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抽丝剥茧

吴迪没来由的觉得身体一寒,这常薛的语气也太渗人了!

“有人看见了?真的是鬼在偷珍珠?”

要是原来,这些东西打死他也不会信,可是现在见识多了,说信可能有点玄乎,但半信半疑绝对是有的。

“这要是能看见,她还叫鬼吗?现在是什么也看不见,可天天都在丢珍珠!你说不是闹鬼她是闹什么?”

“是不是出了家贼啊,珍珠那么小的颗粒……”

常薛一拍脑袋,满脸懊恼的表情,

“怪我,怪我没说清楚。五哥,这丢的不是采出来的珍珠,这还没到收获期呢。丢的是水里的!原来的老板留了不少还没长成的,都算是我的了!”

“水里的?你是说珍珠还在水里就丢了?她把育珠蚌偷走了?”

“五哥,你见过怎么养殖珍珠吗?”

“见过,就是在水里有一排排的绳子,绳子下边吊个网兜,蚌就在网兜里边。”

“那是淡水珠的养法,不过海水珠也差不多,用的是笼子,然后通过木桩定位。这次丢珍珠,是真的只丢珍珠,育珠蚌都还在,但是上边会被钻出一个小指粗细的圆洞,凡是这样的育珠蚌,里边的珍珠连沫子都不会剩下一点!”

“打个洞就把珍珠偷了?不对吧?就算划破了珍珠囊衣,从那个小洞往外倒也很费事好不好?”

常薛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偶尔发现这件事情后,我开始不定期的抽查笼子,一个月前忽然发觉比例在急剧的上升,到今天为止,我估计有一多半的笼子里都有这种现象!”

“是不是什么海底生物啊。”

“没听说什么海底生物会打洞吃珍珠啊?原来那个老板在养殖场周边围了两道鱼网,我让蛙人下去检查了,没问题。后来我又扔了十几台水下摄像机下去,愣是什么也没拍到,可珍珠它该丢还丢!我这都快急死了,结果你一直在那边……”

吴迪点上一根烟,吐了个烟圈,

“可就算是你告诉我,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啊?”

“我知道你未必会有办法,这不是公司就只有我们两个股东吗?我不找你商量,找谁商量去?家里边我还都瞒着呢!”

对于海水珠,历来就有一种说法,“西珠不如东珠,东珠不如南珠”,而桂省合浦,就是著名的南珠故郡,1992年总理亲笔为合浦题词:“南珠之乡”。

常薛的养殖场就在合浦西场的海岸线上,那一块水深、无污染,所产的珍珠凝重结实,硕大圆润、晶莹夺目、光泽耐久,在整个合浦的海岸线上,也是数得着的养殖场。如果不是有这种怪事,常薛就算是出三倍的价钱,都不一定拿得下来。

“便宜没好货,这次知道了吧?”

常薛嘿嘿笑着不说话,吴迪一愣,忽然想起自己买蓝梦的价钱,顿时了然,

“你小子这是掉到别人挖的坑里了?”

“五哥,话不能这么说,虽然介绍人和场主都跑国外去找不着了,但是,这边的人大家都知道,那家伙养的时候也没少被偷!”

“煮熟的鸭子嘴硬!你买之前就没调查过?为什么没人告诉你?我给你说,我们这次回去,你老老实实的把经过告诉家里大人,看看能不能找到是谁在暗算你,否则就算是这件事情解决了,他还会生其他的事!”

常薛尴尬的点了点头。

吴迪赤脚走在凝实的沙滩上,这一带一眼望不到头的海岸线上,几乎全部都是养殖珍珠的箱子,最远的甚至能深入到海里几公里!

“那么远的地方也不怕被大鱼拖走了!”

“那一片是个海底坡,海水比较浅,退潮的时候人都能走进去两公里。五哥,前几天捞上来的你看过了,要不咱现在下水给你捞两笼上来看看?”

吴迪点点头,和常薛回到一个伸入水中大概十多米的小木码头,登上了一艘机驳船。

工人阿海停好船,先从水里捞出了一个摄像机,换好了带子又放了下去。

“这一片有一个摄像机,但还是有珍珠被偷的事情发生,来,把那一笼提上来看看。”

阿海提上来了一个铁丝笼子,里边散放着十几个育珠蚌。他伸手进去翻拣一阵,摇了摇头,又将笼子放入水中,拉起了旁边的一笼。

第三笼,阿海从其中拣出了两个育珠蚌,递给常薛。吴迪看到果然和他刚才在办公室看到的一样,在蚌壳上有着一个小指粗细的洞洞,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阿海是不怕鬼的,现在除了他和几个小伙子胆大外,我的养殖场里已经找不到敢下海的人了。周边几个养殖场传的神乎其神,说是哪天有人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水鬼把谁抓走了什么的,搞得老子的养殖场现在人丁稀少,怎么办啊五哥?”

虽然这半年见了几件玄幻神奇的事情,但是吴迪看了现场后,仍然不认为是有什么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在作怪,这多半是海里的一种生物。

吴迪紧接着追问了一堆的问题,得知海水,珍珠都应该和别的养殖场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阿海提供的一个情况让他认为可能问题就出在这上边。相比于原来没出事之前,现在这个养殖场里产出的粉红色或者桃红色珍珠要少了很多!

“其他家的珍珠里边,有这两种颜色的多不多?”

“不知道,不过阿公一定知道,他是镇上最大的收珍珠的商人!”

“那被偷的珍珠有没有一个范围,还是说是整个海场都有啊?”

“这个,倒是没有刻意留意过,不过我觉得好像是这一片的丢的比较多,还有那一片。”

吴迪的目光随着常薛的手指,朝右手边那片海水看去。水很清,也很透,阳光能照射进去一米左右。但这两个地方的水深都达到了十五米,那些珍珠笼子都悬浮在水中,随着海底的暗潮一晃一晃的。

吴迪的透视眼在海水里梭巡了一阵,即便偷珍珠的是一种动物,这样做碰上的几率也太小了,如果那个家伙如他猜想的喜欢偷粉色或桃色的珍珠的话,倒是有个笨办法可以一试。不过这要等到到镇上找阿公问了才知道。

从阿公那里出来,吴迪也挠起了头皮,其他家这两种颜色的珍珠不比他们家原来的比例小,那到底是为什么呢?不过,原来有那么多,现在明显的少了,这就是有问题!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就用这招守株待兔,看看瞎猫能不能碰见死耗子吧!

吴迪的办法是,用他的透视眼找到一片粉色珍珠比较密集的地方,然后就盯着那一块,等几天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这个方法当然不能跟常薛说,吴迪给他的解释是他有一种奇异的灵觉,鉴宝赌石靠的都是这个,所以他打算在海上待两天,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五哥要一个人在海上待两天?开什么玩笑!这要是一不小心被女鬼给吞了,他常薛还能活吗?如果真是一口吞了倒也简单了,最多不过他也陪上一条命,可这万一要是被女鬼吸尽了阳精,以后房事不举,他的罪过可就大咯!

“五哥,不行,这海上太危险了……”

“没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只要没有大型的鱼类,这在船上还怕什么?你忙其他的去吧,让阿海陪我就行了。”

好说歹说,常薛坚决不同意,后来吴迪答应只是白天在船上守着,退潮就回去,而且他可以在一边陪着,常薛才勉强同意。

三个人回去收拾了些吃的喝的,重新来到了刚才那片海域。

“老板,蚌类不吃饲料的,它们只吃海里的微生物,所以海水的污染越少,珍珠的品质越好,我们这一片海,在整个桂省都排的上号呢!”

“那珍珠一般养多少年才能收获啊?”

“从育珠蚌养殖规律看,一般养殖周期为2-3年。珍珠在第二年至第三年生长最快,第四年以后生长速度下降,育珠蚌也渐趋衰弱,易于死亡。养殖2--3年的珍珠颗粒大,圆整,富有光泽。三年以上的虽然颗粒大,但光泽不好,质量并不高。就好像胎盘已经老化,还不肯出生的小家伙就要被剖出来一样。”

常薛已经破罐子破摔,所以还有心情说些俏皮话。

坐游轮在海上玩的时候会很开心,可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试过坐一艘小驳船在海上晒太阳。那个滋味,如果不是常薛实在是害怕水里有水鬼,也早跟着吴迪阿海两人跳下海去了!

吴迪一边将头躲在船体的阴影里,一边不时的注视着不远处的海面,在那几个定位桩上挂着的笼子里,最少有六个育珠蚌里有着这粉色或桃红色珍珠的存在。

一边盯着一边发呆的他忽然感觉到脚上痒痒的,低头一看,竟是一群小鱼在亲吻他的脚趾,不由得笑了笑,将脚朝上收了收。

哎,还有完没完了?怎么追着咬起来了?吴迪又低头朝下看去,这次却不是小鱼群,而是一条半尺长,黑乎乎的胖泥鳅般的怪鱼,它的嘴长而且尖,就像一根手指似的,此刻它正努力的摆动着长嘴在吴迪的脚上搔来搔去,玩的不亦乐乎!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