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捡人算不算捡漏

机器猫看到吴迪关注,听了两句说道:

“五哥,好像是画廊要将那几幅国画撤了,换成他们新进的几副作品,正好被卖画的留学生看到,在说合同的时间还没到……”

吴迪皱皱眉头,走了过去,冲着一名胡子拉碴,满脸悲愤的年轻人问道::

“你是这几幅画的作者?”

那人点点头,眼神中有一种看到老乡的激动,

“合同明明后天才到期,他们今天就要下我的架,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是什么?”

“呵呵,没关系,你那几幅画我刚刚看过,还不错,你让他们下架,待会儿拿到店门口我就买下来,气死他们!哈哈哈哈。”

吴迪终于过了一把欺负别人听不懂他说话的瘾,高兴的嘴巴差点都合不拢了。

那名年轻人一听,眼睛亮了起来,终于碰到赏识的人了!要不是马上就要断顿,这几幅画他都舍不得拿出来卖,这可是他习画二十年来的精品之作,准备留着将来自己收藏的!

水天枫本是国内某书画学院的高材生,但因画风不为导师所喜,眼看着同学中明明比他画的差的都经常被推荐出去展览拿奖,一怒之下愤然出国,希望在这个所谓的公平世界找到出头之日。可是,即便是融入了一点西洋技法的水墨画它仍然是水墨画,想在这边出人头地只怕会是比国内更难!

只是很可惜,等到他认识到这个道理时已经山穷水尽,连回国的机票都买不起了,而他又不好意思再向国内为了供他学画已经家徒四壁的父母伸手……

“你先等一下,我看看这几幅画。”

吴迪看着店员趁他们聊天时,手脚麻利的在空出的地方挂上了几幅没有落款的油画,微微一笑,正准备出店,忽然,视线被一幅静物画所吸引。

这是一幅画苹果的静物画,画家仔细的在画面上安排了倾斜的苹果篮子和酒瓶,把另外一些苹果随便地散落在桌布形成的山峰之间,另外还有一个盛有小糕点的盘子放在桌子后部。

整个画面实体感很强,构图均衡,结构合理,给人一种凝重厚实和恒定持久的感觉。

这难道会是塞尚的那幅《静物苹果篮子》?怎么可能放在这个角落展出?等吴迪看到店员为它贴上价格的标签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一幅世界知名的精品之作竟然只要5000欧元!是少写了个万字吗?哦,搞错了,这里不是华夏,没有那个万字……

“请帮我将这幅画收起来,机器猫,你去付账,记得要销售凭证。”

吴迪甚至顾不上用天书去验证,就直接让机器猫付账走人,这样的作品以这个价格暴露在人前,哪怕只是多出一秒钟,都有可能引来不可知的后果。

那名店员非常高兴,这几幅画是他一个朋友私下委托他帮忙处理的,他许给了经理一点好处,那个肥胖如猪的凯瑟琳就默许他挤占掉水天枫的两天时间。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不但摆平了那个穷鬼华夏画家,而且还在他把画作刚刚挂上没有超过一分钟的时间里,就看上了其中标价最贵的一幅!这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是华夏来的附庸高雅的土豪!他隐隐有点后悔,早知道就标高点了……

“先生,要不您再看看这几幅,您看这幅肖像中的女子,恬静纤美,您再看这幅……”

吴迪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频频向他们瞩目,似乎马上就会走过来,连忙不耐烦道:

“都帮我收起来,我全都要了。”

“哦,天哪,先生,您的慷慨比那天上的太阳还要让人感动,这真是……”

他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将几幅画都卷了起来,分别装进放在一边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画筒,交给一边等着的军师,就要带着机器猫去付账。

“等等……老板,那幅画现在应该在芝加哥艺术学院,这一幅虽然看着还不错,不过五千实在是有点贵了……”

水天枫看到吴迪只看了一眼,就拿下了那几幅总价超过两万欧元的油画,想阻止又怕他恼羞成怒,一会儿连他的画也不要了……此刻看到马上就要成交,心急之下,再也顾不了许多,一把拉住了机器猫,在吴迪耳边悄悄的说出了那段话。

吴迪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人还不错,不亏他刚才帮他一把。他示意机器猫跟过去付账,然后拿过军师递给他的画筒,打都没打开,随意的摆弄了一下,又还了回去。

没错,这里边装着的这幅《静物苹果篮子》,或许它不应该叫这个名字,确实是保罗•塞尚的作品!这个保罗•塞尚不是同名同姓,而真的就是那个被西方现代画家称为“现代艺术之父”或“现代绘画之父”的后期印象派主将,从19世纪末就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的法国著名画家保罗•塞尚!

每一名画家都有自己喜欢或者擅长的题材,在这个题材上他绝对不会只留下一幅作品。但往往会因为某种原因,这些同题材的作品中的某一幅精品会被某些评论家推崇,慢慢的就造成了一种情况,即使是同一名画家的,在题材、构图、意境上都差不多的作品,在价格上也会存在巨大的差距。而对于一些不太了解这些画家的人来说,更是认为这种题材就应该只有一幅,其他的再像都是伪作!

水天枫明显就是陷入了这样的误区。吴迪看着这个有些落魄的同龄人紧皱的眉头,决定再试探他一下,

“听说梵高酷爱向日葵,一生大概画了几十幅相关的题材,只是传世的就有十几幅吧……”

水天枫恍然大悟,这是一幅姊妹篇!他看向吴迪的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年轻人刚刚干了什么?一幅最少价值五千万欧元,不,很可能是八千万欧元的塞尚的《静物苹果篮子》被他以五千欧元收入了囊中!这可能吗?他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了那幅画的作者是塞尚吗?可是他学画二十年,不但看到的比他早,而且看了还不止一眼,居然都会无动于衷?

“八千万欧元?应该没那么多吧?不过五千万欧元应该是一个比较公道的价格。”

水天枫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知道保罗•塞尚最为挚爱的作品之一,《玩纸牌者》吗?”

“知道,塞尚一共画过5幅《玩纸牌者》,除了一幅被希腊船王乔治•艾米比利克斯私人收藏,其他4幅全都收藏在巴黎的奥赛博物馆、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世界各大博物馆中,怎么了?”

“听说最近有人在私底下求购船王那幅,你知道开价多少吗?”

“据说他收藏那幅被认为是塞尚《玩纸牌者》系列中“最阴暗”的一幅,我记得休斯敦美术馆馆长加里•廷特洛曾经这样评论过,“这幅画在省略了之前几幅中不必要的元素之后,呈现出最根本的样貌。”。那幅画在过去几十年中,求购者不断。怎么?这次终于过亿了吗?”

“过亿?这应该是前几年的价格了。听说这一次的求购者是卡塔尔的王室,开价高达一亿五万千万英镑!可是船王仍然没有答应出售!”

“一亿五千万?还是英镑?这怎么可能……”

“这个消息基本上已经证实了,据说卡塔尔王室还放下话来,如果船王有意出售,可以直接和他们联系,价钱还可以再商量。刚才那一幅如果真的是塞尚的作品,呵呵,八千万英镑不一定能卖到,八千万欧元应该是没问题吧?”

水天枫的呵呵里没有丝毫的笑意,他说了这么多的话,但依然没有从紧张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八千万欧元,这是什么概念?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他想象的极限,因为他记得一句话,一个他最要好的朋友曾经给他讲过的一句话,如果有八百万人民币,凭他目前的水平,他能找人很轻易的将他捧红为国内二线知名新锐画家!

八百万人民币,八千万欧元……他黯然摇了摇头,这五幅心血的结晶能卖五千欧元,足够他回国了,以这位老板的眼光,这些画放在他的手里,也不算是辱没了。

“走吧,我看你的水平在国内混个二流应该没什么问题,为什么要跑到这边来受这个苦呢?”

吴迪的心情很好,第一次出手就有如此巨大的斩获,完全可以看做是这个年轻人给他带来的运气,如果不麻烦的话,他不介意顺手帮他一把。

“我这种画风在国内很难找到市场,自己的老师和同门师兄弟都看不起我呢!没想到国外更难混,不过我是不会放弃这条道路的!谢谢你,能够一次买下我这五幅作品。我要回国了,如果有缘,我想我们还会相见的。”

水天枫的神情开始时充满了黯淡、迷茫,可是渐渐地,随着语调的高亢,精神也振奋了起来,到最后,竟似已经摆脱了所有负面的情绪。

吴迪暗暗点头,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我大概会在半个月之后回国,你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打这个电话。”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