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大窝点

那个小李,就是带吴迪他们过来的老板娘,听到欧阳简要去拿油画,就趁机告辞。反正只要生意成了,少不了她的好处,在与不在都没关系,这条街上的老板们这点诚信还是有的。

“五哥,这个老头有很大的问题。”

麻雀在门口张望了一眼,回头悄声道。

“哦?你和军师商量了?”

麻雀看了军师一眼,问道:

“你也是这个判断?”

“嗯,那个老头看到五哥的一瞬间的反应有问题,绝对不是欢喜的吃惊,是真的被吓着了,身体的本能反应是要往楼上躲的。”

“不错,那一瞬间他的眼神也有问题!恐惧、害怕、迷惑,很复杂。而且我们为了钧瓷而来,到这里他居然把话题岔开了,现在居然又要去拿什么油画……”

吴迪满是佩服的看了两人一眼,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他这双眼睛还什么都没看出来呢!等等,眼睛……

眼前的景物迅速被他透视,吴迪一路搜寻者欧阳简的踪影,忽然眼前一亮,已经透视进了一间灯光明亮的地下室。

这间地下室很明显就是这家店面的藏宝室,墙壁上的铁板足有半尺后,不过此刻没人,油画不在这里吗?

吴迪在店里透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欧阳简的人影,随即又将目光转向地下室,先看看有什么东西吧。

视线随即透视进一个半人高的保险柜,里边的东西不多,几幅油画,几件青花瓷,都是清三代的,看模样像是真品。可既然油画在这里,人哪去了?

无意间向保险柜后边的墙壁一看,卡!差点就被唬过去了,这后边居然还有一间密室!

吴迪的目光一透视进去,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欧阳简,老家伙这会儿正抱着一个座机在打电话,看他脸上的表情,甚是惶恐。他在说什么?

吴迪努力的辨认了一下他的口型,最终放弃了,他没学过唇语……

简单的扫视了一下房间,看到了三个保险柜,每个都有一米多高,很是厚重的样子,隐秘的密室,保密电话,保险箱,莫不是真正的秘密在这里?

他的目光透视进了左首第一个保险柜,瞬间,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住了!这里边,竟然密密麻麻的放了十几件青花瓷!

这件是元青花,这件还是元青花,还是元青花……你妈,这老货挖了哪个蒙古王公大臣的祖坟了吗?

他转过视线,朝旁边那个保险柜看去,一眼就吃惊的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这里竟然是满满一柜子钧瓷!

“五哥,怎么了?”

军师早就注意到他有点不对,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吴迪定了定神,说道:

“没事。军师,如果我们要在国外对付一个人,又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有没有什么办法?”

麻雀和军师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五哥这是怎么了?

“五哥,国家不同,那个人的身份、地位、日常活动场所等等个人情况不同,难度都不一样。莫非,你想……”

“我就是随便问问,没事。”

吴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暗暗发动天书。果然,从两个地下室方向涌来了一股灵气,但是强度明显和他看到的东西不符,发现他们的老窝了!

第三个保险柜里的东西比较杂,有景泰蓝,还有青瓷、白瓷,但是看外观,件件都是精品。

这里应该是他们西班牙的一个窝点,就是不知道在欧洲还有多少个国家有这样的窝点。

吴迪端着茶杯陷入了沉思,欧阳简的电话打的时间很长,很明显是在汇报他的事情,那件钧瓷被他碰到,应该是吓破了他的胆了吧?可是,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呢?

想了想,没有什么好办法,还是先稳住他再说,否则让他们将东西转移可就麻烦了!奶奶的,这么多件珍品瓷器,一旦全部流入市场,马上就会天下大乱!对了,很可能他们在欧洲就只有这一个窝点,这类东西,做多了也卖不出去,反而惹人生疑……

军师和麻雀用目光互相交流着,五哥的状态明显不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且还很不寻常!可是,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

五分钟后,欧阳简拿着几个画夹,满面歉意的走了进来,

“正好看到一位老客户,被拉着聊了两句,三位久等了。”

“没关系,能看到欧阳老板的珍藏,等再久都是值得的。不过,在看画之前还有一件小事要麻烦一下欧阳老板……”

“吴大师请说,您能找我就是看得起我,哪来麻烦之说?”

“我是看了李老板店里那件钧窑海碗过来的,那确实是一件精品,就是不知道欧阳老板……”

“呵呵,说起那件东西,前两天就该拿回来的。一个国内来的老朋友看上了,但是手头比较紧,让我给他留一个星期,回国凑钱去了。小李说是那件东西很招人,应该能给我带来不少生意,就让在她那里多放了两天,可不,你们都是她领过来的第三波了。实在是抱歉啊!”

欧阳简躲都来不及,那里敢将瓷器卖给他?就算这会儿没认出来,这一买到手上,还不马上就发现了?就算这小子是被吹捧起来的,可是他身后的人厉害啊,那东西仿的再真,它始终也是仿的啊!

果然不敢卖!老家伙,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呢?居然送给我这么一个大礼包?

“这样啊,确实是很遗憾。虽然我已经有了一件,但是这种宝贝越来越少见,见到了不问问总觉得心里不安。五大名窑,没人会嫌多啊!”

欧阳简将一摞画夹面上的那个打开,一边往桌子上放,一边笑道:

“其实,这类东西就是因为少,所以才值钱。我看很多现在的工艺品,单从赏玩角度来说,比它们不知道好看多少倍!再说了,那玩意买回去,藏也不是不藏也不是,天天提心吊胆的,我干了这么多年古董,要不是没有人接手,早就回国养老了。实在是受不了这份煎熬啊。”

吴迪在心中冷笑,可不是?几柜子的高仿珍瓷,就像是炸弹一样埋在地下室,谁能睡的安稳?这玩意要是被揭出来,可不是简单的判刑杀头的事,碰见一个想不开的富豪,抄你的家、灭你的族都有可能!

“这件是加泰罗尼亚人的骄傲萨尔瓦多•达利的作品,他与毕加索、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个画家。这幅”面部幻影和水果盘”,是他1938年的作品,足足花了我三千多万英镑!我想想,应该是在五年前……那时候的三千多万英镑啊!”

欧阳简的话里充满了感慨,却也带着一丝丝得意,虽然这件比不上你那幅神画,可是不比《死亡之花》差吧?

吴迪眉梢轻轻一挑,五年前,三千多万英镑,老家伙,你是在告诉我你们最少是从五年前就开始倒卖假古董牟利了吗?奶奶的,三千多万英镑,你们到底卖了多少件东西出去?

“我个人很喜欢萨尔瓦多•达利,他的作品中充满了疯狂的想象力和天才的创造力,那种自然主义的超现实主义,充满着荒诞、怪异的扭曲变形,真实的幻想……无一不让人迷醉!”

达利说过,“我同疯子的唯一区别,在于我不是疯子”,可你们,居然伪造大量的高仿瓷牟取暴利,你们就是真正的疯子!

吴迪一边假装欣赏画作,一边在心中痛骂。他并不是一个圣人,当巨大的利益摆在他面前时,他也会被诱惑,但是他最起码有个底线。他捡的很多大漏事实上也伤害了很多人,但那都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合乎行业规范的行为,但是他们,是红果果的要毁了这个行业!

捡漏?漏?吴迪的嘴角忽然抽搐起来,难道这就是报应?制假者被另一个更高明的家伙所制的假货欺骗?那么,要不要好心的告诉他一声,还是恶意的瞒着他,让他以后去丢更大的人?

天哪,偶可一向都是个大好人,怎么能放过这个恶心人的机会呢?

吴迪微微带笑,指了指画面白色台布上那根绳子,说道:

“这好像是一条真的绳子啊!”

“是啊,你看,这幅作品中的海湾和波浪,那座山和隧道,居然会呈现出一只狗头的形状……这个水果盘融合在一个姑娘的面孔之中,显得那么的神秘莫测!正如在梦中一样!但是有些东西,像绳子和台布,却又是意外的清晰……意境,化境啊!”

“欧阳老板,我是说这条绳子不是画的象,而是好像真的就是一条绳子……萨尔瓦多•达利先生真是个天才,居然想到将一条真的绳子用颜料浸泡后粘到画上……”

天书告诉吴迪这是一幅伪作,而透视眼又看到了那条绳子竟然会是一条真正的绳子……

酒店里,吴迪实在是忍不住,捂着肚子笑倒在床上。当欧阳简半信半疑的在画面上轻轻的搓了几下,竟真的搓下来一条绳子的时候,他那种难以表述的脸色让他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想笑!必须承认,上帝是个好同志,因为他有的时候真的很公平,既然欧阳简喊出了买糕的,那这就是他的“糕的”和他开的一个小玩笑,或者是给他的一个提醒……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