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闹鬼

吴迪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常老静静的听完,问道:

“查不查得到你头上?”

“应该不会。但是银行那边的案子可能还需要我露一面。”

“记住,如果觉得有问题,就让魏司令想办法,让你跟着舰队一块回来,如果没问题,就把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好再走,其他的人尽快疏散。好了,我要给上边打电话了,你把那东西的照片传几张过来。”

吴迪办妥之后,背着装有玉玺的布包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了一眼大家,笑道:

“好了,分手的时间到了。最迟天亮,那两个保安就会醒,到时候就要考验几个负责伪装现场的弟兄们的功力了。炎黄你的伤怎么样?你可是户主,明天警察肯定登门,小心千万别露了马脚。不过正好,借口是凶宅的邻居,尽快把房子处理掉脱身。张飞,你跟我出去一趟。”

“五哥,弟兄们事先找到了一条安全的路线,可以避开所有的摄像头,不过就是要靠两条腿走路……”

“那就找个人送我们一趟,顺便从市区叫辆车出来,长途。你们也赶紧疏散吧,回国我请你们喝酒。”

所有参加行动的人全部都站了起来,目送吴迪三人离开。这一次,吴迪的表现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这个神秘的五哥,注定是他们,尤其是几名队长,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个人物!

魏司令以前是钟老爷子的警卫连长,后来被送到海军后一路高升,现在已经是一军司令了,在钟系里算是混的比较好的。吴迪平时没少听钟棋说起过他,评价是很好玩的一个家伙。

距离悉尼还有五十公里的地方,他接到了魏司令的电话,命令他原地等候,他亲自来拿东西。因为吴迪这种时候出现在军港实在是太惹眼了。

半个小时后,吴迪就在路边见到了这个头发斑白的精壮中年。魏司令从吴迪的手里接过布包,轻轻的掂了掂,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直说找机会见见你,没想到居然会是在这里。小五,你小子这次可是干了一件大事!你知不知道,居然是一号亲自打电话把我从被窝里给揪出来的!奶奶的,就冲这个我回去也要找你们家钟老头的麻烦,当我这么大年级一个老头子睡一次安稳觉容易吗?”

吴迪汗了一下,貌似你才刚刚五十好不好?以为我不知道,起名叫魏老虎,长大了嫌难听,故意让朋友喊你魏老货,时间长了还真当你是个老家伙了?你敢找我们家老头子的麻烦试试?听说有一次在家里你和钟棋一样,被老爷子拿着拐杖赶的满屋飞呢!呃,这个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就算是十几年前也是确有其事嘛!

他手掌一翻,在钻石公园挖到的一粒原石出现在掌心,

“嘿嘿,魏叔叔,这是在钻石公园挖到的,不要钱,回去哄哄小公主啦,改天我让她嫂子带她出去玩。”

这个喂老虎的司令可是要搞好关系,万一哪天想不开要到海上寻宝,说不定还指着他支援呢!

魏司令的软肋果然是他家那个刚刚年满十五的小宝贝,他嘿嘿笑着拿起原石,

“这种稀奇玩意,还是你们亲手挖出来的,叔叔我就不客气了!我每次出来给她买的礼物她都不满意,不过我知道这个她一定感兴趣!嗯,不愧是能够哄到两个老婆的小家伙!”

魏老虎留下一头黑线的吴迪上车走了,这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要不要这么夸张?这才暴露几天,这常驻地离着京城十万八千里的地方的人都知道了?可那明明是好事啊?

吴迪在澳大利亚的事情还有不少,最重要的一个是尽快的注册公司,将刘宇航的钻石矿买下来,然后找理由将它下游十公里范围的勘探和开采权抓在手里。另外,就是新买的那间别墅围墙里的钻石,怎么样才能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去发现它呢?警察局那边也有必要露一下面……

吴迪回到别墅的路上最少接受了三次盘查,听到他居然是那个倒霉的户主的朋友,这些警察纷纷摇头。这次的事情一出,附近的房价绝对大跌,而听说这个家伙那个可怜的朋友,居然是昨天才刚刚签订的合同,你说,还有比这更倒霉的吗?

“五哥,我找昨天那家中介公司了,他们对房子的估价比咱们买的直接低了两百万!还说这都可能需要几年才能卖的出去!要不我给上边打个报告,给你要点补贴?”

吴迪木然摇头,补贴?我还想给原来的户主一点补贴呢!现在警察把这一带围得水泄不通,你让我怎么才能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把那截围墙给拆了?

他透视了一眼米莉山庄内正在忙碌的警察,苦恼的挠了挠头皮,奶奶的,早知道就该昨天行动之前动手!你个该死的野原新之助,你晚一天下手要死人啊?

被钻石晃花了眼的可恶家伙完全忘记了野原新之助对他的巨大帮助,如果他现在敢把这些说出来,所有知道实情的人绝对会一致的——赞同他刚才的想法!

吴迪在张飞和炎黄诧异的眼神中,抬脚上了停在院子里的一辆越野车,小心的系好安全带,打燃汽车,然后一脚油门,厚实的老式吉普怒吼着冲向了屋侧的围墙!

“我卡!五哥居然被你小子给气疯了!”

张飞怪叫着跑了出去,炎黄更是吃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看五哥前两天的做派,这二百万对他好像就是支蚊子腿,可这……可这辆吉普车它好歹也是一支蚂蚁腿啊!

卡,忘了看了,这他妈的是哪一年的破车,居然连安全气囊都没有?吴迪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张飞的搀扶下从倒塌的围墙上走了下来,一脚将一个铁盒子踢出了老远!

不远处负责警戒的警察只听到一声巨响,就看到凶宅邻居家的围墙上居然冒出来一辆前机盖冒着烟的吉普车,不禁一阵慌乱,这是怎么着,又有人被袭击了?

第二天,报纸上有关凶宅案件的报导旁边出现了吉普车骑在倒塌的围墙上的大幅照片,标题是《房价大跌200万打水漂,无辜房东怒撞围墙欲拆屋》!

处理完澳洲的事情,吴迪将军师和张飞留在了矿场,带着大牛飞回了京城。

“哎呦,哥哥哎,你可算是回来了,走,快走,看看咱们的珍珠养殖场去!”

孟瑶抚摸着左手上带着的玫瑰红、粉红、蓝、黄、白五枚钻戒,不怀好意的看着常薛,

“小靴子,你皮痒了是不是,他才回来两天你就又往外拉他?小心我告诉贝贝你不务正业!”

常薛的小脸皱了起来,连连告饶,拖着吴迪躲到了前院麻雀的房间,

“五哥,不是我不近人情,实在是嫂子她太凶残啊!”

“凶——残?”

“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呢,最近交了个女朋友,这个……这个想着五哥您这儿地气好,就把她领过来玩了几次,没想到和两位嫂子成了好朋友。这下好啊,也不说我没钱了,也不说我没房子了,天天鼓励我努力奋斗,早日也买上五哥这么大的宅子!可是,这种情况从昨天开始,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逆转?”

“对,自从看到两个嫂子都是满手的凶器之后,我们家贝贝就不干了!小靴子,你说这车没好的没关系,房没大的也没关系,可是就连这几颗破石头,你都给我弄不回来……”

我卡!想要钻石你就明说嘛,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吴迪总算是听明白了,敢情四哥现在忙上了,不来敲诈他,该轮到你这小子了是不是?

“这样的媳妇,咱休了她!”

常薛夸张的抹了一把额头,

“五哥,关键是我不敢啊,贝贝说我要是敢玩弄她的感情,就把我扔号子里关着去!”

“谁啊,这么牛!你没结婚吧?这要是结了婚还得了?坚决休了她!”

“是琳琳姐介绍的,平时看着都是很可爱的……”

“贝贝是吧?改天喊过来,我教育教育她!”

“五哥,贝贝是我叫的,她的大名叫左丽……”

“呃,这个,常薛,我忽然想起来师父还有事让我去办,咱们改天聊,改天聊啊!麻雀,你个臭小子还不赶快去备车!”

常薛抓着后脑勺看着吴迪飞也似的去了,半天才想起来,我真的是有事要找你啊,五哥……

常薛确实是有事找吴迪,因为他的珍珠养殖场出了问题。

常薛的珍珠养殖场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淡水珠,在浙省诸暨有几个村子的珍珠养殖都被他收购了。另一部分是在桂省合浦,这小子运气好,本来一个很成熟的养殖基地因为资金的问题,被他底价买断。这次出问题的就是合浦这个养殖基地。

“五哥,我现在才知道那家伙怎么会贱卖这个基地,奶奶的,这里闹鬼啊!这基地买过来才半个月,一个工人就悄悄地告诉我,说这个基地闹鬼,这鬼专门偷珍珠。我还以为他在造谣,可是这一打听,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这事是最近这一年才发生的,那老板就是被偷的受不了了才转手的!我刚接过来那一个月没发现,上一个月,她来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