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意外的线索

军师看了一眼麻雀怀里抱着的一堆东西,说道:

“五哥,要不我们回酒店一趟,顺便把午饭也解决了?”

吴迪看了看,军师背着画廊送的大包,里边装满了画筒,麻雀则小心的抱着一个小纸箱,里边的东西都是瓷器,稍不小心就有可能留下遗憾。

他摇了摇头,这模样无论进哪家店,店主的要价起码都要高出百分之二十。

“刚才过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那边有家华夏餐馆,我们就近先把午饭解决了,东西待会你们随便哪个跑一趟都行。”

刚刚十一点多,餐馆里静悄悄的没什么人,吴迪一进门还没找好位置,目光就被大厅里奇怪的布置吸引住了。

这间华夏餐厅的大厅并不很大,但是老板仍然用上半部镂空的木屏风做了隔断,每个隔断大概有三张四人桌的模样。但吴迪关注的不是这些,而是每节隔断两端的柱子上顶着的那个透明的玻璃脑袋。

这样的小玻璃箱整个大厅有七八个的模样,就好像博物馆里独立的玻璃展柜一样,每个里边都放着东西,有书籍,也有瓷器,甚至还有珠宝。因为空间所限,都是小件,但是配合着玉色的灯光,很是惹眼。

“先生,这是我们餐馆的特色,您在别的地方肯定没见过吧?一边吃饭一边欣赏古玩,既能满足口腹之欲,又能陶冶情操,这是我们老板伟大的创意呢!我记得有一次一位客人看了,还说了一句很贴切很有水平的话,叫做什么来着?”

“精神物质文明双丰收!”

吴迪看了看抢在他前面的年轻的华夏女孩,微笑着接了一句。

“对,对,就是这句,很多人说看着这个,食欲都要增加不少!”

吴迪这会儿已经走到了第一个玻璃箱子跟前,先看了看上边贴着的简介,又看了看箱子里翻开的书,点了点头,这居然是一件宋刻本!

“你们这里的东西出售吗?”

在古董街的餐馆里展览古董,这家老板的创意还真是不错。如果能一个月卖出去个几件,说不定会比餐馆的利润还可观。

“出售,不过不讲价!”

小姑娘回答的很干脆,吴迪看了一眼这件宋刻本的价格,笑着摇了摇头,是不跟你讲价吧?

“我们店里有很多古董,展出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有兴趣的话吃完饭可以上去看看。”

吴迪做了一个抹汗的动作,您们这样经营就不怕城管……哦,相关部门的查处?

那小姑娘吐了吐舌头,笑道:

“是给街上的店里代卖的。”

“那就是说提成很丰厚了?给我介绍几件精品看看。”

小姑娘领着他左转右转,来到了一根柱子前,朝玻璃箱子里的一只天青色大碗一指,

“这件,最贵的,也是最好的。”

钧窑海碗?貌似还是宋朝的?

吴迪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件钧窑海碗在射灯下闪着莹光一般幽雅的淡蓝色光泽,隐隐中还透着一丝紫色,碗内沿部分地方呈现成片的茄紫色,正是窑变的特征!

“千峰翠色浮几案,雨过云破无纤尘!钧窑之美,妙不可言啊!请问,这件东西能上手吗?”

“能,小心点就是,打破了照价赔偿。”

那个小姑娘笑的很脆,冲着柜台喊道:

“老板娘,有人要看钧窑海碗!”

东西一上手,吴迪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默默的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贴在展柜外边的介绍,笑着将碗放了回去。

“五百二十万欧元,太贵了,上拍都不一定能到这个价格啊。”

“呵呵,先生,这个价格当然不是最后的价格,您要是有兴趣的话,在这里谈也可以,或者我带您到这件瓷器的老板那里也行,不远,出门右拐两百米就是。”

吴迪点点头,

“先吃饭,吃完饭过去看看,这家天青阁好东西应该不少,买不起贵的,买几件便宜的也不错啊。”

匆匆将店里的几件东西看完,饭菜已经上桌,吴迪随便吃了两口,面色凝重的低声说道:

“机器猫,那边那件钧窑有问题,和香港你见的那件景泰蓝同出一门。待会儿我让老板带我们去那家店里看看,你们都多留意一下。”

机器猫点点头,问道:

“五哥,上次在香港那件事情最后怎么样了?”

“没有线索,刘老板是通过中间人和那个人交易的,不过中间人应该是为了钱才谎称那人是朋友的。我们这一段时间,一共才逛了两次古董街吧?居然两次都遇到了,看来问题有点严重啊!”

“五哥,国内没听说谁发现了吧?他们主要的出货渠道可能都在国外,应该不会对国内市场造成太大冲击。”

“由国外以回归文物的名义流回国内更恐怖!这东西本来就没几个人认的出来,希望现在市场上还不多,否则一旦被人大价钱买走,就算知道是假的都没办法处理。”

“没错,东西可以是假的,钱可不是假的,到时候只怕买主都要拼命想办法去证明它是真的。而买得起这些东西的各个非富即贵,难办啊!”

几个人沉默了下来,如果按照吴迪的说法,这些东西件件都仿的极真,又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一般的鉴定师根本分辨不出来,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麻雀看了大家一眼,安慰道:

“没事,只要他还在往外出货,早晚有抓住他的一天。”

“东西流入市场的越多,破绽就越多,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会来到的。”

因为这个消息,吴迪性情不好,没有多吃,军师他们几个大肚汉倒是把难题化为食量,将除了酱油味没其他味道的饭菜扫了个精光!

“五哥,我带着东西回酒店,让军师和麻雀跟着你去看看,这两个家伙搞情报都有一手,说不定能看出什么问题。”

吴迪点点头,唤过老板娘一起出门,直奔那家名叫天青阁的古玩店而去。

天青阁是一栋独体的二层小楼,里边的一切布局都依足了华夏古董店的布置,看规模,在这古董街应该也是数得上号的。

大厅里的古玩一共分为两部分,左手边的一溜展柜中,展出的都是些现代工艺品,以瓷器为主,件件精致漂亮,当然价格也绝不便宜。吴迪甚至看到了一件景德镇出产的创意窑变艺术蓝色星空玉壶春赏瓶,标价竟高达十二万欧元!

他一边浏览一边暗暗咋舌,这可是一件现代工艺品,连仿古瓷都不是,居然要一百二十万人民币,这老板还真敢标价!

等了没两分钟,老板娘就带着一位老人从二楼匆匆的走了下来,吴迪本是背对着楼梯口,听到声音才转过身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楼上下来的老者看到吴迪转过身来,脚步忽然一滞,紧接着就大步的走了下来,哈哈笑道:

“我说能看上我的钧瓷的会是谁,原来是吴迪吴大师!吴大师今日能光临,实在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小老儿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啊!”

吴迪没想到远隔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居然还有人认识他,苦笑了一声说道:

“我就是运气比较好,收藏了几件名贵的古董,哪里当得起大师的称号?老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

那老者上来给几人散了名片,拉着吴迪就朝楼上走去,

“吴大师,我本来还觉得这店里有几件精品,可是一看到您,实在是不敢拿出来献丑!不过几个小子上个月刚从国内过来,给我带的普洱可是个好东西,据说有二十几年了,今天正好打开来尝尝,请,请!”

吴迪无奈,搀着这位名叫欧阳简的热情老者,相伴往楼上走去。忽然感觉兜里的手机一颤,有一条短信息发了进来。

趁老者侍弄茶饼的空档,吴迪掏出手机,是军师发过来的信息:

“老头有问题,勿谈钧窑。”

吴迪诧异的扬了扬眉,随即向后靠坐在沙发上,暗暗琢磨着这几个字表达的意思。

老头有问题,不要谈钧窑,难道这个老头就是那条线里边的人物?只是军师和自己一样,应该是刚刚见到这个老者,是什么让他有了这样的判断?

“吴大师在香港那次出手,可是震惊世界啊,两亿多的钧窑水仙花盆在手,我这件海碗就不拿来献丑了,喝茶,喝茶。”

吴迪尝了一口,也没喝出什么特别的味道来,但还是仔细的品了品,

“好茶,口感醇厚、绵滑,回味苦中带甘,好茶啊!”

“哈哈,吴大师要是喜欢,还有一块没拆包装的,一会儿一定要赏脸带上。我听小李说你好像买了很多油画,不知道能不能让小老儿欣赏一下啊?”

吴迪笑了笑,

“欧阳老先生客气了,那是在街口那家画廊看到他们欺负华夏留学生,一气之下将他的画全买了,没什么看头。而且刚刚正好有人要回酒店,就嫌带着麻烦,让他捎回去了。”

“哦……既然吴大师对油画也有研究,正好我也收藏了几幅,就献丑拿出来请大师品评品评,您看可好?”

这老头怕是真的有问题,他为钧窑瓷器而来,却被他一笔带过,又将话题引到了油画上,哼哼!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