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古怪的罐子

听完孟妈妈的条件,吴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明天,明天我找人来处理这件事情,不过我不希望瑶瑶知道,因为我怕会出问题。”

“为什么不是现在?”

吴迪苦笑道:

“因为我想,瑶瑶现在应该是和我老妈在一起吧。”

孟瑶确实是和吴迪的老妈在一起,但是她们此时的状态很是有点奇怪,一个龟缩在被子里,全身上下头发都不露一根,一个则是目瞪口呆的站在床前……

如果吴迪在场,很容易就会认出这个画面,这分明就是三亚时他偷偷溜进房间,撞上孟瑶出浴时她反应的翻版嘛!只不过这次换鸵鸟姿势,藏被子里了!

吴妈妈是用房卡开的门,她被刚刚睁开眼睛的孟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呆了一下才轻声问道:

“孟瑶吗?我是吴迪的妈妈,你没事吧……”

被子里半晌才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没事。

吴妈妈又等了半分钟,发现小丫头不但没有出来的架势,被子反而越蒙越紧了!她一拍脑门,暗骂一声糊涂!转身出了房间。

“我在外边等你一会儿……”

五分钟后,脸红的像个熟透的大苹果的孟瑶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阿姨……”

第一次看清楚小丫头面容的吴妈妈愣了一下,随即笑容满面的走进了房间,心里却在暗骂吴迪。混小子,明明有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却跟自己老妈打埋伏!回头再收拾你!

吴迪回到酒店的时候,房间里已经人去屋空,老妈把孟瑶领回了四合院,却不准大牛他们通知他,这也算是小小的发泄了一下心中的不满。

“解决了,你老妈以后不会再管我们两个了,呵呵。”

“啊?这么快?老妈怎么说的?你怎么做到的?”

孟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刚才吴妈妈的表态给了她很大的信心,正准备再鸵鸟一会儿就回去和自己老妈决一死战呢!没想到吴迪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竟然说是都解决了,这怎么可能?老妈的脾气她又不是不知道……

“我认可你们现在这乱七八糟的关系!这好像就是老妈的原话。别打,真的,这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你打电话问她。我给她讲了我们惊天动地的爱情,说我们前世是佛前的一对火烛,树上的一对并蒂莲……最后老妈就被我的真诚感动了……”

吴迪一边满嘴胡言,一边在房间里东逃西窜,因为孟瑶正扬着小拳头追在他的身后,

“我让你胡说!我让你皮厚!我老妈什么时候成了你老妈了!”

吴迪被逼到了墙角,看看无处可逃,只好举手作投降状,随即又一把紧紧的箍住了孟瑶,急急的辩解道:

“老婆,你老妈真的同意了,她同意了不就也变成我老妈了吗?你想,这么大的事,我敢乱说吗?这消息是千真万确的……”

孟瑶被他的一声老婆叫的浑身发软,将身体向他的怀里挤了挤,想听听还有没有更动听的。

“我发誓,吴迪绝对没有欺骗孟瑶,如果胆敢欺骗,让他一辈子也上不了瑶瑶的床……啊哦!”

吴迪的满嘴胡诌刚说到一半,胸口就挨了恼羞成怒的孟瑶一下狠的,这还不算完,他的脚面也向一只纤足发出了紧急信号,请问,刚才垫着您老人家了吗?

吴迪欲哭无泪,

“其实我想说的是,就算我上不了你的床,你也可以上我的床啊!”

今天的阳光特别的好,照在人身上暖哄哄的,实在是出去玩的好天气。不过孟瑶时不时的被吴迪揉搓一番,一直保持着腰酸腿软的状态,哪里还有心思出去逛街?

吴妈妈被钟情带走游览北海公园去了,吴迪一边和孟瑶逗着玩,一边琢磨着心事,这边解决了,蓝蓝那边又该怎么办呢?

孟瑶转悠到了书房,

“蓝蓝那边你别着急,闻叔叔和闻阿姨都很好说话的,对了,我上次买回来的那件瓷器你收了吗?”

吴迪朝房间的角落努了努嘴,这不是好不好说话的问题好吧?孟瑶没理他,笑着将布包抱到书桌上,打开看了看,又从博古架上拿了一件粉彩的现代工艺品瓷盘下来,说道:

“把这个罐子洗洗,放到这个地方挺好看的。嗯,这是个天才的主意,我要开动了!”

吴迪看到她拿了一把刷子准备动手,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随便吧,反正也是一件废品。

孟瑶哼着歌刷干净了罐子,得意洋洋的在吴迪面前晃了晃,笑道:

“你看,亮了不少吧?再放太阳底下晒干,就可以上架子了。”

吴迪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好吧,晒干,最好是大夏天,暴晒,十分钟就炸了……”

孟瑶白了他一眼,抱着罐子走到了院子里,一边摆弄,一边说道:

“阿迪,要不我给蓝蓝打个电话,让她过来……哇,你快来看,太阳一照这个罐子好漂亮啊!”

吴迪一直站在门口,已经看到了罐子的变化,在阳光下,罐子表面的釉层散发出一片光怪陆离的彩芒,将周围大约两米距离的东西都罩了进去。那颜色一如瓷罐上的釉色,显得格外的混乱、妖艳。

“瑶瑶,你稍稍转一下角度。”

吴迪靠在门边,指挥着孟瑶。几分钟后,他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这件瓷器里气泡太多,胎质又比较薄,而且釉质几近透明,所以将瓷罐花里胡哨的表面散射了出来,形成了那片光怪流离的彩光

虽然这彩光没什么意义,而且显得有点混乱,但如果这个罐子是有意烧制出来的,那个人的制瓷水平就太可怕了,只怕很多所谓的超一流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又折腾了一会儿,彩光渐渐的消失了,孟瑶一边啧啧称奇,一边跑到吴迪身边,说道:

“五分二十一秒,彩光整整出现了五分二十一秒,阿迪,你说这会不会是古人拿来做什么光线折射、发散一类物理实验用的东西啊?”

吴迪拍了拍她的小脑瓜,笑道:

“就你的想象力丰富!这个罐子只怕是没那么简单,呵呵,看走眼了啊。”

他走到罐子旁边蹲下,强忍着用天书去判断的欲望,仔细的看了起来,却怎么也找不到什么特异之处。这好像就是简单地光线折射发散的道理,不过利用气泡愣是将瓷器烧成了玻璃一样的东西,这个人的水平也太骇人听闻了吧?难道还是无意之间的一件废品?

他想起刚刚发现山河神作时的场景,心中一动,抱着罐子走回了书房,对跟着进来的孟瑶说道:

“把窗帘拉上,我用电筒照照试试。”

强光电筒一共有三个可调亮度,吴迪试了一个遍,都没有发现异常。不但没有异常,连太阳光下的那个彩色光晕都没有出现,这是怎么回事?

“阿迪,电筒照不出来是应该的吧?你们这些人随身都带着那东西,要是随便一照就照出了古怪,怕是早就被人发现了。”

吴迪点点头,将罐子抱到了台灯下边,就着灯光仔细的打量着罐体的内壁,不光滑,而且不均匀的分布着一些小颗粒,但这也很正常。难道太阳光下那一幕只是个巧合?

他又将罐子抱出去,放在了方才的地方,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罐子!

孟瑶倒抽了一口凉气,木然转头看向吴迪,灵异事件?

不可能,一定是没找着关键!吴迪倒不是不想用天书,关键是天书多半也只是告诉他一个名字,既然那样,还不如自己摸索着,顺便享受一下发现的乐趣。

“洗罐子,然后擦干,抱到太阳底下……瑶瑶,刚才罐子里边你擦了吗?”

孟瑶也在一边皱眉苦思,听到吴迪问她,一下反应了过来,叫道:

“没擦,难道是因为罐子里有水?不可能这么神奇吧?”

“神不神奇,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吴迪快步跑回卫生间,接了一盆水出来,缓缓往罐子里倒了一点,没有反应,再倒,还是没有反应,再倒……

“别倒了,都从肚子上这个洞流出来了……”

吴迪放下盆子,苦笑着摊摊手,孟瑶却不气馁,说道:

“我把刚才的事情再做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变化,如果还是没有,那一定是我们集体出现幻觉了。”

吴迪笑了笑,两个人同时出现幻觉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那样还是找不出原因的话,就只好借助天书,看能不能从名字上推测出点什么东西来。

他将罐子里的水倒到院子的排水沟里,正准备抱着罐子回房间,忽然电话响了。他将罐子在地上放好,站起身接起了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请问是吴迪吴教授吗?”

“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您MBA总裁班的辅导员乐乐,想和您约个时间见个面,了解一下您的基本情况,请问您现在有事吗?今天能到学校来一趟吗?”

“这个……”

吴迪忽然觉得有人在扯他,扭头一看,却发现孟瑶盯着他身前的地面,纤细修长的右手紧紧的捂在嘴上,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似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