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添头

水天枫走了,他的老爸老妈还在指望着他出人头地,名扬画坛,根本不知道他却一直在为生计奔波着。

“五哥,你想捧他?”

吴迪摇了摇头,笑道:

“无所谓捧不捧,只是他的画里有一种灵气,如果有人能指导他将这份灵气发挥出来,他不需要任何人捧!我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结个善缘罢了。”

“五哥,你看这些涂泥巴的所谓名画,动辄上亿欧元,而我们的水墨画比它们好看多了,却还在为上亿人民币挣扎,真是不公平!”

“麻雀,什么时候也学会打埋伏了?有话就直接说吧。”

“嘿嘿,是这样,五哥,小翠的一个朋友,认识一个小明星的经济人,那个经纪人告诉她,只要有人捧,肯砸钱,在任何一个行当里都能出名!当然,这个人本身还是要有一定的实力……”

“那你的意思是不是准备忽悠我投资成立个什么经纪公司,专门去开发些小明星,然后让你潜上一把啊?”

“嘿嘿,五哥,我哪儿敢啊?这不正好说起来了吗?”

“不,你这个想法很好。如果翠花觉得目前的工作不适合她,我可以让试试去干自己喜欢的事。不过不是捧什么影视明星,而是捧刚才那小子!回头你们找他签下一份卖身契,让后开始找人为他摇旗呐喊,把他捧成齐白石……不,捧成塞尚、梵高这样的国际顶级画家,我们岂不是以后都不用再这么辛辛苦苦的到处贪便宜捡漏了?”

军师、机器猫两人笑眯眯的不说话,他们都以为吴迪在逗麻雀,甚至连麻雀也以为吴迪在和他开玩笑,却都不知道吴迪是真的起了这份心思。

以他今日的身份地位,在国内捧红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但是在国际上,这还是个巨大的挑战。不过,既然有水天枫这样一个还不错的试验品,试试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万一小有收获,这也算是为华夏的文化事业贡献了一份自己的力量不是?

看,这件事情多么的高尚,他吴迪可不是一个只知道索取不知道奉献的人!虽然偷偷摸摸的捡了这么多漏,可他也为文化界做出了贡献啊?嘿嘿,万一到时候,我是说万一,这家伙的画能卖到千万欧元一幅,而他的手里拿着上百,甚至上千幅,那会是个什么概念?

“回国后仔细调查一下这家伙,看看人品怎么样,要是还可以的话,你让翠花提交一个计划给我,我想想办法,再去物色两个苗子……”

几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吴迪,从他那熟悉的笑容中似乎看出了一些不太好的苗头,五哥这是……这是古董玩腻了,准备玩人了?

“滚!五哥这是为了将华夏渊源流传的文化精髓推广到全世界而努力好不好……”

军师将那几个画筒紧紧的抱在怀里,麻雀、机器猫跟着吴迪较久,已经习惯了这种惊吓,他却还不行。这怀里抱的可不是几幅画,而是八千万欧元,八亿人民币啊!

紧挨着画廊的这一家也是一个大店,不过经营的却是古董家具。吴迪本不准备进去,看到摆在店面中央的古董钢琴,忽然想起似乎可以给两女买个古董化妆盒、首饰盒什么的,这样既带了礼品,又比较浪——漫,应该不会再受到什么指责了吧?

这家店里摆出来的家具不多,但很全,吴迪甚至还看到了一件整个都是用金丝楠木做成的条案!

“这件是华夏明朝的古董金丝楠木条案,据了解现在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件无损的存世,非常的珍贵……”

店主指了指条案上华美的价签,吴迪看了看后边一连串的零,暗暗冷笑了一声,小样,以为穿件马甲就不认识你了?看这手法,似乎是国内加工的,这老外怕不是也上当打眼了吧?

这件条案制作的很精致古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件高龄的古董家具,可是吴迪却知道它只是披着一层金丝楠木的皮,里边的材质却是最常见的松木!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从哪里弄来的,再瞧他贼眉鼠眼的样子,多半是知道其中的关节。

“老板,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化妆盒、首饰盒之类的东西?这件这么大,要走船,运输起来风险太大,不好。”

那老板嘟哝了两句,将吴迪领到里边,从柜子里拿出一件金黄色的扁烟盒大小的化妆盒,介绍道:

“这是上世纪二十年代风靡欧洲上流社会贵妇们用的化妆盒,宝狮龙出品,纯金制作,它还有个优雅的法国名字,叫做“米诺蒂耶。”在当时,每位贵妇都以拥有一款精美奢华的米诺蒂耶参加社交宴会为荣……”

吴迪接过来打量了一番,这确实是一款精品,18K黄金材质,面上是镂空的树叶花纹,四角、花蕊均点缀有零点五克拉左右的天然红宝石,非常的精致漂亮。

他将化妆盒放下,问道:

“老板,这样的你还有几件?”

那老板听到吴迪有意购买,高兴起来,

“宝狮龙的只有一件,不过还有卡地亚、梵克雅宝两个品牌的,都是那个时期的产品,也很漂亮。”

那老板从柜子里拖出一个大箱子,一阵翻拣,拿出了三个盒子,递给吴迪。吴迪接过打开,看了一眼,笑道:

“多少钱?便宜点我都要了。”

边说边弯腰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带盖的扁圆盒子,随便看了两眼,就似乎很是失望的样子,随手扔在了一边。

“先生,这四件加起来要六万欧元,不过……”

“太贵了,这种东西一件应该超不过一万欧元,老板这个价格是不想出手啊。”

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吴迪用四万欧元买到了四件精致的古董化妆盒,而那个黑乎乎的,被老板说成是紫檀木雕的扁圆盒子则作为添头,被吴迪收入囊中。

机器猫和麻雀知道吴迪从来都不会贪什么添头之类的小便宜,一看就知道那个黑乎乎的盒子大有问题,收起来的时候倒是比那几个化妆盒还要小心些。

“五哥,这玩意不可能是紫檀吧,那个老板自己都不信,要不怎么会答应当添头?”

“呵呵,这件是雕漆器,是元代制漆巨匠张成的作品,叫做剔黑栀子花圆盘,前后起码有近两百道漆层,全盘皆花,花叶簇拥花朵,舒卷自然、生动,刀法浑厚圆润,极品啊!”

“雕漆器?在漆上雕刻?”

“呵呵,这个我知道。五哥,元代的雕漆是不是一共只有剔红、剔黑和剔犀三个品种啊?”

吴迪笑了笑,

“你现在知道有个屁用,该错过的都错过了!看来你在这上边是没什么天分啊!”

机器猫小脸红了一下,笑道:

“有很多鉴定师一辈子都没捡过一个像样的漏,不照样混的风声水起?要是各个都跟五哥你一样,那现在哪儿还有漏可捡啊?”

“快点,别在那乱拍马屁了,五哥多英明神武天纵英才风流倜傥内涵深刻的人物,不爱听这些,赶快说说什么是剔红、剔黑,奶奶的,还剃胡子呢!”

“剔黑是雕漆品种之一,根据漆色的不同,有剔红、剔黄、剔绿、剔黑、剔彩、剔犀之分,其中以剔红器最多见。它的方法就是以木灰或金属为胎,在胎骨上层层髹黑漆,少则八九十层,多达一二百层,至相当的厚度,待半干时描上画稿,然后再雕刻花纹。”

机器猫像背书一样给两人解释完毕,看了吴迪一眼。

“漆雕始于唐,盛于元,张成、杨茂、张敏德均为当时技艺高超的制漆巨匠。元代的雕漆作品既有出土的,也有传世的,国内收藏的数量极为有限,有相当一部分流失到了海外。我们这次算是捡着了,这种珍品居然都会被人拿来当添头……”

机器猫和麻雀丝毫没有要知道这件东西价格的意思,因为吴迪经常打击他们,这种宝贝怎么能简单的以金钱来衡量呢?但是军师不知道,而且对古玩确实是不怎么了解,所以继承了他们的优良传统。

“五哥,那这件东西能值多少钱?”

“雕漆器的价格一般,因为精品少,物件小,不过这一件不一样,大概值个五百多万吧?”

五百多万?四万块钱买了四件化妆盒,添头却值五百多万,这……这是捡漏吗?这简直就是在抢钱!

机器猫鄙夷的看了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眼,终于找着机会打击他了,

“五百万人民币好不好?不要崇洋媚外,什么都拿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来衡量价值,这种绝世的宝贝,是能简单的用金钱来衡量的吗?是吧,五哥?”

“是,是你个头!不用金钱衡量怎么交易?话说你小子越来越有麻雀当年的风采啊,看来是要找只女猫咪来管管了,你看麻雀现在,稳重多了。”

麻雀正在后悔,好不容易有一个欺负军师的机会被机器猫抢走了,这时听到吴迪的说话,不由一阵庆幸,只是,这回怎么又说是要拿金钱来衡量了?

他和机器猫互视一眼,话说这女人心海底针,五哥他似乎没时间去泰国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