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谁占便宜

接下来的两个店比较小,又都是西洋古董,对那些不是特别珍贵又不精美的,吴迪连捡漏的心思都欠奉,所以没有出手。不过第五家店倒是让他眼前一亮,主营华夏古瓷,呵呵,大户,送宝贝的大户啊!

这家店面不大,而且布置的很是有点奇怪。在两边靠墙陈列的展柜前边,居然各自摆放着几个大大的长方体木箱,一下将店内的空间占去了一半左右。吴迪几人走入之后,差不多就没地方再接待别的客人了。

吴迪饶有兴趣的伸头看了两眼几个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件都衬着软软的白色泡沫,碗碟瓶罐分的清清楚楚。这家店居然用这种奇怪的陈列来吸引顾客的眼球,别说,还真有点特色……

“先生,小店今天刚刚进来一批新货,所以有点乱,如果您觉得不方便的话,不妨下午再过来,不过……”

一个穿着灰色长袍,显得不伦不类的白人小伙子从柜台里边走出来,笑道。

吴迪汗了一下,原来不是别出心裁的陈列啊。随即他眼睛一亮,新货?新货好啊,偶就是喜欢新货!听说里边的女鬼都是刚刚出土的,各个粉嫩粉嫩的……

“不过什么?”

他一边打量眼前这个大木箱,一边随意的接了一句。

那小伙儿看到吴迪的神色,脸上的笑容更盛,由他建议给老板的这种陈列方式果然威力巨大,百试不爽!但凡听到他介绍这些是新货的,就没有一个眼睛不亮的!选吧,慢慢的选吧,这些可都是我们精心准备的,足以以假乱真……

“不过因为最近的古董沙龙,店里客流量比较大,我怕您万一来晚错过了些什么,那就比较可惜了。”

吴迪笑了笑,没有说话,弯腰从面前的箱子里拿起一件,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这是一件非常漂亮的彩色瓷罐,圆口,短颈,丰肩,鼓腹。天蓝色釉打底,绿色的荷叶,胭脂色、白色、黄色的荷花,白羽粉喙的云鹤,色彩艳丽,层次分明,看上去花花绿绿的甚是抢眼。

“这件多少钱?”

小伙子先看了一眼瓷器,又看了看吴迪的神色,笑道:

“这件很漂亮,我的印象很深,康熙朝鹤舞莲池图粉彩大罐,绝对的精品,标价五十万欧元。”

吴迪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件是康熙朝的没错,但不是粉彩,而是色地素三彩。可即便是粉彩,也应该是他报的这个价格的数倍才对,如果他们看错,当成仿品的话,这个价格又高了十倍,这不上不下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素三彩瓷是瓷器釉上彩品种之一,是以黄、绿、紫三色为主的瓷器,但往往并不限于三色,在这里,三代表多,就和过两天去哪玩中间那个“两”字一样,有时候只是一个代指。

但是这种瓷器中即便颜色再多,也不应该有红色,因为华夏古代有“红为荤色,非红为素色”一说。其实认真说来,“素三彩”一词最初就没有严谨的定义,所以具有很大的笼统性。

康熙时期,御厂工匠在制作传统素三彩时积极引用新兴的粉彩,研制出素三彩与粉彩的组合器。该类器物甚至使用到胭脂红(即荤色),使“素三彩”更加的名不符实了。

素三彩共分为白地三彩、色地三彩、墨地三彩、虎皮三彩和三彩瓷塑几类,其中以素白器为底,划出纹饰后绘黄、绿、紫三彩图案,外罩白釉的白地三彩最为常见,而以黑釉为底的墨地三彩,则稀如晨星,极为罕见。

目前国内市场上流通的素三彩,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民国初期的仿品,清三代的精品几乎绝迹。而民国的仿品中,除了个别的名家精品,价值大概都在几十万人民币上下,和清三代的价格相差几近百倍。

粉彩的行情和这个也差不多,所以这小伙子的报价把他给搞糊涂了。

“康熙朝的粉彩?这个价格似乎有点……呵呵。”

他将东西放下,说了半句话。

小伙子面上笑眯眯的,心里却在呐喊,您老人家倒是给个话,这价格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啊?

这件瓷器他的印象确实很深,因为不但老板找人鉴定过,他还在网上看到过几乎一样的东西。老板的结论是清末民初的仿品,实际的价值应该在四万上下,而网上所谓的正品,报价则高达三百多万欧元!这也是他敢报五十万的底气所在。

吴迪的反应让他有了一丝觉悟,这个价格似乎不是报高了,而是报低了!

第一件就是精品,那后面岂不是会惊喜不断?淡定,要淡定!

接下来,吴迪看的更加仔细,现在他已经很少使用天书了,因为他有这个自信,好东西绝对逃不过他这双眼睛。可是,等到将左边几个箱子里的东西看完,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别说是精品了,连一件精致的仿品都没再看到!

吴迪不甘心的又用天书验证了一遍,随即低头在几个箱子里寻找起来,几下就在第三个箱子的一角,发现了一件几乎被碎泡沫完全掩盖住了的黑色罐子。好小子,原来你藏在这里,差点错过了。

这件不是瓷器,而是一件陶罐。小口,直颈,宽肩,收腹。在罐体上半部,是一道道绿色的流畅线条,每三道绿色细线中间夹杂着一道较宽的红线,像水纹般旋绕瓶身,并在相对称的三个位置各自形成了一个漩涡。整个图案在土黄色的底色衬托下,显得格外的古朴、浑厚。

他暗暗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一件马家窑文化的旋彩纹陶罐,虽然目前市场上价钱不高,但是其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却超过了大多数的藏品。

彩陶是陶器的一种,一般指古代带有彩绘花纹的陶器。在华夏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屈家岭文化、大汶口文化等文化和青铜时代的辛店文化等文化中都有发现。

马家窑文化位于黄河上游地区,最先发现于甘省马家窑,其年代约为公元前3300——前2050年,是仰韶文化晚期的一个地方分支。

马家窑文化的彩陶制作工艺很成熟,数量特别繁盛,多为瓶、罐、盆、瓮等器形,流行漩涡纹、弧边三角纹。因为图案多样,题材丰富,花纹精美,构思灵妙,其文化价值和观赏价值,是其它远古文化类型的古陶器所无法比拟的,增值潜力巨大。

吴迪将陶罐小心的放好,随手拿起旁边一件高仿青花,问道:

“这件多少钱?”

“这件……一万欧元。”

小伙子没有再乱报价格,刚才那件粉彩就是因为不够狠,报价失误了,他决定用后边诚意的报价将那个错误遮掩过去。

“那这件呢?”

吴迪又自箱子中拿出一件梅瓶。

“八千欧元。”

吴迪更加的迷糊了,这些报价都没错,可刚刚那件素三彩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多看了一个零?他决定先将东西都看完,最后选好了再一块来处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他连后边展柜里的瓷器都欣赏了一遍,结果比他的预期差了不少,除了那件素三彩,连那个马家窑文化的陶罐在内,他又选出的这四件却都是些普通货色。

随即,他失笑摇头,这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哪有次次都捡大漏的道理?倒是他被天书惯出了毛病,太贪心了。

吴迪将几件看中的瓷器都归拢到柜台上,问道:

“算算吧,这些一共多少钱?”

小伙子看到他选出的果然有那件粉彩,更加坚定了心中的念头,既然一开始就报低了,这次可是一分都不能让了。

“先生,您真是好眼光,小店里的精品都被你一网打尽了!这五件,一共是五十四万六千欧元,谢谢。”

五十四万六?吴迪盘算了一下,这是一分也没有少啊?

“不对吧,一次性买这么多都没有优惠吗?为什么后边这些这么便宜,而这一件那么贵?你不会是看错了价格,多报了一个零吧?”

“先生,这古玩似乎不能这么来比价吧?您看,这件和其他的几件可不一样,它的设色、布局都非常的精美,大方,而且……”

“呵呵,再精美大方也不过是一件民国的东西罢了,五十万人民币我认,可是这五十万欧元,呵呵……”

小伙子心里一惊,他居然知道是民国的?怎么办?现在降价不降价都有问题!不降的话,很可能因为明显的价格与实际价值不符而失去这笔生意,但是真的要降那么多的话,很可能就不是失去这笔生意那么简单了,连着一块失去的还有诚信!

“先生,这个价格是店里的鉴定师定的,他告诉我们最大的优惠幅度只能到九折,否则就会亏本。我也很想这笔生意能成交,但是……”

吴迪看了看小伙子的神色,话说到这种程度,再往下砍也砍不到他要的那个价格,而且还很容易谈崩,那时再要这件东西岂不是更让人起疑?

他盘算了一下,价值十几万欧元的马家窑文化陶罐报价才六千欧元,这五件加起来还不到五十万欧元,也算是一个不小的便宜了。再说,知道那幅画是塞尚的之后,他有点舍不得拿去当赌注了,如果再刨除那件《死亡之花》,这三件还差着两件呢,哪有时间在这里耽搁?

“好吧,都给我包起来,机器猫,你在这里处理,我们先走了。”

小伙子本来还准备了很多说辞,没想到这位竟如此爽快,心中大喜,这下可是占了大便宜,只是这一笔的额外奖励就够买一辆不错的宝马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