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业火寻常在

三月午夜的京城,供暖已经停止,显得格外的寒冷。钟家的小楼里,因为老将军的命令,没有特意的延长供暖时间,此刻室内的温度也已经跌到了五度左右。

“老头子,睡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豆豆为你们争取了五年的时间,你们还没有准备好吗?如果实在不行,就回老家,我就不信他们还能赶尽杀绝了。”

钟老腿上盖着厚厚的毯子,在太师椅上坐的笔直,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无论什么时间都不会弯下他那已经微微有点驼背的腰肢,

“没事,你先睡吧。黄小子刚刚打响进京第一炮,呵呵,彻查国企腐败?好大的口气,好大的威风!军队这一块他们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动作,但是老欧的日子只怕是不太好过啊。”

“活该!那个心肠狠辣的人也会有今天?这老天是有眼睛的,也该他不好过几天了……”

钟老的脸上浮起一丝苦笑,老太太果然知道!如果她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常老背后出的主意,只怕会说他的胰腺癌也是报应吧?彻查国企腐败,真正的目标怕是常家的老大,难道他们不知道,因为小五找回来的传国玉玺,这个危机已经被化解了吗?这个举动的背后,是不是还有着什么别的企图?

吴迪在飞机上坐卧不宁,胰腺癌是不治之症,如果手术还能多活几年,可是师父现在的年纪,上了手术台只怕就下不来了,可是……到底该怎么办呢?

潭柘寺有一位神僧,实在不行布达拉宫还有一位惊鸿一瞥、不知姓名的大能力者,希望他们能帮到什么忙才好。

忽然想到的这些,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这个病别人没办法,这两个人肯定能治,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怎么样才能请得动他们出手。不过,如果坦白自己的秘密,应该能换来他们的一次出手吧?希望觉远神僧云游回来了,否则的话,布达拉宫那个老喇嘛可是不太好找啊。

飞机还没停稳,吴迪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只有一条短信,孟瑶的:

“阿迪,不要急,大家正在想办法,听说晋省有名老中医特别厉害,四哥已经出发去请了。”

吴迪笑的很苦涩,傻丫头,如果有办法,还会等到现在?看了一下时间,这条短信竟是今天凌晨四点多钟发过来的,不由得心中一片温暖。师父,我回来了,就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五哥,嫂子她们都在医院,我们是先回家还是……”

“直接过去!”

吴迪闭上双目,靠坐在后座上,先去看一眼师父,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马上出发去潭柘寺!到时候别说是关门,就算是封寺都要在今天晚上见到神僧。

吴迪这是第三次见到常家老大,常云。对于这个胖乎乎的几乎和师父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般的大哥,他没有什么好的印象,因为他的眼神太虚伪。师父一次说起他时充满了愧疚,是那十年耽误了他……可是,那十年耽误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有的人就不是这样呢?

常云看到吴迪,勉强的笑了一下,算是打过了招呼。老爷子在病发前已经跟他谈过,让他主动地辞去国企一把手的职位,然后会把他安排到统战部当一个闲职副部长。本来他还有怨言,可是黄家那个老鬼上台就要拿国企开刀,随后老爷子又突然发病,此刻他心中剩下的,除了惶恐,就只有惶恐了,哪还有什么心思搭理这个在背后出手,已经悄悄挽救了他的吴迪?

“师父,你怎么样?”

常老输着液斜靠在床上,看到吴迪进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吴迪看着只不过十来天没见,师父的圆胖脸竟已经变成了一张瓜子脸,眼泪差一点当场就流了下来。

“来,小五,过来坐,给师父讲讲你这趟又有什么收获啊?”

“没什么,就是捡了一幅塞尚的《静物苹果篮子》,机场的时候还差点被扣……”

常老听到他居然发现了那个神秘组织在西班牙的窝点,兴奋地脸上泛起了一丝潮红,挣了一下没有坐起来。吴迪连忙将他扶住,

“师父,你还是先躺着吧。”

常老摇了摇头,

“小五,师父老了,不成了,这件事情你和韩院长他们商量着来吧。记住,这次不要那么鲁莽,西班牙不是澳大利亚,那些东西也不是传国玉玺。”

吴迪紧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师父,你放心,我不会再那么做了,你这会儿还疼吗?”

吴迪将手轻轻的从师父的手中抽了出来,替他掩好被子,看了一眼在一边打瞌睡的孟瑶,冲闻斓点了点头,悄声走出了病房。

“小五,爷爷这一关怕是过不去了,本来,我还想让他替我带孩子来着……”

常琳琳说着说着,忽然趴在办公桌上抽泣起来,吴迪鼻子酸了酸,忍住没有流泪,接过医生递过来的病例,一边翻看一边问道:

“医生,还有多少时间?”

“不好说,常老这个病发展的特别迅速,我估计,很难坚持到三个月……”

吴迪站了起来,

“你们在这里看着师父,我出去一趟。”

闻斓追了出来,问道:

“这大半夜的,你……”

“你还记得潭柘寺算命的那个老和尚吗?这个病别人没办法,他却不一定。”

刚刚从病房里走出来的孟瑶一挥小拳头,

“我也要去,我的嗓门最大了,绝对能将门喊开!”

小沙弥揉着惺忪的睡眼,慢吞吞的将门打开,随便的施了一礼,说道:

“施主,主持有请,你跟我来吧。”

听到吴迪说明来意,须发皆白的老主持苦笑一声,说道:

“非是老衲不想帮忙,实在是师父云游一直未归啊。施主,上次师父走的时候,老衲已经预感到他不会再回来了。这一次真的很抱歉。不过老衲明天会在寺里给施主那位亲人做一次祈福法会,施主一心向佛,贵为我寺护法,我佛一定会保佑你的。”

吴迪还了一礼,失望的站了起来,

“方丈大师,如果有了觉远大师的消息,请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心急打扰了大师的清修,万望恕罪,如果这件事情能平安解决,我一定来寺里还愿!”

吴迪坐在后座,两女分别依偎在他的左右,默默的一句话也不说,却不约而同的将他的手搂入怀里,用自己的方式向他传递着温暖。

“大牛,订明天,哦,今天去拉萨的机票,布达拉宫里还有一位活佛,我去求求他。”

话音一落,两手同时感觉到了拉扯的力量,他苦笑道:

“你们先替我在这里照顾师父,我去去就回,如果找不到解决办法,可能还要到其他地方奔波,到时一定带上你们。”

飞机仿佛一支利箭,划破长空,朝着西南方飞快的飞去,吴迪的脑子转的比飞机还快,如果找不到上次那个喇嘛,是不是该求见一下大昭寺的活佛,说不定他会有办法呢?

冬日的拉萨更加的美丽,那雪域高原上的群山,仿佛披上了一层厚厚白色铠甲的沉默巨人,和吴迪无言的对视着。这种时候的游人并不多,他们很轻易的就买到了票,可是,怎样才能找到那位老喇嘛呢?

眼中的布达拉宫依然散发着冲天的灵气,吴迪来到了上次止步的大门处,心中暗暗告罪了一番,发动透视眼,朝宫中望去。

穿越层层墙壁,吴迪肆无忌惮的在这个神秘的地方扫视着,他依稀记得上次看到老喇嘛的方向,但是这次他好像并不在那里,这下麻烦了。

不少游客从他的身边走过,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呆呆盯着大门的年轻人,有不少人还跑到大门的近前去研究那四大金刚,这家伙是有什么发现了吗?

吴迪的目光越看越深,几乎穿透了整个布达拉宫,他从左至右的扫了一遍,随即又从右至左的扫了一遍,看到了很多庄严肃穆的佛像,也看到了很多喇嘛、游人,但就是没有看到那个老喇嘛。

正当他心中焦急,忽然觉得目光像是失去了控制,陡然朝右边偏移了过去,那个老喇嘛仿佛凭空闪现一般,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两人目光一对,吴迪瞬间就明白了,他双掌合十,朝着那个方向深施一礼,师父有救了!

在大门外等了将近十分钟,吴迪远远的看到一个小喇嘛一路小跑着冲着大门行来,他笑了笑,对大牛说道: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那个小喇嘛直冲冲的跑到吴迪身前,恭敬的深施一礼,

“上师,格则波仁切请您进寺一晤。”

吴迪笑着点点头,跟着小喇嘛,在一众游人好奇的目光中快步朝寺中走去。

“波仁切,小子此次过来是为了求大德上师救我师父性命……”

格则波仁切不待吴迪说完,直接施礼道:

“上师,你是有大神通的人,岂不知世间万物,生生灭灭,皆有其定数?这大千世界中,唯人类最为残暴,所以我佛赐下业火,为世人焚罪,这是佛的旨意,我等岂敢有所违背?”

吴迪呆呆的看着格则波仁切,一句话都没说,心中却涌起了万丈惊涛,

“业火,业火,我明白了!业火寻常在,不是说业火是一种寻常的存在,而是说它找到了师父,寻找到了常幼学的存在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