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晚一步

吴迪看着兴奋的军师,说道:

“一亿美元,鱼肠剑和矿场归我,玉玺以他的名义捐献国家,我们要保证他一家人平安回到国内定居。明天去矿上转一圈,做一个假象,然后就启程去墨尔本,东西在墨尔本的一家银行保险柜里!”

吴迪随后给师父打了电话,常老告诉他会有人在墨尔本接应他们,同时在悉尼的人会马上和麻雀联系,将刘宇航的家人保护起来。

晚上很平静,大牛和军师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第二天吃过早饭,开车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到了矿场。

这里早就看不出来曾经河床的的模样,此刻呈现在吴迪面前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矿坑,亲临现场那种震撼的感觉是看照片无论如何都无法比拟的。那细如羊肠的盘山公路,小如虫蚁的工作人员,火柴盒般大小的载重汽车,无一不在告诉着眼前几人,为了利益,人类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这里最深的地方也才挖了七十米,而我们勘探出有钻石的深度是一百二十米,银行想五千万美元就连我在悉尼的办公室都一起收走,实在是太狠了点。”

吴迪没有言声,他正透视的脚下的这片大地,貌似钻石的含量和成色都不怎么样,虽然搭了把鱼肠剑,但是一亿美元似乎还是吃亏了点……

“当年,人们在这里上游一百多公里处发现了碎钻,引来了勘探的热潮,可是所有人都认为钻石是由上游冲积下来的,从来没有人尝试去下游试试,结果就便宜了我。这里最少还能挖出两亿美元的钻石,即便扣去各种成本,一个亿也算是很便宜的了。”

刘宇航站在矿坑边的一块小土堆上,仿佛一个帝王,指点着自己的王国。吴迪也懒得再看,直接发动了天书,一股庞大的灵气洪流瞬间涌入体内,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将目光投向了远方。

“刘先生,在这边拿到勘探权和开采权不容易吧?当年你是怎么做到的?”

刘宇航哈哈一笑,

“别的地方或许不太容易,但是这条被无数人勘探过的河道,政府巴不得有人整条买了去呢!吴先生放心,手续的办理很简单,只是你首先要在澳洲注册一家公司,然后……”

吴迪点了点头,这个矿坑的储量也仅仅是能够让他保本,最多不过是如果将开采的年限延长,或者储存一批钻石,等待涨价带来的额外利润,说不定能够让他将投资的利息赚回来。

可是……他的目光从下游一掠而过,那个地方很有意思啊。短短的两三公里之内,居然还藏着一个钻石矿而无人发觉,这是天意还是灯下黑?难道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居然会是一个孪生矿吗?

“走吧,带我们去转转,既然做戏就要做全套,想买矿只是站在这里看两眼可不行。”

搞清楚了状况的吴迪并没有多少的欣喜,相比于传国玉玺来说,这些都是附属品,只有拿到了那件东西,这趟的澳洲之行才能称得上是圆满。

“嗯,我带你们去选石场看看,那个地方才是整个矿场的核心。然后我们再下矿坑去看看,从那个角度仰望天空,你就会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呵呵,这一圈转完时间就差不多了,麦夸里港晚上有一班飞墨尔本的飞机。”

吴迪笑了笑,转头对军师等人说道: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在这里当个土皇帝啊?”

大牛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军师和张飞的眼中却是精芒一闪,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

飞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划破长空,如利箭般穿云而去,明天,他就将见到那失踪了近八百年的传奇玉玺!

墨尔本的夜色非常美丽,尤其是在飞机上俯瞰下去的时候,隐藏在点点星光背后黑乎乎的大楼,仿佛是一个个沉默的巨人,无声的展示着自己的肌肉。不远处的海港上,无数的射灯划破长空,将这本该寂静的夜空染得分外的热闹。

墨脱银行是一家以保险柜业务闻名澳洲的私人银行,刘宇航的东西在这里放了十几年,每年都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

“刘先生,欢迎光临,今天由我来为两位服务,请问能为您做些什么?”

一名胸牌上写着爱丽丝的窈窕金发女郎,热情的将两人迎进了贵宾室。

“亲爱的爱丽丝,几天不见,你变得更加的迷人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要求银行换掉威廉那个老家伙,让你专职为我服务了,哈哈。”

爱丽丝一边和刘宇航说笑着,一边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放着数台安检仪器的房间。一系列精细而繁琐的检查过后,两人被领进了银行放置保险柜的金库。

刘宇航掏出一把钥匙插入保险柜上的锁孔,旋转了两圈后拔出来,示意爱丽丝接着来,在爱丽丝开过之后,他又上前输入了一个八位的密码,然后吴迪就听到“嗒”的一声轻响,一个抽屉状的东西弹了出来。

“原来鱼肠剑也在这里,因为想要出手,我前两天把它转到悉尼去了。这两件东西都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东西的来历,不过本来应该还有一件,父亲说他当年下乡的时候送给一个救过他性命的老乡了……”

拉开抽屉,刘宇航从中捧出了一个黄布包裹着的小方盒,放到房间中间的桌子上,笑道:

“本来还有一点舍不得,可这刻一拿出来,忽然感觉到一种巨大的解脱,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应该由我来承担保管的责任啊。”

吴迪笑着打开盒子,只看了一眼,笑容就僵在了脸上,这里边根本就是一块烂石头,哪有什么传国玉玺?

刘宇航的表现更是不如,他看到吴迪神色不对,伸头看了一眼,大叫一声,朝后就倒。

吴迪一把拉住了他,急急问道:

“你最后一次看到是什么时间?”

“两天前,就是我找你的前一天,我把鱼肠剑拿出来时还打开看过……”

吴迪扫了一眼金库里的几个摄像头,说道:

“快走,找他们要监控去。”

刘宇航一把拉住他,说道:

“要不,先报警吧?”

吴迪摇了摇头,

“来不及了,警察介入只会让事情更麻烦。”

银行的高层已经得到了爱丽丝的通报,他们几乎瞬间就达成了一致,绝对不能让他们报警,否则对于银行的声誉来说,将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刘先生,您先别着急,我们正在调这几天的录像,相信很快就会找到原因,请您到贵宾室休息一会儿……”

吴迪站住脚步,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带我们去看监控录像,马上!”

爱丽丝为难的看了刘宇航一眼,看到他也点了点头,无奈的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带着两人匆匆的向大楼深处跑去。

监控机房内,电视墙最少有一半被用来回放这三天时间的监控录像,吴迪神色严峻的扫视着十几台屏幕,心中焦急却无计可施。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东西换走的时间不长,否则被带出澳洲就麻烦了,将来即便找到了下手的人,东西也绝对没有可能再追回来!这种事情发生在眼前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有着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巧,会有人在这个时间盯上这件东西?

刘宇航失魂落魄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嘴里念念有词,却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经理……”

一名职员举起了手,看了吴迪一眼,欲言又止。

“说!”

那名放吴迪他们进来的高层怒吼了一声,现在失主就在面前,你越是这样吞吞吐吐,岂不越是让人认为有猫腻?回头就把你这蠢东西降职去坐柜台!

“这一段的监控录像出现了一个时间上的跳跃,17号,也就是今天,凌晨五点钟至五点十一分,这十分钟时间的监控出现了断层。应该是有人在那个时间段关闭了监控,或者是仪器出现了问题,还需要等待安保部门的检查确认……”

吴迪听了刘宇航的翻译,冷笑道:

“还需要什么检查?坏了的东西会自己好吗?找到那个时间段值班的人很难吗?”

“今天早上是在谁值班?马上让他们过来!”

“安保部门的两名保安正在路上,不过威廉先生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你们猪头啊,打不通就不会派人去找?有谁知道他的家在哪里?马上带我过去!”

吴迪低声和刘宇航说了两句,将大牛留了下来,然后带着军师、张飞,跟着那个银行的高层向车库跑去。

“五哥……”

“我有感觉,东西还在墨尔本。偷东西的人应该不知道我们会这么快的发觉,所以我们还有时间。这件事情一定不能报警,否则不但银行不会再配合我们,还会打草惊蛇,让人把东西快速的转移走。只要离开了墨尔本,我们就没有办法了……”

军师不知道吴迪所说的办法到底是什么,不过想到他身上诸多的神奇之处,也就不再说话,专心致志的开车跟在银行的车后面,朝郊外疾驰而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