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集万千怨恨与一身

十几把之后,吴迪的额头已经见了汗水,倒不是因为他输的太多,而是因为他发现问题越来越严重。

梭哈是一种比较讲求技巧的游戏,它不但需要运气、良好的记忆力,还需要综合的判断力、冷静的分析能力以及使诈的技巧,可以说,赢钱,尤其是想赢大钱,更多的靠的是几名参与者之间心理的较量!

现在的情况是,虽然没有人能诈得了他,桌面上的变化也能计算的出来,但是他也很难把握到其他几人的心理!如果每把都像这样稳扎稳打,最终可能会赢钱,但如果是比赛,获胜的可能性却会很低,而且还很可能在进行到一半时就会被底注或者每轮跟下的注拖死!而要是选择诈鸡,他又会因为知道对方的牌面而患得患失……总之,这下麻烦大了!

这几个女孩很显然经常玩牌,和吴迪打了一会儿后就发现,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菜鸟,可偏偏判断力准确的惊人,而且似乎运气也不错,二十把牌,他曾经连弃了十把,可结果是到现在居然还小赢了她们一些!

“玛丽安娜,你到底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个怪胎,像一只胆小的老鼠一样,根本就诱不到他的牌!”

那个黑人女孩欺负吴迪不懂英语,肆无忌惮的大声抱怨着,还顺便狠狠的盯了一眼坐在吴迪身后不远处的机器猫。

玛丽安娜疑惑的摇了摇头,这个吴迪明显是个新手,可是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吧?她可不相信他的胆小是因为谨慎,是你们这几个老娘们太急色,把人家吓着了吧?

吴迪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时间,离军师赶过来还有两个小时,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好好的训练一番吧。

他一开始加强计算,几女顿时就变的被动起来,她们觉得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一个打牌的对手,而是有着精准的计算、判断能力,又丝毫不会冲动的机器人!

“狗屎!梭哈!”

那个黑人女孩在拿到前两张牌后,看都不看,直接将面前的大堆筹码推进了赌池。吴迪眨了眨眼睛,如果大家都跟下来,你就赢了,可是如果有一个人现在弃牌,就是玛丽安娜赢。如果两个人弃牌,就是我赢。如果第三轮才开始有人弃牌,那就是那个白人女孩赢,如果……这也太他妈的复杂了!

吴迪沉默了几秒钟,将台上大约二百多万一下推进了赌池,如果大家都不跟,就是他赢,赌一把!

玛丽安娜犹豫了一会儿,扣上了手里的牌。另两个女孩也相继扣牌,只有白人女孩看了一眼吴迪,笑眯眯的推上了所有的筹码,说了一句:

“姐姐脱光了陪你。”

麻雀等人闻言顿时流了一头的汗,吴迪没听懂但也苦笑了一声,看来,这次回国要找一个师父了……

“五哥,我觉得那几个女孩似乎没那么简单……”

“太年轻,太有钱了?难道她们也是富二代?对了,你说老外管二奶叫什么?”

“不知道,刚才有一次,黑人女孩对面那个卷头发的往池子里扔筹码的时候,手法很像是个练家子,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忽然觉得房间里的气氛怪怪的。”

吴迪扭头看了麻雀和迟梦华一眼,两人均摇了摇头,

“没关系,待会儿军师到了,一两天之内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们就回危地马拉,如果短期内在别的地方再碰到她们,那时再提高警惕也不迟。呵呵,你们说,会不会是和电视上演的一样,一群无聊的女杀手出来找乐子玩,然后选中了我们?我看刚才那个黑人看机器猫的眼神似乎很简单,红果果的,要吃人的模样啊,哈哈哈哈……”

军师风尘仆仆的赶到酒店,顾不上休息就拿起文件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指点着其中的条文和吴迪商量,

“五哥,大体上没有什么问题,明天再找一个当地的律师咨询一下,应该可以签。”

吴迪点点头,没问题就对了,师父如果连这点控制力都没有,当年也轮不到他做那个位置了。

“五哥,新开的矿坑挖了一个月,成绩喜人啊!目前宝石级钻石的比例达到了百分之二十五点一,比预测的高出了五个百分点!”

吴迪沉吟了一下,说道:

“既然那边稳住了事,你暂时就先留在我身边吧,我让狸猫过去替你,人手还是不够啊。”

“怎么了五哥?”

“如果一切顺利,危地马拉那边最少还要两个人,短期内甚至还要三个……”

吴迪将最近一段发生的事情和他做了简单的沟通,军师沉吟道:

“四哥说得对,危地马拉的事情拖的越久对我们越有利,只是这古董赌博大赛,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吴迪苦笑了一声,说道:

“是没那么简单,我今天实验了一下,梭哈输了两百多万。如果到时候他们真的能找来十件非常珍贵的古董,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参赛,那里边肯定会混进来不少披着鉴定师外衣的职业赌徒,要想赢得最后的胜利,还真是没那么简单。”

军师摇了摇头,说道:

“五哥说的是一方面,不过这件事情最可怕的地方还不在这里……”

这下连迟梦华都来了兴趣,问道:

“输了都不可怕吗?那可是三件价值上千万美元的珍稀古董啊!”

“这件事情牵扯的实在是太多了,输赢只是很小的一个方面。五哥你想,比赛的消息一公布,首先会发生什么事情?”

“肯定是大把的人满世界的买古董呗!”

麻雀插了一嘴。

“没错,整个收藏界有实力或者其他有兴趣的人都会去搜罗古董,一方面为了自己参赛,一方面也能阻止自己的对手获得足够的赌注。而这样就会带来一个后果,短期内古董价格暴涨,催生出一大批价值超过千万美元的宝贝。”

“没错,本来价值能过千万,又能够被拿去参赛的不会有太多,可是这么一搞,就不好说了。”

“这些都不可怕,大不了让那些转手的人大赚一笔,可是,这个比赛的居心实在是太险恶了!”

“险恶?不就是一群赌场老板想赚钱吗?”

“赚钱?他们赚的可不是这一笔!麻雀,我们先假定他们真的能找到像《清明上河图》、《蒙娜丽莎》之类的绝世宝贝,那样的话,只怕自觉有能力抢一抢的人都会报名参加吧?经过后两轮的比赛,这些参赛者之间会发生些什么事呢?”

“输赢啊?还会发生什么?”

看到麻雀低着头在琢磨,迟梦华奇怪的问道。

“你赢了我,导致我不但失去了价值千万美元的古董,而且失去了获得稀世奇珍的机会,然后他又赢了你……这样环环相扣,会造成收藏界的恩怨暴增!如果没有报仇的机会,可能很多人就将这些记在心里,大不了以后大家的关系差些,可是如果有人给他们提供了机会呢?”

“提供机会?你是说将比赛常态化?”

“没错!如果是我,会给他们一个低价赎回古董的机会,哪怕只收三分之一,甚至是五分之一的价钱,但是我会每隔几年来上这么一次,你想想,只怕到时候整个收藏界都会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没那么恐怖吧?它吸引人参赛主要靠那十件精品古董,如果每次都被人赢走,那些人可不会再轻易把它卖掉,你让他们上哪里去找那么多?就算找着了,人家原主不愿意卖你又能如何?”

麻雀又有不同意见了。

“偷、抢、借都可以!其中最无耻的就是借!”

“借居然比偷抢还无耻?”

“借就必然要还,还就证明他们有把握这件东西不会被别人赢走,你想想,什么情况下才能保证它不会落到别人的手中?”

麻雀倒吸了一口凉气,奶奶的,监守自盗,赌资自赢!只要派几个赌术高手混进去,甚至不需要是高手,就能很轻松的赢几件,甚至是把十件都赢回去!这,这未免也太歹毒了吧?

“然后再大肆炒作某人一夜之间,名利全收,或者是谁和谁之间不得不说的恩怨,引诱和揭短并用,吹捧和打击齐飞,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暗地里的配合,呵呵,大势成矣!只怕后边即便是没有了绝顶的宝贝助阵,参加的人也不会少了!反正古董输了还可以低价赎回的嘛。”

机器猫看透了比赛的本质,叹息着将自己的判断讲了出来。

“破局之道,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由一个人赢了所有人,将那十件宝贝尽数拿走!这样不但让他们以后借无可借,还可以将所有的仇恨都集于一人之身!那大家之间错综复杂的恩怨情仇就再也没有了,这时候,再有人适当加以引导,呵呵!”

军师边说边站了起来,

“五哥,千斤重担系于一身,你准备回国苦练赌技吧!”

吴迪听的目瞪口呆,军师这货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整个一个阴谋论者啊!不过貌似讲的很有道理,那么,就让全世界都来恨我一个人吧,把你们的仇恨都华丽丽的砸过来吧!如果能再给我十件可以媲美《清明上河图》的宝贝,那么,连外星人一块来都没有问题!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