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出事了

找到了神秘组织的窝点,吴迪也没心情再逛,他惦记着回酒店给师父打电话汇报,这会儿他应该是刚上床还没睡。

电话接通,说话的却不是师父,而是他的顶头大boss常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疲惫和迟疑,

“小五,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巴塞罗那,大老板您还没休息啊?”

“嗯,那个……小五,你在那边还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没有的话尽快回来吧。”

常宽倚在医院走廊洁白的墙壁上,闻着刺鼻的福尔马林,眉头紧锁,心中苦涩,实在是太快了!

“回去?家里有什么事吗?

吴迪奇怪的问了一句,随即马上醒悟过来,

“是师父?师父他怎么了?”

“没事,你先回来吧,是我有事情找你……”

常宽有事情找他?不对,师父的电话在他手里!吴迪沉着脸挂掉电话,想了想,给钟棋打了一个,先诈他一下再说!

“四哥,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啊?你知道了?谁给你说的!卡!常老二还专门交代我瞒着你,自己却在旁边扯后腿……

还能有这么多废话,应该不算很严重,吴迪松了一口气。但钟棋接下来的话让他又紧张了起来,

“医生刚给打过针,睡了,你要是没事就快回来吧,这次恐怕是有点麻烦。”

吴迪刚想问问是什么病,却听到钟棋续道:

“不说了,琳琳叫我,今天怕是要在医院值班了。”

在医院……保健医生都处理不了?这么严重?

“军师,马上订回国的机票,不管什么舱位,越快越好!”

军师看到吴迪连打几个电话,脸色阴晴不定,这会儿又急着要订回国的机票,不由得也紧张起来,出什么事情了吗?

吴迪在原地转了几圈,拿出电话给闻斓拨了过去,

“丫头,你马上给四哥打电话,问问师父在哪个医院,然后和瑶瑶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记住,如果我手机不通就给我发短信,我现在订票往回赶!”

“五哥,晚上六点有一班巴黎转机的,到京城是明天下午四点,不过只有一个头等舱的位置了,两个小时后还有一班,有位置。”

“我先走,你们带着东西坐后边那一班,机器猫留下,监控天青阁和欧阳简,要注意有没有大批出货的情况。如果有,一定要搞清楚东西运到哪儿去了。”

机场,吴迪一边等待安检,一边时不时的看看手机,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难道还没有消息吗?

“先生,您的护照有一点点小问题,请跟我到办公室去一趟好吗?”

吴迪招过刚刚转身准备离去的军师,让安检人员又说了一遍,然后皱起了眉头。走了这么多国家,从来没人说过他的护照有问题,这回是怎么回事?他看了一眼时间,点头道:

“好的,让他们尽量快点,告诉他们我回国还有急事,必须赶上这趟飞机。”

吴迪和军师跟着那名安检一路朝办公室走去,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微微一震,一条短信进来了,闻斓的。

“胰腺癌晚期……”

轰的一声,吴迪眼前一黑,脚步踉跄的向前冲了几步,差点撞上那个安检员。

“五哥!”

军师一把扶住了他,紧张的叫道。

吴迪站住脚步,摇了摇头,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每个月几次的体检都你妈晚期才发现?那群大内御医都是吃屎的吗?他恨不得直接把手机扔出万里远去,砸死那些乌龟王八蛋!

看了一眼机场出发牌上闪烁的红字,他长出了一口气。每临大事有静气,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蓝蓝,确诊了吗?师父现在怎么样?”

“阿迪,你先不要急,你师父现在没事,就是疼的厉害,已经打了安定睡着了。这个病他几个月前初期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年纪太大,一直采取的是保守治疗,没想到会发展的这么快。他怕你担心,才一直瞒着你……”

后边的话吴迪一句也没听见,手机从他的手中滑落,“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电池摔飞的老远。

“阿迪,你整天跑的都不落屋,你师父还逼着你去干这干那,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像是在交代后事啊?”

出发去危地马拉前孟瑶的话浮现在脑海,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杂志对他的宣传、京大的客座教授、MBA总裁班、故宫的邀请、博优公司的股权……一切的一切,都明白了,师父这是利用他最后的时间在给他铺路啊!

泪水瞬间涌上了他的双眼,这一刻,什么高仿古董、什么塞尚、什么金矿……统统都靠边站,他要回去,他要用尽一切办法,尽快的回到师父身边!

安检员转身看着这个忽然站住流泪的大男孩,吃惊的眨了眨眼睛,不就是去检查一下护照,至于吗?还是说这个人本来就是什么犯罪分子,知道要走到穷途末路了?他的脸色变了,脚步稍稍后撤,保持一种随时可以开溜的姿态,朝一边同样脸色大变的军师看去。

“五哥,你怎么了?”

军师心中的震惊无以言喻,究竟那个电话里说了什么,竟能让一向乐观的五哥在大庭广众之下悍然流泪?师父?难道是常老出事了?

吴迪深呼吸了几下,平静了下来。他胡乱的抹了一把泪水,接过军师递过来的手机,强笑道:

“走吧,军师,告诉他们,我一定要赶上这趟飞机,师父……师父住院了,胰腺癌晚期……”

军师已经有了预感,闻言冲着那名安检说了几句,三人一路小跑冲着办公室行去。

“吴迪先生,我们接到举报,你有走私珍贵文物的嫌疑。现在我想请你配合警方,回答几个问题。请问你去过德尔塞马画廊吗?就是古董街街口那一家。”

“去过,还在那里买了几幅画,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店主怀疑今天销售出去的那几幅画里混有一幅保罗•塞尚大师的名作,已经报警,那名店员招供,是他偷偷的将画换了……”

军师皱了皱眉头,直接质问道:

“先生,我也有几个问题请你回答,否则我的当事人有权拒绝回答你们的一切问题。第一,请问你们能否确认画廊的那幅所谓的塞尚大师的作品是被我们买走了吗?第二,那幅作品价值几何?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轻易的被一名店员得到?第三,即便是我们真的买走了那幅画,也是有合法销售凭据的,你们凭什么怀疑我们走私?警察先生,我的当事人家人急病,一定要赶上这趟班级回国,所以,我想请您尽快的给我一个答复。”

双方的话吴迪都没有听懂,他也不想懂,此刻他满脑子都是闻斓发过来的在网上查到的有关胰腺癌的资料。5年生存率<1%,晚期患者生存时间不超过半年,患者体重急剧下降并伴有剧烈疼痛……

“啪”的一声,他忽然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耳光,满脑子的捡漏、翡翠,你个猪脑袋,师父那么大年纪了,莫名其妙的忽然消瘦,你居然会认为他是在减肥!

两名警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军师忙道:

“请回答我的问题,我的当事人真的有急事,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两名警察为难的互相看了一眼,他们这次出警不是正常出警,而是上司的私人命令,让他们检查一下吴迪的行李,如果有什么油画之类的就将人扣下来,他一位朋友的东西据说被这个东方人以卑鄙的手法骗走了。可是现在,他的行李一眼就能看清楚,里边根本不可能带有什么油画,而且居然随身跟着律师,这该怎么办?

他们低声讨论了几句,一名起身到窗户边打电话去了,另一名笑着对军师说道:

“不会耽误吴迪先生的飞机的,我们得到的举报是他非法携带珍贵文物出境,可是现在我们检查过了,这是个误会。”

“是的,这是个误会,吴迪先生,这是您的证件,您可以走了。耽误了您的宝贵时间,对不起。不过我仍然要提醒您一句,携带珍贵物品出入境时最好做一个申报,您看,你这几件化妆盒就没有登记……”

吴迪哪有心情听他在说什么?看到护照被还了回来,拉上包快步朝安检口走去。

“五哥,他们刚才说怀疑你要携带来路不正的珍贵文物出境,应该就是指那幅塞尚的静物苹果……”

“胡扯!那幅画绝对是他们走眼了,或者是收上来没有经过鉴定师鉴定就上架销售,干我们什么事?老外的收藏家就不捡漏吗?这样,我现在没时间跟他们打这场嘴皮子官司,你回去协助麻雀带着画和那件三彩瓷找渠道秘密出境,家里还有大牛他们,不用担心。”

军师收到吴迪即将起飞的短信,才转身离去,麻雀已经带着东西离开了酒店,正等着他回去商量怎样才能将东西秘密的从欧洲带回去。只是,常老出事了,五哥一个人回去顶得住吗?

飞机在巴黎转机,经过接近两个小时的等待,吴迪终于坐上了直飞京城的班机。摇篮两女也留下了一个在医院值班,以便随时给他通报最新情况。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