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画廊

第二天,吴迪去赌场里遛了一圈,试验了其他十几种玩法,有输有赢,他发现,透视眼对于千奇百怪的赌博方法来说,似乎是有点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

军师的效率很高,一天就搞定了合同的事,结论是放心大胆的签,没有问题。吴迪听了他的建议,唤过008,大笔一挥,了事直奔危地马拉。

他们赶到危地马拉城的第二天,胡自力的团队就到了,这家伙还是没忍住直接跟了过来。吴迪让军师领着他们去递交申购材料,他自己则和胡自力交流公司的事情,同时琢磨着是该从这里直飞欧洲还是先回国一趟。

“小五,既然有这种事情,你还是先去一趟欧洲吧,家里的事你不用操心,都很好。”

师父的声音有点虚弱,不过吴迪也没有在意。是应该先飞欧洲,因为巴塞罗那一年一度的古董沙龙已经开始了,这时候会有大量世界各地的珍贵古董流入市场,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五哥,事情麻烦了。”

军师还没见人影,麻雀就一路嚷嚷着跑了回来。

“我们递交材料的时候,那个女人告诉我们说她查过了,大概在两个月之前,已经有人递交过有关那个地块的申请,不过她会尽量为我们争取,争取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两个月前?也就是说他们马上就要获得那片区域的勘探权了,哪还有什么公平竞争的机会?知道是哪一家吗?上次去的时候她连提都没提,这里边应该是有问题。”

“岂止是有问题!你没看到那个女人的嘴脸,假惺惺,一副可惜的样子,要不是军师拉着,我差点在她那张狗屎脸上弄个鞋印出来,也好尝尝走狗屎运的滋味!”

“军师呢?他怎么说?”

“他和机器猫带着翻译查去了,不知道要多久才有消息。”

“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是要先摸摸底,看看究竟是谁在跟我们开玩笑……”

军师带着机器猫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不用摸了,是那个女人,妮娜伊万诺娃。五哥,这女人怎么就像是一只疯狗,到处乱咬人!不就是一桩生意没谈成吗?”

“她本来就是疯狗来着,你又不是不知道……”

吴迪仔细的回想了水潭里银河黄金玉的位置,以及它周围十米左右的地质特征,笑道:

“那个矿没有那么容易找到的,我们先不管她,看看她到底想玩到什么时候。”

“五哥,那个女人的家族在危地马拉的关系很深,我们不宜轻举妄动,为今之计,只有等,等他们自己找不着放弃。”

“嗯,安排一下,你们马上和我直飞巴塞罗那,这边不要留一个人,彻底的不要再问那两片区域的事情,让她一个人疑神疑鬼去吧。”

胡自力兴冲冲的来,灰溜溜的归,不过也算是没有白跑,终于找着机会当面给老板汇报了一次工作……

巴塞罗那濒临地中海,是西班牙第二大城市,作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首府、巴塞罗那省的省会,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一共举办过两届世博会和一届奥运会,在经济、贸易、文化、旅游、体育等方面均享有盛誉,被人们誉为“欧洲之花”。

巴塞罗那的文化事业非常发达,拥有很多音乐厅、歌剧院和知名博物馆,毕加索、杰昂•米罗、萨尔瓦多•达利、安东尼•高迪等近现代艺术大师的大名更是给这座近现代艺术圣殿增添了无数的光彩。

在著名景点巴塞罗那大教堂的广场上,每星期四都会有古董跳蚤市场,而每年的三月,该广场上还有一个欧洲最重要的古董博览会——古董沙龙。

吴迪此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这个沙龙,而是因为这个沙龙流入巴塞罗那古董街的那些真假难辨的欧洲艺术品和华夏古董。

在巴塞罗那新城区,仅是古董街就有73家古董店,另外,在亚拉贡街和多斯德玛姬街也有几家不错的店面,这还没算大大小小散布全城起码数十家的画廊。吴迪上次赚了个盆满钵满的佛罗伦萨古董街,就是仿照这里修建的,这次找到了原装正版,怎能不大肆搜刮一番?

在巴塞罗那港哥伦布手指大海的青铜像附近,品尝了西班牙著名的美食海鲜饭、龙虾煮鸡、兔肉蜗牛烩和香肠煮豆子,吴迪一行回到了酒店。

“五哥,不给嫂子们带点什么礼物回去?这边那个格拉西亚大道可是一条著名的购物街,房租号称西班牙最高,甚至超过了马德里的塞纳诺街。”

“房租那么贵,去买东西岂不是等着挨宰?再说,咱们家自己就是做珠宝的,她们俩包包多的可以开个店,衣服鞋子又要试着买,手表也不缺,还能买什么?”

事实情况是两女知道吴迪要去巴塞罗那后,严令他不准乱买东西,尤其是孟瑶,还把他的眼光和品味狠狠的嘲笑了一番,气的吴迪恨不得立马飞回去将她剥光了痛打一番小翘臀!当然,这个具体用他自己什么身体部位去打,似乎就不用多说了吧。

“欧洲艺术品的种类和华夏相比比较单一,毕竟那里很多年前都一直被称为蛮夷之地。但是近现代涌现出的一大批天才大师们的画作、雕塑作品却非常的有名。另外还有一些古董表、银器、珠宝、家具也都据有收藏价值,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他们的油画,另外还有就是回收一些我们老祖宗的东西。今天好好的睡一觉,倒一下时差,明天,先从古董街开始,扫荡!”

第二天的天气非常好,海蓝海蓝的天空中悠闲地飘荡着几抹浮云,微带点地中海潮湿的微凉海风,让整个城市仿佛充满了活力。从酒店直接打车来到位于新城区的古董街,吴迪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欧洲之旅。

巴塞罗那的古董街分为几条小街,聚在一起很有一种市场的感觉,最大的入口这端,第一家就是一个拥有三层楼,接近十个展厅的画廊,据说在整个欧洲都非常知名。

吴迪对于那些野兽派、抽象派、印象派的油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甚至认为他们远远不如华夏的水墨画好看。但即便如此,也不得不承认这些画作中有着一些稀世珍品,无论是笔力还是意境,丝毫不会比华夏历史上的巨匠们差了。

换做以前,像这种画廊,他多半会一扫而过,可这次还肩负着收集上千万美元古董的使命,所以他打算一家都不放过。

一楼的几个展厅主要是一些现代新锐画家的作品,价格从几百欧到几万欧都有,吴迪还远远的看到,在那边的角落里,居然还有几幅华夏画家的水墨山水作品。

他一路浏览过去,在那几幅水墨画面前停住了脚步。嗯,有意思,笔力、意境都比较到位,而且似乎还在传统的画风里融入了某些西洋技法,这也算是一种创新了。只是这个作者,好像从来没听说过,是个新人?

看完画再一看价格,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种水平的作品,如果在国内有点名气的话,应该能卖到十几万人民币,在这里的标价居然只有一千欧元!可见,艺术离开了它扎根的土壤,是会贬值的。

二楼的作品从价格上看就要比一楼高出不止一个档次,最低的几幅都差不多要二十万欧元,他甚至还在这里看到了两幅皮埃尔•雷诺阿、乔治•勃拉克的作品,标价均超千万,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个价格,客观上来说还是反映了作品的真实价值,只不过对于他来说,却是觉得有点不值,因为缺乏了民族归属感,再好的东西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一堆不会移动的钞票罢了。

大体的浏览了一下各种画作的价格,他对目前的主流市场有了一个模糊的定位。看来,这些知名画廊就和他判断的一样,是大商场,要想买到便宜货,还是要到跳蚤小店里去,那里才是捡漏的天堂啊。

吴迪咨询了店员,才知道那几幅知名的作品均是非卖品。他有点可惜的叹了口气,否则随便买上几幅,参加比赛的赌注就有了。不过,目前的局面也可以理解,这类东西的价值只有通过拍卖会才能准确的定位,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在这里就出售了呢?

三楼的作品极少,但是更加的不得了,居然有毕加索、梵高、杰昂•米罗、萨尔瓦多•达利等人的作品,不过都没有具体的价格,很显然只是让人参观,而不是用来出售的。

吴迪凑近了一幅毕加索的素描看了两眼,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疑问,这个能确定是毕加索的作品吗?

这时,一名同为参观者的西班牙老人看到了他眼中的疑问,笑着指了指画作下方的英文介绍,军师看了一眼说道:

“五哥,这里的作品太过珍贵,这家画廊只是不定期的短暂展出原作,平时悬挂的都是一些艺术生的仿作和照片。”

吴迪这才点了点头,匆匆浏览了一遍,就朝楼下走去。

路过一楼时,他看到两个人在刚刚看到华夏画作的地方指手画脚,似乎还有争论的声音隐隐传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