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找到了

常老悠闲地品着茶,钟棋在中州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不过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到了这个位置,想从这些方面打击他们实在是有点异想天开了。不过这可以看做是那边的一个试探,或者说是一次小小的调戏,居然派自己派系的官员来送礼包,以老方的城府,会这么儿戏?那会是谁出的手呢?要不要给他们点反应看看?

吴迪找到刘宇航的消息让他振奋不已,虽然远在他国,但一旦确定刘宇航的手里握有那件东西,他有一千种方法让他将东西吐出来!老二的人今天已经启程,钟老也会安排人过去,如果澳洲那边胆敢设置障碍的话,他想这边并不介意将事情捅出来。对于这件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力的东西,他有着百分之一百的信心,现在的这一位和传说中将要接班的那一位,绝对是不会熟视无睹的!

“哈哈,我们的节目终于要播出了!愚昧的众生,张开你们的双手,擦亮你们的眼睛,就让来自未来的女神,摇篮二人组,来挽救你们被污染和蒙蔽了的心灵吧!”

孟瑶一大早打开手机,就在床上上演了诸多动画片中大神上身的镜头。因为她刚刚收到电视台的短信通知,她们配舞的节目将在京城卫视的元宵晚会上播出,换言之,过了明天,吴迪一家三口就都算是上过电视的潮人了!

闻斓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貌似这个春节,瑶瑶的智力好像出现了大幅度倒退的现象,是因为和吴迪之间的问题暂时解决了,还是因为被那个要死的家伙折腾的太狠了?

想到昨晚那羞人的姿势,她狠狠的瞪了吴迪一眼,穿上拖鞋准备去洗漱,走了两步又退回来,用脚底板问候了吴迪站在地上的光脚丫一下,然后哼着歌和孟瑶抢卫生间去了……

吴迪无声的张着大嘴,歪倒在床上,貌似他没有得罪蓝蓝啊?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让她和瑶瑶抱抱,先豆奶,再女下男上一起玩叠罗汉?不会吧,以前玩三明治的时候也没见这么大反应啊?

悉尼的天气很好,天空蓝的足以让大多数国内所谓的大人物汗颜,吴迪看到接机的居然有大牛和张飞二人,不禁笑道:

“谁这么大面子,居然能够指使得动你们两个?”

“报告五哥,钟大打电话说五哥你可能需要人手,就让我们过来了。”

钟大?吴迪苦笑了一下,现在的钟大绝对是个没人敢惹的角色。春节他好不容易有整两天时间在家,结果被回家探亲的钟大诳去,钟正道、钟棋、欧长青,有一个算一个,全被他一个人摞翻在地,如果最后不是钟情抢救的及时,只怕欧大部长也要和他们一样,在山上小楼里睡上一整天了。

“五哥,这是维克托刘的资料,已经确定,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刘宇航。”

“是吗?军师,麻雀,你们很厉害啊,这才多长的时间就搞清楚了?”

吴迪笑呵呵的接过那张薄薄的A4纸,低头看了一眼,说道:

“幸亏我们没有按照原来那种找法,否则找死也找不着啊。这家伙跑到澳洲中大奖了吗?公司的注册资金居然达到了一亿美金?”

“刘宇航当年从矿业公司出来后,投资二百万美金成立了一个勘探公司,用了三年的时间,在麦夸里河老河道勘探出了一个钻石富矿,引来风投的疯狂注资。后来他选择信誉较好的神之天使基金,接受了五千万美金的风险投资,然后又用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作抵押,贷款了五千万美金……”

“我卡,原来还可以这样的白手起家啊!那些机构肯这么大力支持,这个矿一定是很不错的,可为什么要现在出手?”

“外边大多说是储量不足,但是我们分析了他的财务状况后发现,他应该是没钱了。”

“没钱了?既然是富矿,挖了几年还挣不到钱吗?这可是暴利行业啊?”

“第一年,他们就挖出了大概一百万克拉的钻石,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和神之天使合作到期后,刘宇航谨慎的拒绝了新的风险投资的进入,但后来他应该是被银行暗算了。”

“哦?”

“资料显示,刘宇航投资一亿美金购买了他贷款的银行的一种高风险理财产品,虽然结果我们没查到,但应该是血本无归了。”

“然后银行就以还贷款为要挟,要吞他的钻石矿?”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五哥,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继续调查。我告诉你们四个一个秘密,我怀疑和氏璧版传国玉玺就在刘宇航的手上,所以,要想尽一切办法靠近他,拿到确切的消息,然后将东西带回国。”

麻雀的手一抖,商务车在马路上画了个S才重新稳住,军师也喘了口大气,小心翼翼的问道:

“和氏璧?”

吴迪点点头,没错,如果不是当年蔺相如要摔的那块和氏璧,至于费这么大的工夫吗?这么重要的一个年都没过好!

“刘宇航的父母相继于05年去世,妻子是他当年一起留学的同学,育有一子一女,如果确定和氏璧在他手上,我们是不是……”

“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正好有现在这个机会,让我先和他接触一下,看看他的反应再说。”

刘宇航是一个标准的北方汉子,方正的脸庞上颧骨有些突出。可能是因为澳大利亚的日照比较充足,肌肤是健康的古铜色,配合他一身健壮的肌肉,一笑露出的两颗小白牙,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吴先生您好,上学的时候就出门在外,有十几年没有回去了,看到家乡的人感觉格外的亲啊!”

“哦?刘先生是哪里人?现在祖国变化很大,你真的应该抽时间回去看看。”

“或许等这个矿出手了,我会回国内生活也不一定。”

“呵呵,欢迎之至,到时候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我想我应该能帮的到你。”

“吴先生,这是我整理出来的一些资料,你可以先看看,如果有意向,我们再谈,好吗?”

吴迪点点头,接过了资料。

首先是一张飞机上俯拍的照片,一个巨大的圆柱形矿坑就像一个天坑,通过坑壁上一条螺旋状的羊肠公路和地面相连,从工程车的大小比例来看,开挖的深度接近一百米。

然后是几张出产的钻石原石和切割后钻石的照片,再然后是有关储量的勘探报告、历年的产出、股份情况……

临近晚饭的时候,吴迪让人将刘宇航叫了进来,

“刘先生,请问矿场距离这里有多远?我想过去看看。”

“大概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吧。我们可以选择开车,也可以乘坐飞机到麦夸里港,然后再转乘汽车……”

“我想吃完晚饭就乘车出发,你看怎么样?”

刘宇航迟疑了一下,点头道:

“好,我安排一下就出发,晚饭在路上吃,我知道一家的华夏餐点味道很正宗。”

刘宇航很谨慎,一路上并没有和吴迪做过多的交流,吴迪也不着急,反正人不可能跑掉,他的家人也在麻雀的监控之下,耽误点时间算什么?只是,该怎么探听玉玺的消息呢?

晚上九点的时候,在前边带路的车停到了一个汽车旅店的停车场上,

“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出发去矿场,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早点休息,祝你有个好梦。”

刘宇航将吴迪送进房间,转身欲走,忽然又站住了脚步,

“吴先生,能冒昧的问你一句,你真的是冲着这个矿来的吗?”

紧跟在他身后准备送他的吴迪猛地一愣,眼睛眯了起来,难道哪里露出了破绽不成?

刘宇航将房门掩上,正待说话,忽然一股大力撞来,他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到床上。吴迪看了一眼抢进来的军师,摇了摇头,示意他先出去,然后走过去扶起了刘宇航。

刘宇航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吴迪,华夏珠宝界新贵蓝梦的实际拥有着,古玩鉴定特级大师,最年轻的京大客座教授,钟老将军的义子……您老人家怎么会为了一个小小的钻石矿就跑到澳洲来,还偏偏找到了我?”

半个小时之后,吴迪打开房门,将军师等人喊了进来,

“大牛,你去外边车上过夜,要留意形迹可疑的人进出,张飞今天和刘先生住一个房间。军师先休息,晚一点去换大牛。”

军师追着大牛出去,在他耳边嘱咐几句,然后返身掩上了房门。

“有点麻烦。他欠银行五千万美金,银行那边逼的很紧,最多还有一周,就会向法院申请查封他的矿场。他无奈之下,三天前通过朋友在黑市放风,说手上有一件珍贵的古董要出手,结果这一两天就发现了来路不明的人出现在公司附近。他本来还真的以为我是想买矿或者投资的人,可是网络上的消息出卖了我。但他还是搞错了。”

“搞错了?什么意思?”

“他要出手的是另外一件古董,鱼肠剑!而我要的却是玉玺!”

“那他承认玉玺在他手上了吗?”

吴迪笑着点了点头,双手伸出,和军师猛击一掌,然后猛地一挥拳头,找到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