里忽然传来大牛的声音,

“嫂子,您回来了?”

嫂子?你嫂子在房间里,怎么会从外边回来?两个人顿时一阵手忙脚乱,闻斓怎么会这个时间回来?

“阿迪,常老没事了吧?”

吴迪摸了摸火热的脸庞,笑道:

“没事了,估计过一段就会痊愈。蓝蓝,今天怎么这会儿就回来,想我了?”

“不是,阿迪,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好啊,原来是你把我最喜欢吃的小熊饼干给偷吃完了!说吧,你准备怎么还?”

吴迪看到闻斓的脸色明显不对,心下迷糊,今天这是怎么了?两个小丫头和老妈都有事?

“阿迪,这次真的是有麻烦了,炎黄公司出事了。”

“炎黄?大哥前一段时间不还在说,今年的利润会上一个大台阶吗?”

“现在已经不是利润的事情了,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及时解决,公司还能不能生存下去都是问题……”

“这么严重?”

吴迪此时倒是不着急了,事情既然已经临头,就要想办法解决,着急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只会越急越乱。

孟瑶悄悄的从卧室探出了小脑袋,先是不好意思的看了闻斓一眼,然后狠狠的瞪了吴迪一眼,这个死色鬼!本来是找他兴师问罪的,反被他一阵胡言乱语加动手动脚,差点又被他占了大便宜去!

闻斓冲着孟瑶点了点头,皱眉道:

“这次的事情很麻烦,我估计你很快就会收到通知或者是法院的传票……”

吴迪不怒反乐,笑道:

“大哥人才啊,倒卖个进口机械也能把我这个挂名的董事长弄到法院去。”

“阿迪!蓝蓝在说正事!”

孟瑶差点被闻斓撞破好事,虽然她本来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后来被吴迪搓弄的有了那个意思,虽然是……好吧,反正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闻斓,这时看到吴迪居然敢欺负她,自然马上跳了出来。

“我知道是在说正事,不过他又杀不了人,放不了火,大不了赔点钱,能有什么大事?”

闻斓苦笑道:

“阿迪,这次可不是赔点小钱就能解决的,涉案金额高达一亿美元啊!”

“一个亿?大哥被人给骗了?”

“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刚接手公司不久,大哥就接了鲁省一个军工企业将近一亿美元的大单,他们要利用炎黄的渠道代为采购一批先进的精加工机械。这个事情你知道吧?”

吴迪点了点头,他知道,据说对方之所以会委托炎黄,一方面是看中了炎黄在这方面的能力,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他是炎黄的新老板,钟家的五少!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对方收到大哥给他们选择的机器的资料后很满意,赶在年前就下了订单,而且预付了百分之九十的货款。可是,现在货出了问题……”

“是不能及时运到吗?还是说遇到了索马里海盗,血本无归了?”

闻斓无力地摇了摇头,她知道吴迪这么说是在给她减轻压力,可是大哥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而且很可能会将吴迪拖累进去。

“货已经交付了,不过在安装调试的时候出了问题,厂家跟过来负责安装的工程师拒绝安装,说是机器里所有的关键部件都是废品,根本就不能使用!”

吴迪恍然,原来是碰到以次充好的无良外国厂商了!这种事情近几年属于高发事件,尤其是牵扯到两个国家,证据保存不完整的话,这个国际官司很难打得赢,看来是要破上一大笔财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